文章首頁

郭永健:止暴制亂 責在政府

星期二,國務院港澳辦新聞發言人就反送中運動再次召開記招,指出和平遊行集會已演變為少數人肆意妄為的犯罪行徑。翌日,中聯辦和港澳辦在深圳共同召開了500多人的座談會,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提出五點,即「止暴制亂」、「絕不容許挑戰一國兩制的底線和原則」、「挺特首、挺警隊」、「對香港民意要做客觀分析」及「愛國愛港人士要發揮維持香港穩定的中流砥柱力量」。

前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出席座談會後針對「有人希望解放軍出動時,『一國兩制』便完蛋」的說法,反駁說,即使出動解放軍也是按照基本法,在「一國兩制」的制度下行動也不會牴觸「一國兩制」原則。此外,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指出,即使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不見得會平息亂局,因為並沒有人講到誰可以代表示威者,亦沒有人能夠承諾政府成立調查委員會後就不會出來。

對於上述的說法,相信示威者均會嗤之以鼻,而為香港社會憂心的有識之士,亦只會搖頭嘆氣。北京提出「止暴制亂」的強硬口吻,配合解放軍防暴演習的影片,旨在恫嚇市民北京或會出動解放軍。可是,相對示威者而言,香港警隊擁有手握絕對武力優勢,如果要勞煩解放軍出動的話,豈不是貽笑大方。同時,提出如此不成比例、荒謬的解決方法,只會令人聯想六四天安門事件中,解放軍以坦克鎮壓示威民眾。

要真正的「止暴制亂」,政府便應制止警方的不當暴力,讓警察執法回復理性及依從警例,更應向高官問責,回應市民訴求。奈可,張曉明提出的「挺特首、挺警隊」的做法,便是現在示威集會不斷的根源。由推出送中惡法伊始,林鄭月娥不斷錯估民情,即使有一百萬人遊行,林鄭依然拒絕轍回惡法,及後林鄭更定性6月12日的示威為暴動。雖然6月15日林鄭暫緩惡法,但又拒絕正式撤回、道歉及傲慢的態度,再次激發200萬人遊行。事到如今,林鄭既無問責請辭,中央亦多次力挺,令港人更加感到政權視民意糞土。此外,警隊在多次示威中使用過度武力、槍擊示威者及記者,又縱容黑社會肆虐暴打市民,加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的囂橫跋扈,令到民憤達到史無前例。可是,無論是政府、甚至是北京,只懂盲撐警隊,更令香港市民怒氣難消。

至於所謂「愛國愛港人士要發揮維持香港穩定的中流砥柱力量」,只是令到社會更加撕裂及令政府喪失公信力。人發噱。元朗事件中,警察縱容白衣黑社會人士在街頭、港鐵站及港鐵車廂襲擊市民,令市民提心吊胆,亦對警察的信心全失。敢問這些白衣暴徒是愛國愛港人士嗎?在社區中襲擊平民是維持香港穩定嗎?有人甚至指出,這些事件背後由中聯辦策劃。哪麼中聯辦不正正是破壞香港穩定嗎?至於撐警集會或「守護香港」集會更不消提,有人在台上發言鼓吹暴力,而參與集會的人士更破壞連儂牆及他人物品。

張曉明在座談會中引述鄧小平的講話,指出不能籠統地說中央不干預香港事務。干預是有必須的。凡有利於香港繁榮穩定,中央都必須承擔干預的責任。可是,從上述分析可見,北京把問題本末倒置,反送中運動由北京及林鄭的政策錯誤引起,而林鄭暫緩修例的手法拙劣。如果中央要正面干預的話,便應容許林鄭下台問責,以及回應香港人的民主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