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免費電視牌照’

十一月 10 2013

原刊於路訊網:http://www.roadshow.hk/blog-spotting/news/entry/2013-11-11-10-17-36.html

香港之所以成功,是因為香港從來是個保護弱勢、善待弱勢的社會,對有能力的人來說充滿機會。就是這個原因,李嘉誠能夠由經營膠花廠做起而成為巨富。勤力就有回報,是香港自由競爭的價值,亦是香港過往的常態。但最近的免費電視發牌事件卻顯示,這種常態已被政府破壞。

而原來,現在發牌要考慮背後公司的財力、講成份,這些規矩卻又不向外公開。

這不就是搬龍門,不就是破壞我們的自由競爭?

大家都知道,要有公正的電視台,才會有公平的報道、多元的評論,而不會出現只得一點收視都要作出的偏頗報道。

電視劇亦會影響政治。去年「倉底貨」電視劇《天與地》一首主題曲《年少無知》唱爆公民廣場,成為反國教主題曲。政府當然會不高興,但若然政府管治優良,又怎會害怕香港有創作、言論自由?政府在怕什麼?

無論市場上的廣告收入是否足以支持多少間電視台,我們都仍然有一間弱台存在,一直在燒銀紙。我們必須要問,為什麼他們有這麼多銀紙來燒?為何寧願蝕本,都要霸着牌照?

香港的營商環境被破壞,但我們的功能界別議員卻因為「西環」的壓力,而在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的議案中投下反對票。

其實,港視職工會已經一語道破。這不單是發牌的問題。亦是因為我們政制不公道的問題。我們不單要普選行政長官,亦要落實立法會全面直選,令到所有議員都能夠憑良心投票。

電視台牌照當然與政治有關。立法機構所做的,就是政治。我們講的,是問責政治。公開透明的知情權,市民和議會監察政府,這些都是政治。我們就是要用問責政治去打破黑箱政治,打破隻手遮天的密室政治。民主派希望的,就是把決策光明正大地放在陽光之下供公眾檢視。

為什麼說有黑箱政治?政府連日來都拒絕交代為何要將申請電視牌照的幾間公司排名,亦一直沒法說明為什麼要採取與前廣播事務管理局不同的標準去審批牌照申請。說到底,就只是強調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有最終的權力去決定發牌如否、如何發牌。

行政長官雖多次強調要嚴守行會保密制,又稱有司法覆核將要進行,文件又涉及商業機密。之不過,卻有立法會議員在立法會的發言中不停重複一些閉門會面的內容。為什麼行政長官、蘇錦樑局長不自己親自向公眾說明,而要議員去當傳聲筒?為什麼議員本來表示不能夠支持政府,但與政府閉門會面之後,就改變投票態度?

這就是黑箱政治。

捷克在1989年之前有一點跟香港很相似,就是他們的政府竟然拘捕一位平時不涉政治的地下音樂的流行歌聲。對捷克人民來說,這簡直就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亦解釋為何香港有這麼多平時不上街的市民,都走到街頭。

今次牌照事件令到這麼多市民走上街頭,就是不滿政府破壞香港賴以成功的公平原則,就是不滿黑箱政治。

十一月 08 2013

原刊於信報論壇:http://forum.hkej.com/node/107293

政府認為,香港只能容得下四間免費電視台,因為顧問做過評估,認為香港應該容得下三間免費電視台,若「市場情況理想,則或有可能支持四家機構持續經營,並認為本港免費電視市場將難以支持五家機構持續經營。」

這個計算究竟基於甚麼基礎?有甚麼數據去支持以上的結論?對不起,這是商業秘密,而且行政會議的討論是保密的。

免費電視涉及公眾利益,它是很多香港人獲得資訊、新聞、及娛樂的主要渠道,對於很多貧窮家庭及弱勢社群,免費電視是他們主要的娛樂,這當然是公眾利益。政府也有考慮過公眾利益的問題,政府認為若免費電視台急劇增加而導致割喉式競爭,節目質素下降,最終反而令公眾得不償失。

咦!政府不是一直崇尚自由市場的精神:有競爭,就有進步嗎?進步是包括公司運作會變得更有效率、服務及產品質素會上升、消費者的選擇會更多。有甚麼理由會令政府認為競爭會

帶來剛好相反的效果呢?

林煥光認為開辦電視台與開茶餐廳的規模相差很大,不是掏錢出來,就可以開業。但假若有人問,中環可以容得下多少間茶餐廳?相信經濟學家一定可以基於一些主要因素去推算出一個大概數目。但這個計算最多只能作為一個參考,因為會變化的因素實在太多,根本不可能預測未來。例如茶餐廳除了堂食外還可以外賣,好像無綫電視在海外、內地及網上的收益也不會少。經營得法的茶餐廳甚至可以上市集資,不斷擴展自己的業務。這些變素,專家可以預見並且能準確地指出,我們只能容四家而不是五家電視台嗎?政府的聲明是否有點反智?

事實上,無綫電視過去的廣告收益不斷上升。政府宣布發兩個電視牌後還加了價!個餅的確可以越做越大。

很明顯,顧問報告只是梁振英的遮醜布,不發牌的真正原因,恐怕正是一個政治原因:維穩。魔童王維基的行事不跟常規,難以被控制。就算王維基從來沒有在政治上與中央或特區政府有任何衝突,但只要當權者認為不能完全駕馭,就不可以讓他手執一個足以影響民意的免費電視牌照。

誰是維持現狀的最大得益者?一台獨大,但最重要是這個大台非常和諧,不會挑戰政府;另一親中台則一蹶不振,但加入一個敢於創新及不受控的香港電視,卻可能送這個親中台最後一程。於是,政府唯有選擇汰強留弱,一腳踢走王維基。

至於保皇黨,他們可以選擇嗎?否決立法會權力及特權議案查發牌文件,逆民意而行。他們當然是為了自身利益而盡力保皇。請大家擦亮眼睛,不要讓這些人繼續助紂為虐,剝削市民免費獲得資訊和娛樂的機會。

工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
張超雄

2013年11月7日

十月 22 2013

原刊於路訊網:http://www.roadshow.hk/blog-spotting/news/entry/2013-10-21-01-55-35.html

王維基的香港電視不獲發免費電視牌照,全城鬧爆。但政府罵不還口,死口不再提供否決王維基申請的理據,卻在聲明中澄清:拒絕申請並無政治因素。看在公眾眼裏,此舉只是此地無銀三百両,令人更加相信拒絕發牌是政治決定:只因無法駕馭有魔童之稱的王維基,故此拒絕發出牌照。

免費電視接觸觀眾面廣,滲透力強,劇集與綜合節目可以製造潮流,新聞報道揭露真相,優秀的時事評論令政府如芒刺在背。能夠控制一家免費電視台,擁有向大眾傳播訊息的渠道,等同擁有鉅大的政治能量,中外皆然。批發電視牌照關乎塑造文化,影響民意,怎會沒有政治因素?

優質管治按規章做事,以既有的要求標準評估申請者,逐項評分。放諸電子傳媒機構發牌,須考慮申請人的財力、人力、技術,能否提供多元文化的節目,最重要,就是維護新聞言論自由,保持編採客觀公正,報道如實,最後高分者得。整個評估程序及其結果完全見得人,因為沒有偏私。

劣質政治歪離程序,就算申請人符合客觀標準要求,也可因一兩個人的主觀決定推翻應有的結論。其考慮點亦往往以個人或一黨一派的政治目標為先,以限制電子傳媒機構數目為收縮言論平台的手段。

王維基不是新聞或辦報出身,不見得他會致力維護新聞言論自由,但多一家電視台營運有利創意工業,卻是事實。據近日報道,在政府聘用的顧問評估中,香港電視的實力排名第二,若當局發牌照予排名第三的機構而不是按評估次序批出牌照,又不能清楚交代決策原因,單是不按規章程序辦事已是有違公眾利益。

政府以行政會議集體負責和保密為理由拒絕交代,只是藉口。首先,公眾有權知悉為何只批出兩個牌照而不是三個牌照的市場評估數據;第二,幾個申請者的競爭已告一段落,公開資料不會引起不公。

近日傳媒報道顧問報告和行政會議過去兩年本已同意發出三個牌照的決定,繪影繪聲,但官員繼續三緘其口,只令人質疑是否梁振英新朝執政,推翻舊朝決定,並且以為可以隻手遮天。傳媒報道熾熱,政府卻以為堅持拒絕回答,捱過一時追問便風平浪靜,實在自欺欺人,愚不可及。

無論大家是否支持王維基取得電視牌照,都應該繼續追查拒絕發牌原因,以確保行政機關必須依照規程公平處事,亦阻止位高權重的人以保密為理由掩飾獨裁。這才是真正公利益所在。

十月 18 2013 王維基的香港電視不獲發牌鬧得滿城風雨,民間惹起急劇反彈,網上平台的群組『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一日間號召了四十萬個讚好點擊,大批市民致電電台烽煙節目,批評政府今次厚此薄彼的決定。 事情發展至今更為峰迴路轉,有報章揭發政府的顧問報告內容,原來王維基的香港電視並非評估條件最差的牌照申請者,卻成為了唯一出局的一間公司,顯示審批因素與蘇錦梁局長所稱的『客觀』背道而馳。更爆出原來多位非官守成員以及三位司長都認同給予三個申請者全數發出牌照,唯遭到特首及部分『深紅成員』力阻。 民心向背與否 兩者高下立見 縱然王維基在不同場合多次表明對政治或時事評論無興趣,以迴避政治議題,又或一洗在數年前改革亞視一役中『唔做中央十台』的先鋒形象。但似乎上述洗底工作並未能發生作用。或許,這是北京干預香港廣播業的證明;又或許是部分深紅人士揣摩上意或自把自為的結果。不論如何,無可否認梁政府經已不會再重視任何民意聲音和反彈。 在今次事件,王維基準備新電視的努力和決心,一下便將政府批發照的不明不白比下去。 事實上,市民更為不滿乃是原有壟斷的電視台多年的粗製濫造,和另一間弱勢電視台的不知所謂,而兩間電視台的不濟源自於殖民地年代保護的發牌政策,與及勢力和資本介入下的惡果。政府作為當中玩家,沒有理由不明白當中道理,更不會甘冒明知的風險。 三位司長,與及部份公務員出身的非官守行會成員,自當明白這個道理;雖不能扭轉政府目前的政治劣勢,但總算不會引爆另一個政治炸彈,與數以萬計不太熱衷政治,卻深以既有兩間既有電視品製作為苦的廣大市民為敵。而且三個申請者若果合乎規定,全數批出牌照也合乎客觀因素和程序,斷不會有篩走條件不是最差的申請者之理。 甘冒社會反對 只為消極維穩 但今次事件,梁振英一反其他意見而行之,無論是北京授意也好,又或深紅陣營個別盤算也好,不單單是顯示這次不發牌可能的政治考量,更是代表梁政府經已沒有任何執政意志,只求可見的將來底下,電視傳媒的分佈依舊原封不動,新獲得牌照的申請者,只是現有收費頻道公司的延續,主要針對資訊和新聞性節目,與憑藉既定劇集和綜藝節目模式而佔優勢的無綫電視有所不同。 維持現有電視工業的局勢,對梁政府,乃至可能有份秘密參與作出決定的北京來說,可說比較保險穩妥。對經營者來說,縱然可能冒虧蝕的風險,掌握傳媒依然是取得中港政府重視和政治一定地位的方法。而沒有新的傳媒加入,也就省得浪費精神去應對、取悅新對手,可說是梁政府消極維穩的一個方法。 市民的聲音並不是政府眼中,在政治博奕能夠爭取的力量。既然這經已是梁政府一年多來弱勢管治造成的事實,深紅陣營本着死蛇爛鱔的態度,讓市民繼續增加不滿,反而還更為化算的選擇,反正搏取部分市民的掌聲,也許只換來輿論指稱政府『終於跪低』的譏諷。 俗語說:『人不要臉則天下無敵』,政府不重視民意也自以為是地得戚於自把自為,這樣的政府和管治心態,還不夠我們香港人可悲嗎? 工黨副主席 鄭司律
十月 16 2013

反對黑箱作業 要求政府交代不發牌原因

新聞稿

昨天,行政會議原則上同意發新牌照予給兩間電視台,同時不接納一間電視台(香港電視網絡)的申請,但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以行會保密原則為由,拒絕向公眾交代原因,令人懷疑政府有考慮政治因素。

眾所周知,香港市民要求政府增發免費牌照多年,希望藉以引入競爭,打破壟斷,提高節目質素。然而,特區政府一拖再拖,竟遲至2010年才表示歡迎任何機構申請牌照,營辦本地免費電視服務。經過長時間的考慮,昨天公佈結果:申請發牌的三間電視台中,有一間不獲發牌照。

蘇錦樑在記者會上,多次以「循序漸進」為藉口,指如果一下子引入太多競爭者,有可能影響現有市場秩序及節目質素,令市民受害,及後又以行會保密原則為由,拒絕向公眾交代不向香港電視網絡發牌原因。

工黨認為,政府的理由荒謬。引入更多的競爭,可以推動創意產業,提高節目質素,造福觀眾。再者,電視牌照是重要的公共資源,特區政府不能以行會保密原則,拒絕交代箇中因由。工黨譴責特區政府黑箱作業,促請政府應以開誠佈公的態度,交代不發牌原因,包括是否考慮政治因素等。

工黨
2013年10月16日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