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丁屋’

五月 17 2016

丁屋政策研討會

最近工黨發表了「小型屋宇政策」研究報告,提出嚴懲套丁來打擊丁屋炒賣;劃一補價及設立禁售期來壓縮謀利空間;以及為丁權截龍來徹底解決問題。

研究報告的全文及摘要可在工黨網站下載。(http://wp.me/p4wUdM-Nt)

為了深化社會上對丁屋政策的討論,工黨將會舉辦研討會。

詳情如下:

日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八日(六)
時間:下午二時正至四時正
地址:九龍旺角山東街51 號中僑商業大廈7樓(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總辦事處)
講者:
土地正義聯盟-朱凱迪
本土研究社 -林芷筠
新界鄉議局研究中心主任薛浩然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61154660904760/

五月 13 2016

全面解決丁屋問題

發展局局長
陳茂波先生:

本人為香港市民,我認為丁屋政策時至今日,已經由協助居住環境不足的新界原居民,而扭曲成為發展商及部份原居民謀利的工具,偏離了政策原意。

此外,誠如2012年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所言:「丁權無限,土地有限。」現行的丁屋政策實在不能持續,亦做成不少生態及規劃的問題。另外,丁屋轉售及套丁問題嚴重,當中不少涉及違法協議。同時,丁屋轉售補地價按折扣補付地價,而非十足市價,亦令發展商謀利空間大增。

為了全面解決丁屋問題,我認為政府需要:
1. 嚴懲套丁來打擊丁屋炒賣;
2. 劃一補價及設立禁售期來壓縮謀利空間;
3. 以及為丁權截龍來徹底解決問題。

[signature]

聯署
35 signatures

Share this with your friends:

   

五月 03 2016

下載整份報告:工黨「小型屋宇政策」研究報告

研究報告封面

報告摘要

小型屋宇(俗稱「丁屋」)政策於1972年12月推出,旨在「讓鄉郊地區村民可以在條件較佳、安全、面積較大、較永久而衞生標準有所改善的樓宇居住。屬臨時措施,以配合全面規劃新界鄉郊發展的主要工作」,而當時新界鄉郊當時約有六成樓宇屬臨時或非法屋宇。

由草擬至正式推行小型屋宇政策,整個過程僅歷時六星期,不過政府當時曾向鄉議局強調:「若該政策出現濫用情況,政府可廢除整個計劃。」

可是,政府在一九七二年,給鄉議局發出丁屋政策的確認文件上,遺漏了「倘其居住環境不足」這個先決審批條件,結果原本只讓原居民改善居住環境、建屋自住的原意就失去了。

丁屋轉售及套丁問題嚴重

丁屋政策的原意為協助居住環境不足的新界原居民,以自主為原則,而非用來牟利。但2002年,審計署在抽樣審查中,便發現有53宗個案中,原居村民在在完工證發出後平均三日內便申請撤銷轉讓限制,當中153 個分層單位 (即 3 個分層單位 × 53 間 丁屋) ,平均在五個月內售出。

此外,有報章抽查過去10年,其中6個建成的丁屋屋苑,發現在建成並取得滿意紙後,業主平均僅12天即申請補地價,地政總署經過約4個月程序便批出申請。業主補價後約4個月內便悉數發售3層單位,即丁屋由建成、補價至出售套現,僅需8.5個月。

而一九九七年至二零一五年,平均每年有 432 宗個案獲准撤銷轉讓限制以便出售丁屋,相當於一年內簽發的 936 份完工證的 46% 左右。

最近的丁屋發展商李欽培串謀22名新界原居民非法轉售丁權(俗稱「套丁」)案件更顯示出丁屋政策滋生的套丁問題,立法會議員劉皇發家族及行政會議成員張學明亦涉嫌「套丁」。政府承認套丁的情況已出現了一段日子。

更甚者,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於2006年及2007年同意將禁止「丁權」轉讓的條款納入丁屋批約文件作為土地契約條件的一部分,而非繼續納入申請人作出的法定聲明部分,讓「套丁」的原居民免除虛假誓言的刑事罪行。

折扣因子令補價減少 削弱轉讓限制的效用

現時,建屋牌照及換地批建的丁屋補價,採用折扣因子的計算方法,令到業主在丁屋建成後,可以較低的比例補價,出售丁屋的利潤因而大增。審計署便指出在計算補付地價時採用折扣因子的做法,會減低施加轉讓限制的效用。

有報章報導,6個建成的丁屋屋苑共30幢丁屋在建成並取得滿意紙後,業主平均僅12天即申請補地價。補價紀錄顯示,30幢丁屋每幢平均補價111萬元,樓宇售價卻高達800多萬,即補價只佔樓宇市值的15%左右。

丁權無限 土地有限 丁權非傳統權益

2012年,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不諱言:「丁權無限,土地有限。」現行的丁屋政策實在不能持續,亦做成不少生態及規劃的問題。

根據發展局2012年的數字,香港「住宅」、「商業/住宅」及「鄉村式發展」用途地帶的空置土地面積為2 153.7公頃,而「主要預算供原居村民興建丁屋」的「鄉村式發展」土地已經佔了近55.7%。從此可見,丁屋政策為香港的土地供應帶來龐大壓力,亦擠壓了其他非丁屋的住宅土地的供應。

雖然鄉議局經常聲稱,丁屋政策乃原居民的「傳統權益」,受基本法第40條保障。但是, 追溯歷史,丁屋政策只是過渡措施,而多屆的政府官員亦表示需要檢討甚至取消政策。

丁屋這名詞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才被提及。雖然傳統上男性原居民長大成人後,可以在鄉村地區內為自己建造房屋,但是這並非一項特權。事實上,當年一家幾代同住一屋的情況也相當普遍。

1972年,時任新界民政署署長黎敦義指出,丁屋政策只是一個臨時或過渡措施(I should emphasize that I do not see these measures as anything more than interim measures…)

政府當局早已公開表明,法例並未賦予原居民建造小型屋宇的權利,小型屋宇政策本質上只屬行政措施。

2012年6月,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表示,丁屋問題不能無了期的存在,未來5年是結束丁屋的時機。2012年11月,行政長官梁振英在會見鄉議局高層時,更表明丁屋及丁權問題可用「截龍」方式解決,並強調這是遲早要討論的問題。

結論

工黨認為丁屋本來只一個過渡措施政策,但基於政治現實下,政府的檢討工作一直拖拉至今。此次,政府多番在轉讓限制上的讓步,包括補價上採取折扣因子的計算方法、林鄭月娥取消法定聲明的做法,令到丁屋成為發展商及部份原居民謀利的工具,偏離改善村民改善居住環境的目的。

工黨認為政府需要三管齊下:嚴懲套丁來打擊丁屋炒賣;劃一補價及設立禁售期來壓縮謀利空間;以及為丁權截龍來徹底解決問題。

研究報告發布會相片

 

圖片

在 1997 至 2015年度期間撤銷轉讓限制的情況

取消折扣因子 劃一補價
shpfig2-03 林鄭月娥:丁權無限 土地有限

 

梁振英:丁屋及丁權問題可用「截龍」方式解決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