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工字出頭’

二月 28 2014

星島日報 | 2014-02-28 報章 |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國柱

新政府第二份的《財政預算案》終於公布,一如所料了無新意,亦是一份繼續保守的財政預算。唯一有趣的是提出了未來基金的概念,美其名是為未雨綢繆,但有趣的是原來只為應付未來開展基建項目,而非為應付未來人口老化而設的基金,人呢?

只見磚頭不見人

政府似乎由始至終口裏說教育、醫療、社福是社會投資,但身體 (《財政預算案》)卻很誠實的告訴大家,這些「社會投資」是會為政府帶來財赤的社會包袱,這種態度不禁令人擔憂政府是否只見磚頭不見人。政府推算至二○四○年,長者人口會由現時的一百萬人增至二百五十萬人以上,民間早早要求政府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的種子基金,可是政府一拖再拖。今年的「新意」便是成立一個長遠財政計畫工作小組來跟大家上演一齣「狼來了」:最快七年後出現結構性赤字,所以不要再增加教育、醫療和社福的開支了。

香港稅基狹窄是人所共知,唐英年時曾提出開徵商品及服務稅,徵收原則看似平等每人皆付,但此稅項不單行政費用高昂,而且是劫貧濟富,新稅項開支佔中產和低下階層的收入百分比遠高於富人;更不要說商品及服務稅是完全違反稅收作為政府進行財富再分配的原則。香港政府當然不窮,每一年的赤字預算更被嘲為「富人呻窮」,但如此富有的政府卻可以忍心讓長者自生自滅、基層困苦、中產吃不消而不作任何措施和準備,實在怪哉。

「能者多付」原則

既然日後的老化人口令各項社會資源增加、勞動人口減少,今天起我們就應該要有所準備:不單成立全民退休的種子基金,更要改革稅制應付未來所需。不少團體近年提議改革利得稅,而工黨亦大力提倡政府開徵大額股息稅,以貫徹「能者多付」公平徵稅原則,避免坐收巨額股息的富豪或財團不用繳納分毫稅款,但辛苦經營或工作的企業或打工仔女,卻要獨力承擔社會責任。

為免影響依賴股息生活的退休人士,工黨建議設立個人股息稅扣減額:首二十五萬元股息收入免稅,餘額才計入應評稅入息,並採用薪俸稅累進形式徵收,以維持低稅款。以一對退休夫婦為例,計算股息稅扣減額和薪俸稅已婚人士免稅額後,全年股息收入超過四十九萬元才須繳納股息稅。以現時平均股息率百分之二點五計算,即相當於擁有近二千萬元股票資產才須繳納股息稅,相信大部分退休人士都不受影響。如一對退休夫婦全年收取六十萬元股息,即使需要繳納股息稅,但扣除免稅額後應評稅入息為十一萬元,應繳納稅款只是七千二百元,實際稅率僅百分之一點二。

股息稅實非洪水猛獸,差不多所有先進經濟體都有實施股息稅。香港的富豪應該肩負和任何一位薪俸稅納稅人同等的社會責任,如巴菲特般勇敢扭轉社會不公。

張國柱立法會議員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會長

 

二月 14 2014

原文載於2014214日 星島日報

還記得我在二○一二年競選期間,在炎夏中走入大圍街市,實在猶如進入蒸籠,渾身出汗,更焗得有點頭暈。據商販所言,由於沒有冷氣,室內氣溫有時高達三十七度以上,有商販每日準備四套衣服更換,有更多人會常備「必利痛」傍身,以防發燒及頭痛,肉檔的貨品未出售已變色變壞,營商環境惡劣,食環署早已知悉問題,但商販告知,爭取安裝冷氣的長期抗戰已長達二十年之多,政府一直以「研究」、「跟進」拖延多年,令街市營商環境每況愈下。

近期,由於街市有天花剝落,需要進行維修,食環署將於三月開始工程,其間須封閉整個街市四十天。可是,食環署並沒有因應商販的生意額作賠償,卻只作七十天的租金豁免,而且不是即時免租,商販在封場期間沒有營運仍要交租,是甚麼道理?

了解更多

一月 24 2014

原文載於2014年1月24日 星島日報

特首梁振英發表《施政報告》後,財爺曾俊華隨即表示來年政府經常開支需增加約二百億元。不少輿論認為,香港正走向福利主義,並警告政府開支持續大幅增加,將會出現結構性財赤,墮入「有錢使晒、無錢舉債、還錢下屆」的深淵。

驟眼看來,這是一份厚待基層的《施政報告》,亮點是每年經常開支達三十億元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政府為辛勤工作但收入仍不足以養家的市民,提供一點協助,實屬應有之義,但要做到《施政報告》所講的「打破跨代貧窮惡性循環」,似乎是言過其實,以此作為香港步向福利社會的證據,更是穿鑿附會。

了解更多

一月 10 2014

原文載於2014年1月10日 星島日報

筆者讀書年代的書友們,久不久便來個類似總結:某某老師的一句話,令我啟發良多,沒她便沒有今日的我!老師對於學生的重要性,並不是純粹知識傳授,那些生命感動生命、智慧啟發思想的故事,筆者聽得多。緊扣的師生關係,不敢說這年代已鮮見,只是經歷教改洗刷後,師生增進了解的時間,難免給繁瑣的行政工作抹走。

教育局回應慢數拍

十六年前,香港把推崇平等、權利、反歧視等絕好理念的融合教育引入社會、帶進校園時,教師們也是擔心負擔大、行政工作過多,難有餘力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生的學習差異。

了解更多

十二月 27 2013

星島日報 2013-12-27 A12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終審法院上周二頒下判詞,宣布申領綜援要居港滿七年的限制違憲,並要求政府把居港的期限回復為一年。判決一出,引起社會巨大迴響,質疑判決的合理性及帶來的額外財政開支。翻開判詞,我們發覺早在一九七一年,政府便把領取公共援助的居港期限由五九年訂立的五年期限縮短為一年。因此,現在把○四年訂立的七年期限回復至一年,只是時光倒流。

估計額外開支十二億

財政司司長在其網誌表明終院判決後,政府明年的福利開支無可避免會增加。但實際每年的「額外」支出為多少?財爺有責任估計實際財政影響,而非空泛地指出福利無可避免地增加。

我們可參考○三年或以前新移民的領取數據,作為當居港期限為一年時領取綜援的比例。○四年起,政府雖實施七年的居港期限,但當時已在香港的新來港人士不受影響。因此,一一年的數據可視之為當居港期限為七年時領取綜援的比例。

九九年至○四年,領取綜援的新來港人士佔過去七年累計的單程證持有人,平均比率為百分之十六點零四。一一年,因收緊居港期限,有關比率跌至百分之五點四。以一二年過去七年累計的單程證持有人為三十一萬九千人計算,額外的綜援申請人約為三萬四千人。

基於新移民家庭多數住在三人及四人家庭,以三人住戶平均綜援金額每月二千九百六十九元計算,綜援額外支出約為十二億。

值得注意是,九九至○三年新移民申領綜援的比率與整體綜援佔全港住戶數目的趨勢一致,後者的比率由百分之十一點五五上升至百分之十三點三七,同期失業率亦由百分之六點二上升至百分之七點九。今年綜援佔全港住戶數目比率為百分之十點八五,失業率只有百分之三點三,估計約一成六的新移民領取綜援應該會高估。

生活狀況不斷改善

新移民的勞動人口參與率亦由○一年的約四成四,上升至一一年的近四成八,每月主要職業收入中位數亦由六千元升至七千五百元。事實上,新移民當中較多擔當家庭照顧者。一一年,新移民男女合計有百分之二十六點二為料理家務者。若認同料理家務為「家務勞動」的話,把家庭勞動及勞動人口相加,得出與相應人口的比率,新移民佔近七成四,即十名新移民中,有七名為家庭照顧者或在外工作。

綜合上述數據,我們估計綜援因終審庭判決而新增的開支每年不會超過十億,佔整體綜援二百億開支約半成。綜援是社會幫助窮人的安全網,應按需要而非身分去審批。希望香港社會大眾能脫下有色眼鏡,弄清事實真相。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