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低收入補貼’

二月 07 2014

原刊於信博:http://forum.hkej.com/node/109975

特首梁振英在今年施政報告宣佈推出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旨在幫助處於貧窮線下的非綜援在職家庭。可是,政府現時構思的計劃有不少不足之處,未能全面協助有需要的家庭,達到原有的政策目標。

工時門檻過高

現時政府建議工時要求分為兩級,分別為每月208小時及144小時,分別為每周工作48小時及33小時。如果家庭其中一名成員工作超過208小時,則可獲得1000元基本金額,如介乎144至於208小時,則可獲得600元基本金額。

可是,每周工作48小時的要求超出了民間團體素來要求的標準工時每周44小時的時數,亦較鄰近地區的標準工時為高。現實中不少基層從事散工或日薪工作,難以滿足上述的工時條件。早前便有調查指出,受訪的在職家庭中,每月工作二百零八小時或以上僅佔兩成三。

此外,政府亦未有明確指出單親家庭的工時要求有何不同。根據民間團體的建議,單親家庭的工時要求應減半,以符合單親家長需獨力照顧兒童的情況。

家庭成員工時應合併計算

除了工時門檻過高外,建議工時的計算方法亦不合理。政府建議工時只計算其中一名家庭成員,並不能把多於一名家庭成員的工時合併計算。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解釋為避免「所有家庭成員都減少工時,減低生產力」。

假設有一個四人家庭,丈夫及妻子每月工作190小時,工時合共為380小時。在建議的工時要求下,該家庭亦未能符合資格獲得1000元基本金額。即使夫妻二人每人僅工作104小時,工時合共剛好為208小時,亦看不出與一名家庭成員工作滿208小時有何不同。

合併計算工時並不會令到家庭的總工作時數有何改變,因為其下限受制於工時需求,上限則受制於入息門檻。生產力根據定義應為每一單位的投入的生產量,工時的多寡並不會直接影響勞工的生產力。

相反,合併計算工時的方式更能鼓勵性別分工,即配偶之間可按其需要或喜好分配工作時數,共同承擔照顧兒童、做家務的責任,使婦女亦有機會外出工作,繼續與社會保接接觸聯繫。此外,合併計算工時的方式可讓基層家庭更容易滿足工時門檻,以受惠於計劃。

額外津貼的對象應包括長者及殘疾人士

低收入家庭補貼卻只為兒童提供額外資助,沒有考慮殘疾人士及長者的需要。根據香港復康會於2012年6月發表的調查報告,殘疾人士每月的平均醫療、復康開支達$2,500,即使領取每月$1450的普通額傷殘津貼亦遠遠不足應付開支。長者的情況亦如是,即使有$2200元的長者生活津貼,亦不足以應付日常生活及醫療開支。

在未有完善的退休保障制度、傷殘津貼及殘疾人士綜援制度下,擁有長者或殘疾人士的貧窮家庭,每名長者或殘疾人士應獲得額外津貼。

總結而言,政府應聆聽民間社會對建議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的意見,改善以上的不足之處,否則令人不得不懷疑政府為節省公帑而抬高門檻,並非決心解在職貧窮的問題。

工黨副主席 立法會議員 張超雄

十二月 09 2013

九月底,政府公布香港第一條貧窮線,《諮詢文件》中指在稅項及福利轉移前的貧窮人口為131.2萬,當中有多達53.7萬人為在職貧窮人士。林鄭月娥司長其後向傳媒表示正研究向在職貧窮家庭提供低收入家庭補貼。

經濟學家佛利民早在五十年前提出負入息稅制的概念,其實就是為在職貧窮家庭提供低收入補貼的制度,讓家庭收入低於某水平的家庭,不但無需交税,反而可以得到税務補貼,保障基本生活水平。反觀現時綜援制度下,綜援戶每月收入超過入息限額,綜援金額就會被扣減。「搵得越多,扣得越多」,往往令受助人失去增加收入的動機,影響脫貧的機會。

我認為低收入家庭補貼的一項重要原則是「宜寬不宜緊」。在目前香港極為嚴重的貧窮問題下,若補貼範圍僅局限在貧窮線以下的家庭,不去協助在貧窮邊緣的家庭,只會造成不斷有家庭跌入貧窮線的循環,情況只會原地踏步。

不少歐美社會都有實施低收入補貼。與香港經濟情況比較接近的南韓是少數在過去20年能夠成功減少社會不公平的G20國家。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前,南韓公共援助的主要對象是因老弱病殘而不能工作的人。金融風暴後,南韓的反貧窮策略明顯改變,採取了積極的滅貧措施,包括落實社會福利改革、擴大社會安全網,對貧困人士提供全面的援助。

南韓的國民基本生活保障制度與香港的綜援制度相似,住戶的認可收入若低於最低生活費便可申領社會援助。值得注意的是,南韓的國民基本生活保障制度亦設有豁免計算收入的措施,以鼓勵受助人找尋並持續工作,是一種以積極性福利(Productive Welfare)作為減貧窮的方針。針對在職貧窮,南韓設有「自助自足計劃」鼓勵就業,申請人的收入若低於最低生活開支及貧窮門檻,就可獲得經濟援助。而政府亦有持續就業、社會服務及進入勞動市場三方面的輔助服務作跟進,既幫助改善貧困家庭的經濟狀況,亦關顧這些家庭的兒童及青少年,防止跨代貧窮。

坊間有聲音指若每天工作十小時,每周工作六天,收入就不在貧窮線下。我認為這種說法很涼薄,因為每天工作十小時已遠超先進社會的工時標準,而每周工作六天也不是一個健康的工作日數。我希望大家在討論扶貧時,不要只集中在「多少錢」的問題上,而是討論怎樣才是一個「有尊嚴的生活」。

設立低收入補貼,當然要考慮財政承擔,但除了善用政府非經常性收入和理順與經常性收入的關係外,亦應同步研究擴闊稅基及實行累進稅制。無論如何,政府必須拿出決心,訂定長遠的減貧目標,並短期內設立低收入補貼制度,在現屆政府任期內減少一半貧窮人口的減貧目標。

工黨立法會議員  張國柱

七月 09 2013

按以下連結下載文件的PDF版本:

工黨就「低收入在職家庭生活津貼」 提交的意見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