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財政預算’

二月 10 2014

增加經常開支 開徵大額股息稅 盈餘全數回饋市民

新聞稿

今日(二月九日)中午,工黨遊行至政府總部抗議梁振英、曾俊華對基層、中產都缺乏承擔,要求政府增加經常開支、開徵大額股息稅,並把今年的全部盈餘回饋市民。

雖然施政報告的新措施估計涉及經常開支約100億元,但是不少深層次社會問題仍未解決,包括中學實施小班教學、15年免費教育、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增加護理安老和殘疾院舍宿位、設立照顧者津貼、改善復康服務、發展綠色經濟等。自1997/98年度起17個財政年度,政府經營收入是同期生產總值的15.2%,而經常開支則為13.2%兩者相差1.9個百分點;整體政府收支方面,收入亦高於支出相當於生產總值的1.3%,從中可見政府實有空間增加經常開支。工黨要求政府增加經常開支,承擔政府應有的責任,規劃長遠政策,善用公帑投資未來。

了解更多

十一月 19 2013

大額股息稅記招

新聞稿

香港目前並沒有開徵股息稅,而應評稅收入或利潤亦不計算股息收入,令一些坐收巨額股息的富豪或財團不用繳稅。工黨建議政府徵收大額股息稅,超越股息免稅額的股息收入,須計入應評稅收入或利潤。大額股息稅原則如下:

  1. 大額股息免稅額訂為25 萬元;
  2. 大額股息稅率依據現時應評稅收入或利潤稅率計算;及
  3. 政府可轄免強積金或認可退休保障計劃繳付股息稅,以保障市民的退休收入。

以現時平均股票息率2.5%及個人股息免稅額訂為25 萬元計算,即相當於擁有1,000 萬元股票資產的人士,才需要開始繳付股息稅。工黨以2012年全年股息(減去25萬免稅額)計算,部份地產商及其企業須繳交大額股息稅約39億元,已超過政府全年總收入1%。若以2012年主板數據計算,假設全年派發股息的一成須繳付大額股息稅,相關收入約100億。

城中財閥李嘉誠,於2012年收取長實及和黃共5萬5千元董事袍金。假設這是李嘉誠2012年的應評稅收入總數,在沒有大額股息稅下,稅制出現怪現象:月入萬多兩萬的工打仔女,要繳交的稅款,竟可以較李嘉誠多,委實有違「能者多付」原則。工黨促請政府盡快推行大股額息稅,同時呼籲各大地產商及富豪,交代其個人應評稅收入,讓市民看到現時稅制的不公之處。

工黨 2013年11月19日

十月 02 2013

工黨回應貧窮線記者會

新聞稿

日前,政府公布香港首個貧窮線,採用相對貧窮的概念,水平定於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特首梁振英將之形容為香港扶貧的里程碑,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亦表示政府在減貧和防貧責無旁貸。可是,對於貧窮作為社會問題的現狀,兩者分別指出「滅貧是不可能」及「貧窮線採用相對貧窮概念,因此在統計上貧窮人口永遠存在。」

政府欠決心解決貧窮問題

關於前者,梁振英認為「財富差異存在於社會不同階層是必然的事實,這是一個相對的問題。要完全消滅財富差異以至貧窮問題是不可能的,亦不應該是我們的政策目標。」可是,財富差異與貧窮在概念上並不能完全等同,存在財富差異並不必然代表著較低收入的人士必然陷入貧困。在財富差異較小的社會中,可以是不少人均可享有尊嚴滿足的生活,收入較豐者則享有較豐裕的物質生活。先不論應否存在貧富差異,如果連貧窮問題亦沒有解決的決心的話,政府設立貧窮線的動機只會令人認為是舒緩矛盾而已。

至於林鄭月娥認為統計學一貧窮人口永遠存在一說更是荒謬。如果貧窮線以下的為之貧窮,假設住戶入息中位數不變,只要把他們的入息提升至入息中位數的一半以上,統計上便沒有任何貧窮人口。以2012年一人住戶為3,600元的貧窮線為例,只要所有入息在3600元以下的住戶增加入息至3600元至7200元,中位數仍舊為7200元,但在中位數的一半即3600元以下便沒有存在任何住戶,即貧窮住戶為零。即使中位數有所上升,只要貧窮線下的住戶收入增幅大於中位數的升幅,貧窮人口便能減少。

在職貧窮情況嚴重

貧窮住戶中的在職住戶有20.5萬戶,共有70.2萬人,佔131.2萬的貧窮人口中的53﹪。在他們在職的就業人數中,有76﹪為全職工作者。從此可見,即使訂立了最低工資,在職貧窮的情況仍然嚴重。以上的情況除了可歸咎於最低工資的水平過低外,還有勞動者欠缺議價能力,包括集體談判權及工會權利的各樣保障,造成勞動者即使付出勞力仍陷於貧窮。

在二次分配上,政府亦未能改善在職貧窮的情況。經過恒常現金政策介入後,在職的貧窮住戶數目仍有53.75萬戶,人口亦只下降了16.5萬,達53.8萬人,佔有恒常現金政策介入後102萬貧窮人口中的53﹪。即使在職的貧窮住戶領取綜援,仍然有1.3萬戶未能因此脫貧。此外,即使領取了綜援,他們當中仍有10.2萬個住戶陷於貧窮線之下,反映綜援並未能有效幫助市民脫貧。

訂定減貧目標才是正道

因此,政府的「滅貧是不可能」及「統計上貧窮人口永遠存在」等言論,無論是刻意傳達或概念出錯,均顯示出政府對扶貧的保守態度;加上其他諸如香港「不是「社會福利主義」或是「福利主義」」、「貧窮線與最低工資不應掛鈎」等,均旨在讓商界放心,政府並不會因設立貧窮線而影響他們任何的利益。但在貧富懸殊的香港,絲毫不影響商界的利益,真是能夠有減少貧窮問題嗎?

貧窮線訂立後,全港710多萬人中,百分之19.6,即是131.2萬人屬於貧窮。在扣除市民繳交的稅項,又將他們受惠的現金福利,包括綜援、生果金、交通津貼等計算作入息,貧窮人口便會減至約102萬人。

所以,要有效做到滅貧的效果是可能的,問題是政府有否決心,不要對商界時畏手畏尾,並訂出具體的滅貧目標,從而透過長、中及短期政策去現實。

四年減少一半貧窮人口

工黨建議梁振英尚餘的四年任期內,應以減少一半貧窮人口作為目標,即是將貧窮率降至7.5﹪,將實際貧窮人口在四年內減少一半,即降至50萬人。

要達至目標,需推行下列各項政策,包括:

  1. 提升最低工資及一年一檢;
  2. 加強推行課餘託管計劃,協助婦女就業;
  3. 放寬單親家庭領取綜援的資格;
  4. 加強課外活動及書簿津貼資助額
  5. 推行低收入在職家庭入息補貼,減少在職貧窮;
  6. 檢討綜援援助水平;
  7. 設立基本生活保障線;
  8. 訂定租務管制法例,減少貧窮人口租住私人住宅的開支;
  9. 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全面改善長者貧窮;及
  10. 推行集體談判權,讓勞資協商收窄首次分配(即工資)的差距。

至於支持相關政策的公共財開方面,工黨建議每年增加200億經常性開支(詳見附件)及長遠推行稅制改革包括推行累進利得稅、資產增值稅、股息稅及重設富豪遺產稅等。

工黨 2013年10月2日

參考資料:

工黨就2013-14年度財政預算案的立場

http://labour.org.hk/statement-13-budget/

九月 06 2013

「梁粉」地產商陳啟宗早前以君臨天下的姿勢,指摘財爺只懂胡亂派錢,未能做到「應使則使」,歷史會證明曾俊華是香港的大罪人。主流媒體大都指梁營一直不滿曾俊華的保守理財哲學,陳啟宗發炮目的是要「打曾救梁」,為梁振英「使錢買民望」掃除障礙。梁營可能不明白,香港現今的政治邏輯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梁營中人個個奇形怪相,形象低劣,陳大炮的胡言不僅未能引起市民共鳴,反而令曾俊華的民望顯著反彈。

不過,撇開梁營的政治鬥爭策略不談,從公共財政角度分析,曾俊華又是否大罪人呢?

如果只看曾俊華2008/09年度首份預算案起計的5個財政年度,財爺的政績一點也不失禮。在該5年間,政府收入增幅有24%,與本地生產總值增長相若,但同期經常開支卻增加了32%,整體政府開支更大增62%;而更完美的是,雖然政府開支升幅遠高於收入,但同期庫房仍錄得接近2,400億元盈餘。這幾組如魔術般的數字,可說是所有財金官員的夢幻CV。

政府開支升幅遠高於收入,但庫房仍錄得財政盈餘,難道曾俊華真的有魔術棒?相信心水清的讀者已經想到,這不是甚麼魔術,只是開支基數較低的自然結果。

唐英年出任財爺期間,連續3個財政年度壓縮經常開支,令經常開支由2003/04年度的接近1,980億元,下降至2006/07年度的不足1,900億元。從附圖可見,自2003年經濟復甦起,政府收入升幅一直高於同期本地生產總值增長,但經常開支卻遠遠追不上經濟增長,這是自2004/05年度起,連續9個財政年度錄得合共接近4,600億元盈餘的根本原因。

2013後生產總值及政府收支的變動

政府當年重手壓縮經常開支,乃因急於削減財政赤字,事後看來無疑是用力過猛,可惜曾俊華繼任後只管蕭規曹隨,沒有審時度勢重新規劃經常開支規模,仍然緊守開支預算的金科玉律(即經常開支增幅不得超逾經濟趨勢增長的規定),令香港陷入「結構性盈餘」困局,經常開支連年遠低於經營收入,政府未能將經濟成果和稅收,用於解決深層次社會問題等長遠政策。

曾俊華指「從沒有拒絕為成熟的政策撥款」,只是梁振英慣用的語言偽術。有跟政策局官員打過交道的人都知道,每當討論一些涉及長遠財政承擔(特別是每年經常開支數億元以上)的政策時,官員的回應都是財爺不會放行,除非獲得政府最高層祝福,否則再作深入研究也只會是浪費青春。既然在嚴格控制經常開支的「緊箍罩」下,管事的人懶得深入研究新政策,管錢的人自然從沒有拒絕為成熟的政策撥款。在管錢和管事官員互相推卸下,公帑和光陰就此虛耗掉,而深層次矛盾卻不斷累積至臨界點。

為避免涉及長遠財政承擔,官員和政黨近年來只好「不務正業」,不顧社會長遠需要,只在「一次過派糖措施」等非經常開支上動腦筋。在曾俊華擔任財爺期間,非經常開支所佔比重,由以往不足3%大幅飆升至超過一成。將大量公帑浪費在沒有長遠效益的「綽頭」上,反映財政綱紀經已敗壞;而過去數年的一次過措施,涉及非經常開支接近1,500億元,如果將一半用於中學實施小班教學、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增加護理安老和殘疾院舍宿位、設立照顧者津貼、改善復康服務、發展綠色經濟等民間團體倡議多年的經常開支建議,足以維持服務10年以上。

要打破目前「有錢不能用」的困局,可行的方法是在原訂經常開支預算基礎上,額外增加200億元經常開支,即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的1%,以扭轉2004/05至2006/07年度過度削減經常開支的後遺症,讓政策部門可以恢復規劃長遠政策,善用公帑投資未來。實施這建議不會損害長遠財政穩健,1997/98至2012/13年度,政府整體收入較整體開支高出接近3,600億元,相當於同期本地生產總值的1.5%,額外增加生產總值1%開支後,仍有足夠緩衝空間應付可能出現的經濟逆轉。

曾俊華是否大罪人,歷史自有公論;但如果財爺只管蕭規曹隨,不想辦法處理唐英年擔任財爺期間過度削減經常開支的後遺症,令政府繼續「有錢不能用」,則肯定不是善用公帑,有失市民期望。

工黨主席 李卓人

四月 17 2013

工黨聲明

工黨支持爭取全民退休保障,亦認同「拉布」作為議會抗爭策略之一。 有議員提出在是次財政預算案以提出大量修訂案作為「拉布」方式,旨在延遲通過撥款條例,從而影響政府運作,以向政府施壓。 工黨決定不參與此行動。我們的決定是因應策略考慮,而非爭取目標的分歧。我們不希望公眾焦點轉移去「拉布」及憂慮「拉布」對民生的負面影響,而未能聚焦地爭取全民退休保障。

工黨曾經擔心,按一貫撥款程序,撥款條例若不獲通過,而立法會於三月通過的臨時撥款將在短期內用畢,屆時將可能出現政府因沒有財政資源支付各樣開支,此等情況將直接影響包括各項社會福利及津助金的發放,受影響者包括領取生果金的長者、傷疾津貼的殘疾人士及綜援金的基層市民等。

經資料搜集及向法律顧問查詢,撥款條例因「拉布」而未獲通過,並不涉及《基本法》第五十及五十一條的臨時撥款機制,而根據《公共財政條例》第七條,政府可在撥款條例通過前,以決議案方式,向立法會提出通過臨時撥款予行政機關;該條文並無限制批出臨時撥款的次數。故此,工黨敦促當局,不可以市民作為人質,並按條例的程序,有需要時啟動再次臨時撥款申請。

工黨認為,在不民主的議會制度,「拉布」是少數民主派抗衡不公義、不民主政府的最有效工具,但後果具殺傷力,不能輕易使用;在面對重大及迫切的議題,議員發動「拉布」,並獲社會大眾支持,可收裏應外合之效。 經仔細權衡各方面輕重,工黨在是次財政預算案將不提出修訂,但辯論期間,會積極發言表達對預算案的不滿,工黨最終亦會投票反對是份預算案。

工黨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