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工義長存’

五月 09 2014

原文載於201459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正邀請立法會議員會面,討論香港未來的政制發展。工黨議員至今仍未收到邀請,但如有機會,我們定必好好把握,為港人爭取普選權利。我們希望與張曉明的會面,並非「有溝通、無交流」的「政治騷」,故此已準備十條問題,期望可與中方官員深入討論。

1. 《基本法》第四十五及六十八條的「普選」,是否指香港永久居民除享有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權利外,亦享有普及而平等的被選舉權利,不因職業、財富、階級、政見等而有所區分,亦不受不合理限制?

2. 周恩來領導的中共喉舌《新華日報》在1944年發表社論指,「任何人的被選舉權都不應該被限制、被剝奪…如果事先限定一種被選舉的資格,甚或由官方提出一定的候選人,那麼縱使選舉權沒有被限制,也不過把選民做投票的工具罷了」。

 

了解更多

五月 02 2014

抗議民建聯真篩選假普選方案

原刊於信博:http://forum.hkej.com/node/112532

政改諮詢將會在明日(5月3日)完結,不少政黨、團體都各自公佈了自己的政改方案。份屬中共在港嫡系的團體工聯會及民建聯均提出了其政改方案,同樣要求提名委員會全票制,必須得到過半數提名委員支持才可成為候選人。他們這樣極端保守的取態並不出奇,因為在中央還未有定斷之下,「寧左勿右」實為最保險的取態。

假如上述建議落實的話,惡名昭彰的選舉委員會將會假「提名」之名,行「預選」之實,結果與過往的小圈子選舉無異,而且還要大費周章全民投票,以市民為佈景板,為預選結果背書。

可悲的是,自命代表工人的工聯會竟然推出一個出賣工人利益的政改方案,再一次為了中共的管治利益而背棄工人。試想他們2012提名及投票予梁振英,梁振英上台後卻把標準工時立法一拖再拖,取消強積金對沖問題上向商界跪低,而且還向工人進逼,擴大輸入外勞。梁振英需要工聯會選票尚且如此,提委會全票制後1200人中僅佔60人的工聯會,面對佔半數的工商金融界及專業界別更形劣勢,所有候選人均可對他們置諸不理。

相反,工黨在星期二遞交的政改意見書,便明確指出「九七後,香港不時出現管治危機,主要是源於政治制度跟不上社會和經濟情況的轉變。政治體制仍舊向資本家和精英階層傾斜,普羅市民無法有效影響政府施政,結果令政府認受性低落、公信力受損。工黨認為,只有盡快實現全面普選,才有望徹底解決特區的管治問題。」因此,真正符合普羅大眾利益的政改方案必然是真普選的方案,讓市民大眾能以選票制衡資本家的利益。以籠絡精英階層來解決統治合法性的問題,只是承襲殖民地年代的政治分贓,曾經高舉「反資反殖」旗幟的工聯會死心眼支持提委會沿用四大界別模式,鞏固資本家特權,實有愧於「反英抗暴」的前輩。

此外,工黨亦在意見書指出「政府發表的諮詢文件,只選擇性提及《基本法》第四十五及六十八條,以及個別中央官員對《基本法》和政改的個人意見,完全沒有觸及有關選舉權利的其他條文,對諮詢過程構成不可彌補的程序不公。」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必須同樣考慮基本法內有關選舉權利的條文,即第二十六條規定-香港永久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第二十五條規定-「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以及《基本法》第三十九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民主程序並不能狹義的理解為少數服從多數,更重要是提委會不能抵觸《基本法》賦予永久居民的選舉和被選舉權利的規定。我們指出「民主選舉的提名要求,目的只為證明參選人已獲社會一定程度的支持,提名程序不應視為一種權力的行使,亦非一個決策過程。」

值得一提,工黨上星期四前往民建聯總部抗議其篩選方案後,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出了一份回應工黨的聲明,題為「請開放兼聽,勿亂扣帽子」。主張封閉、傾斜財團的提名委員會,喜愛亂扣「不愛國愛港」帽子的民建聯,竟賊喊捉賊,真的入戲太深,把爛戲演透方甘罷休。

工黨秘書長 郭永健

四月 25 2014

原文載於2014425

最近有一位智障人士家長分享,孩子因為牙痛難當,因此趕忙帶往牙醫處檢查。檢查過後,牙醫竟然向家長索取監護令,原來孩子已年滿十八歲,在法例上是一個獨立個體,因為牙科手術要進麻醉,有一定風險,必須要簽署手術同意書,如家長沒有監護令,就不能代替孩子同意進行手術。家長這才明白,原來在香港現行法例下,即使是智障孩子的家長,在孩子年滿十八歲後亦不必然成為監護人。

自十九九九年二月起,香港通過了《成年人監護令法規》,監護委員會負責年滿十八歲或以上的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委任監護人,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包括如智障人士、認知障礙症患者或中風等人士,而被委任的監護人可替當事人於醫療、財務及福利包括居住、日常生活及訓練等事宜作決定。

了解更多

四月 18 2014
原文載於2014418日 信報
今天是復活節假期第一天。對基督徒來說,今天當然是重要日子,上聖堂做崇拜,幾天假期就是與教會教友共渡,反思基督復活的意義。即使你不是基督徒,一連四天假期,可一家大細來個短程遊,又或留港親子,享受一家細的天倫樂﹗所以,今天應該很高興的——但係,並非所有人都分得享﹗
誰偷走了我們的假期?
眾所周知,年曆上顯示這幾天都是「紅日」,打工仔女理應都有假放,就像中秋、端午及聖誕節一樣。然而,事實上卻不然﹗除了復活節這三天外,加上佛誕節及聖誕節翌日共五天年曆上的「紅日」,並非所有僱員有假可放的,即使開了工,老闆沒補假也沒違法。為何出現這種假期的「一國兩制」呢?為何有人有得放,有人會無得放呢?誰偷走了沒假放的打工仔女的假期呢?

了解更多

四月 11 2014

回應中聯辦約見立法會議員商討政改事宜

原刊於:http://forum.hkej.com/node/111987

2199 基本法委員會內地委員饒戈平接受《紫荊》雜誌專訪,提到23條是香港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國家安全的義務。他並質疑,全面實施《基本法》應該包括對23條立法的實施,不能採取一種選擇性的實施,喜歡的就實施,不喜歡的、看不上的就放在一邊,更提出把內地的《國家安全法》在港暫時試用。

饒戈平身兼北京大學法學教授。如果說他不知道香港已經有法律條文禁止叛國、煽動叛亂、洩露官方機密等行為,相信沒有人會同意。然而,在訪問之中,他卻將香港說成沒有履行《基本法》所規定的義務,更反過來指稱23條被潑了污水、被污名化、被妖魔化。

實情是,香港現行的法例,例如《刑事罪行條例》、《公安條例》、《社團條例》、《官方機密條例》,都已經有相關的條文,這些條文都沒有因為1997年的主權移交而被廢除。當然,這些舊有條文亦有不合事宜之處,應該按保障人權的標準修訂以至廢止。

饒教授稱23條被污名化。但其實將23條污名化的,不是別人,而是當局。例如,2003年的草案條文中,「隱匿叛國」同樣被列為罪行,例如連不知情下無意觸及關於國家的資訊都有可能被捕,會令市民極大擔憂,而「管有煽動刊物」、「處理煽動刊物」均被列為罪行,更是不必要地干預言論和出版自由。

事實上,當年的草案條文並不只限於禁止實際行動,甚至連言論和思想,都會有可能被指為顛覆、煽動,造成言論入罪、思想入罪。「隱匿判國」更會將知情不報視為罪行,導致株連入罪。

此外,當年特區政府急於立法,沒有充份地諮詢公眾,堅拒以白紙草案諮詢,有違正當的立法程序,例如在諮詢期尚未完結之時便已指示律政部門如何草擬法例,在諮詢所得的意見尚未歸納就已經跳到結論指公眾認同立法。面對政府粗暴立法的手法,市民自然會感到不滿。

饒戈平在訪問中稱,為不使國家的權益受損,可以把內地的國家安全法在港試用,或由中央制定一個暫時適應香港的安全法。這些說法,無論饒戈平是以其公職還是學者身份發表,都不恰當。

《基本法》第23條一開首就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其中必須注意的是「自行」一詞。

既然饒教授認為實施《基本法》不能選擇性的實施,喜歡的就實施,不喜歡的、看不上的就放在一邊,那麼為何談到維護國家安全,就可以將「自行」一詞放在一邊,由中央去為特區立法,把內地的國安法引伸到香港,又或由中央去為香港制定國安法?

政改諮詢中,連官方立場都表明須要求行政長官候選人須「愛國愛港」,更將「愛國愛港」的要求說成「不言而喻」,目的其實就是把中央不接受的候選人排拒。而在香港正就政改諮詢之時,要求就23條立法的聲音不時傳出,只恐怕是要令市民因恐懼而自行滅聲。即使落實「普選」,公民權利和自由都會不保。

工黨立法會議員 何秀蘭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