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梁振英’

八月 16 2013

近日警民衝突再次成為了社會各界關注的議題。先有林慧思老師斥責警察執法不公,後有建制團體舉辦聲討林老師的活動,獲休班警官挺身支持;星期日梁振英在天水圍『微服』落區,更以此為題,高調挺警,並指責示威人士挑撥警方底線,恰巧同日的落區活動,又釀成涉及不明來歷人士的多番衝突,更使警方角色在公眾活動的角色,進一步成為市民爭議之處。

聚焦粗口 欲蓋彌彰

警方保持政治中立是不能動搖的基礎,確保警隊在處理不同團體舉辦活動均有一致而合理的安排,不會出現厚此薄彼、個別優待、針對的情況出現,確保公平。林慧思老師指斥警方在對待建制勢力和反對聲音時執法不同,處事偏頗,實在令人反思近年警方作風,在針對反對陣營的遊行示威上往往諸多阻撓的舉動。

不幸的是,由於當中帶有粗口用字,建制勢力迅速聚焦批評老師講粗口,而無視問題原本的重點:警方的執法行動是否不公,大眾表達的自由又有沒有受不必要限制。後者比前者更為直接影響我們的生活,但建制勢力將問題轉向,迴避問題核心,集中以媒體轟炸方式,討論一個普通市民生活的言行,只聚焦於粗口與否之上。這種轉移視線實在欲蓋彌彰,令人擔憂這是模糊市民對警方執法上能否保持公正的關注。

狼英高調支持 破壞中立

及後建制勢力乘勝追擊,以反粗口之名義舉辦集會。不同團體對不同議題有不同看法不同行動,本屬無可厚非,但我們更見原來建制勢力舉辦活動,獲得未過退休前休假的警官挺身撐場,游走於《警察通例》中,現職警察不得參與政治性活動的含糊地帶。結果,在八月九日警方聲明中,政府竟然對規管公職人員的爭議之處從寬處理,指出該休假警官參加的不是政治性集會。一個肇因公職人員執法公平與否的公眾集會,涉及事件的公職部門的一位成員公開發表自己的看法,每一個部分都與公共事務有關,在政府口中竟然無關政治,更見匪夷所思。

梁振英隨即在緊接的落區表演中,無視市民對執法不公的爭議,表示必須維護警察的權威和尊嚴,不會姑息任何故意阻撓警方執法的行為。建制勢力對其他民間團體的針對行為,不但沒有得到公正處置;個別休班中警務人員又現身力挺建制勢力集會,再獲政府公開聲明,最後梁振英高調支持,更顯示政府加碼向一方傾斜,刻意加深警民矛盾。

警隊的執法不能避免不公嫌疑之餘,又與政治決策高層和建制勢力層層相扣;場內政府高調挺警,場外更發生示威者衝突,而警方佈置大批警員在場,卻只見打鬥事件多宗爆發。無法有效制止,整個處理又成為了警方處事雙重標準的可疑之處。經歷此番跌宕,越見警隊與建制勢力和梁振英政府連成一氣,警務人員對反對聲音歧見日深,也正中狼英政府打壓反對聲音策略,使市民的關注點不是政府施政無能,而是陷入內耗,令他在風雨飄搖的局勢,守住自己的特首位置。政治中立的價值,和警隊數十年來辛苦建立的誠信,成為梁振英自保的犧牲品。

工黨副主席 (黨務) 鄭司律

八月 15 2013

星島日報 2013-08-15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新界東北發展計畫在誠信及民望跌至谷底的陳茂波領導下,已經顯得進退維谷。在立法會休會前,發展事務委員會通過了兩項動議;一項是由我提出,要求將粉嶺高爾夫球場及行政長官別墅納入規劃後再從新諮詢。另一項動議由陳偉業及陳志全提出,要求陳茂波辭職下台。雖然兩項動議皆不具法律效力,但在道義上,政府有責任在推行最新方案前,要先向立法會解釋,她要一意孤行的理據何在,並正式回應兩項動議。

事實上,最新的所謂「傳統新市鎮模式加強版」,只會令政府更難洗脫官商勾結的嫌疑。新界東北發展計畫已討論多年,但在○八年曾蔭權才正式以文件作公眾諮詢。當時強調的發展模式是「公私營合作」,亦即政府負責規劃,而在規劃內的土地若屬私人擁有,政府會容許私人發展,條件是配合政府的規劃,若涉及改變土地用途則要補地價。

在這個發展模式下,地產商當然有很大興趣在規劃範圍內收購土地。因為他們可以農地的價格買入土地,囤積起來,他日發展計畫成事之時,只要和政府以黑箱作業式的機制去商討補地價,便可興建豪宅和商場,賺個滿堂紅。

本來大家以為在曾蔭權下當政務司司長的唐英年當上特首,新界東北發展計畫便順理成章地成為發展商口裏的肥豬肉。可是,梁振英當上了特首,他表示要用「傳統新市鎮模式」去發展。這個發展模式,就是由政府規劃及收地,然後根據規劃將部分土地公開拍賣,邀請地產商參與發展。這麼一來,地產商要互相競爭,發展的成本自然高了很多,在當地早已囤地的發展商,只能以農地價把土地賣給政府,然後再以住宅或商業土地的價格、通過拍賣以高價投地。本來已放進口中的肥豬肉,豈非化為烏有?

「加強版」放生發展商

於是,不知道是否幾大地產商動用了他們的影響力,政府最新的發展模式,又作了關鍵性的修正。陳茂波美其名稱之為「加強版」,其實就是要放生在規劃內已大量囤地的發展商,讓擁有四千平方米土地(即四萬多呎)的私人或公司,可以用補地價形式去發展。試想想,一般人又怎會擁有超過四萬呎土地?就算投資眼光獨到的陳茂波,也只曾擁有二萬呎。除了發展商外,還有誰會在這「加強版」中得益?

反對香港被規劃行動組成員陳劍青分析規劃土地上的擁有權,發現四大地產商在區內擁有大量土地,包括恒基(粉嶺北馬屎埔)、新世界(石湖新村、烏鴉落陽)、新鴻基(天平山村)、長實(古洞北)。他們的收地範圍都巧妙地非常配合政府的私人住宅規劃用地,而地產商之間又似乎非常協調而有序,不會出現在同一地點互相競爭收地的情況。
最新修訂密度大幅調升在最新的修訂中,政府把打鼓嶺及坪輋劃出發展計畫外,發展的土地少了,人口卻由原來的十五萬多增至十七萬多人,意味着發展密度大幅調升了。《明報》發現,長實在古洞北擁有近一百萬呎地皮,本來是低密度住宅地段內,在最新的規劃版本,約七成被劃作中密度私人住宅地皮,地積比由兩倍增加至三點五倍。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計算過,因為上述的修訂,長實最少可多建一百零五萬呎樓面面積,保守估計可多賺十億元。

至於恒基則是粉嶺北的大贏家。在八個規劃作私人住宅的地段中,有六個是處於恒基的地皮上,估計可發展樓面達六百五十六萬呎,現市值達三百五十億。

新界東北發展計畫的大贏家是誰?誰是輸家?相信已不言而喻了吧。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八月 13 2013

小學女教師一句洋粗口激化警民之間存在已久的矛盾,引發了8月4日數千人聚集在狹窄的西洋菜街對峙的火爆場面。而當日更有退休前休假警司上台發言,指摘市民辱警,亦有疑似休班警務人員參加集會,警隊的中立性為此大受質疑,警隊高層不但沒有採取行動向市民保證警隊維持中立,反在8月8日發表聲明,否認當日集會屬政治活動,並且力撐警員有發表意見的權利。

警務處的聲明無疑是對警方中立性的爭議火上加油。警方聲明主要論點有三:1.重申警方執法中立公正,並無偏頗;2.當日集會並非政治活動;3.警員同樣享有基本法保障的表達意見言論自由。

其實警方執法偏差、針對社運人士的事件多不勝數。2009年北角警署在沒有合理需要下,對十多名保衞喜帖街的市民施以除衫搜身,且有男警得見被命令脫至全裸的年輕女子;近年有學民思潮成員及支聯會義工被襲,縱使有錄影證據俱在,警隊反為諸多刁難,並拘控被襲的受害人;多次對滋擾民主派集會的搗亂行為坐視不理;加上警隊高層在中國領導人訪港期間的行動指引包含要警務人員避免令領導人尷尬,令人質疑執法偏頗已由個別事件轉化為整體方向。紙上空言在事例面對不但軟弱無力,更有恃着強權奪理的習氣。

警隊引《警察通例》條文辯稱8月4日當日並非政治活動。查實通例內列舉參加選舉事項為政治活動的例子,並不涵蓋所有情況。任何與政府政策的制訂與推行有關的,皆為政治,何況涉及警察整體執法是否偏頗?可是警隊聲明以偏概全,將政治活動局限在參選站台拉票,這與特區政府動輒指摘民主派將政策討論政治化完全是兩個標準。

聲明最驚人的論點是警員應與普通市民一樣享有國際人權公約保障的權利自由。梁振英和林鄭月娥照單全收,渾然忘記警隊至今不能組織工會,未得享有全面的結社自由。歐洲人權法庭早有案例Rekvényi v. Hungary指出,容許警務人員涉及政治爭議,客觀上影響其中立性,以至動搖健全的民主制度。因此,警務人員言論自由的行使,因其職務特有的責任及義務自應受適度的限制。

香港亦有1996年高級公務員訴公務員事務科的案例可作參考。該案判詞指出:「公務員須放棄某些權利……為保持公務員隊伍的威信,高級公務員失去普通市民可享有的權利只是少少的代價。」具公信力的執法隊伍是社會穩定不可缺少的因素。

警方聲明以警隊為本位,漠視贏取市民信心的需要,顯示警務處處長曾偉雄未顧全管治的大局,特區兩個最高級、權力最大的官員竟然容許警方高層為警隊政治化開路,如果不是別有用心,就是愚不可及,將香港的法治推落萬劫不復的深淵。

何秀蘭

工黨立法會議員

Aug 13, 2013 蘋果日報

八月 10 2013

原刊於路訊網:http://www.roadshow.hk/blog-spotting/news/entry/2013-08-08-10-00-52.html

當維持公義的機制消失,人民不再相信執法部門秉持中立公正,迫得在必要時以武力自保,社會便進入動亂狀態。破壞法治容易,重建人民對執法者的信心困難,修復人民之間的互相尊重須要更難。而沒有法治的社會,人民是最大的受害者。

我為香港憂心,因為我看到香港最近在民間的戾氣高漲,我看到文革開展的一些跡象在香港出現,而執法部門無心無力以中立公正的態度維持秩序治安,公信力受人質疑,沒有威嚴可恃,難在暴火街頭服眾。警隊最後可用的就是武力鎮壓,這正是絕大多數香港人不想見到的事。

民間的憤怒源自 :

1.  政府政策傾向維護財團利益,令貧富懸殊惡化,不單基層生活艱難,中產也日益辛苦;無論住屋、教育、就業都不能令市民對個人和香港的前景有信心;

2.  官員貪腐,由曾蔭權依附富豪享受奢華生活;湯顯明濫用公帑款待內地官員,形同監守自盜;梁振英豪宅僭建,真相仍在法外,未曾全面披露;梁營紅人張震遠孭着一身債務,卻仍然獲特首委任為行政會議成員;陳茂波身為發展局局長,主理建築物安全,卻牽涉經營劏房,新界東北發展區內農地利益引起的民憤未息,而陳茂波及其家人在海外註冊公司所持利益至今仍未全盤申報;

3.  欠缺令官員向市民問責的政制,更談不上可讓市民影響公共政策制定的民主選舉;貪腐官員仍可安然佔據官位權力;

4.  警隊選擇性執法,作政治檢控;不論是中央領導訪港時抬走6.4 T恤市民,以至濫用《公眾娛樂場所條例》,檢控支聯會李卓人,至最近無視所謂愛國團體滋擾,甚至襲擊市民、記者。

 

官員胡作非為,市民無法懲處,議會亦受掣於政制,無能為力,於是,先有議員在議會衝擊,免官員於尷尬的議事規則,帶動普通市民在街頭宣洩怒火,繼而有來路不明的所謂愛國團體在正規執法部隊以外滋擾,甚至用武力襲擊反對政府的市民。8月4日,兩批市民對峙街頭,愛字頭團體執着一句粗口,批評一名身任教師、與政黨有聯繫的市民,其間有人肢體襲擊記者、警方卻坐視不理,令民間怒火更盛。

近日部份退休警隊人員的行為無疑火上加油。退休前休假警司劉達強為「香港家長聯會」站台,讉責女教師一句英文粗口,他和「香港家長聯會」均堅持當日活動不是由政黨主辦,否認該活動具政治成份。這論點薄弱不堪,毫無歷史常識。

文化大革命是這樣開始的。毛澤東指令出身自電影界的江青批評電影「清宮秘史」,後來擴展到批田漢寫的劇本「海瑞罷官」,然後批孔,劍指劉少奇,到最後批周公,以周恩來為目標。全國最慘烈的政治鬥爭,以文化開始,達到排除異己的目標。毛澤東也沒有動用正規軍隊或公安進行拘捕,打搶砸由江青指示下屬組織紅衛兵踩出無法無天的第一步。為了達成絕少數人的政治野心,不惜利用年輕人盲目崇拜領袖的衝動,煽起潛在人心底處的暴力黑暗。十年浩劫,連累多少無辜?而鼓動人民與天鬥、與地鬥、日日鬥、人人鬥的領袖最終敵不過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霸業餘黨在身後煙消雲散,但十年殘酷鬥爭中養成的自保本能,包括坐視不理是非黑白,昩着良心不敢講真話,趁機打一把、踩一腳,在被批鬥者身上鼠竊利益,甚至誣告他人報私仇,這等了無法治而引起的險惡,遺毒至今不散。

禮儀制度一旦崩潰,容易擦槍走火,一發難以收拾。掌權人應即時收歛,以重建市民對法治、制度的信心。若有幕後操盤者的勢力,更應該盡快掃除,否則,香港好快玩完。

八月 09 2013

恒基地產主席李兆基(四叔)在今年初提議於捐出「環頭環尾」的農地,興建面積300 平方呎、樓價約100 萬元的住宅讓未置業者「上車」,條件是政府要免補地價。最近,四叔改良其捐地計劃,提出代支付補地價和建築費,但政府需減收補地價金額,由每呎1,500元減至1,000元,期望將日後出售的樓價壓低至120萬元。

先不論四叔打著甚麼算盤,上述的捐地計劃卻為梁振英政府帶來一大難題,而難題的背後卻折射出種種香港現有的社會問題。

現時,四叔計劃捐出的元朗馬田壆逾6萬呎農地,以地政總署最新的收地特惠補償率的基本定率每方呎地790元計算,該幅農地價值約4,740萬元。與四叔逾1500億的身家相比,4,740萬元只是九牛一毛,亦只及他捐給關愛基金四億中的十分之一。以恒基地產擁有的4,280萬呎農地計算,亦只佔0.14%而已。即便如此,四叔的捐地計劃帶了不少迴響,單單傳媒持續大半年的關注,相信已值回票價。相較捐給關愛基金的四億,這四千多萬花得更為划算。

了解更多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