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及聲明最新消息首頁

新聞稿:投訴保安局成立 李家超必須問責下台

投訴保安局成立記者招待會

2019年10月23日,引發「反送中」修例運動的「陳同佳案」涉事者陳同佳,其洗黑錢案刑期已滿並獲釋;同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立法會宣佈撤回修例惡法。事有湊巧,工黨主席郭永健則在昨日傍晚五時,收到申訴專員公署電郵回覆,指出工黨半年前投訴保安局沒有公開有關逃犯條例修訂所收到4,500份意見書的投訴成立,並要求當局日後嚴格按照《 守則》的規定,處理市民的索取資料。

事源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今年3月13日表示收到4,500份意見書,聲稱當中有3,000份意見是支持政府修例,因而有三分二的民意支持修例。工黨基於保安局從未進行合乎程序公義的公眾諮詢,但卻以收到但不公開的意見書作為民意基礎,令公眾無從得知相關意見書是否有「發水」成份,懷疑保安局黑箱作業。

工黨認為有關修例的意見涉及重大公眾利益,公眾絕對有權參考意見書的意見以作出判斷,故3月14日去信保安局公開資料主任,要求公開4,500份意見書的全部內容,但當局於4月3日以未經第三者同意為由拒絕公開資料。4月10日,郭永健去信保安局局長,要求覆核上述決定,但保安局局長4月18日以同一理由拒絕公開資料。

事實上,根據《公開資料守則》,公開資料主任在可能範圍內,會在接獲書面要求後的10 日內提供有關資料。如情況不許可,亦會在接獲要求的10日內給予申請人初步答覆,而作出回應的預定時間則會是接獲要求起計的21日。

如索取的資料是為第三者持有或由第三者提供,並從第三者明確知道或獲得暗示不會進一步披露,而有關公務員認為,為了公眾利益或須披露這些資料,則有關人員會告知該第三者,請他表示同意或就反對披露這些資料作出陳述,並會要求他在30日內作出回應,或應要求給予他一段較長而合理的時間以作出回應。公開資料主任經該第三者同意後便可披露有關資料。

假如該第三者就反對披露作出陳述,或未有在規定時間內作出回應,有關人員會以披露資料的公眾利益超過可能造成的傷害或損害為理由,決定應否披露資料,並會通知該第三者有關的決定。

郭永健同時於4月10日向申訴專員投訴,指出保安局違反《公開資料守則》(下稱《守則》),沒有解釋

  1. 如何「從第三者明確知道或獲得暗示不會進一步披露」;
  2. 為何沒有「為了公眾利益或須披露這些資料」,而「告知該第三者,請他表示同意或就反對披露這些資料作出陳述」;
  3. 為何不同意「披露資料的公眾利益超過可能造成的傷害或損害」。

直至昨日,工黨才收到申訴專員公署的調查報告,指出:

  1. 保安局過往的公眾諮詢,均有在諮詢文件聲明如提供意見者並無要求不公開身份或將意見保密,則視作可予全部公開。但就「修例建議」邀請公眾提供意見時,卻沒有作出同樣的聲明,「做法明顯失當,極不理想」;
  2. 保安局並無嘗試聯絡有提供聯絡辦法的提供意見者,了解他們是否同意公開他們的意見及若不同意,理由是否足以蓋過公眾利益,做法不符合《守則》的規定;
  3. 保安局解釋個別意見書的內容有其獨特性,若公開意見書,公眾或可揣測到提供意見者的身份和背景等個人資料。公署參閱有關意見書後,認為解釋不合理。

因此,公署建議保安局:

  1. 從本案汲取經驗,日後嚴格按照《 守則》的規定處 理市民的索取資料要求;
  2. 確保將來進行公眾諮詢時,在諮詢文件聲明如提供意見者不明確表示反對,其意見書和身份將可能被公開。

惟公署亦表示,由於政府已於9月4日已宣佈撤回草案,故現階段披露意見書亦屬徒然。

工黨必須指出,今次事件正正反映政府漠視公眾諮詢機制的正當性,以政治凌駕程序公義,以倉促封閉的形式「收集意見」,來代替公開透明的公眾諮詢,試圖誤導公眾,整個社會亦因為政府的政策失誤而付上極沉重的成本,政府出現前所未有的管治危機。

工黨亦注意到,有關調查竟然足足拖了逾半年才有正式回覆 (4月10日投訴,10月23日回覆),超出其服務承諾的期限,並恰巧在保安局局長在立法會正式撤回條例草案之後,而非在之前給予調查結果。有關的調查並非個案複雜,且保安局的回覆也沒有新意,工黨看不到何以要調查逾半年之久。故此,工黨有理由懷疑要不保安局故意拖延回應公署,要不就是公署配合保安局時間表,避免保安局需要公開意見書。

總結而言,工黨要求:

  1.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問責下台;
  2. 所有政府部必須恪守公眾諮詢的原則,及遵守《公開資料守則》;
  3. 成立法定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涉及反送中運動的政府部門是否有行政失當甚至牽涉刑事罪行。

工黨
2019年10月24日

調查報告 有關郭永健先生對保安局的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