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政治擂台’

一月 09 2012

  發展局日前發表開拓土地供應的建議,當中包括在維港水域以外大型填海,如填平長州和坪州之間的海床連接兩個小島,甚至暗示可將離島與主要公路系統接駁,配合由填海而來的土地發展為大型住宅區域。公眾對人為填製島嶼嘩然,紛紛表示以發展新界土地代替填海。但在討論如何增加土地之前,應首先檢視當局估計於2039年人口增加至890萬,以至須要增加1,500公頃土地的推算從何而來。

  其實在過去二十多年,香港居民的生育率一直偏低,出生嬰兒數量不足以補充死亡人口。理論上,每一千名女姓須誕下2,100名活嬰,才可將人口數量維持在穩定水平,但據政府在2010年7月發表的香港人口推算,過去20年最高生育率在1994年,每一千名女姓才不過誕下1,355名活嬰,在2003年低潮,只有901名嬰兒出生;從2014年到2039年,出生率只維持在936至1,023名嬰兒的水平。生育率之低,根本達不到穩定人口的更替水平,除非香港特區大量吸納移民,否則,不會有推算之中增加的190萬人口。

  由2012年至2039年只有二十七年,期間增加190萬人等於每年吸納70,000名移民。現時每年約有35,000名港人內地子女和配偶來港,我們有責任促進家庭團聚,盡快協助他們融入社會,另外的35,000個名額,港人應可選擇吸納移民的類別,或選擇減少名額,甚至讓香港人口逐漸降低;而80年代從內地大量來港的單身男性相繼年長,可以預見跨境婚姻和申請來港的子女配偶將隨著這批移民日漸年老而減少;相對而言,政府將接受更多非因家庭團聚來港的移民,但政府並無就每年吸納35,000名或更大數量的非家庭團聚移民政策諮詢港人。特區的人口政策從未經過完整深入的討論,但特區與中央政府卻以行政措施增加輸入移民,急速改變香港人的文化身份。

  1999年終審院就居港權的判決引致人大釋法,當局聲稱判決可令香港人口急增167萬,不惜用分化社會的手段鼓動歧視新移民,令不少市民支持政府摧毀法治,公然不守法院裁決;2011年,政府和部分政黨重施故技,以大量留港滿七年的海外傭工可即時成為香港居民炒作成選舉議題,挑動市民恐懼,但暗裏卻預計在2039年前吸納大量與香港沒有家庭連繫的移民而不作諮詢,市民完全沒有機會就移民政策表達意見,當局沒有問公眾是否同意人口大幅增加,亦沒有與公眾商討吸納移民應持的標準。政府三刀兩面的手法陰暗得令人背脊發寒。

土地應為民所用。而香港可接受多少移民,那些類別移民為優先,都應該由市民參與決定,不可由兩個政府幕後操盤。社會應爭取與政府講清楚人口政策,再以人口推算和各階層可負擔的住屋須要為開發土地的基礎,切勿讓政府胡亂破壞環境和香港的文化身份。

《何秀蘭》

一月 04 2012

  財爺將於下月一日發表任內最後一份財政預算,坊間估計今年盈餘將連續第二年高達700億,面對庫房水浸,相信政府屆時又會再次提出一次性派糖措施。財爺現時最關心的,或許是如何避免重蹈去年派糖派出禍的覆轍,但我認為政府最需要處理的,是如何理順香港的公共財政:為甚麼「一次性」的退稅和免差餉措施,會變成每年財政預算的指定動作?為甚麼庫房連年錄得巨額盈餘,政府卻說沒有餘錢改善教育、醫療、安老等社會服務?

先跟政府算一算賬:

  連續7年錄得財政盈餘:2004 至 05年度起的七個財政年度,庫房每年均錄得財政盈餘,累積盈餘超過3,200億元,是2010至 11年度政府經常開支的1.4倍;

政府收支差距有不斷擴大的趨勢

  政府收支差距不斷擴大:從經營收入及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百分比的5年移動平均數可見,政府收支差距有不斷擴大的趨勢,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百分比,由2000至04年度的15.1%下降至2007至11年度的12.9%,而同期經營收入佔生產總值百分比,則由13.1%上升至16.6%,香港可能已出現結構性盈餘;

  政府每年抽走生產總值1%:以更長時間分析,自1997至98年度起的15個財政年度,政府收入總額佔生產總值為18.7%,同期政府開支總額佔生產總值為17.6%,兩者相差1.0%;香港大部分財政儲備用來購買美債,換言之,特區政府變相以市民的錢支付美國政府的開支。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可能有結構性盈餘,並不是因為政府抽多了市民和企業的稅款。1991 至 97年,薪俸稅佔上年度僱員報酬是5.8%,回歸後是4.8%,同期利得稅佔上年度經營盈餘總額分別是11.2%及10.1%;簡言之,回歸後市民和企業的稅務負擔是減輕了。

  特區政府每年有相當於生產總值1%的盈餘,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回歸後印花稅和財政儲備投資收益遠高於回歸前,每年收益平均多了約生產總值的2%;其次是唐英年擔任財爺時大幅削減政府經常開支,而曾俊華上任後仍蕭規曹隨,現時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百分比,已差不多回復至1990年代初的水平。

  政府和商界經常指,香港奉行低稅率政策,無法支付民主派提出的社會服務建議。不過,從現時政府財政狀況分析,政府即使不加稅(甚至可以在有需要時退稅和免差餉),仍有足夠財力額外增加相當於生產總值1%的經常開支(即約200億元),足以支付社會已有廣泛共識的民生訴求,包括推行15年免費教育、在中學實施小班教學、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增加護理安老院和殘疾院舍宿位、設立照顧者津貼、提高長者醫療券金額至每年1,200元,以及補助殘疾僱員最低工資差額。

  在不增加經常開支的緊箍罩下,面對庫房水浸,官員和政黨只好在一次過措施上動腦筋。不過,這些「綽頭」只可以贏得一時掌聲,卻沒有長遠效益。如果政府繼續盲目追求「大市場、小政府」,以為政府愈小愈好,不斷緊縮開支令公共服務倒退,結果只會是「官富民窮」,肥了庫房,苦了市民。《工黨主席 李卓人》

十二月 28 2011

  法律改革委員會於2000年提出訂立法例禁止纏擾行為。婦女團體在初階段普偏支持,因為許多因家暴被虐的婦女在逃離施暴配偶之後,仍然被前配偶滋擾,他們不斷致電追查妻子和子女下落,甚至庇護中心的職員社工亦被痛罵,亦有施虐配偶知悉前妻所在之後,在住所外守候,向前妻出言恐嚇,甚或再次拳頭相向。除被虐婦女歡迎立法建議之外,受追數公司不法手段恐嚇,和不願意被娛樂記者追訪私生活的影視界亦大力贊同。

  然而,纏擾法例同時嚴重打擊新聞採訪自由,令記者無法追訪新聞。有權有錢的官商巨賈只要祭起惡法,聲稱被人纏擾,感到驚嚇困惑,即可立時報警,請警方將記者帶走,防止「罪案」,新聞界即不能繼續守候訪查目標人物,無法知悉是否有損害公眾利益的事情發生。一旦公眾知情權被堵截,輿論壓力亦一併消除,要行惡的人更加恣無忌憚。

  其實香港已有規禁誹謗的條例,傳媒就算如實報導評論,亦須準備隨時面對被報導者理據未必充份的誹謗訴訟,故下筆小心謹慎,最後亦有法院依法依理裁決,而報導早已見報,就算法院錯判,公眾亦有判斷,對行惡的人構成阻嚇;假若纏擾法例通過,編輯根本沒有機會考慮如何剪裁訪查得來的資料去避免誹謗官司,因為記者不能繼續追訪,連素材都找不到,真相將永遠被掩藏。

  一方面維護新聞言論自由,同時關注保護弱勢婦女,當年真的十分為難。除了努力向婦女團體力陳利害之外,我們提了一個兩全其美的建議,至今仍然適用。因應絕大數引致真正驚嚇或可演化為危害人身安全的纏擾行為牽涉家暴或不法追數手段,我們建議在家暴條例和放債人條例中加入規禁纏擾的條文,令只有在這類關係中的各方,才須負上纏擾行為的法律責任。社會演變至今天,亦可考慮加入強拍收樓等過程中的纏擾行為,令小市民得到保障,同時,新聞工作者可繼續採訪,無懼忽然間被警方帶返警署協助調查,市民的知情權當然不會被削弱。

  其實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手上有更大更迫切關乎公眾利益的事情須要處理,就是嚴正調查現有選民登記中種票作假的情況,須要在明年九月立法會選舉之前認真處理。局方放著當務之急不管,卻聲稱須要回應法改會十年前拿出來,且被社會反對的建議,令人質疑當局只想打壓新聞自由和團體向權貴表達意見的權利。公眾萬不可以對此掉以輕心。《何秀蘭》

十二月 21 2011

  經過一年多的籌備,工黨終於正式成立,斗膽借《政治擂台》一角「賣廣告」,介紹工黨的基本信念和主張,也望各位讀者指教。

工黨的信念:自由和平等

  工黨相信,人人生而自由和平等。

  人生而自由,因為每一個人都有自由意志,沒有人天生便從屬他人。人作為自主的個體,應該可以自由而全面地、憑著自己的意志,決定要過怎樣的人生。

  人生而平等,因為每一個生命都重要,而且是同等重要。生命的價值在於潛能得以充分發展和實現,如果潛能被虛耗了,不管那是我們自己的,還是別人的生命,都是一件憾事。

  不過,人的命運並不完全取決於自己的抉擇和努力,能否活出有價值的人生,同時深受超越我們可以控制的環境因素影響:政治體制、經濟結構、社會制度、社會背境、與生俱來的資質,以至純粹的運氣,總會厚待一部分人而不利於另一部分人。政府的角色,就是致力糾正造成不平等的環境因素,並補償因環境因素而受到的艱辛和苦難。

工黨的主張:民主、公義、永續、團結

  工黨承諾以信念為本,透過推動民主、秉持公義、追求永續發展,以及促進社會團結,實現建設自由和平等社會的願景。

  少數人壟斷政治權力本身已不符平等原則,而不民主的政治制度,更會鞏固經濟和社會不公,甚至危害人民的自由。工黨主張人民擁有平等的權力,在政治、經濟、社區、文化,以至各生活領域實踐民主,有權決定自己的生活和命運。

  香港貧富極度不均,少數財團控制了香港大部分的財富資源,並藉其經濟實力影響政府施政,鞏固他們的支配位置,基層市民卻因貧窮和匱乏而未能充分發展潛能。工黨捍衛社會公義,致力消除一切形式的歧視,並保障所有市民都有起碼的物質生活條件,讓不同性別、族裔、能力、身體狀況、階級或社會地位的市民,都有平等機會發展潛能和自我實現。

  現行的發展模式需要不斷生產和消費,消耗大量能源和產生大量廢棄物,對環境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而金融和房地產業主宰香港經濟命脈,不但工業和實業資本被淘空,小商戶亦缺乏生存空間,絕非長治久安之道。工黨追求永續發展,讓經濟活動回歸「經世濟民、利用厚生」之本,除了要公平地滿足當代人的需要和生活,同時也要實現世代公正,不能損害後代人的利益和福祉。

  市場邏輯不但主導香港的經濟活動,同時亦逐漸影響、滲透,甚至取代其他社會關係。人際關係愈來愈強調競爭和自利,犧牲了友愛和互助;社群之間愈來愈著重利益關係,犧牲了人文關懷。工黨主張社會團結、友愛和互助,建立人際間互相關懷和尊重,而非剝削、壓迫、排斥和以利益掛帥的社會關係。

  全民起動,天下為工!工黨相信市民大眾共同擁有香港的過去和未來,並期望與大家一起,共同建設一個自由和平等的香港。《工黨主席 李卓人》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