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施政報告’

二月 07 2013

CY講人話
議會事務
尊重勞動
最新消息
— 請將此電子通訊傳給您身邊的親朋好友!
Please spread this e-journal to your relatives and friends!

— 如閣下未能閱讀此郵件,請按此閱讀網上版。
If you can’t see the image below,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the online version.

http://youtu.be/Z0X_wssLxzM
一月二十三日(三)自由黨議員田北俊提出「優化失業綜援」議案,並由同黨的易志明議員提出修正案,要求政府為健全人士申領失業綜援設立兩年期限、健全而未有重投職場的申領者全職須每周5天、每天8小時參與社會福利署安排的社區工作等。對於自由黨向弱勢抽刃的行為,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迅速撰文反駁直「樂在其中」參與政治。

(詳閱下文)
今年施政報告中,梁振英所有競選承諾不是消失、就是「縮水」,還企圖用「語言偽術」繼續掩飾政府無能的施政。面對市民多年訴求,施政報告竟再次以「討論」、「成立委員會」、「研究」、「聽取意見」等語言幻術,一拖再拖。工黨為表達對施政報告的不滿,除了1月27日發起遊行,亦修訂致謝動議,並對特首表示遺憾。

(詳閱下文)

o動議引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特首誠信及政治酬庸問題。

o工黨副主席何秀蘭將於本周五(2月8日)在內會上動議引用特權法,調查梁振英在特首選舉期間是否承諾讓劉夢熊任行政會議成員,以及虛構檢查僭建的專業人員等,動議一旦在內會被否決,即在2月20日的立法會會議上再提一次 。

Michael和太太在「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中舉起「撐同志,反歧視」的標句

訪問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t9jjfB2IZc

(一)人物專訪:
鄭永鍇Michael — 不安世代下參與政治


近日同志平權運動鬧得熱烘烘,有一張相片在網上被瘋傳,相中是一對年輕夫婦,在日前政府總部反對性傾向歧視立法的祈禱會中舉起「反歧視,撐同志」的標語拍照。甫見到Michael才知,他就是相中人;Michael是家庭治療師,基督徒,工黨執委,在這個陽光燦爛的下午,相約在立法會大樓的會面室,娓娓道來參與政治的故事與看法。訪問前他笑說自己通常站在政治外面,其實,Michael看到了核心問題,一直「樂在其中」參與政治。

(詳閱下文)



(二)文章分享:
被遺忘的勞動價值與尊嚴


勞動=技藝與創造

「舞龍唔教、舞獅唔教、無瓦遮頭唔教」《一代宗師》中梁朝偉飾演的葉問落難至香港時,即使生活艱難以武藝維生,仍不會放下尊嚴,實際上反映的,是那時代的師傅尊重自身的技藝,不向「市場」賣帳的品質。那個時代,不單是武術泰斗,還有裁縫、木工、鐵工及廚師等匠人(Craftsman),他們的勞動、技藝及作品的價值不單是印在貨品價錢牌上,更在於其精巧、美工及其個人與社群的關係——例如某人一生只幫襯後街某小店裁縫裁製的西裝,而不會光顧百貨公司的成衣

(詳閱下文)
捐助工黨

工黨立足基層、堅守民間,拒絕依附權貴,堅持抗衡不民主政權及壟斷財團。
我們財政資源緊絀,極為依靠小市民一分一毫的捐助。若您認同工黨理念,
支持我們的行動,除身體力行參與我們的工作外,也可慷慨解囊捐助工黨,
讓我們堅守下去﹗

捐款戶口:匯豐銀行 817-503592-838


聯絡工黨

工黨網頁: www.labour.org.hk
工黨電郵: [email protected]
工黨 Facebook: facebook.com/labour.org.hk


二月 06 2013

今年施政報告中,梁振英所有競選承諾不是消失、就是「縮水」,還企圖用「語言偽術」繼續掩飾政府無能的施政。面對市民多年訴求,施政報告竟再次以「討論」、「成立委員會」、「研究」、「聽取意見」等語言幻術,一拖再拖。

工黨為表達對施政報告的不滿,除了1月27日發起遊行,亦修訂致謝動議,並對特首表示遺憾。

四位工黨立法會議員分別就特首未有在民主人權、公共房屋、標準工時及全民休保障四方面作出改善深表遺憾,指出立法會提出致謝議案,乃因遵從《議事規則》,尊重體制。最後,致謝動議不獲立法會通過。

Thank you motion

修正案措辭

一月 24 2013

  特首梁振英拖了三個月才發表任內首份施政報告,似是預告新政府的施政作風:拖!整份「拖」政報告的最大亮點,就是一口氣設立十多個專責委員會和跨部門工作小組,探討這措施的可行性,研究那政策的未來方向,卻沒有提出具體目標和落實時間表,為特首日後違背競選承諾謀定後路。所以,梁競選政綱明明白紙黑字寫著「推行免費幼兒教育」,變成了施政報告的「設立專責委員會研究……可行性」;簡單如「容許單肢傷殘人士申領傷殘津貼」,也得由「跨部門工作小組研究這課題」。所謂「穩中求變」,實為「穩中行騙」;「務實為民」,只是「無料惠民」。

  施政報告無料到,競選政綱大縮水,梁振英卻繼續大玩語言偽術死撐。競選時承諾研究推動標準工時立法工作,施政報告「立法」兩個字卻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找出未來路向」。連去年提名和支持梁參選的工聯會也看不過眼,向特首追債,但梁竟說有關標準工時的問題,施政報告計劃展開的工作比政綱的多,向前行了一步。原來尋找方向,是比推動立法更多、更前。

  形容為重中之重的房屋政策,也是滿紙虛詞和謊言。施政報告說籠屋、劏房、板間房的火警和衛生威脅不減當年,市民以為特首會落實競選政綱,額外提供中轉房屋,豈料這只是特首盲搶地的序曲,下文卻不見任何措施即時改善他們的居住環境。

  長遠解決籠屋、劏房和板間房問題,當然是加快興建公屋。梁的政綱承諾,提前一年落成35,000個公屋單位,但施政報告卻維持上屆政府未來5年興建75,000個建屋目標。被問是否又走數,梁竟答「施政報告無講的,不代表政府不去做」。這說法真是可圈可點,如果無講的不代表不做,那有講的又是否不代表會做呢?

  梁在競選時說如果做好源頭減廢,就不需要興建焚化爐。大家又可能誤會了,這不代表承諾不興建焚化爐,梁當時只是評論員上身,講出減廢和焚化爐的邏輯關係。至於這番話是否代表政府會致力做好源頭減廢?還是不要自作多情,留待下回分解吧。

  如果踏出一步不代表已有方向,無講的不代表不做,有講的不代表會做,那麼特首的政綱和施政報告還有甚麼用?

《工黨主席 李卓人》

十一月 27 2012

工黨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張超雄、何秀蘭和張國柱,昨天 (2012 年 11 月 27 日) 會見行政長官梁振英,就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提交的建議超過 90 項建議,建議詳情請參閱附件。

附件:工黨立法會議員就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提交的建議

十一月 01 2012

 近期社會最關注的政策,非「特惠生果金」莫屬。改善長者生活保障,本來是一件值得支持的事,但自從港大社工系副教授羅致光一席話後,討論演變成資產審查攻防戰,而非聚焦不同退休保障制度的優劣,實屬不幸。

  事緣早前羅致光出席一電台節目時表示,從來沒有人要求把生果金倍增,但當政府提出「特惠生果金」時,有政黨即提高叫價要求取消資產審查,跟政府鬥民粹,有違政治道德。政治人物被無理取鬧,很多時都是一笑置之,但如果有關指摘妨礙理性辯論,就有必要澄清和駁斥。

  在去年九月施政報告諮詢時,我們已要求上屆政府在任內提出一個可令所有長者即時受惠,以及可有效攤分風險和財務上可持續的退休保障方案,並在2016年或之前正式推行,而未正式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前,應即時提高生果金至每月2,000元。民間團體十年前已提出由勞資官三方供款的退休保障制度,可惜政府研究十年仍沒有寸進,我們因此在去年提出落實時間表,而提高生果金只是過渡安排,以解長者的燃眉之急。提出這建議時,梁振英仍未正式宣布參選,更遑論有「特惠生果金」政綱,所謂「當政府行前一步,政黨就將門口推前一步」,根本就是子虛烏有。

  未知是否與羅致光本人有關,但「有違政治道德」言論一出,政府和報章評論隨即將反對資產審查妖魔化,指不設資產審查將會令生果金開支大增,不僅影響其他扶貧措施,還要下一代承受沉重稅務負擔,股壇長毛David Webb就計算出至2039年,薪俸稅邊際稅率和利得稅稅率都要提高至21.5%。讀者如想加入聲討行列,請先搞清楚一個問題:究竟甚麼人提出免資產審查生果金作為恆常措施?答案是沒有!主流民主派政黨都是要求提高生果金作為過渡安排,有人熱烈討論一項沒有人提出的政策建議確是耐人尋味,至於一些嚇人的數字,大家亦無需要認真看待,就當是一些人的算術習作好了。

  我早前說現時討論聚焦資產審查是不幸,是因為有人誤以為引入資產審查就是財政上穩妥的做法,這是大錯特錯!衡量一項政策的財政可持續性,必須一併考慮融資方案。生果金是單靠每年稅收支付,無論有沒有資產審查,社會都必須面對十多二十年後人口老化,長者退休保障開支持續飆升,但勞動人口(納稅人)比例卻持續下降的難題。資產審查只可以將問題推遲,未來數年政府一定有足夠財力應付,但問題卻不會就此消失,而當十年後問題浮現,政府因為退休保障開支大增而入不敷支,屆時才想辦法解決已經太遲,因為人口機會窗即將關閉。

  民間團體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已警告,不論有沒有資產審查,單靠每年稅收是無法應付人口老化帶來的開支,社會必須未雨綢繆,及早推行預先儲蓄式(pre-funded)退休保障制度,在人口老化前累積足夠儲備應付日後需要。正因為有這樣的認知,民間團體不待政府研究,自行在十年前提出全民退休保障具體方案,只可惜特區政府卻蹉跎歲月,張建宗局長不斷說仔細研究,但五年任內研究結果隻字不見,猶如墮入黑洞。

  即使今日立即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其實已經太遲,因為距離人口機會窗關閉只有十多年時間,單靠三方供款已無法累積足夠儲備,政府必須一次過注資約500億元啟動,方可應付人口老化高峰期的退休保障開支。粗略估算,計劃每推遲一年,啟動基金就要增加約100億元,如果再拖十年,計劃的效用將會大打折扣,因為預先儲蓄的元素將會隨人口開始急速老化而消失。

  未來一兩年是爭取全民退休保障的最後機會,我們因此在去年提出時間表,考慮到強積金「由無到有」大概用了七年時間,如果政府有心推行,五年內落實絕非過分要求。至於雙倍生果金,只是過渡至全民退休保障的安排,引入資產審查實屬多此一舉,而不設資產審查只會帶來一次過額外支出約300億元,相對於6,000億元財政儲備,政府是綽綽有餘。如果政府從善如流,不但全港長者可即時受惠,還可向社會清楚表達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的決心(pre-commitment),有助凝聚共識,令計劃推行更加暢順。

  可是政府只將精力放在資產審查,只將目光放在未來數年的財政開支,務求在五年任內不會出事,卻將難題推給下屆政府和下一代處理,不負責任,莫過於此。如果政府是認真處理退休保障問題,必須清楚交代:為甚麼單靠稅收支付會比預先儲蓄制度更加穩健?即使引入資產審查,如果稅制不變,是否可以應付人口老化高峰期的支出?我們的下一代會否面對一個兩難處境,要麼大幅加稅,要麼對長者貧窮坐視不理?

《工黨主席 李卓人》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