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張超雄 :以保護之名剝削應有之權

自六月的反送中運動以來,被捕人數已逾千人,更有最少二十五名十八歲以下的兒童及青少年因此被捕,其中最年少的被捕人士僅為十二歲。在八月二十九日,三名十三歲至十五歲的兒童被警方拘捕,警方提出申請保護令,三人被判入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等候報告。

保護令全名為照顧及保護令(care or protection order),是根據香港法例第232章《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的第34條賦予對十八歲以下的青少年而發出的命令。當中需要受照顧或保護的兒童或少年指:(一)曾經或正在受到襲擊、虐待、忽略或性侵犯;或(二)健康、成長或福利曾經或正在受到忽略或於可避免的情況下受到損害;或(三)健康、成長或福利看來相當可能受到忽略或於可避免的情況下受到損害;或(四)不受控制的程度達至可能令他本人或其他人受到傷害,而須受照顧或保護的兒童或少年。保護令在執行上只有社會福利署和警方才有權申請,非政府社福機構社工則無此權力。一般而言,保護令主要是由社署提出,更有同工表示,有很多潛在虐兒個案即使社福機構的社工向警方提出申請保護令,大多時也會被推搪,甚或遭到拒絕。

警方濫用保護令?

保護令是以兒童的最佳利益為最大依歸。在提出申請時,社署或警方須全面考慮兒童及其家庭的情況,只有在監護人不再適合照顧兒童時才提出申請。社署及警方一般認為保護令是「最後手段」,因保護令或會對兒童構成長遠影響,因此會先對父母作出勸喻,到最後才考慮申請保護令把兒童與其家人分離。

在八月底被捕的三位兒童過往並沒有行為問題,從未獲批保護令,亦沒有任何案底。三位兒童的父母均表示願意保護及照顧他們,現時亦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父母缺乏照顧能力。在此情況下,警方仍向法庭申請保護令,難免令人質疑警方是否認為未成年人士不適合參與政治活動,甚或是濫用保護令以阻止兒童及青少年參與示威活動。在一四年的雨傘運動中,一名十四歲少女在金鐘連儂牆用粉筆畫花,警方申請保護令期間,少女一度被判入住兒童院,事件一度備受關注。

保護成變相「打壓」?

再者,三位兒童在兒童及青少年院等候報告期間無法如常上學。即使到最後不需要保護令,對兒童及其家人來說也是長時間的心理煎熬,變相嚇怕或打壓兒童表達意見的自由和權利。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12及13條,當中確保兒童擁有以任何媒介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以及尋求、接受和傳遞各種信息和思想的自由。

警方連日來多番的濫權暴行實在令人擔憂警方會否把申請保護令變成常態,用以打壓兒童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保護令是以兒童最大利益為首要考慮,警方絕不能以政治凌駕兒童福祉,以保護之名行打壓之實,單單以兒童參與示威或出現在示威現場而成為申請保護令的原因。

警察的誠信一直受到法庭信賴,過往由警方提出的保護令往往都會較易為法庭所信納。若警方不珍惜,反因政治立場去濫用保護令,有可能會令法庭失去信心,對未來真正有需要保護令的兒童帶來負面影響。

張超雄

工黨立法會議員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2019-09-13 A18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