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張超雄:碼頭工潮的啟示

發表於

葵涌碼頭工潮經過工人長達四十日罷工後,以會員大會通過接納加薪方案而暫時告一段落,工會將其比喻為「半杯水」的勝利。雖然只有「半杯水」,但卻折射出香港不少勞資關係的問題。 今次工潮為回歸以來時間最長的罷工,猶勝○七年歷時三十七天的紮鐵工潮。工潮的發展跌宕起伏,由最初工友在碼頭內罷工,到資方成功申請臨時禁制令,以致工友需在碼頭外餐風露宿,最後工友移師至長江中心至今。工潮當中,資方一直態度強硬,兩度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工友進入碼頭及在長江中心外留守,惟最後法庭分別確認工人能在工作場所履行糾察權及在私人 […]

文章

李卓人: 國際勞工標準:HIT有責任參與談判

發表於

  大家好,我是李卓人,首次代表工黨於信報論壇寫文章,以後工黨會不定期在信博「工義長存」專欄內跟各位見面,分享一下我們的看法。 今日適逢五一勞動節,我想討論貨櫃碼頭工潮最為貼切不過。 貨櫃碼頭工潮持續超過一個月,至今仍未有解決跡象,究其原因,是問題的始作俑者香港國際貨櫃碼頭(HIT)一直拒絕與工會談判,而政府亦沒有履行國際勞工公約的責任,積極遊說HIT參與談判。 工潮一開始,HIT董事總經理嚴磊輝已辯稱,罷工工人是外判商的僱員,跟HIT沒有僱傭關係,他們的薪酬待遇與HIT無關;而和黃集 […]

文章

張超雄:碼頭風雲

發表於

葵涌貨櫃碼頭工人的血淚與辛酸,觸動了不少香港市民。工人的薪酬,較九七年時還要低,他們只是向年年賺錢的大老闆和記黃埔和外判商,提出卑微的要求:改善薪酬和待遇。二百多位碼頭工人率先發起罷工,抗議和黃及外判商長期剝削。 環顧全球,不少碼頭也曾發生罷工事件,工人要求改善的待遇,不少均享有與資方作集體談判的權利。所謂集體談判權,是工友們集體通過工會與資方進行協商,資方有參與的必要,協商結果也具有法律約束力。過程中勞工有更大的議價能力,更可確保勞資的糾紛能在談判桌上解決。 去年十二月,美國東岸港口碼頭曾就「 […]

Uncategorized

被遺忘的勞動價值與尊嚴

發表於

  文:譚駿賢 (工黨秘書長)       勞動=技藝與創造   「舞龍唔教、舞獅唔教、無瓦遮頭唔教」《一代宗師》中梁朝偉飾演的葉問落難至香港時,即使生活艱難以武藝維生,仍不會放下尊嚴,實際上反映的,是那時代的師傅尊重自身的技藝,不向「市場」賣帳的品質。   那個時代,不單是武術泰斗,還有裁縫、木工、鐵工及廚師等匠人(Craftsman),他們的勞動、技藝及作品的價值不單是印在貨品價錢牌上,更在於其精巧、美工及其個人與社群的關係——例如某人一生只幫襯後街某小店裁縫裁製的西裝,而不會光顧百貨公司的 […]

Uncategorized

人物專訪 : 鄭永鍇Michael–不安世代下參與政治

發表於

文: 莫坤菱 近日同志平權運動鬧得熱烘烘,有一張相片在網上被瘋傳,相中是一對年輕夫婦,在日前政府總部反對性傾向歧視立法的祈禱會中舉起「反歧視,撐同志」的標語拍照。甫見到Michael才知,他就是相中人;Michael是家庭治療師,基督徒,工黨執委,在這個陽光燦爛的下午,相約在立法會大樓的會面室,娓娓道來參與政治的故事與看法。訪問前他笑說自己通常站在政治外面,其實,Michael看到了核心問題,一直「樂在其中」參與政治。   「最有錢和最窮的人都看不到香港的前景。」   作為一個心理治療師,Mi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