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張超雄:殘疾人士也有關心社會權利

一首《我願榮光歸香港》,近日響遍香港街頭及商場,成為香港人於「風暴中的碼頭」。一句一句的歌詞,表達出香港人於這個風雨飄搖的時代之中,如何保持初衷及希望,一同為香港努力。而更令人感到鼓舞的是,這首歌最近上載了手語版的MV,令一眾聽障人士,也能感到歌曲中所傳遞的心意。

社會制度才是障礙

根據政府統計處一四年的《第六十二號專題報告書—殘疾人士及長期病患者》,社會上「聽覺有困難人士」就有超過十五萬人。作為一個現代、文明,且資源充足的社會(雖然財富分配極為不均),我們應該確保有不同需要的人士,都有均等的機會接觸社會上的資訊。我想指出一點,就是殘疾並不是障礙,社會制度才是。有人或會說現今資訊發達,透過手機亦可以即時獲得文字資訊。但正如我一開始所言,以手語去表達一首歌曲,絕對會比單純地閱讀歌詞能夠傳遞更多的信息,更重要的是令聽障人士可以與健全人士以同一節奏去參與,傷健共融。

根據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殘疾是一個演變中的概念,殘疾是傷殘者和阻礙他們在與其他人平等的基礎上充分和切實地參與社會的各種態度和環境障礙相互作用所產生的結果。」

換句話說,如果社會能夠提供一個充分的環境予殘疾人士,他們身體上的障礙就不須視為殘疾。以聽障人士為例,現時不同政府部門、團體,均經常舉行直播記者招待會,雖然聽障人士能在稍後時間收看報道以了解,但他們就會失去與其他人即時互動的機會。

另一方面,大部分傳媒的報道只是概括地描述相關內容,即使聽障人士願意事後重溫直播,但目前不會有媒體願意為整個過程配上字幕。對聽障人士而言,如果沒有手語傳譯,他們根本不能完整地了解整件事。

消除障礙並非難事

有團體於今年六月以問卷方式訪問了一百多名聽障人士,調查結果反映出聽障人士在今天瞬息萬變的社會中,接收資訊往往滯後,有不少聽障人士因而減少留意時事。目前政府的新聞發布會,只有少數安排了手語翻譯,事後的新聞稿亦對實際內容,例如是記者的提問有多處刪減。反觀多次的「民間記者會」,大部分的記者會都有安排即時手語傳譯,此舉不但有助聽障人士接觸第一手的資訊,亦同時令公眾關注聽障人士都有獲取資訊的權利。在數次的「民間記者會」之後,其中一位負責手語傳譯的傳譯員更獲得「手語哥哥」的暱稱,並因此接受了多個媒體的訪問,道出了聽障人士在這場運動的心聲。

殘疾人士獨特的人生經歷,往往會使他們更加堅強,他們是社會上弱勢的一群,亦會使他們更有同理心。「手語哥哥」曾在訪問中指出,「他聽不到,但他看得很清楚,何謂黑白、良知。」其實我們每個人身體各有不同,高矮肥瘦、有些人看不見、有些人聽不到。

在過去身體上一些特質可能會成為人與人之間溝通的障礙,但人類的天性就是追求平等,人類的進步就是漸進地消除這些障礙。但願有一天這些障礙都可以被消除,每個人都可以各展所長。

張超雄

工黨立法會議員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2019-09-27 A12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