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新移民’

十二月 27 2013

星島日報 2013-12-27 A12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終審法院上周二頒下判詞,宣布申領綜援要居港滿七年的限制違憲,並要求政府把居港的期限回復為一年。判決一出,引起社會巨大迴響,質疑判決的合理性及帶來的額外財政開支。翻開判詞,我們發覺早在一九七一年,政府便把領取公共援助的居港期限由五九年訂立的五年期限縮短為一年。因此,現在把○四年訂立的七年期限回復至一年,只是時光倒流。

估計額外開支十二億

財政司司長在其網誌表明終院判決後,政府明年的福利開支無可避免會增加。但實際每年的「額外」支出為多少?財爺有責任估計實際財政影響,而非空泛地指出福利無可避免地增加。

我們可參考○三年或以前新移民的領取數據,作為當居港期限為一年時領取綜援的比例。○四年起,政府雖實施七年的居港期限,但當時已在香港的新來港人士不受影響。因此,一一年的數據可視之為當居港期限為七年時領取綜援的比例。

九九年至○四年,領取綜援的新來港人士佔過去七年累計的單程證持有人,平均比率為百分之十六點零四。一一年,因收緊居港期限,有關比率跌至百分之五點四。以一二年過去七年累計的單程證持有人為三十一萬九千人計算,額外的綜援申請人約為三萬四千人。

基於新移民家庭多數住在三人及四人家庭,以三人住戶平均綜援金額每月二千九百六十九元計算,綜援額外支出約為十二億。

值得注意是,九九至○三年新移民申領綜援的比率與整體綜援佔全港住戶數目的趨勢一致,後者的比率由百分之十一點五五上升至百分之十三點三七,同期失業率亦由百分之六點二上升至百分之七點九。今年綜援佔全港住戶數目比率為百分之十點八五,失業率只有百分之三點三,估計約一成六的新移民領取綜援應該會高估。

生活狀況不斷改善

新移民的勞動人口參與率亦由○一年的約四成四,上升至一一年的近四成八,每月主要職業收入中位數亦由六千元升至七千五百元。事實上,新移民當中較多擔當家庭照顧者。一一年,新移民男女合計有百分之二十六點二為料理家務者。若認同料理家務為「家務勞動」的話,把家庭勞動及勞動人口相加,得出與相應人口的比率,新移民佔近七成四,即十名新移民中,有七名為家庭照顧者或在外工作。

綜合上述數據,我們估計綜援因終審庭判決而新增的開支每年不會超過十億,佔整體綜援二百億開支約半成。綜援是社會幫助窮人的安全網,應按需要而非身分去審批。希望香港社會大眾能脫下有色眼鏡,弄清事實真相。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九月 12 2013 星島日報 2013-09-12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較早前我因為退出由譚凱邦和范國威發起的「換特首、抗融合」聲明而引起小風波。我同意聲明的部分內容,但對於聲明把香港的房屋問題歸咎於新移民,指他們的數目太多,並要以「源頭減人」的方式針對房屋問題的核心,我實在不能同意。消息傳出後引起一些網上討論,不少活躍於社運的朋友互相批評,對於新移民與目前香港面對的困境的關係,各有不同分析。 最近政府發表長遠房屋策略諮詢文件,表示未來十年房屋需要達四十七萬單位;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網誌撰文表示土地供應不足,面對大量房屋需要下,要考慮發展郊野公園,進一步引起土地資源不足而要限制新移民人口的爭議。 特首上任前後說法有異   首先,香港的土地是否不足?梁振英作為產業測量師,一早提供了專業答案:他在競選政綱中指出:「香港並不缺乏土地,只缺乏長遠規劃」。他還說明:「香港的土地利用率偏低。目前所有公私營住宅只佔全港百分之六點九的土地,商業用地佔百分之零點四,工業用地佔百分之二點三,農業用地佔百分之六點一,市區及郊野公園以外,全港仍有大量未開發土地。」究竟是甚麼土地?他再具體說明:應「盡快檢討政府的中、短期規劃。考慮將空置的政府用地、廢棄的政府建築、短期租約用地、鄉郊和工業用地,在基建配套許可下,更改土地用途,興建房屋……」。究竟香港是否缺乏土地興建房屋,還是梁振英上任後沒有盡力開發土地?   梁振英上任前後對本港土地供應和運用有兩種完全不同的態度;上任前指出有大量未開發土地,上任後卻通過陳茂波解釋大量官地因位處斜坡或過於零散而不能用。 除較早前建議大幅填海外,陳茂波還要打郊野公園主意,民間卻不斷指出有數千甚至近萬公頃的土地可以運用,政府與民間就可運用土地的事實說法截然不同。就此,政府實有責任把全港土地資料透明化,並重新整理好土地用途的資料(包括大量在新界的停車場、貨櫃場等棕地和被荒廢的農地和工業地等),讓公眾一目了然,以便能進行理性討論。   此外,香港的房屋問題,是否源於新移民太多?香港過去十五年(一九九六至二○一一)的人口增長率平均每年是百分之零點六三。與幾個城市同期的人口增長率比較:多倫多(百分之零點六一)、紐約(百分之零點七六)、新加坡(百分之二點三三);或與內地的城市比較(二○○○至二○一○年):香港(百分之零點五三)、上海(百分之三點四四)、廣州(百分之二點四八),我們的人口增長並不特別快。在可持續發展的大原則下,究竟香港的土地及其他資源,是否不能承擔目前已經偏低的人口增長?這是一個複雜而嚴肅的問題,也是由林鄭月娥領導的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要回答的問題。可是,委員會成立至今,仍未有就此核心問題提供任何資訊或討論,反而最有興趣去增加低技術工人的供應,包括輸入外勞。 房屋單位比住戶多21萬   對於未來人口增加預測,多年來統計處的數字都是偏高的。新界東北發展計畫就是根據高估了的人口增長而規劃出來。根據統計處最近的修正,當年錯估人口增長速度的時差達十年!也就是說,整個發展計畫根本沒有逼切性。還有一點要指出:香港目前有約二百三十九萬住戶,但房屋單位卻有二百六十萬個。即房屋單位比住戶數目多出約二十一萬。究竟香港的房屋及土地不足的現象,是供應還是分配問題?   目前,每天有一百五十個單程證來港的新移民,差不多全是家庭團聚。他們都是香港人的家人,我們絕對不應該把香港房屋不足的問題,簡單地歸咎於他們。把新移民放在香港人的對立面,不但危險,還有機會引發仇恨和社會分化。更重要是,我們忽視了問題的核心,讓真正的罪魁禍首逃之夭夭,卻把問題怪罪於另一弱勢社群。這正是既得利益者樂見的悲劇。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