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Posts Tagged ‘貧窮線’

十月 04 2013

原文刊於:http://forum.hkej.com/node/106191 上星期六(九月二十八日),政府公布香港首個貧窮線及《2012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採用相對貧窮的概念,水平定於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過往幾日,公眾的討論均圍繞政府會否推出相應的福利措施來減低貧窮人口,政府亦回應「貧窮線不會衍生福利主義」等。

貧窮線訂立後,全港710多萬人中,百分之19.6,即是131.2萬人屬於貧窮。在扣除市民繳交的稅項,又將他們受惠的現金福利,包括綜援、生果金、交通津貼等計算作入息,貧窮人口便會減至約102萬人。

前者我們可以視之為社會初次分配的情況,後者可視之為二次分配後的成效。初次分配意指勞動者出賣勞力所得的薪酬、資本家所得的利潤及資本或土地擁有者所得的租值在。二次分配即是政府經各樣稅項、福利的政策,把社會上的財富重新分配。

在職貧窮情況嚴重

對於初次分配,即使政府不斷強調香港市民應自力更生,不要依賴社會資源,但殘酷的事實是,香港的在職貧窮情況嚴重,政府在《報告》中亦不得不承認。貧窮住戶中的在職住戶有20.5萬戶,共有70.2萬人,分別 54萬貧窮戶中的38﹪及佔131.2萬的貧窮人口中的53﹪。在他們在職的就業人數中,有76﹪為全職工作者。

從此可見,即使訂立了最低工資,在職貧窮的情況仍然嚴重。以上的情況除了可歸咎於最低工資的水平過低外,還有勞動者欠缺議價能力,包括集體談判權及工會權利的各樣保障,造成勞動者即使付出勞力仍陷於貧窮。

雖然政府在《報告》中表示「統計上貧窮人口永遠存在」,但假如政府能改善初次分配的情況,低收入住戶的入息增幅高於中位數的增幅, 即使社會上所有住戶的收入有所增長使中位數以及貧窮線增加, 貧窮人口亦會減少。

二次分配成效不彰

雖然經過恒常現金的政策介入,貧窮率由19.6%減至於15.2%,減少了4.4﹪,但相對經合組織的國家,仍遜色不少。根據經合組織2010的數據為例,經恒常現金的政策介入後,芬蘭的貧窮率由32.2%減少至7.3%,減少了24.9%,即使減幅最少的國家以色列,亦減少了7.1%。香港經過恒常現金的政策介入的貧窮率與33個經合組國家比較,亦在最高貧窮率之列。

以在職貧窮為例,政府在二次分配上亦未能改善貧窮的情況。經過恒常現金政策介入後,在職的貧窮住戶數目仍有15.67萬戶,人口亦只下降了16.5萬,達53.8萬人,佔有恒常現金政策介入後102萬貧窮人口中的53﹪。即使在職的貧窮住戶領取綜援,仍然有1.3萬戶未能因此脫貧。值得一提是,即使領取了綜援,他們當中仍有10.2萬個住戶陷於貧窮線之下,反映綜援並未能有效幫助市民脫貧。

多管齊下 訂立滅貧目標

要有效做到滅貧的效果是可能的,問題在於政府有否決心,訂出具體的滅貧目標,從而透過不同政策去現實。

工黨建議梁振英尚餘的四年任期內,應以減少一半貧窮人口作為目標,即是將貧窮率降至7.5﹪,將實際貧窮人口在四年內減少一半,即降至50萬人。

要達至目標,需推行下列各項政策,包括:

  1. 提升最低工資及一年一檢;
  2. 加強推行課餘託管計劃,協助婦女就業;
  3. 放寬單親家庭領取綜援的資格;
  4. 加強課外活動及書簿津貼資助額;
  5. 推行低收入在職家庭入息補貼,減少在職貧窮;
  6. 檢討綜援援助水平; 設立基本生活保障線;
  7. 訂定租務管制法例,減少貧窮人口租住私人住宅的開支;
  8. 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全面改善長者貧窮;及
  9. 推行集體談判權,讓勞資協商收窄首次分配(即工資)的差距。

至於支持相關政策的公共財開方面,工黨建議每年增加200億經常性開支(詳見附件)及長遠推行稅制改革包括推行累進利得稅、資產增值稅、股息稅及重設富豪遺產稅等。

工黨副秘書長 郭永健

十月 02 2013

工黨回應貧窮線記者會

新聞稿

日前,政府公布香港首個貧窮線,採用相對貧窮的概念,水平定於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特首梁振英將之形容為香港扶貧的里程碑,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亦表示政府在減貧和防貧責無旁貸。可是,對於貧窮作為社會問題的現狀,兩者分別指出「滅貧是不可能」及「貧窮線採用相對貧窮概念,因此在統計上貧窮人口永遠存在。」

政府欠決心解決貧窮問題

關於前者,梁振英認為「財富差異存在於社會不同階層是必然的事實,這是一個相對的問題。要完全消滅財富差異以至貧窮問題是不可能的,亦不應該是我們的政策目標。」可是,財富差異與貧窮在概念上並不能完全等同,存在財富差異並不必然代表著較低收入的人士必然陷入貧困。在財富差異較小的社會中,可以是不少人均可享有尊嚴滿足的生活,收入較豐者則享有較豐裕的物質生活。先不論應否存在貧富差異,如果連貧窮問題亦沒有解決的決心的話,政府設立貧窮線的動機只會令人認為是舒緩矛盾而已。

至於林鄭月娥認為統計學一貧窮人口永遠存在一說更是荒謬。如果貧窮線以下的為之貧窮,假設住戶入息中位數不變,只要把他們的入息提升至入息中位數的一半以上,統計上便沒有任何貧窮人口。以2012年一人住戶為3,600元的貧窮線為例,只要所有入息在3600元以下的住戶增加入息至3600元至7200元,中位數仍舊為7200元,但在中位數的一半即3600元以下便沒有存在任何住戶,即貧窮住戶為零。即使中位數有所上升,只要貧窮線下的住戶收入增幅大於中位數的升幅,貧窮人口便能減少。

在職貧窮情況嚴重

貧窮住戶中的在職住戶有20.5萬戶,共有70.2萬人,佔131.2萬的貧窮人口中的53﹪。在他們在職的就業人數中,有76﹪為全職工作者。從此可見,即使訂立了最低工資,在職貧窮的情況仍然嚴重。以上的情況除了可歸咎於最低工資的水平過低外,還有勞動者欠缺議價能力,包括集體談判權及工會權利的各樣保障,造成勞動者即使付出勞力仍陷於貧窮。

在二次分配上,政府亦未能改善在職貧窮的情況。經過恒常現金政策介入後,在職的貧窮住戶數目仍有53.75萬戶,人口亦只下降了16.5萬,達53.8萬人,佔有恒常現金政策介入後102萬貧窮人口中的53﹪。即使在職的貧窮住戶領取綜援,仍然有1.3萬戶未能因此脫貧。此外,即使領取了綜援,他們當中仍有10.2萬個住戶陷於貧窮線之下,反映綜援並未能有效幫助市民脫貧。

訂定減貧目標才是正道

因此,政府的「滅貧是不可能」及「統計上貧窮人口永遠存在」等言論,無論是刻意傳達或概念出錯,均顯示出政府對扶貧的保守態度;加上其他諸如香港「不是「社會福利主義」或是「福利主義」」、「貧窮線與最低工資不應掛鈎」等,均旨在讓商界放心,政府並不會因設立貧窮線而影響他們任何的利益。但在貧富懸殊的香港,絲毫不影響商界的利益,真是能夠有減少貧窮問題嗎?

貧窮線訂立後,全港710多萬人中,百分之19.6,即是131.2萬人屬於貧窮。在扣除市民繳交的稅項,又將他們受惠的現金福利,包括綜援、生果金、交通津貼等計算作入息,貧窮人口便會減至約102萬人。

所以,要有效做到滅貧的效果是可能的,問題是政府有否決心,不要對商界時畏手畏尾,並訂出具體的滅貧目標,從而透過長、中及短期政策去現實。

四年減少一半貧窮人口

工黨建議梁振英尚餘的四年任期內,應以減少一半貧窮人口作為目標,即是將貧窮率降至7.5﹪,將實際貧窮人口在四年內減少一半,即降至50萬人。

要達至目標,需推行下列各項政策,包括:

  1. 提升最低工資及一年一檢;
  2. 加強推行課餘託管計劃,協助婦女就業;
  3. 放寬單親家庭領取綜援的資格;
  4. 加強課外活動及書簿津貼資助額
  5. 推行低收入在職家庭入息補貼,減少在職貧窮;
  6. 檢討綜援援助水平;
  7. 設立基本生活保障線;
  8. 訂定租務管制法例,減少貧窮人口租住私人住宅的開支;
  9. 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全面改善長者貧窮;及
  10. 推行集體談判權,讓勞資協商收窄首次分配(即工資)的差距。

至於支持相關政策的公共財開方面,工黨建議每年增加200億經常性開支(詳見附件)及長遠推行稅制改革包括推行累進利得稅、資產增值稅、股息稅及重設富豪遺產稅等。

工黨 2013年10月2日

參考資料:

工黨就2013-14年度財政預算案的立場

http://labour.org.hk/statement-13-budget/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