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梁振英’

十二月 20 2013

原刊於信博:http://forum.hkej.com/node/108582

近日梁振英上任行政長官後第二次到北京述職,而且是習近平、李克強「坐正」後的首次,已出現新的安排,先有「規範化」述職之議,繼而三名局長突然奉召趕赴北京「陪同」已抵埗的梁振英述職。這種情況除極不尋常之外,更令港人不得不反問「一國兩制」、「河水不犯井水」之承諾尚剩餘多少。

行政長官每年述職本屬恆常安排,多年來都沒有司局級官員隨行,北京中央政府亦沒有公開宣布或要求行政長官要向他們匯報或交代些什麼。

梁振英民望持續低迷,卻仍留任特區之首,港人固之然不滿,中央官員在他述職期間有何評語、有何發言,亦備受香港傳媒密切注視。

但一個人民望低,絕不是北京藉機干預香港市民的理由,而港人亦不應期望北京插手干預繞過行政長官直接向司局級官員下達指令,例如向市民「派糖」。

梁振英啟程前,全國港澳研究協會副會長劉兆佳接受訪問時已表示應把行政長官述職規範化。但其實,劉兆佳的說法,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早在去年仍為港澳辦副主任之時就已撰文提出。張曉明當時還表示要「把中央對主要官員的任命權落實好」以及「把全國人大常委會對特別行政區立法的監督權落實好」。

今次北京直接召見三名局長,可謂確立中央與局長之間的直線關係,切合張曉明去年文中「把中央對主要官員的任命權落實好」的主張。

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星期四(2013年12月19日)接見梁振英及三名局長之後,表示日後行政長官述職時除匯報成就之外,亦須匯報不足。但他同時亦試圖平息「規範化」一事,表示規範化是要將每年的述職都安排在12月19日之前,以便同期到北京述職的澳門行政長官返回澳門主持12月20日的主權移交紀念日儀式。

但無論王光亞如何解畫,「規範化」一事都足以說明一國兩制都已經跟當初的所謂承諾相距甚遠。當前香港仍正在討論如何落實普選,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是否真普選,仍是未知數,但即使能夠實行原原本本地反映港人意願的真普選,普選產生的行政長官都插翅難飛,特區施政只會被北京中央主導。

而王光亞回應記者提問時表明公民聯署提名跟《基本法》規定有差距,惟沒指出他的說法有何法律依據,一方面再一次說明政制諮詢的主導權在北京而非特區,另方面則證明政治凌駕法律。《基本法》條文已不能保證香港能夠落實普選。

工黨立法會議員 何秀蘭

十月 22 2013

原刊於路訊網:http://www.roadshow.hk/blog-spotting/news/entry/2013-10-21-01-55-35.html

王維基的香港電視不獲發免費電視牌照,全城鬧爆。但政府罵不還口,死口不再提供否決王維基申請的理據,卻在聲明中澄清:拒絕申請並無政治因素。看在公眾眼裏,此舉只是此地無銀三百両,令人更加相信拒絕發牌是政治決定:只因無法駕馭有魔童之稱的王維基,故此拒絕發出牌照。

免費電視接觸觀眾面廣,滲透力強,劇集與綜合節目可以製造潮流,新聞報道揭露真相,優秀的時事評論令政府如芒刺在背。能夠控制一家免費電視台,擁有向大眾傳播訊息的渠道,等同擁有鉅大的政治能量,中外皆然。批發電視牌照關乎塑造文化,影響民意,怎會沒有政治因素?

優質管治按規章做事,以既有的要求標準評估申請者,逐項評分。放諸電子傳媒機構發牌,須考慮申請人的財力、人力、技術,能否提供多元文化的節目,最重要,就是維護新聞言論自由,保持編採客觀公正,報道如實,最後高分者得。整個評估程序及其結果完全見得人,因為沒有偏私。

劣質政治歪離程序,就算申請人符合客觀標準要求,也可因一兩個人的主觀決定推翻應有的結論。其考慮點亦往往以個人或一黨一派的政治目標為先,以限制電子傳媒機構數目為收縮言論平台的手段。

王維基不是新聞或辦報出身,不見得他會致力維護新聞言論自由,但多一家電視台營運有利創意工業,卻是事實。據近日報道,在政府聘用的顧問評估中,香港電視的實力排名第二,若當局發牌照予排名第三的機構而不是按評估次序批出牌照,又不能清楚交代決策原因,單是不按規章程序辦事已是有違公眾利益。

政府以行政會議集體負責和保密為理由拒絕交代,只是藉口。首先,公眾有權知悉為何只批出兩個牌照而不是三個牌照的市場評估數據;第二,幾個申請者的競爭已告一段落,公開資料不會引起不公。

近日傳媒報道顧問報告和行政會議過去兩年本已同意發出三個牌照的決定,繪影繪聲,但官員繼續三緘其口,只令人質疑是否梁振英新朝執政,推翻舊朝決定,並且以為可以隻手遮天。傳媒報道熾熱,政府卻以為堅持拒絕回答,捱過一時追問便風平浪靜,實在自欺欺人,愚不可及。

無論大家是否支持王維基取得電視牌照,都應該繼續追查拒絕發牌原因,以確保行政機關必須依照規程公平處事,亦阻止位高權重的人以保密為理由掩飾獨裁。這才是真正公利益所在。

十月 18 2013 王維基的香港電視不獲發牌鬧得滿城風雨,民間惹起急劇反彈,網上平台的群組『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一日間號召了四十萬個讚好點擊,大批市民致電電台烽煙節目,批評政府今次厚此薄彼的決定。 事情發展至今更為峰迴路轉,有報章揭發政府的顧問報告內容,原來王維基的香港電視並非評估條件最差的牌照申請者,卻成為了唯一出局的一間公司,顯示審批因素與蘇錦梁局長所稱的『客觀』背道而馳。更爆出原來多位非官守成員以及三位司長都認同給予三個申請者全數發出牌照,唯遭到特首及部分『深紅成員』力阻。 民心向背與否 兩者高下立見 縱然王維基在不同場合多次表明對政治或時事評論無興趣,以迴避政治議題,又或一洗在數年前改革亞視一役中『唔做中央十台』的先鋒形象。但似乎上述洗底工作並未能發生作用。或許,這是北京干預香港廣播業的證明;又或許是部分深紅人士揣摩上意或自把自為的結果。不論如何,無可否認梁政府經已不會再重視任何民意聲音和反彈。 在今次事件,王維基準備新電視的努力和決心,一下便將政府批發照的不明不白比下去。 事實上,市民更為不滿乃是原有壟斷的電視台多年的粗製濫造,和另一間弱勢電視台的不知所謂,而兩間電視台的不濟源自於殖民地年代保護的發牌政策,與及勢力和資本介入下的惡果。政府作為當中玩家,沒有理由不明白當中道理,更不會甘冒明知的風險。 三位司長,與及部份公務員出身的非官守行會成員,自當明白這個道理;雖不能扭轉政府目前的政治劣勢,但總算不會引爆另一個政治炸彈,與數以萬計不太熱衷政治,卻深以既有兩間既有電視品製作為苦的廣大市民為敵。而且三個申請者若果合乎規定,全數批出牌照也合乎客觀因素和程序,斷不會有篩走條件不是最差的申請者之理。 甘冒社會反對 只為消極維穩 但今次事件,梁振英一反其他意見而行之,無論是北京授意也好,又或深紅陣營個別盤算也好,不單單是顯示這次不發牌可能的政治考量,更是代表梁政府經已沒有任何執政意志,只求可見的將來底下,電視傳媒的分佈依舊原封不動,新獲得牌照的申請者,只是現有收費頻道公司的延續,主要針對資訊和新聞性節目,與憑藉既定劇集和綜藝節目模式而佔優勢的無綫電視有所不同。 維持現有電視工業的局勢,對梁政府,乃至可能有份秘密參與作出決定的北京來說,可說比較保險穩妥。對經營者來說,縱然可能冒虧蝕的風險,掌握傳媒依然是取得中港政府重視和政治一定地位的方法。而沒有新的傳媒加入,也就省得浪費精神去應對、取悅新對手,可說是梁政府消極維穩的一個方法。 市民的聲音並不是政府眼中,在政治博奕能夠爭取的力量。既然這經已是梁政府一年多來弱勢管治造成的事實,深紅陣營本着死蛇爛鱔的態度,讓市民繼續增加不滿,反而還更為化算的選擇,反正搏取部分市民的掌聲,也許只換來輿論指稱政府『終於跪低』的譏諷。 俗語說:『人不要臉則天下無敵』,政府不重視民意也自以為是地得戚於自把自為,這樣的政府和管治心態,還不夠我們香港人可悲嗎? 工黨副主席 鄭司律
十月 10 2013

就香港記者採訪受阻及梁振英與菲律賓總統阿奎諾三世會面事件,工黨立場如下:

1. 10月6日(日),本港三間電子傳媒記者,於印尼峇里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峰會會場,向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提問,期間遭大會工作人員以高聲叫囂不合禮儀為由,沒收記者的採訪證,並趕離會場,其後更取消進入會場及新聞中心資格。大會相關做法明顯是粗暴踐踏新聞自由與公眾知情權,工黨予以譴責。工黨促請港府交待事件跟進情況,包括有否向大會嚴正交涉、要求大會道歉,以確保香港記者可以順利進行採訪。

2. 就梁振英與菲律賓總統阿奎諾三世會面一事,港府竟拒絕透露會面基本資料,包括確實的會面時間和地點。再者,於菲律賓傳媒的片段可見,會議的坐位安排,反映港菲是在不對等關係進行會面。菲方明顯未有對港府作出對等的外事規格及待遇,反映菲方刻意忽視平等原則。另外,有港府官員向香港傳媒強調,該會面雙方同意了不能拍攝,所以沒有照片可提供。但菲律賓傳媒卻擁有會面片段,工黨認為梁振英政府有欺騙傳媒之嫌,促請梁振英政府開誠佈公,盡快交代會面時間、地點及接受相關不對等關係會議安排的原因。

工黨 2013年10月9日

十月 04 2013

原文刊於:http://forum.hkej.com/node/106191 上星期六(九月二十八日),政府公布香港首個貧窮線及《2012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採用相對貧窮的概念,水平定於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過往幾日,公眾的討論均圍繞政府會否推出相應的福利措施來減低貧窮人口,政府亦回應「貧窮線不會衍生福利主義」等。

貧窮線訂立後,全港710多萬人中,百分之19.6,即是131.2萬人屬於貧窮。在扣除市民繳交的稅項,又將他們受惠的現金福利,包括綜援、生果金、交通津貼等計算作入息,貧窮人口便會減至約102萬人。

前者我們可以視之為社會初次分配的情況,後者可視之為二次分配後的成效。初次分配意指勞動者出賣勞力所得的薪酬、資本家所得的利潤及資本或土地擁有者所得的租值在。二次分配即是政府經各樣稅項、福利的政策,把社會上的財富重新分配。

在職貧窮情況嚴重

對於初次分配,即使政府不斷強調香港市民應自力更生,不要依賴社會資源,但殘酷的事實是,香港的在職貧窮情況嚴重,政府在《報告》中亦不得不承認。貧窮住戶中的在職住戶有20.5萬戶,共有70.2萬人,分別 54萬貧窮戶中的38﹪及佔131.2萬的貧窮人口中的53﹪。在他們在職的就業人數中,有76﹪為全職工作者。

從此可見,即使訂立了最低工資,在職貧窮的情況仍然嚴重。以上的情況除了可歸咎於最低工資的水平過低外,還有勞動者欠缺議價能力,包括集體談判權及工會權利的各樣保障,造成勞動者即使付出勞力仍陷於貧窮。

雖然政府在《報告》中表示「統計上貧窮人口永遠存在」,但假如政府能改善初次分配的情況,低收入住戶的入息增幅高於中位數的增幅, 即使社會上所有住戶的收入有所增長使中位數以及貧窮線增加, 貧窮人口亦會減少。

二次分配成效不彰

雖然經過恒常現金的政策介入,貧窮率由19.6%減至於15.2%,減少了4.4﹪,但相對經合組織的國家,仍遜色不少。根據經合組織2010的數據為例,經恒常現金的政策介入後,芬蘭的貧窮率由32.2%減少至7.3%,減少了24.9%,即使減幅最少的國家以色列,亦減少了7.1%。香港經過恒常現金的政策介入的貧窮率與33個經合組國家比較,亦在最高貧窮率之列。

以在職貧窮為例,政府在二次分配上亦未能改善貧窮的情況。經過恒常現金政策介入後,在職的貧窮住戶數目仍有15.67萬戶,人口亦只下降了16.5萬,達53.8萬人,佔有恒常現金政策介入後102萬貧窮人口中的53﹪。即使在職的貧窮住戶領取綜援,仍然有1.3萬戶未能因此脫貧。值得一提是,即使領取了綜援,他們當中仍有10.2萬個住戶陷於貧窮線之下,反映綜援並未能有效幫助市民脫貧。

多管齊下 訂立滅貧目標

要有效做到滅貧的效果是可能的,問題在於政府有否決心,訂出具體的滅貧目標,從而透過不同政策去現實。

工黨建議梁振英尚餘的四年任期內,應以減少一半貧窮人口作為目標,即是將貧窮率降至7.5﹪,將實際貧窮人口在四年內減少一半,即降至50萬人。

要達至目標,需推行下列各項政策,包括:

  1. 提升最低工資及一年一檢;
  2. 加強推行課餘託管計劃,協助婦女就業;
  3. 放寬單親家庭領取綜援的資格;
  4. 加強課外活動及書簿津貼資助額;
  5. 推行低收入在職家庭入息補貼,減少在職貧窮;
  6. 檢討綜援援助水平; 設立基本生活保障線;
  7. 訂定租務管制法例,減少貧窮人口租住私人住宅的開支;
  8. 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全面改善長者貧窮;及
  9. 推行集體談判權,讓勞資協商收窄首次分配(即工資)的差距。

至於支持相關政策的公共財開方面,工黨建議每年增加200億經常性開支(詳見附件)及長遠推行稅制改革包括推行累進利得稅、資產增值稅、股息稅及重設富豪遺產稅等。

工黨副秘書長 郭永健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