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全民退保’

十二月 30 2015

 

政府就全民退休保障的問題一拖再拖,直至2013年5月委託了周永新教授作出研究,並在2014年8月提交報告。可惜,該份報告發表後,政府卻未有以此作為諮詢的基礎,反而借口需要更新人口推算來拖延諮詢。結果,在一星期前,政府終於發表諮詢文件。

在整個全民退休保障的問題上,工黨認為政府根本上帶有預設的立場,否定全民退休保障。從一開始,以研究來拖延時間。到研究報告出來,周永新教授確立全民方案的可持續性,並提出研究團隊的全民方案,政府卻「唔認數」,以需要更新至2064年人口推算。結果,2064年的人口推算把勞動力預測大幅下降,以致原有的全民方案出不能持續。

政府除了使用以上伎倆外,政府更無賴地使用「不論貧富」來代替「全民退休保障」,繼續其預設的論調,強調需要集中資源幫助有需要的人士。此外,政府一方面拋棄周永新報告的結論及建議,但一方面卻以此作為老年金的數額,以及其中的薪俸老年稅方案來証明需要增加稅款。

可是,政府單單強調支出需要23950億,但融資部份的政府注資、三方供款卻輕輕帶過,並不盡不實,並指出『除非大幅增加「老年金」所 建議的稅率或削減其津貼額,否則入不敷支的情況難以避免,而情況在最新人口 推算下更為嚴峻。』

工黨強烈譴責政府上述偏頗、誤導市民的諮詢方法,並要求政府必須從速實行全民退休保障,讓所有長者均可享有基本的生活保障。

工黨重申,全民退休保障作為退休保障的其中一條支柱,其作用並非任何審查方案可以取替。香港的勞動力市場並非完美,僱員收入不一定反映其應得工資。而且,幾十年後累積的退休款項及到時的一般生活境况,差不多完全超乎現時個體的控制。 大家只要想想,1997年香港面對金融風暴,失業率不斷攀升,2003年曾經高達7.9%。無論曾經高薪厚職的市民,都可能會面對失業或減薪的威脅。因此,社會保險形式的全民退休保障,分擔全港市民面對的退休風險,加強市民對香港的團結力及歸屬感。

最近,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挑起世代矛盾,說出「要年輕下一代在相當具挑戰的經濟環境下,繳交更多稅,不論貧富地分配給包括她在內的長者是否公義」。但是,我們只要想想,全民退保方案的政府注資、公帑支持的長者社會保障轉移,難道不是長者一直的辛勞付出,為香港社會貢獻而令到政府庫房坐庫萬億儲備,及每年均有財政盈餘嗎?如果林鄭月娥的說法成立,那麼所有政府的收入及支出,均需要按出生年齡計算,確保沒有絲毫的跨代轉移!

總結而言,政府正在無所不用其極地否定全民退休保障,只不過是希望逃避政府的責任,把政府的承擔減至最低。無論從理念,抑或財政持續性上,全民退休保障都有其可取之處,政府拒絕推行的話,長者貧窮的問題將會無從解決。

工黨

2015年12月30日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