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工字出頭’

十月 10 2013 星島日報 2013-10-10 A18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真鐸學校的聾童被教職員毆打、非禮及言語侮辱等欺凌事件,擾攘數月,校方和控方各執一詞,事件由教育局直接介入調查。調查結果終於出爐:就十二位個案共十七項的投訴,有四項成立,其餘大部分為無法查證。就涉嫌毆打學生的三宗投訴,有兩宗成立,包括:「某老師與某學生有不必要的身體接觸以致傷及該學生身體,指控成立。」另一個案「老師涉嫌拖行學生二百米的指控,並非事實。但涉事教師與學生發生不必要身體接觸的指控則成立。」 發回校方以校本處理 另涉嫌言語侮辱學生的四宗投訴,則有兩宗成立:「某老師因中五生錯用膠筷子來烹調食物,對學生說『弱智好過你哋』,並不恰當。投訴成立。」另一指控「某老師涉嫌在同學面前辱罵學生媽媽簽署體溫記錄表的字體『不知所謂』,故證實該老師的說話不莊重。」 此外,某老師涉嫌在走廊公開責罵某同學說:「你有冇用腦呀?佢叫你食屎、你就去食屎?」一事無足夠證供證明屬實。 另有關於教師涉嫌教學態度差的投訴,教育局的報告指出:「某老師涉嫌上課時只叫學生抄作業答案,很少解說;課堂上看報紙、批改其他班的課業、『玩電腦』、瀏覽色情網頁、在預備室睡覺等,由於無具體時間和教學安排內容,難以查證。但學校必須繼續監察該老師的教學情況,作適當支援,以改善教學效能。」 繼續不認錯難令人接受 調查報告作結如下:「就上述投訴的調查結果,調查小組要求學校檢討處理教職員不當行為的校本機制、檢視學校的訓輔理念及加強家校合作和溝通。教育局會將調查結果和建議通知學校,並要求學校作出跟進。」 被指控(成立)毆打及言語侮辱學生的老師繼續若無其事地在真鐸任教,教育局的調查報告完全無提及任何懲處。真鐸事件曝光後,校方曾全盤否認有關指控,反而發聲明指議員「高調炒作」,並指投訴的學生為「滋事分子」。現在教育局介入調查後證明部分指控屬實,且性質嚴重,結論卻輕描淡寫地把事件交回學校跟進,實在令人無法接受。 首先,毆打以至傷害他人身體,肯定違法。為何教育局不直接轉介警方跟進?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專業守則有列明:「在執行專業職務中若發現有兒童被虐待,應向當局舉報。」難道教育局的官員,連專業守則也不用跟隨?此外,香港法例第二七九A章《教育規例》五十八條:「教員不得向學生施行體罰。」任何教員違反此項條文,即屬犯罪。為甚麼教育局不執法? 學校、師生及家長處於一個權力不平等的關係。學生及家長要投訴學校並不易。對於聾童及聽障學生來說,要站出來面對校方更加困難。 經過很多努力,事件終於由教育局介入調查,大家都希望教育局能主持公道,但現在部分投訴成立,教育局竟將事件發回校方以校本處理,對於家長及學生簡直是雙重打擊。 做錯事要承認、道歉。若性質嚴重,應受到懲罰;若引至他人有損失,應予合理賠償。這些道理,我們在幼稚園應已學到。現在教育局證實有關指控屬實,校方只發聲明感謝教育局的報告,並說會跟進。做出令人髮指的暴力及歧視行為的老師繼續任教,校方繼續不承認錯誤,這是甚麼世界?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九月 26 2013

原文載於2013年9月26日 星島日報

在本月中,策略發展委員會召開會議討論青年人的教育、就業和發展機會。委員因應會議題目皆踴躍發表意見,表達各自對青年人的看法及建議的政策方向。我當然也關注下一代的發展,曾於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的立法會討論青年學業、就業、住屋和創業中提出若干建議,希望政府能為我們的青年多下一點工夫。

這些年,香港青年比以往更為踴躍的參與社會事務,一洗過往政治冷感的標籤。由一○年的反高鐵到去年的反國教,報章盡是年輕人在聲嘶力竭地呼喊的畫面。議題大至經濟發展模式、政制改革,集中至教育政策、警權問題;細如港鐵加價、商場職員抬走露宿者,皆見到這些八、九十後的身影。面對這群新冒起的力量,政府定當非常「頭痕」,想盡辦法處理「青年問題」,甚至勇於嘗試開拓互聯網的「戰場」以吸納年輕人的意見。

了解更多

六月 27 2013

原刊載於2013年6月27日 星島日報

相信沒有人會否認現時香港的高等教育政策為市場價值所主導。這價值之所以受到批評是因其對大學精神的侵蝕,並扭曲原來教育制度。現時高教界的問題如濫收學生、嚴重超收、如私人公司般以牟利為主的營辦自資課程等,皆源自專上教育資源短缺及市場為主的教育政策。政府推教育產業,要求學校開辦新課程,卻又不增加經費是變相削資。學校為順着政府教育產業化、國際化的方針,更將已經不足的教育機會進一步傾斜給非本地生。這種市場化不但罔顧平等教育的意義、影響教育質素,更令教育變得昂貴,成為有錢人的專利。

  過去數年,不少社工老師都跟我反映大學校長像行政總裁、老師則像職員般終日營營役役,不再強調從事學術研究工作。香港高等教育的學術研究空間已被各類行政和管理所蠶食,上至大學的學系設置以至變動、課程結構和教學內容,下至教師的職級評定、招聘、調動、考核等,全由行政部門決定。老師們很少「有Say」,更遑論參與學校更高層次的決策。凡是有市場需要的學科就能大力發展,某學科選修的人數較少、畢業生平均薪酬較差,就會被視為欠缺市場價值而被取消或削減資源,毫不理會其對學生的整全教育是否重要。

了解更多

二月 07 2013

文: 郭永健 (工黨副秘書長)

一月二十三日(三)自由黨議員田北俊提出「優化失業綜援」議案,並由同黨的易志明議員提出修正案,要求政府為健全人士申領失業綜援設立兩年期限、健全而未有重投職場的申領者全職須每周5天、每天8小時參與社會福利署安排的社區工作等

 

在自由黨提出議案之前,他們已從不同方面抹黑綜援申領者。自由黨首先動用其青年團在去年十二用在社區設置街站,不斷宣傳失業綜援遭到濫用,繼而在1月3日召開記者招待會, 根據易志明去年底的書面質詢答覆的數據作出詮釋, 聲稱「失業率下降了五成,但申領失業綜援個案的比例未能以同等速度回落」及「長期申領失業綜援的比例出現惡化趨勢」。然後,在全港不同地方使用其立法會、區議會議員的街板宣傳「反對濫用綜援」。

 

對於自由黨向弱勢抽刃的行為,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迅速撰文反駁,指出「 要比較失業率變動與領取失業綜援比例的學術研究,一般是用領取率(Take-up rate)作為指標」,自由黨採用的失業綜援個案佔綜援個案比例作分析絕無學術根據,因為「除了受失業綜援個案數目影響,(該比例)亦同時受其他類別的綜援個案數目影響」、「 香港過去十年失業綜援的領取率平均約為兩成,雖然經歷金融海嘯及沙士疫潮後曾上升至近兩成半,但近三年已下跌至兩成左右」,及即使「持續領取綜援五年以上佔綜援個案的比例上升」,社會亦應「看清楚這批長期失業的人士的特徵和所面對找工作的困難,不進而分析問題所在,是極之不負責任,亦是經濟右派常用的手法:怪罪弱者和受害者。」

 

除了撰文回應外,張超雄議員更修訂了田北俊的動議,在措辭中加入香港失業問題的脈絡成因,包括香港沒有立法禁止年齡歧視、產業單一化下,勞動密集的工業、農業式微,讓學歷偏低的中、老年人尋找工作極之困難,需要申請綜援。

 

故此,工黨在修正案措辭中表明,要正本清源,必須解決上述問題、增加培訓及工作機會、推動家庭友善工作環境。此外,工黨認為失業綜援改革的方向並不是設立領取期限,而是放寬入息豁免機制,減少領取者因工作而須扣減的綜援金額,鼓勵他們出外就業。最後,上述修正案得到立法會通過。

 

自由黨是次攻擊中傷失業綜援,無疑反映其一貫經濟右派的思維,以及把弱者和受害者與普羅市民對立的作風。令人憤怒的是,自由黨除了以其意識型態的有色眼鏡作出偏見外,更扭曲數字,以錯誤的指標來詮釋綜援數字。自由黨無非以上述做法,利用一般市民對綜援受助人的錯誤印象,把社會問題轉移視綫,歸咎於弱勢,令普羅大眾忽略來自壟斷財團、地產霸權及不民主的政府對日常生活的壓迫。難怪,張超雄議員呼籲「自由黨上下嘗試把自己每月的開支扣除住屋後,限制在一千九百九十元以下,即每天只可用六十六元三角,包括一切飲食、交通、衣着、娛樂、購買成藥等費用,然後開展一個更快樂的人生!」

 

相關連結:

經張超雄修正的「優化失業綜援」議案

經張超雄修正的「優化失業綜援」議案發言 youtube 

綜援是筍工?(星島日報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