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佔領中環’

十月 25 2013

李卓人與施明德

 
 中共明知其對港政策不得民心,倘若台灣人民了解「一國兩制」下香港的真實情況,和平統一之路只會越走越遠,因此必須用盡方法,打擊港台的民間交往。

剛過去的周末,筆者與「和平佔中」發起人朱耀明和真普選聯盟召集人鄭宇碩,應邀以個人身分到台灣交流,先後與施明德文化基金會及另外九個台灣民間團體會面。意想不到的是,回港當日竟然有十多名「五毛部隊」到機場迎接,而其後數天,中共在港的三份喉舌報章更組織了過百篇文宣,狠批民主派勾結台獨勢力。

香港政界到台灣交流普通不過,民建聯2008年就曾到訪台灣,拜會主張台獨的民進黨時任主席蔡英文。今次訪台竟然觸動中共神經,惹來如此高規格招待,原因簡單不過,就是擊中了中共要害。中共總算有自知之明,明知其對港政策不得民心,倘若台灣人民了解「一國兩制」下香港的真實情況,和平統一之路只會越走越遠,因此必須用盡方法,打擊港台的民間交往。

鄧小平當年提出「一國兩制」構思,除了是解決香港九七問題,更大的考慮是對台灣的示範作用,企圖說服台灣人民接受以香港模式和平統一。只可惜中共新一代領導欠缺上一代的政治胸襟和智慧,香港主權移交十多年來,一國兩制逐漸變成一國先於兩制,高度自治變成不是自治。中共當局近年更是財大氣粗,以為濫搞經濟優惠政策,就是皇恩浩蕩,可以收買香港人心,以為管死香港,時刻指點江山,就是體現一國主權。發動愛國論、否決雙普選、強推國民教育、干預傳媒機構、成立第二支管治隊伍,處處可見北京港澳辦和西環中聯辦的黑影,令中港矛盾迅速升溫。

了解更多

八月 26 2013

工黨電子報  閱讀推介/延伸閱讀

我抗議:佔領華爾街,改變一切我抗議:佔領華爾街,改變一切

(英文原著:This Changes Everything: Occupy Wall Street and the 99% Movement)

 作者:莎拉.馮.吉爾德及《YES!》雜誌成員

 譯者:睿容

受阿拉伯之春及歐洲各地示威啟發,加拿大《Adbusters》雜誌推波助瀾,呼籲各界在2011年9月7日「帶著帳篷」到華爾街,數以千計人士聚集紐約市的金融重鎮,有人當日便在Zuccotti Park (祖科提公園)紮營,隨即展開佔領運動序幕。《YES!》雜誌總編輯網羅相關評論文章、文獻及訪問,呈現參與者及觀察者的心聲,對這場社會運動引發的「」財富不均的討論及社會改革的期望。此書提到佔領華爾街運動如何從根本落實「民主程序」及「非暴力抗爭」的原則,備受台灣公民社會推薦。99:1

註:《YES!》雜誌是一本關於公義、推動社會改革及旨在建立多元社群的美國雜誌。

 

Occupying Wall Street: The Inside Story of an Action that Changed America

Occupying Wall Street: The Inside Story of an Action that Changed America

 Writers for the 99%

當紐約市警察在2011年11月15日突然清場,拆除佔領者的帳篷,並拘捕數百名參與者,對支持者來說是重大打擊,但另一方面美國主流政治逐漸重視反對資本主義的聲音。此書細仔整理佔領運動行動者,如何在運動初期設計和策劃行動、決策大會指揮廣場的日常生活,如廚房、圖書館、媒體中心、清潔衛理工作、醫療急救中心及決策決議是如何運作等。作者訪問多名積極參與佔領華爾街運動的行動者,取得第一手資料。

 

「佔領」前後看

佔領論:從巴黎公社到佔領中環佔領論:從巴黎公社到佔領中環

作者:許煜

作者嘗試從巴黎公社、西班牙內戰、六八年的五月風暴、 墨西哥薩帕塔民族解放軍、西雅圖反世貿直接行動,到「阿拉伯之春」以及「佔領華爾街」的歷史脈絡,探討這些運動之間的關係以及相互影響,同時將香港的佔領中環運動,以及香港社會、經濟發展置入這個歷史脈絡裡。通過分析全球資本主義的進化,重新指出許多在日常生活中被忽略的細節,及被視為「自然」習慣的不合理性,嘗試勾劃出一個關於佔領以及抗爭的新想像。

 

反抗就是罪名:政治檢控與盼望反抗就是罪名:政治檢控與盼望

作者:八十後自我研究青年

此書讓決心公民抗命的市民作好心理準備,全書分為三個部份。第一部分「實踐中的盼望」以被捕者的人生故事開始,15位被「政治檢控」人士的訪問或自述,以過來人身分現身說法,當中包括社運人士、議員助理、大專學生,甚至是一般市民、小販和家庭主婦,他們在司法過程中的經歷與感受。第二部分「行動中的反思」收錄12篇有關社會抗爭行動觸發思考的理念和現實問題:包括治安、警察濫權、政治檢控、暴力等等。而第三部份「神學/反省」以基督徒信仰的觀點論述社會運動和政治行為。書後的「附錄」份量不輕,共八篇文章,從近來政治檢控事件的總結寫到適合社會行動者參考的鉅細無遺實用備忘。

 

在「和平佔中」前看

佔領中環 -- 和平抗爭心戰室佔領中環 — 和平抗爭心戰室

作者:戴耀庭

月,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在報章發表〈公民抗命:香港民主運動的大殺傷力武器〉一文,呼籲非暴力的公民抗命,萬人佔領中環,以爭取1年2013落實普選。隨後,戴耀庭與朱耀明牧師、陳健民教授發起「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舉行「商討日」,引發民主教育的突破點。本書由戴耀廷親自編寫解釋「佔領中環」運動的起因、理念、實踐以至各方力量博弈的評估,書中更收錄「198個非暴力行動方法」及馬丁.路德.金《從伯明罕市監獄發出的信》的節錄,算是對「和平佔中」及「公民抗命」的入門書。



對話X佔領對話X佔領

 作者:戴耀庭、譚蕙芸

此書是以戴耀庭、譚蕙芸與12個單位,共15位社會人士的對談訪問結集,訪談系列原在《明報》刊登,兩位作者重新撰寫及整理後出版。戴耀庭每次與不同界別人對談,譚蕙芸筆錄,受訪者包括「和平佔中」運動另外兩位召集人的對談外,長毛梁國雄、社運人士陳倩瑩、葉寶琳和周諾恒,以及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等。當中有支持佔中的,也有反對的;而閱讀整個訪談系,可看到不同人的觀點,同時也看到戴耀庭思考「和平佔中」心路歷程的改變。



關於佔領

「佔領」作為社會運動的抗爭手法之一,是指以非暴力直接行動佔據公共空間,透過公民抗命突顯制度權力不平等的社會問題,從而爭取公平、公義和公正的對待。

Rosa Parks 羅莎.帕克斯

1955年12月1日,在美國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市仍實施種族隔離政策, Rosa Parks在公共汽車上佔據「白人座位」,拒絕聽從白人司機的命令,並堅定地表示「我受夠了讓出座位!」並拒絕讓給一名白人乘客,直至被警方逮捕。當時教區牧師馬丁.路德.金博士響應帕克斯的非暴力不合作原則,率領黑人民眾展開381日全面抵制該市公共汽車行動,最終迫使該市撤消公共汽車上的種族隔離措施。翌年11月13日,美國最高法院裁定種族隔離違憲,美國的種族歧視制度被正式廢除。

八月 26 2013

近十年主要運動回顧

20130821_OC infographic-04-01 thumbnail

 

八月 26 2013

陳倩盈

陳倩盈

訪問者、撰文:Jacky Lai

「政治核彈」引發的憂慮

自戴耀庭教授在年初撰文倡議「佔領中環」爭取普選,一石激起千層浪,隨即引起各方爭議,即使有人提出其他更激烈的行動,仍不及「佔領中環」更震撼社會。有部份民主派視為最後手段,甚至形容為「政治核彈」;現任民陣副召人陳倩瑩(Daisy)對此則,表示擔心2010政改翻版的重現,「因為真普選聯盟與『和平佔中』兩個組織的立場不需要一定相同……目前仍未肯定去傾(談判)和投票(通過方案)的人必須跟隨公民投票結果投票。」。同時,如公民投票否決真普選聯盟所有提出的方案,下一步該如何走亦似乎無人知曉。現階段仍有不少問題尚待討論和處理,而公眾參與程序卻是有限,但這次政改討論將決定香港日後政制發展又需要押下很大的注碼,似乎Daisy的憂慮又不無道理。

佔中成敗 不在人數

既然如此,對於如何判定「佔領中環」的成敗,Daisy認為「(佔領中環)失敗的意思不是被解放軍清場,或者中央對一萬人佔領中環毫無反應。失敗的意思是根本不存在著這枚核彈,最終又要被迫接受一個不是大家想要的(普選)方案。」有別一般評論皆把焦點放在參與人數或政改方案內容,Daisy認為商討日(D-Day)和是次「佔領中環」運動都是香港民主教育的理程碑,「(D-Day1)對我來說是個新的嘗試,第一次同陌生人那麼深入地討論……大部份(香港人)對民主的想像只是四年投一次票,知道要廢除功能組別已經好好,更不要說(推動)經濟民主和社區自主規劃。」Daisy期望推動「佔領中環」的過程中,能讓市民思考自己與民主的關係,進而推廣公民抗命,擴大社運的想像和模式。她坦言「(佔領中環)如果可以令到市民接受以公民抗命的方式改變社會,亦是一種進步……令市民學會尊重不同社會運動的方式,以後政府就難再抹黑,增強改進力量。」


無懼再被政治檢控 義無反顧投身佔中


「和平佔中」運動其中一個重要元素,是要求參與者自首認罪,主動接受法律制裁。作為曾被政治檢控的過來人,Daisy認為當面對檢控時,情緒和壓力便隨之而來,這可能與被檢控前的想像很不同,即使社會輿論支持「佔領中環」,當事人要面對失去自由和將來人生出路選擇減少,這都是要獨自承擔的。因此,參與佔領中環的人,必須清楚明白法律責任,並願意為社會付出作好準備。然而,無懼再被檢控的可能,Daisy仍願義無反顧投身這次「佔領中環」運動,「想將公民抗命的理念散落在每個香港人的腦海……監察政府是源自個人對於公權力的約制。」她期望「佔領中環」運動能令市民接受公民抗命為限制政府不合理、不公義政策及措施的手段。

實踐直接民主 遠較最終方案重要

今次「佔領中環」是大型社會動員運動,縱然有一群滿腔熱誠的人,要是得不到市民的諒解和支持,亦不足以對當權者形成壓力。Daisy憶述在第一次商討日的情況,有市民表示不懂上網、無辦法報名參與;她同意D-Day2應嘗試多做公眾的宣傳和招攬,甚至「每一個羣體、每個人也可落區尋找朋友自行組織D-Day2(第二次商討日)。」,以讓更多人知道及參與。Daisy相信體現和實踐直接民主的過程,比最後爭取到的政改方案內容對香港影響更為深遠。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