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政改’

八月 14 2014

2014-08-14 泛民政改民間報告記者會

23名泛民議員聯署發表政改民間報告,提交予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及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政改民間報告批評行政長官梁振英上月公布的政改諮詢報告內容偏頗及誤導,工黨主席李卓人指梁振英的報告是「賣假藥」,扭曲民意,竟提出不修改2016立法會選舉辦法,以及矮化泛民主派聲音,目的只是迎合北京意旨。

附上民間報告書及下載連結

http://bit.ly/1raWq6p

五月 02 2014

抗議民建聯真篩選假普選方案

原刊於信博:http://forum.hkej.com/node/112532

政改諮詢將會在明日(5月3日)完結,不少政黨、團體都各自公佈了自己的政改方案。份屬中共在港嫡系的團體工聯會及民建聯均提出了其政改方案,同樣要求提名委員會全票制,必須得到過半數提名委員支持才可成為候選人。他們這樣極端保守的取態並不出奇,因為在中央還未有定斷之下,「寧左勿右」實為最保險的取態。

假如上述建議落實的話,惡名昭彰的選舉委員會將會假「提名」之名,行「預選」之實,結果與過往的小圈子選舉無異,而且還要大費周章全民投票,以市民為佈景板,為預選結果背書。

可悲的是,自命代表工人的工聯會竟然推出一個出賣工人利益的政改方案,再一次為了中共的管治利益而背棄工人。試想他們2012提名及投票予梁振英,梁振英上台後卻把標準工時立法一拖再拖,取消強積金對沖問題上向商界跪低,而且還向工人進逼,擴大輸入外勞。梁振英需要工聯會選票尚且如此,提委會全票制後1200人中僅佔60人的工聯會,面對佔半數的工商金融界及專業界別更形劣勢,所有候選人均可對他們置諸不理。

相反,工黨在星期二遞交的政改意見書,便明確指出「九七後,香港不時出現管治危機,主要是源於政治制度跟不上社會和經濟情況的轉變。政治體制仍舊向資本家和精英階層傾斜,普羅市民無法有效影響政府施政,結果令政府認受性低落、公信力受損。工黨認為,只有盡快實現全面普選,才有望徹底解決特區的管治問題。」因此,真正符合普羅大眾利益的政改方案必然是真普選的方案,讓市民大眾能以選票制衡資本家的利益。以籠絡精英階層來解決統治合法性的問題,只是承襲殖民地年代的政治分贓,曾經高舉「反資反殖」旗幟的工聯會死心眼支持提委會沿用四大界別模式,鞏固資本家特權,實有愧於「反英抗暴」的前輩。

此外,工黨亦在意見書指出「政府發表的諮詢文件,只選擇性提及《基本法》第四十五及六十八條,以及個別中央官員對《基本法》和政改的個人意見,完全沒有觸及有關選舉權利的其他條文,對諮詢過程構成不可彌補的程序不公。」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必須同樣考慮基本法內有關選舉權利的條文,即第二十六條規定-香港永久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第二十五條規定-「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以及《基本法》第三十九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民主程序並不能狹義的理解為少數服從多數,更重要是提委會不能抵觸《基本法》賦予永久居民的選舉和被選舉權利的規定。我們指出「民主選舉的提名要求,目的只為證明參選人已獲社會一定程度的支持,提名程序不應視為一種權力的行使,亦非一個決策過程。」

值得一提,工黨上星期四前往民建聯總部抗議其篩選方案後,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出了一份回應工黨的聲明,題為「請開放兼聽,勿亂扣帽子」。主張封閉、傾斜財團的提名委員會,喜愛亂扣「不愛國愛港」帽子的民建聯,竟賊喊捉賊,真的入戲太深,把爛戲演透方甘罷休。

工黨秘書長 郭永健

四月 29 2014

回應中聯辦約見立法會議員商討政改事宜

新聞稿

回應中聯辦約見立法會議員商討政改事宜

據報,中聯辦現廣邀立法會議員商討政改。工黨定把握每個機會,為香港人爭取普選權利。我們希望與中聯辦的會面,能帶來實際成果,所以期望中聯辦於會面時,中聯辦可以解答及討論下例問題:

1. 《基本法》第四十五及六十八條的「普選」,是否指公民享有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和被選舉權利,不因職業、財富、階級、政見等而有所區分,不會受到不合理限制?

2. 周恩來領導的《新華日報》在1944年發表社論指,「任何人的被選舉權都不應該被限制、被剝奪…如果事先限定一種被選舉的資格,甚或由官方提出一定的候選人,那麼縱使選舉權沒有被限制,也不過把選民做投票的工具罷了」。如果日後行政長官選舉,提名委員會有權以政治理由(例如愛國愛港),剝奪或限制香港永久居民的參選權利,當今中共領導人會否愧對中共先烈?如果中央堅持以政治理由篩選參選人,是否把港人當作投票工具,替北京認可的候選人臉上貼金?

3. 如果大部分港人都是愛國愛港,為何中央會擔心普選時,港人會選出一個不愛國愛港的行政長官?

4. 有意見認為,中央擁有行政長官的實質任命權,是體現對香港的主權。然而,中國大陸地方各級人大選出的地方首長,根本不用中央政府任命,中央對地方首長的任命權是體現主權的說法,有何事實基礎?

5. 根據2004年釋法,人大常委在俗稱「第二部曲」只有權決定是否需要修改《基本法》附件一或附件二;人大常委在2007年12月29日的會議上提及,提名委員會「可參照《基本法》附件一有關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以及普選行政長官後立法會才可實行全面普選等,是否只屬「附帶意見」,沒有法律約束力?如果是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決定,其法律基礎為何?是根據《基本法》哪一項條文作出?

6. 根據2004年釋法,修改附件二(立法會選舉辦法)的議案,須獲人大常委備案方可生效;如果人大常委有權備案或不備案,請問附件一的「批准」和附件二的「備案」有何分別?

7. 1993年3月18日《人民日報》發表時任國務院港澳辦主任魯平的談話,指出「第三屆以後立法機關如何組成,將來完全由香港自行決定…不必要中央同意」。人大常委多次阻撓立法會實行普選,是否意味已推翻當年的承諾?

8. 人大常委會否同意以一次過立法形式,處理2016及2020年立法會選舉辦法,分兩階段落實立法會普選?

9. 如提名委員會組成與選舉委員會大致相同,仍然偏向財團,如何避免特區成立以來,地產霸權獨大,貪腐死灰復燃的流弊?

10. 北京親信民建聯和工聯會,先後提出極保守及全篩選的政改方案,是否在扮演中央的馬前卒?

最後,工黨認為,會面地點不宜於中聯辦,而會面安排亦應事前公開給公眾知道。

工黨
2014年4月29日

四月 14 2014

抗議中共篩選言論

聲明

昨天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上海之行,與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會面。三者發表了篩選言論,企圖混淆視聽,為假普選製造輿論。工黨就此表示不滿,認為是次上海之行有見面,但無溝通;有講話,但無聆聽。

王光亞指特首普選必須符合「四個一」,惟具體內容全都捉錯用神,與香港市民理解有嚴重矛盾。工黨希望王先生聽取民意,特意改寫了「四個一」的香港民間版,供其參考,詳情如下:

一個目標:如期實現真普選。

一個基礎:行政長官普選制度要以民意為基礎。

一個共識:特首普選制度要有利於選舉產生一位解決管治問題的行政長官。

一份責任:中共有責任落實真普選。

了解更多

四月 11 2014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習近平先生鈞鑒:

我們為真普選的絕食己是第14天,超過336小時。我們絕食因為我們憤怒了,政改討論由始至今,中央一直都在打壓港人的普選訴求,我們的普選權利被一拖再拖,我們已等無可等,忍無可忍。

我們絕食,因為我們未死心,雖然中央的言行都是在打壓真普選,但我們不會放棄,一定堅持到底。因為我們深信真普選,才能保障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人權自由才能打破官商勾結,社會不公。民主選舉不一定選出最佳領袖,但至少可以彈劾最壞領導,再加上三權分立和輿論監督,政治權力架構互相制衡。香港要的是制度,而不是中共走的人治路。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支持民主的原因,因為我們追求一個更自由、公平、公正的社會,讓我們及下一代可以安心生活下去。

了解更多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