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李卓人:負入息稅可行嗎?

發表於

  香港大部分貧窮家庭都有最少有一名在職家庭成員,「有工開唔代表有飯開」,如何解決在職貧窮問題,是整體扶貧策略的一個重要環節。有論者提出,協助在職貧窮家庭最有效的方法是設立負入息稅的制度。   究竟甚麼是負入息稅呢?   負入息稅的概念一點也不複雜,只要將徵稅制度倒過來就是了。按現時稅制,如果我們的收入超過某個水平(免稅額),就開始需要按某個百分比(稅率)繳稅;負入息稅剛好相反,如果我們的收入低過某個水平,不但不用繳稅,還可以從庫房按某個百分比領取補助。當然,以上只是一個最簡單的說法,不同國家的 […]

文章

李卓人:論預算案與中產

發表於

  財爺今日發表任內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中產市民最關心的,相信不是今年會否退稅,而是退多少稅。多個政黨和團體都要求政府退稅,理由是中產「有交稅、無福利」,退稅可以減輕中產的生活負擔。我認為香港中產市民生活壓力大是事實,但「有交稅、無福利」則值得商榷。   政府統計處根據2006年人口普查的資料,將全港家庭按其每月入息由低至高排列並分成十個等分,分析稅務和福利對不同收入階層的影響,得出的結果頗為「有趣」。   先說稅務。市民除了需要繳交薪俸稅外,每個住戶亦需要繳交差餉,部分住戶更需繳交地租。一如所 […]

文章

李卓人:最自由不是最富有

發表於

  香港連續第18年獲美國傳統基金會評選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我們的財金官員特別重視這類排名榜,除了「大市場、小政府」意識形態相近外,另一重要原因,是香港又贏了我們的假想敵-新加坡。正當財爺沾沾自喜地接受這項「殊榮」時,我們不妨問一問:經濟最自由是否就是最好?   不錯,籠統地說,經濟自由有助促進經濟發展,自由度排名與人均產值(經購買力調整,下同)有正面的相關性。不過,經濟最自由並不代表經濟最發達;自由度並不是經濟表現的唯一決定因素,否則香港應該是全球最富有的經濟體了。   仔細分析自由度排名榜, […]

文章

李卓人:肥了庫房 苦了市民

發表於

  財爺將於下月一日發表任內最後一份財政預算,坊間估計今年盈餘將連續第二年高達700億,面對庫房水浸,相信政府屆時又會再次提出一次性派糖措施。財爺現時最關心的,或許是如何避免重蹈去年派糖派出禍的覆轍,但我認為政府最需要處理的,是如何理順香港的公共財政:為甚麼「一次性」的退稅和免差餉措施,會變成每年財政預算的指定動作?為甚麼庫房連年錄得巨額盈餘,政府卻說沒有餘錢改善教育、醫療、安老等社會服務? 先跟政府算一算賬:   連續7年錄得財政盈餘:2004 至 05年度起的七個財政年度,庫房每年均錄得財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