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政治擂台’

三月 28 2012   豬狼對決終於落幕。在西環(中聯辦)赤裸裸操縱下,梁振英終獲黃袍加身,正式成為下任行政長官。經過史上最不堪的小圈子選舉後,香港政經局勢如何發展呢?   有說,唐梁兩營互相撕殺,鬥得你死我活,令建制派嚴重分裂,勢將影響未來管治。我認為,所謂建制派分裂,是有點言過其實。唐梁兩營分別代表本地政商精英和傳統左派,本來就是南轅北轍,九七前後兩者走在一起,只是北京的統戰策略,並非神聖聯盟。事實上,本地政商精英從來看不起傳統左派,稱他們為「土共」並非無的放矢,當中的鄙視不言而喻;左派亦十分介意這個標籤,重點不在於「共」,而在於「土」。   為保香港順利過渡和維持營商信心,加上土共未成氣候,北京在回歸初期重用原有的政商精英,只是權宜之計。經過十多年的悉心部署,包括建立龐大地區網絡、攏絡主要專業團體、引進內地紅色資本等等,西環和土共組成的另一支管治隊伍已經準備就緒,可以隨時候命。今次小圈子選舉,正好是西環和土共強勢登台的有利時機。   我說建制派分裂言過其實,是因為政治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梁振英當選後第一個政治訊息是「大和解」,意味在可見將來,傳統左派和政商精英仍會組成非神聖聯盟,繼續主宰香港的政經大局,分別只是莊閒互調,由西環主場、土共主導。依循這個思路,估計管治班底不會來個大清洗,唐營也不會變身為民主派,只不過土共會擔當更大角色;至於財團壟斷的格局亦不會有根本改變,官商勾結會繼續存在,只不過資本的顏色多了一點點紅。選舉日前夕,有人鼓吹「保唐阻梁」以捍衛香港核心價值,只是一廂情願;期望李嘉誠挺身而出反對北京干預,更屬天方夜譚!   梁振英強調香港需要穩中求變,是小變不是大變。如今看來,小變,是指非神聖聯盟主客互調;而「穩」,就是以「維穩」作為施政主調。梁的民生福利政策,只是給予市民多些小恩小惠,只屬「維穩」政策的一部分,與市民期望解決貧富懸殊和其他深層次矛盾相差甚遠,跟社福界倡議促進基層的平等發展機會更是風馬牛不相及。   更重要的是,「維穩」是軟硬兼施。從涉嫌建議縮短商台續牌年期藉以打壓言論自由,以及揚言終有一日需要出動防暴隊對付示威者,可見梁對付異見是絕不手軟。而選舉期間挖黑材料的手法,雖然難有證據證明涉及國安單位,但其專業程度足可媲美情治機關,是否預示白色恐怖正式來臨? 《工黨主席 李卓人》
三月 23 2012   主權移交以來,人大多次釋法、小圈子選舉、傳媒自我審查、警權惡法打壓示威者、政治檢控,直至近日曾蔭權涉嫌收受利益,司法、行政制度全面倒退,核心價值受到嚴重衝擊。歸根究底,這些都是中央政府控制香港的手段。   今日中央的影響力已深入香港的不同階層,明目張膽干預傳媒,引入黑道介入選舉,互揭對手黑材料。唐英年僭建地庫企圖隱瞞事實;梁振英在西九計劃比賽涉嫌隱瞞利益衝突、打壓商業電台、強推廿三條。前者證據確鑿,誠信破產;後者城府深不可測,未上任已改變政綱,實難令市民信服。而民主黨候選人何俊仁則示範小圈子制度中,沒有中央認可只能是陪跑份子。   無論唐或梁當選,中共干預香港政策的情況都只會有增無減,基本法對港人的保障只是空談。   3.23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舉行全民投票計劃,讓市民有機會透過互聯網表達意見。用和平方法讓市民表達意見,竟然受到親北京報章猛烈攻擊,投票網站疑受到黑客攻擊。香港真正的民意受到壓制,另一方面,卻被利用為欽點候選人的政治籌碼。   中聯辦官員明目張膽干預香港事務,小圈子特權已經不公不義,北京還要召見個別選委施壓,清清楚楚說明這是個假選舉。   因網上系統被攻擊,香港大學民意調查計劃已決定將投票延長一天。今天已有過萬巿民專程去到各票站,等候半個小時,為的是投下一票,發聲表達對香港前途的擔憂。請巿民珍惜我們仍然有的言論自由,3月24日到以下網址 http://popvote.hk 或實體網站投努力爭取得來的一票。《何秀蘭》
三月 14 2012   最新公布的2011年人口普查結果,進一步印證香港人口正急速老化,人口年齡中位數由2001年的36.7歲,上升至2011年的41.7歲。統計處早前發表的人口預測亦顯示,長者人口將由2009年的91萬人,急增超過一倍至2029年的接近210萬人。   社會已開始討論未來長者退休生活需要,例如民間團體近年積極爭取盡快設立全民退休保障,政府研究不同融資方案應付長者醫療需要,而房協亦籌建中產(富貴?)長者屋。雖然有關討論仍未有廣泛共識,但起碼官民都意識到問題的急切性。   不過,另一個與人口老化相關的課題-勞動人口減少卻沒有得到同樣的重視。人口預測顯示,香港的工作年齡(15至64歲)人口將會在2014年左右見頂,之後會緩緩下跌,由2014年的540萬人逐步減少至2029年的530萬人。不要以為減少區區10萬人不是大問題,由於人口持續增長和老化,工作年齡人口的百分比,將會由2009年的75%降至2029年的63%。   還有一點補充,就是上述人口預測是假設有一半「雙非嬰兒」會在21歲前返港居住,如果這批政府口中的「生力軍」返港人數較預期低,工作年齡人口減少的問題將會更嚴峻。   勞動投入是其中一個重要的生產要素,工作年齡人口下降將會令經濟增長放緩甚至倒退;要扭轉這個情況,除了移民政策外,我們必須設法提高勞動生產力和勞動參與率。2001至2010年間,香港勞動生產力按年增加3.2%,如果要抵消勞動人口減少對人均經濟增長的影響,生產力增長需要提高大約一個百分點,政府有需要加大教育和人力培訓的力度。   另一個政策方向,是提高勞動參與率。2011年的勞動參與率較10年前下跌了1.7個百分點,這大概反映了年長退休人士比例上升的趨勢。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同期女性勞動參與率提高了1.8個百分點,但仍低於男性13.6個百分點。要進一步提高女性的參與率,需要處理性別分工的問題:照顧年幼子女仍然是女性(特別是收入較低女性)的職業絆腳石;如果這問題處理不好,提高女性的參與率只會帶來另一個難題-生育率下降,這正是我們過去十多年面對的問題。   提高勞動參與率的另一個可行方向,是鼓勵65歲以上長者繼續工作。過去數十年,港人健康狀況大有改善,不少長者仍有足夠體能應付工作,對長者來說,有一份全職或兼職工作,除了有個生活寄託,亦可紓緩退休收入不足的問題。   要鼓勵長者繼續工作有兩大問題要解決。首先是供求錯配:市場歡迎生產力較高的長者,但他們大多沒有經濟需要繼續工作;相反,技術水平較低的長者有較大經濟需要繼續工作,但市場卻未必有此需求。另一個問題是,每當我跟工友提出這話題,得到的反應都是:「唔好掛!仲要做?」香港的僱傭保障相對落後,令不少打工仔女叫苦連天,如這情況一日不改,提高長者勞動參與率似乎不會是一個受歡迎的建議。   無論怎樣,如果人口預測準確,兩三年後香港的工作年齡人口將會逐步下降,我們需要盡快尋求應對方法。 《工黨主席 李卓人》
三月 09 2012

  行政長官曾蔭權不避嫌疑接受富豪特別款待引起社會關注。有人認為曾蔭權與富豪份屬朋友,不涉及利益衝突。但是公職人員的工作涉及公共決策和大眾利益,香港經歷六、七十年代嚴重的貪污問題後,實施高薪養廉,以穩定可觀的收入和退休保障,確保他們廉潔奉公,盡忠職守。公職人員職位愈高,權力愈大,社會監察亦愈加嚴謹,要求公職人員在私生活上避免利益衝突。

  曾蔭權出任特區最高權力公職,不避嫌享受富豪的豪華款待,雖未確證有以權謀私的意圖,已有享受利益之實。而防止賄賂條例(下稱防賄條例)第三條清楚訂明公職人員「任何索取或接受利益的行為,即屬犯罪」。可惜該條例對行政長官並無規範,曾蔭權表示特首沒守則可從,只能自主規範,並在傳媒和立法會答問會上,重申他未意識社會要求提高才引發事件。

  行政長官根據防賄條例規定而頒布的《接受利益(行政長官許可)公告》訂明「公務員必須避免接受任何過分奢華、慷慨或頻密的款待,以免履行職務時造成尷尬,或令政府聲譽受損」。

  《政治委任制官員守則》第五章亦規定「政治委任制官員應避免接受過於花費的款待」。曾蔭權要求下屬嚴守上述守則,但容許自己乘坐富豪提供的遊艇和私人飛機外遊,無疑是寬己嚴人,不依他為下屬所訂的規矩。

  曾蔭權將個人貪圖豪華享受的責任推卸於市民的期望改變,企圖洗脫污名,另一方面,現有規管特首收受利益的制度確實存在漏洞,包括防賄條例未全面規管特首,故此廉政公署現時立案調查曾蔭權有否涉及利益衝突並不全面。

  曾蔭權成立的「防止及處理潛在利益衝突獨立檢討委員會」負責檢討現有制度的漏洞,不會調查曾蔭權有否違反誠信或瀆職行為。由立法會根據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有關事件,是最公開透明的方法,可惜建制派為政府護航,相信通過的機會微乎其微。

  立法會彈劾行政長官的機制將成為制度上最後一步,但亦只是表明立場的機會,因為建制派定必全力護航。歸根究底,曾蔭權由800名特權選委經小圈子選舉產生,無需向市民問責。立法會受制於分組點票制度,監察能力被削弱。防賄條例涵蓋範圍不足,令曾蔭權有空間為自己度身訂造一套形同虛設的規範。

  曾蔭權作為香港首長,上樑不正下樑歪,其誠信和廉潔操守直接影響十六萬公務員的士氣和政府施政的認受性。

  今日曾蔭權有負香港人的期望,而下任特首候選人唐英年於政務司司長任內僭建地庫,知法犯法;另一候選人梁振英在十年前的西九規劃比賽中涉嫌偏私。議會制度不足以全面制衡貪腐,有賴公民社會全力爭取普選,方可廢除小圈子滋生貪腐的情況。

《公民起動主席 何秀蘭》

二月 29 2012

  香港大部分貧窮家庭都有最少有一名在職家庭成員,「有工開唔代表有飯開」,如何解決在職貧窮問題,是整體扶貧策略的一個重要環節。有論者提出,協助在職貧窮家庭最有效的方法是設立負入息稅的制度。

  究竟甚麼是負入息稅呢?

  負入息稅的概念一點也不複雜,只要將徵稅制度倒過來就是了。按現時稅制,如果我們的收入超過某個水平(免稅額),就開始需要按某個百分比(稅率)繳稅;負入息稅剛好相反,如果我們的收入低過某個水平,不但不用繳稅,還可以從庫房按某個百分比領取補助。當然,以上只是一個最簡單的說法,不同國家的具體實施情況會複雜得多。

  一般認為,負入息稅較最低工資更有效針對在職貧窮問題。低收入和貧窮是兩個相關、但不同的概念。前者是以個人就業收入計算(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的標準是中位數的2/3),而後者則以家庭入息計算(通常是中位數的一半或六成)。一個中等收入的工人,可能需要供養多名家庭成員,因此被界定為貧窮;相反,一名低收入工人,可能因為其他家庭成員都有收入,因此不屬貧窮。

  香港的統計數據顯示,每六至七名低收入工人中,只有一人屬貧窮家庭成員;換言之,大部分最低工資受惠者,都不是在職貧窮的工人。負入息稅則是根據家庭組成和收入發放,幾乎所有受惠者都是在職貧窮家庭。當然,最低工資的目的除了扶貧外,還包括工作尊嚴的考慮;而OECD的分析亦指出,如果只有稅務補助而沒有工資下限,工資可能會被壓低,變相以公帑資助僱主,最低工資因此仍是扶貧政策不可或缺的工具。

  香港其實亦有針對在職貧窮的收入補助制度,就是低收入綜援,但相較稅務補助,有兩個明顯缺點。首先,如果受助家庭的每月收入超過4,200元,受助人多賺一元,援助額就會相應被扣減一元,令受助人完全沒有經濟誘因增加收入。

  稅務補助的另一個優點,是由稅務局負責執行,行政費用相對較低。由於所有在職人士都需要報稅,領取稅務補助佔合資格家庭的比例一般高達七至八成。在香港,大約只有一成在職貧窮家庭,有領取低收入綜援。

  既然目前的低收入綜援問題多多,政府又會否考慮設立負入息稅呢?答案是「一字咁淺」,因為「得個錢字」。雖然稅務補助的行政費用很低,但補助支出卻十分高。英國2004至05年度稅務補助的總支出達158億鎊,相當於生產總值的1.3%。如果香港實行負入息稅,估計每年經常支出接近100億元,以近年財政預算每年只肯增加經常開支大約數十億元來看,除非政府改變保守的財政哲學,否則要成功爭取,相信仍是遙不可及。

《工黨主席 李卓人》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