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施政報告’

十月 12 2017

工黨批評林鄭首份施政報告只懂玩花巧,派小便宜後攞你命,在民生項目施小恩小惠,然後擴大輸入外勞,壓抑工資增長,大益商界財團。政治上則迴避政治檢控,硬推割地兩檢,企硬人大831決定,繼續假普選,還要為立法23條創造條件。林鄭在政治方面已徹底變成跛腳鴨,執行中共在港政治任務,香港已實施黨委書記制,由中聯辦主導政治。林鄭在自由人權保障隻字不提,連反性向傾向歧視也迴避,對平權亳無承擔。

反對大量增加「綠表置居計劃」 推行樓宇空置稅

工黨認為政府應保障市民享有適切居所的權利,體現居住權利並不一定需要擁有物業。因此,政府的措施應以提供適切居所為目標,而非以置業作為政策目標。

此外,工黨反對大量增加「綠表置居計劃」,因為此舉無助縮短公屋輪候冊,只是把公屋商品化,讓房委會賣樓套現,減低房委會的財政承擔。「綠置居」名義為公屋,但實質為出售的資助房屋,與居屋類同。現有的公屋居民已有充足的置業機會,可以靠綠表資格購買一手居屋、二手居屋及租置公屋單位。

至於社會房屋共享計劃,當中由市區重建局提供62個單位,地產商恒基地產提供100個單位,可見過往房屋空置的嚴重情況,以及市建局如何浪費房屋資源。工黨認為政府應推行樓宇空置稅,以打擊樓宇空置的情況。

了解更多

一月 23 2015

星島日報 | 2015-01-23 報章 | A17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李卓人

行政長官上周發表本年度《施政報告》,公眾焦點大多集中梁振英殺氣騰騰,點名狠批港大學生會官方刊物《學苑》及結集《香港民族論》鼓吹港人命運自決,似是忽略了《施政報告》對廣大打工仔女另一殺着——放寬輸入外地勞工,其中地盤工人可說是首當其衝。

梁振英在《施政報告》指出,建造業面對嚴峻的技術工人人手短缺和老化問題,雖然自去年四月起,「補充勞工計畫」已加快處理公營工程項目的申請,但有關情況仍未見顯著改善,因此建議進一步放寬輸入外勞,包括容許輸入勞工可在不同公營工程地盤工作。工黨認為有關建議猶如飲鴆止渴,只顧承建商的短期利益,漠視地盤工人的長遠福祉,亦不利建造業的持續健康發展。

了解更多

一月 17 2014

工黨主席 李卓人

驟眼看來,這是一份重基層的施政報告,亮點是每年經常開支達30億元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在2012年,全港有40萬家庭生活在貧窮線下,當中有接近四成屬在職貧窮。政府為辛勤工作但收入仍不足以養家的市民提供一點協助,實屬應有之義;但要做到施政報告所講的「打破跨代貧窮惡性循環」,似乎是言過其實。

政府估計有20萬低收入家庭可以受惠,即平均每戶每月可獲1,250元津貼,脫貧的作用十分有限。事實上,政府的數據顯示,2012年的貧窮差距為150億元,30億元只可收窄差距20%。跟外地類似計劃比較,香港的規模亦小得多;以英國為例,2009 – 10年度當地的低收入補助(work and child tax credits)總支出接近200億鎊,相當於生產總值的1.4%,而香港則只有0.14%,剛好是英國的十分一。

施政報告也花了不少篇幅交代長者和殘疾人士服務,當中包括在現屆政府任期內增加5,000個資助安老宿位。這也是「止到咳但止唔到痛」,數字可以說明一切:現時有超過30,000名長者輪候宿位,每年有約5,000名長者在輪候期間離世;經核實合資格入住護老院舍長者的平均剩餘壽命是36個月,入住院舍平均輪候時間是33個月。增加名額後,輪候安老宿位仍是鬥長命的比賽。

了解更多

一月 15 2014

回應2014年施政報告

回應2014年施政報告

新聞稿

各大傳媒:

扶貧蜻蜓點水 止咳唔止痛 普選人權廉潔 罔顧冇誠意    

今次施政報告看似改善民生,惟多項政策仍然是少修少補,未能對症下藥,解決問題。

施政報告隻字不提取回單程證審批權、租務管制、全民退休保障等政策,就連連日向傳媒放風的降低強積金與遣散費對沖,最終向商家財閥跪低,令市民期望再次落空。

市民最關注的民主、法治、自由、廉潔,近年情況每況愈下,但於施政報告中只是輕輕帶過,更無隻言片語維護新聞言論自由。

環保方面,政府從善如流,推出回收重造基金,可惜細節欠奉。工黨重申,該基金須要是可動用本金的基金,年限兩年,並且短期內應轉化為經常開支。

至於低收入補貼,政府竟忽視貧窮率多達五成的殘疾人士的家庭,沒有將他們包括在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內。

最後,是次施政報告推出的社會及福利服務措施,只針對小部份迫切個案,沒有全面解決根本問題,而且反映政府進一步私營化社會及福利服務措施,罔顧服務質素。

工黨
2013年01月15日

工黨回應施政報告記者會
http://youtu.be/ix2FYAWH3dY

八月 31 2013

原刊於信報論壇:http://forum.hkej.com/node/104845

梁振英去年「競選」特首時,在其政綱「行其正道 穩中求變」中有關人口及人力資源的章節中提到:「成立專責委員會,包括政府、僱主和僱員代表、學者和社會人士,共同研究推動標準工時立法工作及涵蓋範圍,關注僱員超時工作的情況和安排。」

梁特首在第一份施政報告中也確提出成立標準工時委員會,但就表明委員會沒有就立法設前提及方向。由是政綱中的「共同研究推動標準工時立法」中的「推動」及「立法」兩個核心概念就被梁特這名善於語言偽術的政客所消滅了﹐而委員會亦隨即變成「共同研究標準工時」的研究學會。

研究再研究

上月底勞工及福利局表示標準工時委員會下會設「工時諮詢」及「工時研究」兩小組,會於明年年底向委員會提交報告。而委員會將委託顧問進行專題調查,預料今年內可完成招標工作,最快明年第三季得出初步數據。委員會亦會在明年第一至二季,在行業、職業或地區層面,進行第一輪公眾諮詢,到2015年首季才進行第二輪諮詢。如此一來,諮詢後再研究,研究後再諮詢,透過這種以「空間換取時間」的戰略,標準工時又可再拖兩年,將立法爭議又再延後。

讀者可能會問,像標準工時這樣影響廣泛的政策,推行前先做好研究及調查不是應份的嗎?答案當然是肯定的。但筆者要提醒大家,其實早於2012年底,勞福局已發表過一份共三百頁的「標準工時研究報告」,報告雖然充斥傾向性,並以工時立法對經濟發展影響作為主軸,但仍不得不承認全港281萬名僱員中有23%人曾超時工作,當中近半並無補水。如今研究後又再研究,不是為了「揼波鐘」還為甚麼?

再者,委員會最近表示新設的「工時諮詢」小組最快今年底開展公眾諮詢,務求全民參與,讓諮詢做到幾乎等於「全民投票」。但語音未落,小組主席梁籌庭即指出委員有共識暫只作一輪諮詢,2015年向委員會提交報告。一輪諮詢就等於「全民投票」?況且,若政府是有誠意廣納意見的話,何解將香港其中一個有代表性的工會職工盟排除在外呢?這不禁又使人生疑,委員會未來兩年的諮詢及研究會否又是梁特的另一場「自己友玩晒」的「摺櫈騷」﹗

梁特始終怕商界

梁振英部署「競選」前後,先擺出一副關心基層疾苦的姿態,以突顯對手唐英年財團背景的形象,搏取基層支持。但他上任後的種種表現,例如在持續50天的碼頭工人罷工中噤若寒蟬,以至對標準工時立法拖得就拖的態度,不禁讓人聯想梁振英始終忌憚一線大財團。況且,即使在梁營中間,事實上也有財團老闆如陳啟宗等人,梁也要好好給他們交待吧﹗

說到底,社會政策始終也離不開政治體制的構成。若然未來的特首仍然由1200人的小圈子選出或必須經這小圈子提名後才可「被普選」的特首,終難避開大財團對其施政的制肘,並繼續以經濟發展為名保住財團利益為實的前題下,窒礙社會向前發展及普羅大眾的福祉。

標準工時立法的問題是關乎數十萬個打工家庭的生活事宜——他們有否足夠的休息時間免於精神疲累、有否健康的體魄免受工傷、能否騰出時間陪伴家人或親子、能否工餘進修拓展前景,以至有否足夠的空餘參與社會事務等等,都與標準工時能否立法有關,這不單是經濟能否繼續發展的問題,而是香港的國民幸福的大事。冀梁班子不要重蹈前任覆轍,在社會發展問題上含混過關,磋跎歲月﹗

工黨秘書長 譚駿賢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