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大額股息稅’

二月 28 2014

星島日報 | 2014-02-28 報章 |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國柱

新政府第二份的《財政預算案》終於公布,一如所料了無新意,亦是一份繼續保守的財政預算。唯一有趣的是提出了未來基金的概念,美其名是為未雨綢繆,但有趣的是原來只為應付未來開展基建項目,而非為應付未來人口老化而設的基金,人呢?

只見磚頭不見人

政府似乎由始至終口裏說教育、醫療、社福是社會投資,但身體 (《財政預算案》)卻很誠實的告訴大家,這些「社會投資」是會為政府帶來財赤的社會包袱,這種態度不禁令人擔憂政府是否只見磚頭不見人。政府推算至二○四○年,長者人口會由現時的一百萬人增至二百五十萬人以上,民間早早要求政府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的種子基金,可是政府一拖再拖。今年的「新意」便是成立一個長遠財政計畫工作小組來跟大家上演一齣「狼來了」:最快七年後出現結構性赤字,所以不要再增加教育、醫療和社福的開支了。

香港稅基狹窄是人所共知,唐英年時曾提出開徵商品及服務稅,徵收原則看似平等每人皆付,但此稅項不單行政費用高昂,而且是劫貧濟富,新稅項開支佔中產和低下階層的收入百分比遠高於富人;更不要說商品及服務稅是完全違反稅收作為政府進行財富再分配的原則。香港政府當然不窮,每一年的赤字預算更被嘲為「富人呻窮」,但如此富有的政府卻可以忍心讓長者自生自滅、基層困苦、中產吃不消而不作任何措施和準備,實在怪哉。

「能者多付」原則

既然日後的老化人口令各項社會資源增加、勞動人口減少,今天起我們就應該要有所準備:不單成立全民退休的種子基金,更要改革稅制應付未來所需。不少團體近年提議改革利得稅,而工黨亦大力提倡政府開徵大額股息稅,以貫徹「能者多付」公平徵稅原則,避免坐收巨額股息的富豪或財團不用繳納分毫稅款,但辛苦經營或工作的企業或打工仔女,卻要獨力承擔社會責任。

為免影響依賴股息生活的退休人士,工黨建議設立個人股息稅扣減額:首二十五萬元股息收入免稅,餘額才計入應評稅入息,並採用薪俸稅累進形式徵收,以維持低稅款。以一對退休夫婦為例,計算股息稅扣減額和薪俸稅已婚人士免稅額後,全年股息收入超過四十九萬元才須繳納股息稅。以現時平均股息率百分之二點五計算,即相當於擁有近二千萬元股票資產才須繳納股息稅,相信大部分退休人士都不受影響。如一對退休夫婦全年收取六十萬元股息,即使需要繳納股息稅,但扣除免稅額後應評稅入息為十一萬元,應繳納稅款只是七千二百元,實際稅率僅百分之一點二。

股息稅實非洪水猛獸,差不多所有先進經濟體都有實施股息稅。香港的富豪應該肩負和任何一位薪俸稅納稅人同等的社會責任,如巴菲特般勇敢扭轉社會不公。

張國柱立法會議員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會長

 

十二月 13 2013

在庫房水浸,人人要求減稅及派錢的年代,還要求增加稅收,顯然是不合時宜的。然而,明知現時稅制漏洞百出且不公平的情況下,視而不見,並不是正當的選擇。

我們所指的不公平,是一些靠股息收入的超級富豪,其以十億計的財貨,並不計入應評稅入息(薪俸稅或個人入息稅)或應評稅利潤(利得稅),致使坐擁數佰億王國的富豪,比起勞力辛勤工作的打工仔女繳交更少的稅款,造成了所謂的「畢菲特現象」。

設想一名月入5萬的專業人士,年薪60萬元,按現行免稅額下,他應繳稅款為$20,300;而一名超級富豪,他慷慨地只收取旗下公司每月$5500酬金,按現行稅制下,他根本無需交稅,而與此同時,他卻收取20億元股息。這種「賺得越多,交稅越少」的荒謬情境,並非虛構的電影情節,而是正在今時今日的香港發生。大概,首富李嘉誠與其公司的員工正發生著這種真人真事的狀況。

因此,工黨早前在一片減稅的聲音下,逆其道而行,倡議推行大額股息稅,以便擴濶稅基,穩定庫房收入及使稅收制度更為公平。工黨建議每年股息收入的首25萬元免稅,餘額則計入應評稅入息或利潤。以現時平均股息率2.5%計算,相當於擁有1,000萬元股票資產的個人或公司才須繳交股息稅。這麼一來,在現時股市主板市值20萬億元的情況下,平均股息2.5%估算,假設派發股息的一成需要徵稅,香港每年將會徵收多100億元的稅收收入。

當然,主張一出,反對的聲音立即作出攻擊。撇下那些基於意識形態與政治立場不同而作的謾罵外,最出批評者提出的指責,是股息稅會導致雙重徵稅及嚴重影響香港競爭力云云﹗

關於雙重徵稅問題,股息稅其實是降低企業保留利潤的利得稅率﹐前財政司夏鼎基曾於70年代提出設立股息稅,但不獲立法會通過,但隨即以利得稅附加稅率1.5%取代之。這例子正好說明,連為自由經濟學派所歌頌的前財爺也認同,股息應當作利潤收入而徵稅,並不存在雙重徵稅問題。反而,從稅務公平原則出發,由勞力與資本產生的收入一律要徵稅,反顯示了稅制的公平性。

至於會否影響香港競爭力,我們需了解這稅項並非香港獨有,相反環顧世界各地發達經濟體系,其實都正徵收股息稅,當中英國、美國、澳洲及台灣等,更將股息收入以累進稅率徵收,即股息越高,稅率也越高;而北歐、德國、荷蘭等國家,則以單一稅率徵收股息稅,將股息及其他資本收入跟薪酬分開處理,即雙軌入息評稅制。在在例子說明,徵收股息稅是多數發達地區的普遍做法,故此,實際反上應由反對者提出合理理由為何香港無需收,為何香港要例外﹗

我們香港人經常有一個錯誤的歷史認識,以為港英殖民時期的積極不干預正策是香港賴以成功不可動搖的基石,當中的人物如前財政司郭伯偉及夏鼎基等人更被捧上自由經濟神壇,為香港鋪下大市場、小政府、低稅率、少福利奠基者。事實真的如此嗎?

郭伯偉就曾在1966年指出,隨著稅率逐步提高,現行稅制的不公平更加明顯,有需要考慮採用總收息評稅;不過他估計反對者眾,故改推股息稅,但在當年立法局同樣被否決。到70年代,夏鼎基再推之,但結果遭受同樣命運。

由是觀之,像股息稅等較為公平的稅制,一直是當時為政者的主張,反對的,多為商界背景的立法局非官守議員。到四、五十年後的今天,我們重提大額股息稅,大商家固然同樣的反對,但今天他們不再孤獨,因為他們有一群自命為自由經濟的經濟學家充當打手,做馬前卒﹗

譚駿賢 工黨副主席

十一月 22 2013

41911 股神巴菲特2010年賺了近6,300萬美元,不過繳納的聯邦稅款卻不到700萬美元,實質稅率比他的秘書還要低。他建議提高富豪的稅率,以扭轉這個不公平現象。

香港的情況比美國更甚。根據已公開的資料,亞洲首富李嘉誠須繳納的稅款,比任何一位薪俸稅納稅人還要低,因為李氏家族每年收取數以十億元計的股息不用繳稅,實質稅率是零。

為貫徹「能者多付」公平徵稅原則,工黨建議開徵大額股息稅,將薪俸稅和個人入息課稅的應評稅入息,以及利得稅的應評稅利潤,擴大至包括股息收入,避免坐收巨額股息的富豪或財團不用繳納分毫稅款,辛苦經營或工作的企業或打工仔女,卻要獨力承擔社會責任。

為免影響依賴股息生活的退休人士,我們建議設立個人股息稅扣減額,首25萬元股息收入免稅,餘額才計入應評稅入息。以一對退休夫婦為例,計及股息稅扣減額和薪俸稅已婚人士免稅額,全年股息收入超過49萬元才須繳納股息稅,以平均股息率2.5%計算,即相當於擁有接近2,000萬元股票資產才須繳納股息稅,相信大部分退休人士都不受影響。即使部分退休人士需要繳納股息稅,由於採用薪俸稅累進形式徵收,稅款亦會很低,例如一對退休夫婦全年收取60萬元股息,扣除免稅額後應評稅入息為11萬元,應繳納稅款只是7,200元,實際稅率僅1.2%。

股息稅並非甚麼新奇事物,如果有人認為這是洪水猛獸,可能需要考慮移民火星,因為地球實在太危險,差不多所有先進經濟體都有實施股息稅。

了解更多

十一月 19 2013

大額股息稅記招

新聞稿

香港目前並沒有開徵股息稅,而應評稅收入或利潤亦不計算股息收入,令一些坐收巨額股息的富豪或財團不用繳稅。工黨建議政府徵收大額股息稅,超越股息免稅額的股息收入,須計入應評稅收入或利潤。大額股息稅原則如下:

  1. 大額股息免稅額訂為25 萬元;
  2. 大額股息稅率依據現時應評稅收入或利潤稅率計算;及
  3. 政府可轄免強積金或認可退休保障計劃繳付股息稅,以保障市民的退休收入。

以現時平均股票息率2.5%及個人股息免稅額訂為25 萬元計算,即相當於擁有1,000 萬元股票資產的人士,才需要開始繳付股息稅。工黨以2012年全年股息(減去25萬免稅額)計算,部份地產商及其企業須繳交大額股息稅約39億元,已超過政府全年總收入1%。若以2012年主板數據計算,假設全年派發股息的一成須繳付大額股息稅,相關收入約100億。

城中財閥李嘉誠,於2012年收取長實及和黃共5萬5千元董事袍金。假設這是李嘉誠2012年的應評稅收入總數,在沒有大額股息稅下,稅制出現怪現象:月入萬多兩萬的工打仔女,要繳交的稅款,竟可以較李嘉誠多,委實有違「能者多付」原則。工黨促請政府盡快推行大股額息稅,同時呼籲各大地產商及富豪,交代其個人應評稅收入,讓市民看到現時稅制的不公之處。

工黨 2013年11月19日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