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照顧者津貼’

九月 06 2013

「梁粉」地產商陳啟宗早前以君臨天下的姿勢,指摘財爺只懂胡亂派錢,未能做到「應使則使」,歷史會證明曾俊華是香港的大罪人。主流媒體大都指梁營一直不滿曾俊華的保守理財哲學,陳啟宗發炮目的是要「打曾救梁」,為梁振英「使錢買民望」掃除障礙。梁營可能不明白,香港現今的政治邏輯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梁營中人個個奇形怪相,形象低劣,陳大炮的胡言不僅未能引起市民共鳴,反而令曾俊華的民望顯著反彈。

不過,撇開梁營的政治鬥爭策略不談,從公共財政角度分析,曾俊華又是否大罪人呢?

如果只看曾俊華2008/09年度首份預算案起計的5個財政年度,財爺的政績一點也不失禮。在該5年間,政府收入增幅有24%,與本地生產總值增長相若,但同期經常開支卻增加了32%,整體政府開支更大增62%;而更完美的是,雖然政府開支升幅遠高於收入,但同期庫房仍錄得接近2,400億元盈餘。這幾組如魔術般的數字,可說是所有財金官員的夢幻CV。

政府開支升幅遠高於收入,但庫房仍錄得財政盈餘,難道曾俊華真的有魔術棒?相信心水清的讀者已經想到,這不是甚麼魔術,只是開支基數較低的自然結果。

唐英年出任財爺期間,連續3個財政年度壓縮經常開支,令經常開支由2003/04年度的接近1,980億元,下降至2006/07年度的不足1,900億元。從附圖可見,自2003年經濟復甦起,政府收入升幅一直高於同期本地生產總值增長,但經常開支卻遠遠追不上經濟增長,這是自2004/05年度起,連續9個財政年度錄得合共接近4,600億元盈餘的根本原因。

2013後生產總值及政府收支的變動

政府當年重手壓縮經常開支,乃因急於削減財政赤字,事後看來無疑是用力過猛,可惜曾俊華繼任後只管蕭規曹隨,沒有審時度勢重新規劃經常開支規模,仍然緊守開支預算的金科玉律(即經常開支增幅不得超逾經濟趨勢增長的規定),令香港陷入「結構性盈餘」困局,經常開支連年遠低於經營收入,政府未能將經濟成果和稅收,用於解決深層次社會問題等長遠政策。

曾俊華指「從沒有拒絕為成熟的政策撥款」,只是梁振英慣用的語言偽術。有跟政策局官員打過交道的人都知道,每當討論一些涉及長遠財政承擔(特別是每年經常開支數億元以上)的政策時,官員的回應都是財爺不會放行,除非獲得政府最高層祝福,否則再作深入研究也只會是浪費青春。既然在嚴格控制經常開支的「緊箍罩」下,管事的人懶得深入研究新政策,管錢的人自然從沒有拒絕為成熟的政策撥款。在管錢和管事官員互相推卸下,公帑和光陰就此虛耗掉,而深層次矛盾卻不斷累積至臨界點。

為避免涉及長遠財政承擔,官員和政黨近年來只好「不務正業」,不顧社會長遠需要,只在「一次過派糖措施」等非經常開支上動腦筋。在曾俊華擔任財爺期間,非經常開支所佔比重,由以往不足3%大幅飆升至超過一成。將大量公帑浪費在沒有長遠效益的「綽頭」上,反映財政綱紀經已敗壞;而過去數年的一次過措施,涉及非經常開支接近1,500億元,如果將一半用於中學實施小班教學、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增加護理安老和殘疾院舍宿位、設立照顧者津貼、改善復康服務、發展綠色經濟等民間團體倡議多年的經常開支建議,足以維持服務10年以上。

要打破目前「有錢不能用」的困局,可行的方法是在原訂經常開支預算基礎上,額外增加200億元經常開支,即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的1%,以扭轉2004/05至2006/07年度過度削減經常開支的後遺症,讓政策部門可以恢復規劃長遠政策,善用公帑投資未來。實施這建議不會損害長遠財政穩健,1997/98至2012/13年度,政府整體收入較整體開支高出接近3,600億元,相當於同期本地生產總值的1.5%,額外增加生產總值1%開支後,仍有足夠緩衝空間應付可能出現的經濟逆轉。

曾俊華是否大罪人,歷史自有公論;但如果財爺只管蕭規曹隨,不想辦法處理唐英年擔任財爺期間過度削減經常開支的後遺症,令政府繼續「有錢不能用」,則肯定不是善用公帑,有失市民期望。

工黨主席 李卓人

三月 14 2013

月薪三十七萬的財爺曾俊華自稱「中產」。他說自己喜歡看法國電影和喝咖啡,就是一般中產生活。我也以為自己是中產,最近的確看了一齣法國電影《愛》,但看後心情久久未能平復,實在很想鼓勵曾俊華也去看,讓他這個掌握財政大權的財神爺,能感受一下需要護理照顧的長者及照顧者所受的壓力和困擾。

《愛》的故事簡單而真實,敍述一對八十高齡的退休鋼琴老師夫婦,妻子突然中風,丈夫要負起照顧的責任,妻子不願意住老人院,但身體及精神每況愈下,丈夫仍忠心地盡力護理,並先後聘請了護士,但始終照顧得不算很周到,妻子曾表示不願活下去,在沒有出路下,最後丈夫親手把患了嚴重失智症並全癱的妻子殺死。

《愛》獲獎無數,包括今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女主角已有八十五高齡,是有史以來最年長獲提名最佳女主角的演員,故事是導演以家中的真人真事寫成的,其震撼力,正是來自畫面和故事的真實感。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沒有人能完全控制;但為甚麼我們不能讓經歷這些生命變遷的人,可以得到適切的支援、盡量去減輕他們的痛苦,以至讓他們活得更有尊嚴?我們投資大量資源修橋補路、發展經濟,投資教育,卻不願意為體弱長者或殘疾人士提供適切的長期護理服務。若果法國或歐洲都出現這樣的情況,香港的問題一定更嚴重。

「居家安老」 原則模糊 電影《愛》帶出的困局,相信很多香港人都有類似的經歷。長者因為中風、跌倒、或其他疾病入院,未曾完全康復已被醫院趕出來。若家人沒法或沒能力自己或請工人為長者提供個人護理,唯一的出路,就是入住私營老人院。津助的院舍有兩萬八千多人在輪候,今年《財政預算案》說三年內會增加一千七百個宿位,即平均每年不足六百個,絕對是杯水車薪;但私營老人院則立即有宿位,私院平均入住率只有約七成。在無可奈何之下,長者會被送入這些環境惡劣的私院,在那裏渡過人生最後的日子。

究竟香港有沒有長期護理政策?政府說有,但政策文件則一直付諸闕如。直至今年二月,因為立法會開了一個長期護理政策委員會,我們要求政府遞交政策文件,政府終於要以白紙黑字向公眾交代有關政策。可是,政策文件沒有對現況加以分析,亦沒有檢討現時服務的成效,更沒有預測未來在人口高齡化下的服務需要。文件只抽象地介紹了政策原則及羅列了現有服務。其中第一大原則,是盡量維持長者及殘疾人士在社區獨立生活。

奇怪了!若果目標是「居家安老」,那麼服務重點就明顯地要加強社區支援服務了。目前提供的日間護理及家居照顧服務名額,總共只有九千三百個,佔九十八萬六十五歲以上人口的百分之零點九五(不足百分之一);全港私營連津貼院舍宿位卻有七萬五千多個,佔六十五歲以上人口的百分之七點七,院舍宿位比社區支援服務多了近八倍,體弱長者申請社區服務要排長龍,唯一出路是私院,這個現實又怎樣可能說是「居家安老」的政策呢?

《財政預算案》今年的新項目,是「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即所謂「錢跟人走」的嶄新資助模式。姑勿論這個模式是否有效,只看這個計畫只能服務一千二百名長者,就知道又是一個裝飾項目。當然,政府會說將來有機會恒常化和擴大。但這又會是多少年後的事?每年輪候院舍期間死亡的長者已是五千多人!究竟要幾多人死亡、幾多人在受盡年老體弱的折磨之後,我們的政府才會醒覺?

我誠意邀請曾俊華去看《愛》這部發人深省的法國電影,並在看戲後與他喝杯咖啡,好好檢討一下公共資源分配的優次,徹底地改善香港的長期護理服務。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 香港理工大學 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二月 21 2013

 截至去年底,庫房已錄得400億元盈餘,預期2012/13財政年度將再次有超過500億元巨額盈餘。庫房水浸,將部分盈餘用於一次過紓困措施藉以改善基層家庭生活,實屬政府應有之義,但更重要的是,政府應盡快檢討開支政策,以善用公帑投資未來。

  自2003年經濟全面復甦,政府已連續八年錄得盈餘,累積接近4,000億元,相當於同期本地生產總值的3.1%。財政收入不斷增加,但政府經常開支卻長期處於低水平,香港可謂已陷入「結構性盈餘」的困局,而導致政府「有錢不能用」這怪現象的根源,是制定開支預算的金科玉律,即經常開支增幅不得超逾經濟趨勢增長的規定。

  雖然《基本法》規定財政預算須量入為出,但這不代表政府先評估每年度收入,然後才規劃開支項目。早在每年五或六月,政府已開始準備下年度開支預算,這時候莫講下年度收入預算,就連當年度政府收入有多少也難說得準。政府因此會以本年度核准經常開支預算為基礎,然後根據最新經濟趨勢增長調整下年度經常開支預算;舉例來說,2012/13年度核准經常開支為2,640億元,如果經濟趨勢增長為6%,2013/14年度經常開支增幅(俗稱「新錢」)不得超過6%,即約160億元,即使日後預計收入大增,政府也不會調高「新錢」,只會在非經常項目動腦筋。

  近年政府收入遠超開支,起因是唐英年出任財政司長期間,連續三個財政年度壓縮經常開支,令經常開支由2003/04年度的接近1,980億元,下降至2006/07年度的不足1,900億元。政府當年重手壓縮經常開支,乃因急於削減財政赤字,事後看來無疑是用力過猛,可惜曾俊華繼任後只管蕭規曹隨,死守制定開支預算的金科玉律,沒有審時度勢重新規劃經常開支規模,導致經常開支連年遠低於經營收入,令政府未能將經濟成果和稅收,用於解決深層次社會問題等長遠政策。

  過去幾年,工黨和民間團體一直倡議多項投資未來和解決深層次社會問題的經常開支建議,包括在中學實施小班教學、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增加護理安老和殘疾院舍宿位、設立照顧者津貼、改善復康服務、發展綠色經濟等,可是財政司長卻推說,這些建議屬政策範疇,應由相關局長決定。但當民間社會與政策部門商討時,負責官員卻表示,建議涉及長遠財政承擔,庫房不會放行。在管錢和管事官員互相推卸下,公帑和光陰就此虛耗掉,而深層次矛盾卻不斷累積至臨界點。

  在不額外增加政府經常開支的緊箍罩下,官員和政黨只好「不務正業」,不顧社會長遠需要,只在「一次過派糖措施」等非經常開支上動腦筋。在曾俊華擔任財政司長期間,非經常開支所佔比重,由以往不足3%大幅飆升至超過一成。將大量公帑浪費在沒有長遠效益的「綽頭」上,反映財政綱紀經已敗壞;而過去數年的一次過措施,涉及非經常開支接近1,500億元,如果將一半用於民間團體倡議的經常開支建議,足以維持服務10年以上。

  如果財政司長繼續沿用限制經常開支增幅的規定,2013/14年度的情況將會更加惡劣。預計下年度經常開支增幅約有160億元,在決定如何分配這筆「新錢」時,先要扣除政府開支價格升幅(主要為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薪酬調查)和已規劃的開支項目(例如新學校落成後涉及的經常開支)。假設政府開支價格升幅為2%,「新錢」中約55億元須用於支付「政府通脹」;而早前通過的「特惠生果金」已佔用65億元,再扣除其他已規劃項目,估計下年度「新錢」已所餘無幾。

  要打破目前「有錢不能用」的困局,政府應在原定160億元「新錢」的基礎上,額外增加200億元經常開支,即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的1%,以扭轉2004/05至2006/07年度過度削減經常開支的後遺症,讓政策部門可以恢復規劃長遠政策,善用公帑投資未來。實施這建議不會損害長遠財政穩健,1997/98至2011/12年度,政府整體收入較整體開支高出2,900億元,相當於同期本地生產總值的1.3%,額外增加生產總值1%開支後,仍有足夠緩衝空間應付可能出現的經濟逆轉。

  顧及政策部門未必可以在短時間內敲定長遠政策,政府可在下個財政年度先撥出非經常承擔額,揀選一些具長遠社會效益的措施試行一段時間,確定成效後在其後的財政年度落實為經常開支項目。有關措施可包括:為輪候公屋冊及居住環境惡劣家庭提供生活津貼;推廣鄰舍層面公民教育;增設課外活動津貼;增加托兒和課餘託管服務;補助殘疾人士最低工資差額、設立照顧者津貼、培訓精神科醫療及輔助醫療人員、發放前線照顧員鼓勵津貼、設立無障礙空間專項基金、增聘檔案管理人手,以及發展回收再造工業和高增值有機農業。

《工黨主席 李卓人》

二月 19 2013

在過去幾年,工黨和民間團體一直倡議多項投資未來和解決深層次社會問題的經常開支建議,包括在中學實施小班教學、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增加護理安老和殘疾院舍宿位、設立照顧者津貼、改善復康服務、發展綠色經濟等,可是財政司長卻推說,這些建議屬政策範疇,應由相關局長決定。但當民間社會與政策部門商討時,負責官員卻表示,建議涉及長遠財政承擔,庫房不會放行。在管錢和管事官員互相推卸下,公帑和光陰就此虛耗掉,而深層次矛盾卻不斷累積至臨界點。

在不額外增加政府經常開支的緊箍罩下,官員和政黨只好「不務正業」,不顧社會長遠需要,只在「一次過派糖措施」等非經常開支上動腦筋。在曾俊華擔任財政司長期間,非經常開支所佔比重,由以往不足3%大幅飆升至超過一成(表1及圖2)。工黨指摘,將大量公帑浪費在沒有長遠效益的「綽頭」上,反映財政綱紀經已敗壞;而過去數年的一次過措施,涉及非經常開支接近1,500億元,如果將一半用於民間團體倡議的經常開支建議,足以維持服務10年以上。

如果財政司長繼續沿用限制經常開支增幅的規定,工黨預計2013/14年度的情況將會更加惡劣。根據最新中期預測,經濟趨勢增長為6%,下年度經常開支增幅(俗稱「新錢」) 有大約160億元,但早前通過的「特惠生果金」已佔用其中65億元,再扣除政府開支價格升幅和其他已規劃項目,估計剩餘的「新錢」只有大約20億元,根本難以開展新措施或改善現有服務。

工黨認為,要打破目前「有錢不能用」的困局,政府應在原訂經常開支預算基礎上,額外增加200億元經常開支,即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的1%,以扭轉2004/05至2006/07年度過度削減經常開支的後遺症,讓政策部門可以恢復規劃長遠政策,善用公帑投資未來。實施這建議不會損害長遠財政穩健,1997/98至2011/12年度,政府整體收入較整體開支高出2,900億元,相當於同期本地生產總值的1.3%(表2),額外增加生產總值1%開支後,仍有足夠緩衝空間應付可能出現的經濟逆轉(圖3及圖4)。

顧及政策部門未必可以在短時間內敲定長遠政策,工黨建議在下個財政年度先撥出非經常承擔額,揀選一些具長遠社會效益的措施試行一段時間,確定成效後在其後的財政年度落實為經常開支項目。有關措施可包括:為輪候公屋冊及居住環境惡劣家庭提供生活津貼;推廣鄰舍層面公民教育;增設課外活動津貼;增加托兒和課餘託管服務;補助殘疾人士最低工資差額、設立照顧者津貼、培訓精神科醫療及輔助醫療人員、發放前線照顧員鼓勵津貼、設立無障礙空間專項基金、增聘檔案管理人手,以及發展回收再造工業和高增值有機農業。



補充資料

經常開支增幅不得超逾經濟趨勢增長

這是政府開支預算最重要的準則。以2012/13年度經常開支預算2,643億元為例,如果經濟趨勢增長為6%,下年度經常開支增幅就不得超過159億元。在決定如何分配這筆俗稱「新錢」時,先要扣除政府開支物價升幅(主要為公務員薪酬調查)和已規劃的開支項目(例如新學校落成後涉及的經常開支)。假設政府開支物價升幅為2%159億元「新錢」中的56億元須用於支付「政府通脹」;而「特惠生果金」已佔用其中65億元,再扣除其他已承擔項目,估計下年度「新錢」已所餘無幾。

12003年經濟復甦後本地生產總值和政府經營收支的變動

  

2003年經濟復甦截至2011年,本地生產總值累積增長53.1%(紫色虛線),而同期經營收入增幅有94.4%(綠色線),經常開支則只有22.9%(紅色線)

倘若2004/052006/07年度跟隨經濟趨勢增長調整(即貼近紫色虛線)2011/12年度經常開支累積增幅應有55.6%,達3,070億元,較該年度實際金額高出645億元。 

倘若曾俊華在其首份財政預算(2008/09年度)額外增加生產總值1%經常開支,其後跟隨經濟趨勢增長調整(紅色虛線)2011/12年度經常開支累積增幅應有36.4%,達2,690億元,較該年度實際金額高出265億元。

 

表1:政府各類開支所佔比重 

財政年度

曾蔭權年代

(97/98 – 01/02)

梁錦松年代

(02/03 – 03/04)

唐英年年代

(04/05 – 07/08)

曾俊華年代

(08/09 – 11/12)

經常開支

76.9%

81.2%

81.8%

70.6%

非經常開支

2.8%

1.7%

2.1%

10.1%

非經營開支

20.3%

17.1%

16.1%

19.2%

自曾俊華上任財政司長後,經常開支佔整體開支的百分比降至回歸後低點,平均只有70.6%,相反非經常開支則升至超過一成,為歷來最高。

 

圖2:政府各類開支所佔比重

 

2011/12年度,經常開支比重降至只有66.2%,而非經常開支則飆升至15.2%,貼近非經營開支(主要為基建支出)水平。

2:政府收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比

 

 

財政年度

07/08 – 11/12

03/04 – 11/12

97/98 – 11/12

(1) 經營收入佔生產總值百分比

17.1%

16.2%

15.1%

(2) 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百分比

12.9%

13.4%

13.5%

(1) – (2)

4.2%

2.8%

1.7%

(3) 政府收入佔生產總值百分比

21.1%

20.2%

19.0%

(4) 政府開支佔生產總值百分比

17.7%

17.7%

17.6%

(3) – (4)

3.5%

2.5%

1.3%

 

1997/982011/12合共15個財政年度,期間經歷了亞洲金融風暴、沙士,以及金融海嘯,亦經歷了1997年、2007年和金融海嘯後的股市和樓市泡沫,大致上可抵消經濟周期對公共財政的影響,反映政府的長期收支狀況。 

在過去15個財政年度,政府經營收入是同期生產總值的15.1%而經常開支則為13.5%兩者相差1.7個百分點;整體政府收支方面,收入亦高於支出相當於生產總值的1.3%,即使額外增加經常開支相當於生產總值的1%,仍有足夠緩衝空間應付可能出現的經濟逆轉。

 

3:政府經營收入及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的百分比

  

4:政府經營收入及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的百分比(5年移動平均)

 

倘若曾俊華在其首份財政預算(2008/09年度)額外增加生產總值1%經常開支,其後跟隨經濟趨勢增長調整(3紅色虛線),即使遇上金融海嘯,2009/10年度經常開支仍低於經濟收入。 

5年移動平均值反映政府收支狀況中期趨勢,額外增加經常開支後,經營收入仍遠高於經常開支(4紅色虛線),在2007/082011/12年度,兩者相差相當於同期生產總值的3.1個百分點。

一月 04 2012

  財爺將於下月一日發表任內最後一份財政預算,坊間估計今年盈餘將連續第二年高達700億,面對庫房水浸,相信政府屆時又會再次提出一次性派糖措施。財爺現時最關心的,或許是如何避免重蹈去年派糖派出禍的覆轍,但我認為政府最需要處理的,是如何理順香港的公共財政:為甚麼「一次性」的退稅和免差餉措施,會變成每年財政預算的指定動作?為甚麼庫房連年錄得巨額盈餘,政府卻說沒有餘錢改善教育、醫療、安老等社會服務?

先跟政府算一算賬:

  連續7年錄得財政盈餘:2004 至 05年度起的七個財政年度,庫房每年均錄得財政盈餘,累積盈餘超過3,200億元,是2010至 11年度政府經常開支的1.4倍;

政府收支差距有不斷擴大的趨勢

  政府收支差距不斷擴大:從經營收入及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百分比的5年移動平均數可見,政府收支差距有不斷擴大的趨勢,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百分比,由2000至04年度的15.1%下降至2007至11年度的12.9%,而同期經營收入佔生產總值百分比,則由13.1%上升至16.6%,香港可能已出現結構性盈餘;

  政府每年抽走生產總值1%:以更長時間分析,自1997至98年度起的15個財政年度,政府收入總額佔生產總值為18.7%,同期政府開支總額佔生產總值為17.6%,兩者相差1.0%;香港大部分財政儲備用來購買美債,換言之,特區政府變相以市民的錢支付美國政府的開支。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可能有結構性盈餘,並不是因為政府抽多了市民和企業的稅款。1991 至 97年,薪俸稅佔上年度僱員報酬是5.8%,回歸後是4.8%,同期利得稅佔上年度經營盈餘總額分別是11.2%及10.1%;簡言之,回歸後市民和企業的稅務負擔是減輕了。

  特區政府每年有相當於生產總值1%的盈餘,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回歸後印花稅和財政儲備投資收益遠高於回歸前,每年收益平均多了約生產總值的2%;其次是唐英年擔任財爺時大幅削減政府經常開支,而曾俊華上任後仍蕭規曹隨,現時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百分比,已差不多回復至1990年代初的水平。

  政府和商界經常指,香港奉行低稅率政策,無法支付民主派提出的社會服務建議。不過,從現時政府財政狀況分析,政府即使不加稅(甚至可以在有需要時退稅和免差餉),仍有足夠財力額外增加相當於生產總值1%的經常開支(即約200億元),足以支付社會已有廣泛共識的民生訴求,包括推行15年免費教育、在中學實施小班教學、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增加護理安老院和殘疾院舍宿位、設立照顧者津貼、提高長者醫療券金額至每年1,200元,以及補助殘疾僱員最低工資差額。

  在不增加經常開支的緊箍罩下,面對庫房水浸,官員和政黨只好在一次過措施上動腦筋。不過,這些「綽頭」只可以贏得一時掌聲,卻沒有長遠效益。如果政府繼續盲目追求「大市場、小政府」,以為政府愈小愈好,不斷緊縮開支令公共服務倒退,結果只會是「官富民窮」,肥了庫房,苦了市民。《工黨主席 李卓人》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