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房屋’

十二月 03 2013

按以下連結下載文件的PDF版本:

工黨對長遠房屋策略諮詢文件的意見

十一月 19 2013

隨著經濟蓬勃、全球的量化寬鬆及內地資本的影響,香港的樓價如脫繮野馬。不少有住屋需要的市民在未能置業的情況下,只好轉買為租,令到租金水平上升。同時,政府分別在1998年及2004年全面撤銷《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中的租金管制及租住權的保障,令香港的租客的議價水平均處於弱勢,業主可以輕易大幅加租。(1)

自2009年起,整體的租金水平不斷上升,租金指數由100.4上升至142.6,而A 類單位即實用面積少於 40 平方米的租金指數,更由09年102上升至149.6,高於整體租金水平升幅。

工黨在其政策綱領便指出「土地是市民共同擁有的寶貴資源,土地使用應以保障市民安居樂業為先,土地和物業的商品價值,不應凌駕市民的居住權利。體現居住權利並不一定需要置業,政府須同樣保障租住房屋的市民,亦可享有尊嚴和適當的居住權利。」

最近,不少民間團體均在爭取重新設立租務管制,用來防止業主大幅加租和任意中止租約,以確保市民租住的權利。可是,不少學者均聞聲反對,認為認為為租金水平設定上限為一種價格管制,只會扭曲市場及造成非價格的競爭,損害市場的效率。

了解更多

九月 13 2013

梁振英執政團體之混亂、不老實,已到無可救藥的程度。同一個動用郊野公園土地議題,幾日內,官員、公務員、梁振英、「梁粉」竟然有不同立場。

1.先有隱形已久的陳茂波日前在網頁發文,講動用郊野公園土地建屋;
2.發展局隨即出新聞稿澄清只是局長分享個人意見,公務員隊伍與他劃清界線;
3.環境局局長黃錦星表示郊野公園土地有法例保護規管;
4.梁振英先是不置可否,稍後說郊野公園不單是保育休憩,卻沒有講清楚他的真正意圖;
5.受環保朋友敬重的「梁粉」林超英是梁振英環保政綱的寫手,他在電台表示動用郊野公園土地作建屋的想法有如癌細胞,想都不要想;
6.同是「梁粉」的劉炳章說:只要用郊野公園的2.5%土地,已有1,100公頃,足夠未來10年44萬個住宅單位之用。

一星期之內,管治團隊與中堅支持者有六種說法,市民無法得知政府施政方針。政務司司長保持距離,不淌渾水;特首含糊其辭,不想退,又不敢進。若是梁振英與陳茂波從未傾過,後者以局長身份貿然發話引起爭端,顯示他沒有分輕重的能力;現在梁振英態度模稜無可,但又不敢明撐,相當縮骨。管治質素敗壞,小小一番發話也全無默契,搞得一塌糊塗。

房屋地價高昂,其一原因是政府土地拍賣價高者得,以有限供應面對內地難以估計的熱錢、甚至黑錢流入的大量需求,價錢已脫離香港中產可負擔範圍。政府賣地所得盡歸庫房,不肯用作增加公屋居屋供應,於是令絕大多數市民住屋艱難。

梁振英乘香港市民對上屆政府房產政策的怨氣,推出發展新界東北,提出大量填海,並由親信放風動用郊野公園土地,以應付未來10年人口增加約100萬的需要。

人口數量確實是問題癥結所在。人口增加當然須要更多房屋,但大家身邊親友同事有多少人生兒育女?其實自1997年以來,香港出生率低,一直達不到維持人口數量穩定的標準。每個女性要生育2.1名嬰孩才可補充死亡人口,稱為替補人口出生率。在沙士期間,出生率只有0.9,在2011年回升至1.24,但距離2.1尚有大段距離。按以上數字,香港人口應慢慢遞減,但97主權移交以來,香港人口增長近100萬。近10年人口增長包括44萬持單程證來港團聚的配偶和子女,我們有責任支持,但同時有約47萬移民通過優才、專才、僱員、投資等各種渠道來港,我們應該小心審視,不可以照單全收,以避免香港人口無止境增加,令港人住屋長期無法解決。

我曾在立法會用上述出生率問陳茂波,香港未來10年從哪裏來新增100萬人口,我們到底為誰搶地?為誰建屋?以致我們要填海,減綠化地帶?陳只將問題推向不在座的政務司司長擔當主席的人口政策委員會。但多個官員在不同場合均不敢回應向中央取回內地移民的審批權,大量非家庭團聚移民入口,我們無權過問,人口政策委員會豈非等同虛設?

解決土地房屋供應短缺固然是當務之急,但人口增加不能由香港控制,我們又如何滿足無限量的需求?向中央取回審批權才是根治房屋短缺的方法,只是看特區政府有無膽量向中央講清楚。

九月 13 2013

原刊於信報論壇:http://forum.hkej.com/node/105520

最近由社運人士及立法會議員范國威、毛孟靜等人在8月底發起提出反融合拒赤化及要求梁振英下台的聲明,因聲明的部分內容,把本港的房屋、生活空間等問題,歸咎新移民而引起爭議。最後,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及一些社運人士因而退出了聯署。

有關聲明的部份內容如下:

「由回歸至今,每天約150人,已有超過70萬內地人取得單程證來港定居,因此港人的平均居住面積越來越小。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應取回單程證審批權,減少輸入人口,以『源頭減人』的方式針對房屋問題的核心。」

聲明指出因為單程證導致香港人均居住面積下降,但事實上有是否真確?「源頭減人」又是否針對房屋問題的核心?

翻查政府的數據,在過去十年,整體公屋單位租戶(包括租者置其屋的公屋租戶)的實際人均室內樓面面積由約11.3平方米上升至約12.9平方米。如果我們認為不少家庭團聚的新來港人士都是經濟價值低、佔用社會資源而居住在公屋的話,公屋租戶的人均面積倒沒有因此而減少。至於私營房屋,卻因政府沒有收集相關數據而不能作出比較,但相信亦影響甚微。

事實上,近年我們較多聽見的是內地資金對香港樓市的影響,而非上述的人均居住面積因單程証而下降。2011年,現任的房屋局局長,當年的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主席張炳良便指出,本港樓市已成為全國性市場,估計有四成新落成住宅是由內地人士購買,直言內地購買力扭曲了本港住宅需求,需要設法限制境外人士買樓。

因此,當「人均居住面積因單程証而下降」的言論一出,不少人均摸不著頭腦。現實情況是,內地富豪在西九龍、西半山等大手購買凱旋門、天匯等數千呎的單位,甚至不惜支付境外及雙倍印花稅的,另一邊廂,我們看到不少為家庭團聚的新移民卻屈膝劏房。這不正是「富者越陌連阡,貧者無立錐之地」的境況嗎?貧富懸殊導致房屋資源分配不均才是香港房屋問題的真正核心。

此外,有社運人士在退出聯署後,指出家庭團聚無論如何都是基本人權,卻認為新移民家庭應有權在能照顧自己的基礎下團聚,在綜援等福利政策下加別的條件,讓一些自己都不能照顧又北上娶妻的人不負責任的成本增加。

以上論點令人嘖嘖稱奇,既然贊同家庭團聚為「基本人權」,又為何主張經濟條件設限?

基本人權,意指每個人都享有某些權利,如每個人都有生存的權利,每個人都有被視為「人」、要求以「人」的方式被對待的權利。基本人權應超越國家、文化、社區,是與生俱來的,是天賦的。家庭團聚作為基本人權,應在合理的輪候期內,讓港人子女和配偶來港。

姑勿論當年不少基層在工業北移後失業或在職貧窮,儲蓄有限而北上娶妻的社會脈絡,

以「不負責任」等標籤新移民的手法不正是與政府同出一轍嗎?現有的政策已限定居港七年才合資格申請綜援等社會福利,導致無數的家庭慘劇,我們又是否要因「仇視內地人」的潮流下再次令同是香港人的家人無故當災?

假使我們要認真討論香港的人口政策,便需要一一審視不同的移民政策,包括工作簽證、投資移民、優才計劃等,並檢討如何讓移民融入本地社會,而非依靠錯誤的推論來怪罪錯誤的群體。

工黨副秘書長
郭永健

九月 12 2013 星島日報 2013-09-12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較早前我因為退出由譚凱邦和范國威發起的「換特首、抗融合」聲明而引起小風波。我同意聲明的部分內容,但對於聲明把香港的房屋問題歸咎於新移民,指他們的數目太多,並要以「源頭減人」的方式針對房屋問題的核心,我實在不能同意。消息傳出後引起一些網上討論,不少活躍於社運的朋友互相批評,對於新移民與目前香港面對的困境的關係,各有不同分析。 最近政府發表長遠房屋策略諮詢文件,表示未來十年房屋需要達四十七萬單位;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網誌撰文表示土地供應不足,面對大量房屋需要下,要考慮發展郊野公園,進一步引起土地資源不足而要限制新移民人口的爭議。 特首上任前後說法有異   首先,香港的土地是否不足?梁振英作為產業測量師,一早提供了專業答案:他在競選政綱中指出:「香港並不缺乏土地,只缺乏長遠規劃」。他還說明:「香港的土地利用率偏低。目前所有公私營住宅只佔全港百分之六點九的土地,商業用地佔百分之零點四,工業用地佔百分之二點三,農業用地佔百分之六點一,市區及郊野公園以外,全港仍有大量未開發土地。」究竟是甚麼土地?他再具體說明:應「盡快檢討政府的中、短期規劃。考慮將空置的政府用地、廢棄的政府建築、短期租約用地、鄉郊和工業用地,在基建配套許可下,更改土地用途,興建房屋……」。究竟香港是否缺乏土地興建房屋,還是梁振英上任後沒有盡力開發土地?   梁振英上任前後對本港土地供應和運用有兩種完全不同的態度;上任前指出有大量未開發土地,上任後卻通過陳茂波解釋大量官地因位處斜坡或過於零散而不能用。 除較早前建議大幅填海外,陳茂波還要打郊野公園主意,民間卻不斷指出有數千甚至近萬公頃的土地可以運用,政府與民間就可運用土地的事實說法截然不同。就此,政府實有責任把全港土地資料透明化,並重新整理好土地用途的資料(包括大量在新界的停車場、貨櫃場等棕地和被荒廢的農地和工業地等),讓公眾一目了然,以便能進行理性討論。   此外,香港的房屋問題,是否源於新移民太多?香港過去十五年(一九九六至二○一一)的人口增長率平均每年是百分之零點六三。與幾個城市同期的人口增長率比較:多倫多(百分之零點六一)、紐約(百分之零點七六)、新加坡(百分之二點三三);或與內地的城市比較(二○○○至二○一○年):香港(百分之零點五三)、上海(百分之三點四四)、廣州(百分之二點四八),我們的人口增長並不特別快。在可持續發展的大原則下,究竟香港的土地及其他資源,是否不能承擔目前已經偏低的人口增長?這是一個複雜而嚴肅的問題,也是由林鄭月娥領導的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要回答的問題。可是,委員會成立至今,仍未有就此核心問題提供任何資訊或討論,反而最有興趣去增加低技術工人的供應,包括輸入外勞。 房屋單位比住戶多21萬   對於未來人口增加預測,多年來統計處的數字都是偏高的。新界東北發展計畫就是根據高估了的人口增長而規劃出來。根據統計處最近的修正,當年錯估人口增長速度的時差達十年!也就是說,整個發展計畫根本沒有逼切性。還有一點要指出:香港目前有約二百三十九萬住戶,但房屋單位卻有二百六十萬個。即房屋單位比住戶數目多出約二十一萬。究竟香港的房屋及土地不足的現象,是供應還是分配問題?   目前,每天有一百五十個單程證來港的新移民,差不多全是家庭團聚。他們都是香港人的家人,我們絕對不應該把香港房屋不足的問題,簡單地歸咎於他們。把新移民放在香港人的對立面,不但危險,還有機會引發仇恨和社會分化。更重要是,我們忽視了問題的核心,讓真正的罪魁禍首逃之夭夭,卻把問題怪罪於另一弱勢社群。這正是既得利益者樂見的悲劇。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