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見書

工黨就制訂貧窮線的建議

發表於

圖解工黨貧窮線的主張(按圖了解更多)

貧窮與貧富懸殊惡化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就政府統計處提供的住戶收入數據進行分析,以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的一半界定為界線,2012年上半年的貧窮率為17.6%,即有1187千人生活於低收入/貧窮家庭。

社聯指出與2011年的1151千貧窮人口(貧窮率17.1%)相比,2012年上半年本港的貧窮狀況惡化,貧窮人口了增加36千人。再者,女性的貧窮情況一直較男性稍為嚴重,女性貧窮率為18.1%,而男性則為17%

與此同時,社聯認為在貧富差距方面,如把全港住戶分為高收入及低收入兩個組群,並比較兩個組群的住戶入息中位數,則發現2012年上半年高收入組群的中位入息達到$37,500,而低收入組群入息則為$10,350,兩者相距3.6倍。

由上引數字可見,香港的貧窮及貧富懸殊問題正不斷惡化。工黨認為,透過設訂貧窮線以制定相關的回應政策有迫切的需要。

文章

何秀蘭:貧窮因政府而起

發表於

我是工黨立法會議員何秀蘭。首次跟大家見面,想和大家談談本港基層市民的貧窮情況。 香港貧窮越來越嚴重,當中有很多貧窮的成因,其實是由政府一手造成。從社會發展方向,以至各項主要政策,例如房屋、教育、勞工等政策,政府都在製造貧窮。自1997年,金融地產獨大,政府迷信四大支柱,製造業萎縮,基層、中產管理階層的就業機會也大幅縮減,造成M型社會。但政府沒有決心及早發展創意工業,繼續讓金融服務成為主流,香港越來越依靠外圍經濟,當外國有金融風暴,香港經濟體系容易受損,但往往復蘇的步伐又不及其他仍有龐大製造業為基 […]

新聞稿及聲明

港鐵票價新機制搵笨 普羅市民繼續受苦

發表於
抗議政府放生港鐵加價

聲明 星期三(4月16日)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宣布,港鐵將根據新的票價調整機制,6月起調整票價,整體票價加幅將由3.2%降至2.7%,降幅約16%。張炳良宣布政府和港鐵公司對票價調整機制共同進行的檢討工作順利完成,結果獲行政會議通過。 工黨對於港鐵在去年盈利135.32億元下,仍在通脹加據的情況下連續四年加價,表示憤怒。工黨強烈要求,港鐵作為公共事業及特區政府持有其七成股份下,應履行社會企業責任,放棄加價。 對於所謂的新票價調整機制,除了未來五年的生產力因素由現時0.1%提高至0.6%,把加幅 […]

Uncategorized

研討會:拆解香港的土地與新市鎮發展的迷思

發表於

活動重溫: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BzWITQeYD8&feature=share&list=PL04zetepF98uWPEu4YK2Nwu1Vwr4ifWx4 

姚松炎教授的簡報:
http://103.11.101.52/~labourorgh/wp/wp-content/uploads/2013/03/1.pdf

姚松炎教授的網誌 
http://blog.yahoo.com/ecyyiuu/articles/979104/index

日期:2013年2月28日
時間:1930 – 2130
地點:九龍彌敦道558-560號譽發商業大廈403室
講者:姚松炎教授
主持:謝世杰先生
文字整理:工黨實習學生何偉樂

姚松炎先生在講座開始時明言,房地產及土地問題在香港相對複雜,其制度有別於世界其他城市,若無長時間整理鑽研,會發理資訊許多,但解讀五花八門,專家間意見亦會南轅北轍。在香港,土地問題多被理解為單一議題,但本身在香港並非一個單一,與其他經濟環算無關之議題,而是一個宏觀經濟問題。 

現況1:根據差餉物業估價署資料,2011年住宅單位空置率為4.3%,近乎自然空置率,但房委會資料顯示,2011年住戶人為2,359,000,永久性住宅單位有2,599,000,空置率為9.23%,為何有此不同?到底香港是否有住宅不足問題?

姚先生指出,由政府所提供,關於空置率的數據並不準確。房委會的數字來自於將全港住宅數量減去全港家庭數目,餘數佔全港住宅數量約10%。但即使是差餉物業估價署的數字,其本身並未考慮三個因數:(一)有家庭擁有多於一個單位,亦有多於一個家庭擁有多於一個單位;(二)是家庭數量帶動建屋量,還是建屋量決定家庭數量?;(三)空置率的估計非常不科學,甚至根本無法定義,因為現時差餉物業估價署所用的統計方法為詢問保安或數燈,這些皆非可靠的統計方法。

姚先生認為,住宅不足的問題可從近年趨勢來說起。根據2006及2011的人口普查,香港每年增長約4萬人,私人樓宇增加約18740個,接近政府之前承諾,每年在市場上推出二萬個單位。但是,公屋年均增長的卻非常低,只有6740個。甚至在資助房屋上有每年580個的負增長。這是公屋輪候冊上的申請人輪候時間過長的原因。所以在趨勢,家庭增長數量與私人單位增長數量大約同步。但在公屋及資助房屋上,增長的速度出現落後甚至倒退。

現況2:香港的土地儲備的狀況及發水成份有多少?

在香港,已發展土地(未計樓面面積)有二萬五千公傾,當中可耕地為5100公頃。但姚先生指出真正仍作耕種用途的只有少於700公頃。郊野公園約有40%、其他,包括馬路、天橋、公園、廣場、沼澤、紅樹林、海岸公園、未發展用地及其他所有地用佔32%。其四大類是香港主要的土地利用。

關於可發展土地,姚先生指出,政府的數據亦有多有不實之處。從近年來指有6000公頃,下降至近日回應立法會質詢時指出有4000公頃,但政府近來又改口說當中只有2100公頃屬住宅用途,當中亦有大部份是天橋、馬路等用地,其他土地亦是零碎的土地,或是斜坡。最後的結果是得出只剩下190公頃的土地可作發展住宅用途。故此,姚先生認為無從估計可發展用地的數量,因為以上述例子為例,其估計數字大有誤差,使人難以相信現時政府關於其他非官地或非空置等用地的數據。對此,姚先生希望政府應詳細公佈所有的土地使用資料。

此外,姚先生指出,全港有用途的土地中,工業用地仍有1500公頃,但眾所周知,香港已經沒有工業,但城規會仍未將工業用地用途的土地釋放出來,作其他用途。現時,城規會以工業用地因全部工業尚未遷走,不可轉為住宅或商業用地為原因,將原來的工業用地規定只可作工貿用地,或OUB。姚先生認為政府不應該等待工業全部遷出才轉換土地規劃用途,應考慮當工廠商戶遷出至一定百分比後,可以轉換土地用途,並提供賠讓原有廠戶遷走。

姚先生亦認為現時政府在土地上所應用之思維已不合時宜。現時政府是以為地主身份賣地、批出短期租約等,不須要符合行政法規,亦無須理會公眾意見。姚先生認為土地是市民的,政府規劃土地應受市民約束,政府不應該用地主思維,認為自己是土地的擁有者而在規劃及批出土地的過程上不須咨詢市民。先生這是引起房產土地房屋問題的主因。政府的角色應該是替市民管理土地,而非香港的大地主。

在談及此問題時,姚先生曾提及,全世界政府主要收入有兩項,分別為稅收及舉債,兩項收入都對政府有自然的約束力;若政府無法經營好城市則稅收下降,若政府胡亂舉債則容易影響其信貸評級,兩者都會導致政府落台。但香港政府並不依賴稅收及舉債作為主要收入來源,而是依賴賣地作為主要收入來源。這使即使政府施政表現欠佳,也可靠賣地彌補因而失去的稅收。而這些政府往往是「敗家」的;一來無改善施政的誘因,二則使政府對土地及財政欠缺長遠的規劃及發展。

 

文章

張超雄:中產之痛

發表於

今天是大年初五,借此專欄祝《星島》讀者新年進步!還有兩周,財爺便會宣讀《財政預算案》,由於預計今年再度出現數百億盈餘,社會不少人均猜測屆時將會有其麼「派糖措施」。回顧曾蔭權年代,在○七至○八年度至一一至一二年度這五年間,單是由他經手派發的現金,包括稅務或差餉豁免,已共計有一千八百多億元。大部分人或以為「派糖」主要是派給低收入人士,如寬免公屋住戶租金一個月及綜援領取人士多發一個月津貼等。可是根據社會服務聯會的分析,一千八百多億元中,惠及低收入市民的只有約五百億元,但派發給擁有物業或收入較高的中產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