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工字出頭’

六月 13 2014

原文載於2014年6月13日 星島日報

環境局展開的「香港的未來發電燃料組合公眾諮詢」將會在下星期三結束。隨着燃煤發電機組於二○一七年起陸續退役,以及中電及港燈的利潤管制協議在二○一八年屆滿的機會,香港社會應討論如何確保能源自主,以至改革電力市場。諮詢文件只簡單推出兩個方案:「網電方案」,即從南方電網購電,及「本地發電方案」,即利用更多天然氣作本地發電,讓市民二擇其一。可是,當中所附註的資料並不詳細,未能讓市民深入討論各方案的利弊。

購電資料存有誤導

諮詢文件中的方案一為「通過從內地電網購電 以輸入更多電力」,但並沒有任何資料說明從南方電網輸入的三成電力所使用的發電燃料,市民難以知道輸入電力間接造成的各項燃料(如核能、煤及天然氣)比例的增長。更甚者,市民或被誤導,以為天然氣及煤的比例低於方案二。

根據中國有關電力統計的資料,南方電網的核電比例將由二○一一年的百分之三點三增加至二○二○年的百分之九點三。如果以方案一的百分比計算,香港核能發電的比例將增至百分之二十二點八,與現時核電的比例二成三相若,較方案一聲稱的二成為多,而輸入的核電量將會實際增加。

了解更多

五月 23 2014

原文載於2014年5月23日 星島日報

據報道,港大周永新教授已完成扶貧委員會委託的退休保障研究,但財爺要求加入「長遠財政計畫工作小組」的政府收支估算,因此需要延後提交報告。財爺的預算有多準確,大家自是心中有數,而工作小組的結論──長遠來說政府財政爆煲,亦毫無新意。民間團體三十年前已警告,單靠稅收是無法應付人口老化帶來的退休保障開支,社會必須未雨綢繆,及早推行預先儲蓄式全民養老金制度。

保障基本生活需要

每當民間團體要求推行全民退保,總有人循例提出種種質疑。這些評論家有一個共通點,他們全都沒有認真看過民間團體的方案,提出的論點不過是順手拈來,人云亦云。

經常有人指,西方國家的退休保障計畫相繼爆煲,香港必須引以為鑒,切忌自毀長城。其實名稱相同,但細節有別,可以有截然不同的結局。簡單地說,西方國家的退休金額,大都跟供款人的薪酬或供款額掛鈎,政策目標是大致維持退休前的生活水平;民間方案則劃一為每月三千元,日後只跟通脹調整,目的是保障退休人士的基本生活需要。

了解更多

五月 09 2014

 原文載於2014年5月9日 星島日報

住劏房慘,殘疾人士住劏房,更慘。

劏房環境惡劣、租金昂貴、危機四伏,基層的住屋情況相當惡劣,而殘疾人士居於劏房的情況更是令人悲痛。最近,我探訪一位居於土瓜灣的聽障女士,與七歲侄子同住一間數十呎的板間房,問及有否申請公屋,她便傷心痛哭,通過手語翻譯,表示她沒有監護權,只能以單身申請,已有五年卻未有回音。聽障不但令她難與鄰居溝通,不時發生衝突,更曾試過在住所發生火警時因聽不到警鐘,鄰居拍門也不知,險被燒死,幸有侄兒提醒逃生。

了解更多

四月 25 2014

 原文載於2014年4月25日 星島日報

香港,為何容不下一個夜市?我在想。

最近,一群在上水擺賣的小販遭到連番驅趕,被稱為「近年來最暴力打壓」,引起社會及網民關注。小販們在連接上水火車站及彩園商場的行人天橋擺賣,糖水、炸大腸、碗仔翅、魚蛋、腸粉、油渣麵……形成一個非常熱鬧的「夜市」。據小販及居民憶述,「彩園夜市」已有二十多年歷史,全盛期有近五十多檔;可是,自領匯於數年前收購彩園商場後,打壓及驅趕行動不絕,令「夜市」變成「走鬼場」。小販每天都提心吊膽,由天橋上趕到天橋底,再由天橋底到被拘捕,經營的空間愈來愈少,可說已走投無頭。一個在香港僅存的「夜市」,即將面臨滅市。數年後,我們還能在街邊車仔檔食串魚蛋、食碗艇仔粥嗎?

了解更多

三月 14 2014

原文載於2014年3月14日 星島日報

黎永權先生是一位農夫,過去二十多年,他與太太靠一雙手,勤奮地在粉嶺馬屎埔種菜種瓜,養活了一家五口。可是好景不常,原來他耕作的田地,正好坐落在新界東北發展計畫的中心點。自曾蔭權宣布正式發展該區後,地產商已陸續將區內農地收購及用各種手法逼走居民。在兩年前,有人投訴黎先生霸佔官地,地政署查證後,發現黎先生確實在官地上耕作,於是要求黎先生離場。

  對於黎先生來說,這真是晴天霹靂,因為黎先生一直按租約交租,但事實是黎先生租下的農地,大部分是官地,因此他必須離開。可是,他希望能在新界東北發展前,讓他繼續耕作,直至要發展時才離開。事實上,地政署人員剛到過黎先生家做發展前的人口凍結調查,相信距離實際發展只有三年左右。黎先生非常願意付出市價租金,向政府用短期租約租地繼續耕作。

了解更多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