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房屋’

二月 06 2013

今年施政報告中,梁振英所有競選承諾不是消失、就是「縮水」,還企圖用「語言偽術」繼續掩飾政府無能的施政。面對市民多年訴求,施政報告竟再次以「討論」、「成立委員會」、「研究」、「聽取意見」等語言幻術,一拖再拖。

工黨為表達對施政報告的不滿,除了1月27日發起遊行,亦修訂致謝動議,並對特首表示遺憾。

四位工黨立法會議員分別就特首未有在民主人權、公共房屋、標準工時及全民休保障四方面作出改善深表遺憾,指出立法會提出致謝議案,乃因遵從《議事規則》,尊重體制。最後,致謝動議不獲立法會通過。

Thank you motion

修正案措辭

一月 24 2013

  特首梁振英拖了三個月才發表任內首份施政報告,似是預告新政府的施政作風:拖!整份「拖」政報告的最大亮點,就是一口氣設立十多個專責委員會和跨部門工作小組,探討這措施的可行性,研究那政策的未來方向,卻沒有提出具體目標和落實時間表,為特首日後違背競選承諾謀定後路。所以,梁競選政綱明明白紙黑字寫著「推行免費幼兒教育」,變成了施政報告的「設立專責委員會研究……可行性」;簡單如「容許單肢傷殘人士申領傷殘津貼」,也得由「跨部門工作小組研究這課題」。所謂「穩中求變」,實為「穩中行騙」;「務實為民」,只是「無料惠民」。

  施政報告無料到,競選政綱大縮水,梁振英卻繼續大玩語言偽術死撐。競選時承諾研究推動標準工時立法工作,施政報告「立法」兩個字卻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找出未來路向」。連去年提名和支持梁參選的工聯會也看不過眼,向特首追債,但梁竟說有關標準工時的問題,施政報告計劃展開的工作比政綱的多,向前行了一步。原來尋找方向,是比推動立法更多、更前。

  形容為重中之重的房屋政策,也是滿紙虛詞和謊言。施政報告說籠屋、劏房、板間房的火警和衛生威脅不減當年,市民以為特首會落實競選政綱,額外提供中轉房屋,豈料這只是特首盲搶地的序曲,下文卻不見任何措施即時改善他們的居住環境。

  長遠解決籠屋、劏房和板間房問題,當然是加快興建公屋。梁的政綱承諾,提前一年落成35,000個公屋單位,但施政報告卻維持上屆政府未來5年興建75,000個建屋目標。被問是否又走數,梁竟答「施政報告無講的,不代表政府不去做」。這說法真是可圈可點,如果無講的不代表不做,那有講的又是否不代表會做呢?

  梁在競選時說如果做好源頭減廢,就不需要興建焚化爐。大家又可能誤會了,這不代表承諾不興建焚化爐,梁當時只是評論員上身,講出減廢和焚化爐的邏輯關係。至於這番話是否代表政府會致力做好源頭減廢?還是不要自作多情,留待下回分解吧。

  如果踏出一步不代表已有方向,無講的不代表不做,有講的不代表會做,那麼特首的政綱和施政報告還有甚麼用?

《工黨主席 李卓人》

十二月 19 2012

 香港經濟自2003年走出谷底已增長超過五成,但水漲不是所有船高,本地貧窮情況並無顯著改善,民間團體計算的貧窮率仍維持在17%以上,即每6個港人就有一個生活在貧窮線下。

  政府曾經在2005年設立由財政司長擔任主席的扶貧委員會,可是當時政府理所當然地以為只要經濟持續增長,貧窮問題自然迎刃而解,設立委員會只為敷衍了事,一口拒絕訂立貧窮線,就是無心扶貧的最佳證明。面對民間強烈要求訂立貧窮線,當時政府自知避無可避,於是使用官僚慣常伎倆,將問題化簡為繁,將貧窮線化整為零,一口氣推出24個貧窮指標,以圖混淆公眾視聽。其中最經典的,是針對60歲以上長者所用的貧窮指標,跟60歲以下的是截然不同,例如只提供入息低於綜援水平的非長者人數,60歲以上長者的情況卻無從稽考,總之就是要令市民看完一大堆數字後一頭霧水,無法得知香港整體貧窮狀況。

  新一屆政府決定重設扶貧委員會,並承諾會研究制訂貧窮線,這是值得支持,而且應該從速進行。至於如何制訂貧窮線,我認為扣除房屋開支(包括租金或按揭、差餉及地租)後的人均住戶入息中位數的60%,是最合適的指標。採用住戶入息為基礎的最大好處是數據客觀,而且容易編製,採用現時住戶統計調查所得資料已可成事。此外,以住戶入息為基礎亦方便作長時間比較,即使將來修改貧窮定義,例如由中位數的60%改為65%,只需重新計算即可。

  有的意見認為,以物質匱乏為貧窮指標會比較準確,例如沒有水電,或不能每天都可以進食新鮮水果等社會認為的必需品。這說法有其道理,但在操作上卻面對不少問題。首先,如何界定必需品,如何從眾多必需品揀選代表性指標,可謂言人人殊,或多或少取決於研究者的個人取向。其次,隨著社會發展,甚麼是必需品亦會轉變,當選用的指標改變後,就不容易作長時間比較。

  另有一種意見認為,政府以實物形式提供的福利,例如教育、醫療、房屋等,亦應轉化為現金計入住戶的入息。這建議絕不可取,否則一個公立醫院深切治療部病人一定是最富有的一成,因為每年獲得的資助以百萬元計。反而在香港的情況,扣除房屋開支後的可動用入息是比較合適的方法,因為香港有四成人口居於公屋,繳付的租金遠低於私人樓宇;換言之,即使入息相同,居於公屋和租住私樓的家庭,其生活水平可以差天共地,因此採用扣除房屋開支後的可動用入息量度貧窮,可以較準確反映香港實況。

  值得注意的是,民間團體要求政府制訂貧窮線,並不是作為領取福利或其他政府資助的門檻,因為不同性質的援助,應該有不同的門檻,例如申請法律援助,就跟申請交通津貼有很大分別,不能以同一標準審查。制訂貧窮線的主要目的,是幫助我們監察貧窮狀況,例如貧窮人口的數目和特徵,方便我們制定相應的扶貧措施和評估成效。政府亦可參考其他國家或組織的做法,訂立多條貧窮線量度不同程度的貧窮狀況,協助我們釐定扶貧措施的緩急優次,例如針對低於人均入息中位數40%的赤貧家庭,政府應優先扶助。

  再補充一點,以人均住戶入息為基礎的貧窮線,是已發展地區普遍採用的相對貧窮概念,政府仍有需要盡快更新基本生活需要調查,以釐定社會安全網水平。政府上次進行基本生活需要調查,已是1996年的事,至今已超過16年,其間香港的社會經濟情況已有很大轉變,基本生活需要也應隨之更新。

  跟前朝政府比較,新一屆政府肯研究制訂貧窮線,固然是一大進步,但這只是扶貧第一步,還看日後的措施和力度。

《工黨主席 李卓人》

六月 20 2012

  統計處星期一公布最新住戶入息分布的主題報告,結果發現香港貧富懸殊進一步惡化,反映住戶入息差距的堅尼系數,由2001年的0.525上升至2011年的0.537,是1970年代起,開始有關統計以來的新高。

  另一個令人震驚的數字是全港入息較低的一半住戶,實質入息中位數比10年前倒退超過一成,其中入息最低的一成住戶,其入息中位數更較10年前大跌三分之一。

  貧富懸殊持續惡化,政府不但沒有正視問題,反而刻意淡化事實,在公布統計數據的記者會上,官員辯稱以除稅和福利轉移後所計算的堅尼系數,更能客觀反映全貌;若按此方式計算,2011年香港的堅尼系數是0.475,與2006年的數字相同,反映貧富差距沒有惡化。

  政府的解說值得商榷。統計處計算的福利轉移,是將實物形式的醫療、教育和房屋福利,以現金量化後分配予住戶。以入息最低的一成住戶為例,2011年,平均每月獲分配的醫療福利約2,000元,差不多等於該組別住戶的每月平均入息。大家可以想像,加入2,000元醫療福利後,入息最低一成住戶的生活素質是否有顯著改善?這些實物形式福利,並不是住戶可自由動用的入息,我們只能說如果沒有這些福利,住戶的生活會更淒慘,卻不能錯誤理解為大幅改善住戶的生活。

  另一個同樣重要的問題,是兩種計算堅尼系數的方法,是分別反映初次分配(市場分配)和再分配 (除稅和福利轉移後)的入息分布情況。不少研究指出,即使兩個地方的再分配後入息分布相若,如果一個地方的初次分配較為懸殊,貧富差距對社會的負面影響亦較為顯著,包括社會凝聚力和社會流動較低,而市民的健康狀況(包括精神健康)亦會較差。

  無論怎樣,香港貧窮懸殊問題早已響起警號。不管是按原本入息計算,抑或是按除稅和福利轉移後計算;不管是計算所有住戶,抑或是只計算從事經濟活動的住戶;不管是按住戶入息計算,抑或是按人均住戶入息計算,香港的堅尼系數都超過國際警戒線0.4。政府與其花精力發表大量不同數據混淆公眾視線,不如切切實實制定措施收窄貧富差距。

《工黨主席 李卓人》

五月 28 2012

香港主權移交十五年,經歷董建華和曾蔭權二任政府,先後四次重組政策局,引入政治官員問責制,但管治並無改善,貧富懸殊問題嚴重,地產、金融霸權橫行,令社會大眾被少數富豪掠奪辛勤工作的經濟成果。管治出問題並不是因為架構混亂或人手不足,而是執政班子的政策方向。

  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當選後立即推行政府架構重組,改組為五司十四局,並聲稱若新架構不能在七一之前通過,誓必影響新公屋單位的落成日期。構思中增設副政務司司長,副財政司司長,開設文化局,將房屋與地政規劃合併,將之與運輸局撥歸財政司司長之下,並給予局長一筆過撥款,讓局長有增加政治助理人數的權力。以上各項建議均可實際影響政策,梁振英未有向公眾清楚交代各項重組建議背後的政策目標和構思,立法會有責任質詢候任特首辦。

  梁振英為趕及管治班子能宣誓就任,連日來多番批評議員討論政府改組「拉布」,影響新政府落實未來的重要民生政策,顯示他並不理解立法會監督行政機關的憲制責任。

  新政府能否推行合適的政策,急市民所急並非是單靠改組政府架構,而是需要面對市民,改變十五年來政府政策傾斜商家的問題。

  梁振英建議的新政府架構中,將重設董建華零二年設立的房屋規劃及地政局,並將房屋與土地供應政策歸由財政司司長負責。但董建華政府設立的房屋規劃及地政局主政期間,以托市為主,當時建屋量為過去十五年最低,令人擔憂只負責收支平衡和看經濟數字的財政司司長仍然只顧托市,維持樓市暢旺,而怯於地產霸權,不理市民住屋艱難。

  梁振英亦聲稱回應文化界要求開設文化局,本是順應民意之舉。但送交立法會的文件仍然只有香港是中西文化薈萃樞紐等空言,與文化界發展本土文化的期望相去甚遠,而梁振英及候任特首辦近日對傳媒的報導和立法會監察政府職能的強悍攻擊,更令人擔心在他一言堂作風之下的文化局,不可能推動文化多元,無法維護表達和創作自由,最後,只能夠成為中宣部。

  新政府強調效率,強推新政不肯受市民議會監察,只想去除監察機制,要立法會做橡皮圖章。若香港變成只受一兩個人駕駛的高速列車,而剎車系統被拆除的話,七百萬人的安危就令人憂心不已。

《何秀蘭》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