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昂貴藥物’

七月 19 2017

世界人權宣言第二十五條:

人人有權享受為維持他本人和家屬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準,包括食物、衣著、住房、醫療和必要的社會服務;在遭到失業、疾病、殘廢、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況下喪失謀生能力時,有權享受保障。

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二條中提到:

一、本盟約締約各國承認人人有權享有能達到的最高的體質和心理健康的標準。

二、本盟約締約各國為充分實現這一權利而採取的步驟應包括為達到下列目標所需的步驟:

( 甲 ) 減 低 死 胎 率 和 嬰 兒 死 亡 率 , 和 使 兒 童 得 到 健 康 的 發 育 ;

( 乙 ) 改 善 環 境 衛 生 和 工 業 衛 生 的 各 個 方 面 ;

(丙)預防、治療和控制傳染病、風土病、職業病以及其他的疾病」

雖然以上條文訂明政府在公民的生存權及健康權,但香港政府卻一直漠視以上權利,以成本效益為理由,拒絕資助病人使用必要而且具療效的藥物。當中,對於不少罕見病病人來說,有關藥物更是唯一能夠醫治病情的藥物。除了成本效益外,政府審批不同藥物的資助申請,過程十分漫長,而罕見病的藥物往往以臨床實証不足的理由遭到拒絕。。即使有關藥物獲得資助,政府亦只是納入安全網,需要病人付出百分之二十的可動用財務資源,病人的儲蓄將會在數年內耗盡。


病人的生存權利乃基本人權,而患病與否並非個人可以選擇。在坐擁近合共一萬六千億的財政儲備及外匯基金累計盈餘下,政府絕對有能力資助病人必要的藥物。此外,醫管局必須加快藥物資助的審批程序,放寬罕見病藥物的臨牀實証要求,並主動為罕見病引入藥物。同時,醫管局設立透明及病人更大參與的資助藥物機制。還有,醫管局應降低藥物資助的門檻,讓病人分擔藥費的比例降低,並把更多藥物列入專用藥物類別。


以四月去世的池女士為例,她所患的結節性硬化症現時只有腦部長有星型細胞瘤患者的藥物即將納入撒瑪利亞基金資助,對於腎臟長瘤的大多數病人而言,目前仍無基金可申請藥物資助。在二百多個結節性硬化症的病友裹,只有數個會出形星細胞瘤,絕大部份的病友都不能受惠。


又以將獲得關愛基金資助的藥物「依庫珠單抗」( Eculizumab )為例 ,政府只是資助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 PNH)病人,但同樣需要該藥物的非典型溶血性尿毒症候群(aHUS)病人,卻不獲資助。即使納入撒瑪利亞基金或關愛基金資助,亦需要經過經濟審查,將同住直系親屬的家人收入計算,令到病友覺得自己累全家,或令全家人的生活質素下降到貧窮的程度才能得到適當的財政支援。


根據審計署署長第六十七號報告書,審計署指出:「在 2013–14 至2014–15 年度,處方給門診病人的不獲安全網資助自費藥物,數目遠超獲安全網資助的自費藥物。由此可見,很多病人的治療有需要使用不獲安全網資助的自費藥物。」,並建議「醫管局應繼續努力把新藥物按優次順序納入安全網的資助範圍」。

工黨認為現時「有藥無錢醫」的情況絕對荒謬,要求:

  1. 立刻資助病人必要的藥物;
  2. 設立透明及病人更大參與的機制;
  3. 降低撒瑪利亞基金及關愛基金資助的門檻,並容許個人作單位申請。

2017年7月18日

發言代表:工黨副主席 郭永健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