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工義長存’

十一月 22 2013

41911 股神巴菲特2010年賺了近6,300萬美元,不過繳納的聯邦稅款卻不到700萬美元,實質稅率比他的秘書還要低。他建議提高富豪的稅率,以扭轉這個不公平現象。

香港的情況比美國更甚。根據已公開的資料,亞洲首富李嘉誠須繳納的稅款,比任何一位薪俸稅納稅人還要低,因為李氏家族每年收取數以十億元計的股息不用繳稅,實質稅率是零。

為貫徹「能者多付」公平徵稅原則,工黨建議開徵大額股息稅,將薪俸稅和個人入息課稅的應評稅入息,以及利得稅的應評稅利潤,擴大至包括股息收入,避免坐收巨額股息的富豪或財團不用繳納分毫稅款,辛苦經營或工作的企業或打工仔女,卻要獨力承擔社會責任。

為免影響依賴股息生活的退休人士,我們建議設立個人股息稅扣減額,首25萬元股息收入免稅,餘額才計入應評稅入息。以一對退休夫婦為例,計及股息稅扣減額和薪俸稅已婚人士免稅額,全年股息收入超過49萬元才須繳納股息稅,以平均股息率2.5%計算,即相當於擁有接近2,000萬元股票資產才須繳納股息稅,相信大部分退休人士都不受影響。即使部分退休人士需要繳納股息稅,由於採用薪俸稅累進形式徵收,稅款亦會很低,例如一對退休夫婦全年收取60萬元股息,扣除免稅額後應評稅入息為11萬元,應繳納稅款只是7,200元,實際稅率僅1.2%。

股息稅並非甚麼新奇事物,如果有人認為這是洪水猛獸,可能需要考慮移民火星,因為地球實在太危險,差不多所有先進經濟體都有實施股息稅。

了解更多

十一月 19 2013

隨著經濟蓬勃、全球的量化寬鬆及內地資本的影響,香港的樓價如脫繮野馬。不少有住屋需要的市民在未能置業的情況下,只好轉買為租,令到租金水平上升。同時,政府分別在1998年及2004年全面撤銷《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中的租金管制及租住權的保障,令香港的租客的議價水平均處於弱勢,業主可以輕易大幅加租。(1)

自2009年起,整體的租金水平不斷上升,租金指數由100.4上升至142.6,而A 類單位即實用面積少於 40 平方米的租金指數,更由09年102上升至149.6,高於整體租金水平升幅。

工黨在其政策綱領便指出「土地是市民共同擁有的寶貴資源,土地使用應以保障市民安居樂業為先,土地和物業的商品價值,不應凌駕市民的居住權利。體現居住權利並不一定需要置業,政府須同樣保障租住房屋的市民,亦可享有尊嚴和適當的居住權利。」

最近,不少民間團體均在爭取重新設立租務管制,用來防止業主大幅加租和任意中止租約,以確保市民租住的權利。可是,不少學者均聞聲反對,認為認為為租金水平設定上限為一種價格管制,只會扭曲市場及造成非價格的競爭,損害市場的效率。

了解更多

十一月 08 2013

原刊於信報論壇:http://forum.hkej.com/node/107293

政府認為,香港只能容得下四間免費電視台,因為顧問做過評估,認為香港應該容得下三間免費電視台,若「市場情況理想,則或有可能支持四家機構持續經營,並認為本港免費電視市場將難以支持五家機構持續經營。」

這個計算究竟基於甚麼基礎?有甚麼數據去支持以上的結論?對不起,這是商業秘密,而且行政會議的討論是保密的。

免費電視涉及公眾利益,它是很多香港人獲得資訊、新聞、及娛樂的主要渠道,對於很多貧窮家庭及弱勢社群,免費電視是他們主要的娛樂,這當然是公眾利益。政府也有考慮過公眾利益的問題,政府認為若免費電視台急劇增加而導致割喉式競爭,節目質素下降,最終反而令公眾得不償失。

咦!政府不是一直崇尚自由市場的精神:有競爭,就有進步嗎?進步是包括公司運作會變得更有效率、服務及產品質素會上升、消費者的選擇會更多。有甚麼理由會令政府認為競爭會

帶來剛好相反的效果呢?

林煥光認為開辦電視台與開茶餐廳的規模相差很大,不是掏錢出來,就可以開業。但假若有人問,中環可以容得下多少間茶餐廳?相信經濟學家一定可以基於一些主要因素去推算出一個大概數目。但這個計算最多只能作為一個參考,因為會變化的因素實在太多,根本不可能預測未來。例如茶餐廳除了堂食外還可以外賣,好像無綫電視在海外、內地及網上的收益也不會少。經營得法的茶餐廳甚至可以上市集資,不斷擴展自己的業務。這些變素,專家可以預見並且能準確地指出,我們只能容四家而不是五家電視台嗎?政府的聲明是否有點反智?

事實上,無綫電視過去的廣告收益不斷上升。政府宣布發兩個電視牌後還加了價!個餅的確可以越做越大。

很明顯,顧問報告只是梁振英的遮醜布,不發牌的真正原因,恐怕正是一個政治原因:維穩。魔童王維基的行事不跟常規,難以被控制。就算王維基從來沒有在政治上與中央或特區政府有任何衝突,但只要當權者認為不能完全駕馭,就不可以讓他手執一個足以影響民意的免費電視牌照。

誰是維持現狀的最大得益者?一台獨大,但最重要是這個大台非常和諧,不會挑戰政府;另一親中台則一蹶不振,但加入一個敢於創新及不受控的香港電視,卻可能送這個親中台最後一程。於是,政府唯有選擇汰強留弱,一腳踢走王維基。

至於保皇黨,他們可以選擇嗎?否決立法會權力及特權議案查發牌文件,逆民意而行。他們當然是為了自身利益而盡力保皇。請大家擦亮眼睛,不要讓這些人繼續助紂為虐,剝削市民免費獲得資訊和娛樂的機會。

工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
張超雄

2013年11月7日

十一月 01 2013

近日因港府不發牌予香港電視而激起自反國教以來最大的民眾抗爭。但萬人集會後所引發的所謂「左右膠」之爭,由台上台下,到網絡世界,一攻一守,紛紛擾擾。

今次「左右膠」之爭,涉及左翼社運份子有否「騎劫」集會及進行非法籌款等爭議。不過,明眼人都知道,這些爭議都只是表面。實際上,雙方的結怨以至劇鬥,早源於如何看待「蝗蟲論」、新移民及自由行等問題的分歧,而背後更涉及對香港人主體性還是國際主義、香港特殊論還是普世價值等理念的重大差異。

中共殖民香港?

筆者表明自己是國際主義者,信奉普世價值,對各種帶有侮辱及仇恨性的語言來攻擊內地人都不以為言。可是,筆者又認為單單指責所謂「本土派」是種族主義者、歧視內地人,對理解雙方的立場是毫無意義的,只會惡化網絡上的戰火。

正如某些「本土派」人物所言,左右兩翼根本分歧,在於應否將近年大量內地人包括雙非童、新移民及自由行湧港的現象,視為中共政權殖民香港的手段。

「中共殖民」論是否成立及有效,需要大量的分析及研究。但中共透過「漢化」的人口政策來打擊西藏及新彊等小數民族地區卻是有跡可尋、有例可援的。港人必需戒慎恐懼,不可輕率視之。

觀乎近年內地循各種途徑來港的人數,不可謂不驚人的。根據政府數字,自1997年至今共有70萬新移民定居香港;而2003年起共有6萬名內地人透過專才、優才及大學畢後定居香港,平均每年6千人;加上本地註冊婚姻中有4成是中港跨境婚姻,而每年平均超過3千萬自由行旅客訪港。大量固定及流動內地人到港,對社會民生如市容衛生、奶粉供應、幼稚園學位及醫院產科床位等嚴重影響,大家都耳熟能詳的了,不用贅言﹗

再者,近年每逢選舉被揭發「種票」、「一屋多姓」等舞弊行為,又多與長居內地的人有關。新移民到港定居後,又必先透過國際社會服務社提供資訊及服務,而這組織卻與親共局長曾德成掌舵的民政事務局關係密切。種種政治干預及對新移民的變相「洗腦」行為,使中共透過新增人口來「溝淡」港人之說更顯得陣陣疑雲、「水洗唔清」。

一國兩制 規劃自主

政府早前推出的人口政策諮詢文件,將人口老化、生育率低及勞動力不足的問題,純粹看成為經濟問題,袛在應否輸入外勞,如何培訓新移民及提升婦女勞動力等政策兜圈子。更甚者,林鄭月娥司長更言之鑿鑿表示不會改變現行單程證政策,對自由行等大量流動人口湧港造成的影響更隻字不提。

筆者反對任何抺黑及醜化內地人的言論及行為,不同意將社會問題的根源都歸罪於新移民,並認為這種針內地人而不是將鎗口對準政策的做法,對解決中港兩地人民的矛盾無補於事。然而,筆者對政府的龜縮鴕鳥、視而不見的態度相當質疑,並認為早晚會因這種態度而埋下中港矛盾的深水炸彈﹗

要逐步化解日益惡化的中港兩地人民的矛盾,關鍵因素是香港政府要取回人口規劃的主導權,具體政策包括取回單程證審批權、計算香港可承載能力而有序安排自由行入境數量及按發展需要而規劃醫療、教育等項目有目標地引入專才等,讓人口的移動符合香港的實際狀況及可承擔能力。要確切做到上述種種安排,實際上是一種政治的要求,即叫中共「放手」,讓特區政府自行規劃人口政策的主導權。

兩地人民的嫌隙越深,只會讓有心者更易挑動港人的情緒,讓族群鬥爭的火焰越燒越烈。守護一國兩制,讓港人自主決定人口發展安排,是解決港中族群矛盾的第一步。至於梁振英政權是站在港人一邊還是站在中共一邊去看人口政策,則是後話。

工黨秘書長 譚駿賢

十月 25 2013

原文刊於信報論壇:http://forum.hkej.com/node/106850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宣布免費電視牌照,只向三間申請公司的其中兩間發出原則上批準,至今已經十天,至今仍未交代「三揀二」的理據。我們要求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9條的權力傳召當局出示相關的文件和記錄,就是要說明行政長官行使公共權力之時,必須合乎程序,不得隻手遮天。

雖然《廣播條例》將發出免費電視牌照的權力,授予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但行政長官在行使發牌權時,除須諮詢行政會議的意見,亦必須按照既有的決策程序,包括考慮顧問公司的研究報告、廣播事務管理局(現在的通訊事務管理局前身之一)提交之建議,以及政府在公眾諮詢過程中所收集到的民意。

了解更多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