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回收’

六月 08 2013

據2011年數字,香港每日生產9000噸都市固體廢物,只回收其中48%,其餘52%以堆填處理。但土地有用盡之時,人與垃圾爭地亦不是長久之法,政府、議會和市民必須携手制定並盡快落實可持續的廢物管理政策。

都市人口稠密,加上過度消費,產生垃圾遠超過環境可以承載的能力。香港長期重點依賴堆填,過去己填滿大大小小十三個堆填區,包括在市區範圍的佐敦谷和茜草灣。現有在屯門區、新界東北和將軍澳三個佔地共271公頃的堆填區亦將在2019年之前相繼爆滿,當局建議將三個堆填區擴建共290公頃應付須求,擴建面積相等於七個西九文化區。而堆填區爆滿之後,仍須花錢維修處理垃圾釋出的沼氣,上面亦不能負荷多層建築物。土地難求,香港須在堆填之外,加強廢物回收再造,以處理數量日增的廢物。

參考2011年數據,都市固廢物中22%屬紙料, 19%為塑料,44%為食物廚餘,其他15%包括玻璃,金屬,舊衣物,傢俱電器等,起碼92%屬可再造物品。若回收再造的配套得宜,這些物品皆可重造,不用丟棄到堆填區,大幅減少即將爆滿的壓力。然而,環境局五月發表的十年資源循環藍圖,只求將回收再造率由48%增加至55%,實在不夠進取,而在十年後仍以堆填方法處理22%都市固體廢物,亦無助解決土地須求的壓力。

因廢紙向來有市場需求,可銷往內地,在舊區營運,亦不須要廠房機器,廢紙是回收行業中較成熟,回收率亦偏高的一類,廢紙回收商可在沒有環保回收政策襄助的情況下運作,貧困長者也可收集廢紙賺取微薄收入。塑料和廚餘至今只有零星民間團體小規模處理,其實大有可改進的空間。可是香港租金昂貴,令回收商未有信心投入資本經營,況且,部分重造產品的價值確實不能抵消經營成本,若政府不考慮以減省建造營運維修堆填區的費用和堆填所須土地作出補助,各類別廢物的回收重造行業難以開展。

過去政府堅持市場主導,不肯為回收工業提供平價土地,更沒有政策措施輔助,是回收行業落後於南韓台灣的原因。以環保園用地為例,財經事務局執意以市價招租,結果銷情冷淡,租了地的商戶申請水電供應和相關牌照經年,仍未能辦妥所有官僚程序要求的手續,以致白付租金,遲遲不能啟業,最後遷出。直至當局改變市價租金政策,情況才改善過來。審計署於2010年發表報告批評,認為當局寧願空置環保園也不願減租津助業界,是沒有善用土地;賬目委員會亦批評當局浪費時間,沒有積極處理廢物管理。

可持續的廢物管理須要多管齊下,最有效的方法首推減少不必要消費,從源頭做起,故此,當局推出惜食行動減少廚餘,值得全力支持;其次是回收重造,應從社會及環境成本出發,考慮提供合理有效的津助,全面提升各類物品的回收率;焚燒廢物不能完全避免,但應保持在最低限度;堆填是長遠最損害環境,最高成本的處理方法,德國只有1%垃圾送往堆填,香港應該訂立較進取的目標,盡量以回收取代堆填,否則,土地浪費將沒完沒了。

立法會議員 何秀蘭

二月 21 2013

 截至去年底,庫房已錄得400億元盈餘,預期2012/13財政年度將再次有超過500億元巨額盈餘。庫房水浸,將部分盈餘用於一次過紓困措施藉以改善基層家庭生活,實屬政府應有之義,但更重要的是,政府應盡快檢討開支政策,以善用公帑投資未來。

  自2003年經濟全面復甦,政府已連續八年錄得盈餘,累積接近4,000億元,相當於同期本地生產總值的3.1%。財政收入不斷增加,但政府經常開支卻長期處於低水平,香港可謂已陷入「結構性盈餘」的困局,而導致政府「有錢不能用」這怪現象的根源,是制定開支預算的金科玉律,即經常開支增幅不得超逾經濟趨勢增長的規定。

  雖然《基本法》規定財政預算須量入為出,但這不代表政府先評估每年度收入,然後才規劃開支項目。早在每年五或六月,政府已開始準備下年度開支預算,這時候莫講下年度收入預算,就連當年度政府收入有多少也難說得準。政府因此會以本年度核准經常開支預算為基礎,然後根據最新經濟趨勢增長調整下年度經常開支預算;舉例來說,2012/13年度核准經常開支為2,640億元,如果經濟趨勢增長為6%,2013/14年度經常開支增幅(俗稱「新錢」)不得超過6%,即約160億元,即使日後預計收入大增,政府也不會調高「新錢」,只會在非經常項目動腦筋。

  近年政府收入遠超開支,起因是唐英年出任財政司長期間,連續三個財政年度壓縮經常開支,令經常開支由2003/04年度的接近1,980億元,下降至2006/07年度的不足1,900億元。政府當年重手壓縮經常開支,乃因急於削減財政赤字,事後看來無疑是用力過猛,可惜曾俊華繼任後只管蕭規曹隨,死守制定開支預算的金科玉律,沒有審時度勢重新規劃經常開支規模,導致經常開支連年遠低於經營收入,令政府未能將經濟成果和稅收,用於解決深層次社會問題等長遠政策。

  過去幾年,工黨和民間團體一直倡議多項投資未來和解決深層次社會問題的經常開支建議,包括在中學實施小班教學、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增加護理安老和殘疾院舍宿位、設立照顧者津貼、改善復康服務、發展綠色經濟等,可是財政司長卻推說,這些建議屬政策範疇,應由相關局長決定。但當民間社會與政策部門商討時,負責官員卻表示,建議涉及長遠財政承擔,庫房不會放行。在管錢和管事官員互相推卸下,公帑和光陰就此虛耗掉,而深層次矛盾卻不斷累積至臨界點。

  在不額外增加政府經常開支的緊箍罩下,官員和政黨只好「不務正業」,不顧社會長遠需要,只在「一次過派糖措施」等非經常開支上動腦筋。在曾俊華擔任財政司長期間,非經常開支所佔比重,由以往不足3%大幅飆升至超過一成。將大量公帑浪費在沒有長遠效益的「綽頭」上,反映財政綱紀經已敗壞;而過去數年的一次過措施,涉及非經常開支接近1,500億元,如果將一半用於民間團體倡議的經常開支建議,足以維持服務10年以上。

  如果財政司長繼續沿用限制經常開支增幅的規定,2013/14年度的情況將會更加惡劣。預計下年度經常開支增幅約有160億元,在決定如何分配這筆「新錢」時,先要扣除政府開支價格升幅(主要為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薪酬調查)和已規劃的開支項目(例如新學校落成後涉及的經常開支)。假設政府開支價格升幅為2%,「新錢」中約55億元須用於支付「政府通脹」;而早前通過的「特惠生果金」已佔用65億元,再扣除其他已規劃項目,估計下年度「新錢」已所餘無幾。

  要打破目前「有錢不能用」的困局,政府應在原定160億元「新錢」的基礎上,額外增加200億元經常開支,即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的1%,以扭轉2004/05至2006/07年度過度削減經常開支的後遺症,讓政策部門可以恢復規劃長遠政策,善用公帑投資未來。實施這建議不會損害長遠財政穩健,1997/98至2011/12年度,政府整體收入較整體開支高出2,900億元,相當於同期本地生產總值的1.3%,額外增加生產總值1%開支後,仍有足夠緩衝空間應付可能出現的經濟逆轉。

  顧及政策部門未必可以在短時間內敲定長遠政策,政府可在下個財政年度先撥出非經常承擔額,揀選一些具長遠社會效益的措施試行一段時間,確定成效後在其後的財政年度落實為經常開支項目。有關措施可包括:為輪候公屋冊及居住環境惡劣家庭提供生活津貼;推廣鄰舍層面公民教育;增設課外活動津貼;增加托兒和課餘託管服務;補助殘疾人士最低工資差額、設立照顧者津貼、培訓精神科醫療及輔助醫療人員、發放前線照顧員鼓勵津貼、設立無障礙空間專項基金、增聘檔案管理人手,以及發展回收再造工業和高增值有機農業。

《工黨主席 李卓人》

二月 19 2013

在過去幾年,工黨和民間團體一直倡議多項投資未來和解決深層次社會問題的經常開支建議,包括在中學實施小班教學、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增加護理安老和殘疾院舍宿位、設立照顧者津貼、改善復康服務、發展綠色經濟等,可是財政司長卻推說,這些建議屬政策範疇,應由相關局長決定。但當民間社會與政策部門商討時,負責官員卻表示,建議涉及長遠財政承擔,庫房不會放行。在管錢和管事官員互相推卸下,公帑和光陰就此虛耗掉,而深層次矛盾卻不斷累積至臨界點。

在不額外增加政府經常開支的緊箍罩下,官員和政黨只好「不務正業」,不顧社會長遠需要,只在「一次過派糖措施」等非經常開支上動腦筋。在曾俊華擔任財政司長期間,非經常開支所佔比重,由以往不足3%大幅飆升至超過一成(表1及圖2)。工黨指摘,將大量公帑浪費在沒有長遠效益的「綽頭」上,反映財政綱紀經已敗壞;而過去數年的一次過措施,涉及非經常開支接近1,500億元,如果將一半用於民間團體倡議的經常開支建議,足以維持服務10年以上。

如果財政司長繼續沿用限制經常開支增幅的規定,工黨預計2013/14年度的情況將會更加惡劣。根據最新中期預測,經濟趨勢增長為6%,下年度經常開支增幅(俗稱「新錢」) 有大約160億元,但早前通過的「特惠生果金」已佔用其中65億元,再扣除政府開支價格升幅和其他已規劃項目,估計剩餘的「新錢」只有大約20億元,根本難以開展新措施或改善現有服務。

工黨認為,要打破目前「有錢不能用」的困局,政府應在原訂經常開支預算基礎上,額外增加200億元經常開支,即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的1%,以扭轉2004/05至2006/07年度過度削減經常開支的後遺症,讓政策部門可以恢復規劃長遠政策,善用公帑投資未來。實施這建議不會損害長遠財政穩健,1997/98至2011/12年度,政府整體收入較整體開支高出2,900億元,相當於同期本地生產總值的1.3%(表2),額外增加生產總值1%開支後,仍有足夠緩衝空間應付可能出現的經濟逆轉(圖3及圖4)。

顧及政策部門未必可以在短時間內敲定長遠政策,工黨建議在下個財政年度先撥出非經常承擔額,揀選一些具長遠社會效益的措施試行一段時間,確定成效後在其後的財政年度落實為經常開支項目。有關措施可包括:為輪候公屋冊及居住環境惡劣家庭提供生活津貼;推廣鄰舍層面公民教育;增設課外活動津貼;增加托兒和課餘託管服務;補助殘疾人士最低工資差額、設立照顧者津貼、培訓精神科醫療及輔助醫療人員、發放前線照顧員鼓勵津貼、設立無障礙空間專項基金、增聘檔案管理人手,以及發展回收再造工業和高增值有機農業。



補充資料

經常開支增幅不得超逾經濟趨勢增長

這是政府開支預算最重要的準則。以2012/13年度經常開支預算2,643億元為例,如果經濟趨勢增長為6%,下年度經常開支增幅就不得超過159億元。在決定如何分配這筆俗稱「新錢」時,先要扣除政府開支物價升幅(主要為公務員薪酬調查)和已規劃的開支項目(例如新學校落成後涉及的經常開支)。假設政府開支物價升幅為2%159億元「新錢」中的56億元須用於支付「政府通脹」;而「特惠生果金」已佔用其中65億元,再扣除其他已承擔項目,估計下年度「新錢」已所餘無幾。

12003年經濟復甦後本地生產總值和政府經營收支的變動

  

2003年經濟復甦截至2011年,本地生產總值累積增長53.1%(紫色虛線),而同期經營收入增幅有94.4%(綠色線),經常開支則只有22.9%(紅色線)

倘若2004/052006/07年度跟隨經濟趨勢增長調整(即貼近紫色虛線)2011/12年度經常開支累積增幅應有55.6%,達3,070億元,較該年度實際金額高出645億元。 

倘若曾俊華在其首份財政預算(2008/09年度)額外增加生產總值1%經常開支,其後跟隨經濟趨勢增長調整(紅色虛線)2011/12年度經常開支累積增幅應有36.4%,達2,690億元,較該年度實際金額高出265億元。

 

表1:政府各類開支所佔比重 

財政年度

曾蔭權年代

(97/98 – 01/02)

梁錦松年代

(02/03 – 03/04)

唐英年年代

(04/05 – 07/08)

曾俊華年代

(08/09 – 11/12)

經常開支

76.9%

81.2%

81.8%

70.6%

非經常開支

2.8%

1.7%

2.1%

10.1%

非經營開支

20.3%

17.1%

16.1%

19.2%

自曾俊華上任財政司長後,經常開支佔整體開支的百分比降至回歸後低點,平均只有70.6%,相反非經常開支則升至超過一成,為歷來最高。

 

圖2:政府各類開支所佔比重

 

2011/12年度,經常開支比重降至只有66.2%,而非經常開支則飆升至15.2%,貼近非經營開支(主要為基建支出)水平。

2:政府收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比

 

 

財政年度

07/08 – 11/12

03/04 – 11/12

97/98 – 11/12

(1) 經營收入佔生產總值百分比

17.1%

16.2%

15.1%

(2) 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百分比

12.9%

13.4%

13.5%

(1) – (2)

4.2%

2.8%

1.7%

(3) 政府收入佔生產總值百分比

21.1%

20.2%

19.0%

(4) 政府開支佔生產總值百分比

17.7%

17.7%

17.6%

(3) – (4)

3.5%

2.5%

1.3%

 

1997/982011/12合共15個財政年度,期間經歷了亞洲金融風暴、沙士,以及金融海嘯,亦經歷了1997年、2007年和金融海嘯後的股市和樓市泡沫,大致上可抵消經濟周期對公共財政的影響,反映政府的長期收支狀況。 

在過去15個財政年度,政府經營收入是同期生產總值的15.1%而經常開支則為13.5%兩者相差1.7個百分點;整體政府收支方面,收入亦高於支出相當於生產總值的1.3%,即使額外增加經常開支相當於生產總值的1%,仍有足夠緩衝空間應付可能出現的經濟逆轉。

 

3:政府經營收入及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的百分比

  

4:政府經營收入及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的百分比(5年移動平均)

 

倘若曾俊華在其首份財政預算(2008/09年度)額外增加生產總值1%經常開支,其後跟隨經濟趨勢增長調整(3紅色虛線),即使遇上金融海嘯,2009/10年度經常開支仍低於經濟收入。 

5年移動平均值反映政府收支狀況中期趨勢,額外增加經常開支後,經營收入仍遠高於經常開支(4紅色虛線),在2007/082011/12年度,兩者相差相當於同期生產總值的3.1個百分點。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