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房屋’

八月 02 2013

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督導委員會”)認為香港面對人口老化,人力需求可能令當局需要採取較進取的政策,所以把鼓勵結婚及生育列作重點方向, 今年9月便會發表諮詢文件。

其實, 政府在2002年已成立人口政策專責小組(“專責小組”), 專責研究未來30年的人口結構對香港社會經濟的影響。專責小組早在2003年已發表報告書,分析了香港人口的特徵與趨勢,關注到人口狀況、低生育率、人口持續老化、單程證計劃、人口老化對經濟的不良影響、家庭團聚及社會融合等問題, 但其後5年卻毫無進展。

到了2007年,政府又成立督導委員會,表明要制訂策略及實際措施,以期達到香港的人口政策目標。由2002年開始至今,11年已然過去, 但香港仍沒有一套全面的人口政策, 零星的工作只能做到“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而有的只是去年一個全新班底的督導委員會。這個督導委員會不再重提以前的優才計劃,改為提出鼓勵結婚及生育。對將於9月發表的諮詢文件, 我雖然審慎而不樂觀, 但由於督導委員會的領導人是“好打得”的林鄭月娥司長,我儘管翹首以待,希望司長能“做番齣好戲”。

人口對經濟造成的影響一般會滯後數十年,例如日本的生育率在1970年代初已開始低落, 但其對經濟的影響卻要待至1990年代才出現。有學者指出, 其他在1970年代開始出現低生育率問題的發達國家,亦是到了大約2010年才開始出現勞動力負增長的問題。在勞動力負增長出現前的三數年,便開始出現經濟危機。香港目前的生育率雖屬全球最低,但由於低生育率出現的時間較發達國家遲了數年,所以勞動力仍會繼續有數年的慣性增長,經濟暫時不會出現較大危機,但前景卻極不樂觀。

其實,香港人包括政府都明白這種滯後影響,而人口老化嚴重亦已談論多年,大家都知道在2031年後,將有四分之一人口屬65歲或以上的長者。但是,政府只是一股腦兒向財團利益傾斜,把社會福利開支封頂及壓低老人福利開支,而且不盡早制訂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當然,我們談論多時的長者政策,亦遲遲未有出現。希望林鄭月娥司長在9月發表諮詢文件時, 不要忘記這些問題的重要性。

政府鼓勵生育, 數年前曾蔭權鼓勵香港每個家庭生育3名子女的說法,已經淪為笑柄。市民在“捱貴租”、“買貴餸”、工時長、教育制度差的情況下,已變得毫無安全感,試問他們如何能夠貿貿然實行生兒育女這項十多二十年的計劃呢? 希望政府在設計鼓勵措施時,不要單單從稅務優惠、補助金這些方向作出考慮。

新加坡在30年前已開始推行鼓勵生育措施, 每年投入近100億元作出補貼,但整體而言,這些鼓勵生育措施的成效極低,其生育率目前比香港還要低。香港基層市民的安全感,最根本是來自安居和樂業這兩方面, 要鼓勵生育, 便要先搞好基層市民的房屋及就業問題。值得關注的是有本土研究社早前指出,政府多年來在估算人口增長上經常出錯,而且有多無少,差幅更絕對不少,於是基於這些數據擬定的優化土地政策便往往離題萬丈,更被人懷疑是方便當局合理化地填海、收地、開路的陰謀。例如1998年曾估算到了2011年將有840萬人口, 但到了2011年年底, 本港人口只得710萬, 差幅幾達20%。我要求政務司司長在這方面嚴加把關,讓議員有合理準確的數字來審議諮詢文件。

立法會議員 張國柱

六月 28 2013

房屋問題作為特首梁振英施政綱領中的重中之重,上任伊始便成立了「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恢復自一九八七年提出,但在二零零二年起停頓的長遠房屋策略。長策會經過多次會議後,將會起草諮詢文件,並在九月初進行三個月的公眾諮詢。但觀乎長策會的職權範圍,以至多會議的討論內容,難以令人信服房屋問題能夠得到解決。

殖民管治思維下的高地價政策

香港的所謂的房屋問題,包括公共房屋及資助房屋的數量不足、私人樓宇價格遠高於負擔能力的問題,實在是港英政府在其殖民管治思維下高地價政策做成的問題。在殖民地之初,英國便以《殖民地章則》來要求各殖民地的政府必須收支平衡、量入為出。而在殖民地後期,面對九七年中國收回香港的期限,政府更難以推行長遠及徹底的政策,包括任何福利及房屋的政策。同時,殖民地政府在維持其管治的穩定下,必然首重於維持社會上層的利益,對於社會的底層,除非危及其管治,如六七騷亂後揭示的社會問題,政府一般都任由其自生自滅。在此情況下,政府當然不會推行累進形式、較高稅率利得稅制,薪俸稅的標準稅率亦維持在較低的水平。但在各樣的社會開支增加情況下,以地價收入來維持其收支平衡便變得異常重要,現任的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更將之讚譽為『營造出港式財政神話——即低稅制下的「類福利國」』。

高地價政策令到社會不公

在高地價的政策下,物業價格及租金的水平高企,蠶食了營商者及市民的收入,助長了地產商的利潤,並以其地產的收益吞併不同行業的企業,成形了今日的壟斷地位。除了在工業發展時期,公營房屋作為社會工資(social wage)來補貼當時輕工業的中小企以降低生產成本外,後期的公屋需求上升更源於私人樓宇樓價租金上揚,導致市民難以負擔。資助房屋,如居者有其屋、夾屋更是政府充當發展商,以提供低於市價的折扣為名,賺取中下層市民的金錢以資助政府興建公屋的建築費用。在不合理的市價為基準下,「資助置業」、「公屋依賴政府福利」、「公屋富戶濫用資源」等標籤甚至污名,使社會忘卻房屋政策上的不公義。

即使有論者指出高地價政策有助內地港資企業賺取的資金回流香港,高地價政策加重市民的住屋負擔,降低居住質素外,更使地產財團壟斷各行各業、破壞香港的競爭環境,令到產業單一化。除此之外,香港銀行業務以至社會整體的金融財政風險,更容易受到地產市道的影響。在缺乏實質的工業下,地產市道泡沫的爆破將會影響各行各業,以致香港的實體經濟。

梁振英延續殖民地管治思維

梁振英上任一年內,並沒有就以上結構性問題提出任何解決的方向。 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只是推算香港的住屋需求、香港的土地供應及公私營房屋未來的興建量等。至於現有公共房屋的模式是否過時,政府的土地政策是否有助香港長遠的經濟發展,均不見在長策會或政府的施政綱領有絲毫著墨。即使政府過往一年,推出各項壓抑樓市的措施,亦未有絲毫動搖現在不合理的體制。可是,政府卻把現時的房屋簡單歸咎為供應不足,作出各樣新市鎮發展、填海等製造土地的大計,面對一大片半開發半廢棄的「棕土」地帶,以及發展商囤積居奇的農地,政府卻視而不見,不敢動地產商及原居民利益分毫。

總括而言,梁振英的土地、房屋政策並未擺脫過往殖民地的思維,正視高地價政策對香港產業發展、競爭環境、財富分配及經濟發展等禍害。有尊嚴的居住環境對香港市民來說,仍是遙遙無期。

工黨副秘書長 郭永健

六月 14 2013

新一屆政府決定重設扶貧委員會,並承諾會研究制訂貧窮線,這是值得支持,而且應該從速進行。可是,委員會對制訂貧窮線時如何計算公共房屋福利出現分歧,令原先計劃年中公布結果有可能需要押後。據了解,政府建議將差餉物業估價署評定的公屋市值租金和實際租金的差額,計入公屋住戶的入息,有人擔心此舉是刻意壓低貧窮數字,有研究就指出,按政府建議的計算方法,將會令接近40萬公屋居民剔出貧窮線外。工黨認為,一個較可取的方法,是同時公布以扣除房屋開支前後的人均住戶入息為基礎編制的兩組貧窮數據,由數據使用者自行決定採用哪一組數據。

研究如何制訂貧窮線時必須謹記一點,貧窮概念複雜、多面,現時普遍採用的以淨現金入息【註一】為基礎制定貧窮線,是假設這可反映住戶物質生活水平,但這必然忽略了貧窮的其他面向,如物質匱乏、身體狀況、社會參與、資產財富等。不過,如採用多個指標(如政府之前採用18個個人指標、6個社區指標),則會令貧窮線變得複雜難明,失去訂立貧窮線的原意。研究顯示,收入貧窮與物質匱乏、身體狀況或社會參與有一定相關性,而且住戶入息容易搜集,方便作長時間比較,因此以住戶淨現金入息為基礎制定貧窮線,是一個適當的取捨。

不過,住戶的非現金入息及享有的非現金福利【註二】,對其物質生活水平有一定程度影響,問題是應如何估算。政府統計處住戶入息分布主題報告的分析方法,是將房屋、教育和醫療福利轉化為現金,計入有關住戶的入息。這方法適合用於宏觀分析政府提供的非現金福利對經濟資源再分配的影響,但不宜直接用於分析個別住戶的物質生活水平。以教育為例,只有接受資助教育的住戶成員可直接享用,對其他住戶成員沒有直接幫助(以住戶入息為基礎編制貧窮線,是假設所有住戶成員共同使用住戶入息);又以醫療為例,統計處只是根據人口特徵(例如年齡、性別、入息)分配醫療福利,並非個別住戶實際享用。

公屋是所有住戶成員實際及共同享用,統計處的分析方法又是否適用呢?答案是否定的。首先,公屋市值租金並非客觀存在,只是研究人員建構出來的概念,不同假設對數據有很大(甚或決定性)影響;差餉物業估價署或因涉及市場敏感訊息,沒有公布詳細估價方法,其他研究人員無法客觀分析估價是否合理,影響數據公信力。

第二,這種估算入息未能準確反映住戶的物質生活水平,例如假設住戶入息不變,如公屋市值租金升幅高於實際租金升幅,即使住戶扣除租金後可動用入息下跌,計入房屋福利後的入息反而上升。

第三,現時有六成居於自置物業的住戶已完成按揭供款,其可動用入息相對較高,如果只計算公屋福利轉移,未能準確反映非現金入息的情況,對長者住戶貧窮率的影響尤甚(因有較多居於自置物業的長者住戶已完成按揭供款)。

基於以上原因,工黨建議政府參考英國的做法,同時公布扣除房屋開支【註三】前後兩組貧窮數據,評估房屋福利和自置物業對貧窮狀況的影響。這方法的好處包括:(一)全部均為客觀存在的原始數據,研究人員對數據的影響極低;(二)可實際反映住戶的可動用入息,從而反映住戶的物質生活水平;(三)可反映自置物業的估算租值(非現金入息)的影響。

事實上,兩組貧窮數據各有優劣,例如有人會質疑按揭性質屬投資,扣除按揭供款後計算貧窮率不合理。政府同時公布兩組數據,可避免自找麻煩介入有關學術爭議;由使用者自行決定採用哪一組數據,並回應有關質疑,反而有助提高官方貧窮線的公信力。在制訂貧窮線的問題上,政府根本無需要包攬一切,只需提供客觀可信的數據,民間社會和研究機構自然會懂得運用,就如英國的情況,經智庫和學術機構反覆論證後,多數認為扣除房屋開支後的數據可較準確反映貧窮狀況。

工黨主席、立法會議員 李卓人

註一:淨現金入息=市場現金入息+現金福利-稅款及社會保障供款。

註二:在低收入農村社區,自給自足的食品生產,這類非現金入息平均可佔住戶入息超過15%;在香港來說,非現金入息主要比包括自置物業的估算租值(imputed rent),而非現金福利則包括包括房屋、教育、醫療。

註三:房屋開支包括租金、按揭供款、管理費、差餉及地租。

六月 13 2013

油麻地渡船街天橋下,有一群尼泊爾裔露宿者聚居。多年來,不少尼泊爾裔的港人都知道,這裏是他們走投無路的棲息地,一旦潦倒到無瓦遮頭,他們總可來這裏棲身,且有一群兄弟互相照應。露宿人數變化不定,有時十數人,有時二十多人。由於地點不就腳,與民居隔了兩條行車綫,不會有行人經過,可以說與區內居民互不相干。

前年,油尖旺區議會主席鍾港武與區議員楊子熙兩位民建聯議員,為了綠化該地,防止露宿者聚居,遂建議進行小型工程,花二百五十三萬公帑,放置二百多個花槽,並要將該處變成寵物公園。政府批准了該項工程,並由民政署統籌共七個政府部門,去配合執行此項以美化天橋底為名、驅趕露宿者為實的工程。

為建花槽趕走無家者 今年四月十日,地政署發出通告,要求該處露宿者於五月七日前停止佔用該地。四月十六日,獨立媒體記者 訪問該處一位露宿者,他說社署沒派人接觸他們。五月十三日,社區組織協會連同一批尼泊爾露宿者來立法會申訴,表示沒得到任何政府部門協助。在六月十日的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上,社署表示該處只有十名露宿者,有些已去了朋友處居住,有些已離開,個別個案則正協助他們申請綜援。

這是一個甚麼社會?我們寧願用二百多萬去設置一些毫無作用的花槽,也不願用一分一毫去幫助無家可歸的露宿者!試想想,現在單身劏房月租約二千元,一年租金二萬四千元,十名露宿者一年租金是二十四萬,二百五十多萬足夠他們租住十年有餘!

露宿街頭並不舒服,為甚麼有人要露宿?有露宿者在立法會表示,他在哪裏工作,就睡到哪裏。看來五十多歲的他,只找到散工,每天在餐館洗碗五小時,收入微薄,租不起劏房,也負擔不了昂貴交通費,只好露宿。社區組織協會去年年底發表一份露宿者研究報告,發現有四成露宿者無領取綜援,其中逾六成有工作。他們露宿並非自願,而是因人工太低,或因疾病(包括精神病)影響工作能力而被逼露宿。

綜援不足以付租金 有露宿者表示,就算拿了綜援,租金津貼只有一千四百多元,根本不足以應付牀位或劏房租金,且要付按金及上期,綜援並無額外津貼。就算要輪候公屋,在單身人士計分制下,也至少要等七至八年。其中一位露宿者現租住被劏為十三個棺材房的地方,因無窗口,晝夜不分,一進門便要點燈,他稱之為南北極房。除了沒光綫、空氣混濁、衞生環境惡劣外,最難忍是不斷被木蝨咬,多次被咬至手腳紅腫。在炎熱夏天更是悶熱難耐,我認識有劏房戶在夏季寧願在附近麥當勞坐着睡,也不願留在劏房裏受罪!

香港究竟有多少露宿者?社署說有六百四十多位向政府登記,較兩年前上升近一半,但數字其實被嚴重低估。關鍵是登記程序:首先,社工須確定露宿者在同一地點露宿逾七天才可進行登記;第二,登記者表格有四頁,部分露宿者因不願透露全部資料而未能完成登記;第三,若該露宿者在登記後即月內獲安排住宿,該登記會即月取消。

露宿是貧窮問題、房屋及高地價政策的問題、是公義問題。但政府及區議會視而不見,甚至要以建寵物公園及美化環境去趕絕他們,是否露宿者真的人不如狗?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五月 14 2013

共同Common 工黨電子報第二期

共同

「我們不擁有它,但它屬於我們」 「共同」挑戰私有產權、商品化的邏輯,重新發展出一種歸屬感以及社區的關係。

請將此電子通訊傳給您身邊的親朋好友! Please spread this e-journal to your friends and students!

如閣下未能閱讀此郵件,請按此閱讀網上版。 Please spread this e-journal to your friends and students!

工黨人物專訪

專訪張國柱和張超雄 張國柱和張超雄均曾擔當社福界的立法會議員,他們對談對社會福利的看法。

工黨貧窮線的主張

貧窮線

政府將會訂立貧窮線,當中公屋應否納入福利計算存在爭議。

對此,工黨主張應有扣除房屋開支前後的兩組貧窮線,反映地產霸權下的貧窮狀況。

了解更多

最新消息

捐助工黨

工黨立足基層、堅守民間,拒絕依附權貴,堅持抗衡不民主政權及壟斷財團。我們財政資源緊絀,極為依靠小市民一分一毫的捐助。若您認同工黨理念,支持我們的行動,除身體力行參與我們的工作外,也可慷慨解囊捐助工黨,讓我們堅守下去﹗

捐款戶口:匯豐銀行 817-503592-838

聯絡工黨

工黨網頁: www.labour.org.hk 工黨電郵: [email protected] 工黨 Facebook: facebook.com/labour.org.hk

All Rights Reserved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