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勞工

基本理念

工黨認為,勞動的價值不僅是謀生工具,同時也是自我實現的媒介。

勞動可刺激思想、發揮創意;在自主的勞動過程中,我們發現潛能、提升能力,實現自我價值。勞動也是融入社會的一個重要渠道,我們透過勞動聯繫社會、建立社會關係,並在人際互動中獲得身分認同。勞動亦可促進獨立人格,透過勞動賺取報酬,讓我們有足夠的物質條件,獨立自主地追求理想生活和服務社群。

勞動對於個人、社會和經濟發展都有正面價值,政府因此有責任確保所有市民都有機會實現自主勞動的權利。

然而在現今香港,「市場至上」仍是主導的意識形態,主流論述仍將勞工當作一項生產要素,市場邏輯成為制定勞工政策的最重要甚至是唯一考慮。工人往往被僱主當成商品,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勞動尊嚴備受踐踏。

勞工顧問委員會的組成和運作模式,不但未能發揮勞資官三方透過對話制定勞工政策的角色,反成為官商合謀阻撓改善勞工權益的場合,令香港的勞工保障遠遠落後其他發達經濟體系。另一方面,政府和僱主視集體談判為洪水猛獸,加上工會力量薄弱,部分工會更靠攏政權,以致未能集合工人力量與資方抗衡,不但令工人備受剝削,遑論維護個人尊嚴、伸張社會公義,以及在工作領域實踐民主。

經濟轉型和資訊科技廣泛應用,導致中層職位流失,勞動市場兩極化加劇,再加上經濟結構單一,令基層勞工失去晉升階梯。與此同時,政府和企業只顧將技能提升的責任推在工人身上,但職業教育和培訓課程卻未能配合經濟發展方向,結果導致工人被逼「持續進修、終身學習」,但薪酬待遇或晉升機會卻未見改善。另一方面,私營企業和公營部門同樣紛紛假借「彈性」之名,減少聘用「長工」,改以合約制、兼職工、外判工、假自僱等非標準僱用模式,令工人未能獲得全面的法律保障。

私營企業只顧追求利潤、公營部門只顧盲目瘦身,管理層只顧肥上瘦下,令大多數打工仔女都面對工時愈來愈長、工資愈來愈低、工作愈來愈不穩定的境況,就業貧窮的問題更是日趨嚴重。每日不斷長時間重複沉悶刻板的工作,再加上政府鼓吹「不工作就是沒貢獻」的歪理,工人不僅未能透過自主勞動自我實現,令勞動喪失意涵,更令工作變成生活的全部,淪為工作的奴隸。

工黨確信,勞工不是商品。在資本主義下,勞動力無可避免地包含商品的元素,其供求和價格受市場邏輯規範。不過,勞動力跟其他商品不同,勞動力和勞工根本不可分割。勞工有思想、有感情,是有血有肉的道德主體;因此,將勞動力和勞工當作純商品看待,無論在倫理上抑或分析上,都是錯誤。市場邏輯絕不可凌駕人性價值,勞工政策必須以人為本,確保每人都可享有體面勞動的權利,包括充分的就業機會、工人的民主參與、公平的薪酬待遇,以及安全和健康的工作環境。

工黨主張透過工人的集體力量,並輔以法律規範,平衡勞資關係,確保工人享有應得的勞動成果。在勞動力市場中,勞資關係並不對等,雙方實力懸殊,勞方往往處於劣勢,只有透過工人的集體力量,並輔以法律規範,才可平衡勞資關係,有效保障勞工合理權益。工人的結社自由和集體談判權,亦是維護勞動尊嚴、伸張社會公義,以及在工作領域實踐民主的重要環節。對等的勞資關係,亦有助提高企業的生產力,促進經濟穩定發展。

政策重點

  1. 充分的就業機會
    制定宏觀經濟政策,促進全民充分就業;發展多元化產業,讓具備不同能力和志趣的市民,都有機會透過就業發揮所長;根據市民意願和社會需要,加強各項社會服務,包括托兒、護老、復康等,藉此增加職位供應;加強職業教育和培訓,包括鼓勵企業為員工提供在職培訓,藉此提升工人的潛能,增加晉升機會;協助解決不同群體(如家庭照顧者、長者、殘疾人士、少數族裔、低學歷人士等)在就業方面面對的困難和特殊需要,包括增加托兒服務、實行配額制度、改良學徒訓練計劃等。
  2. 工人的民主參與
    保障工人組織工會和工業行動包括罷工的權利;確立集體談判制度,促進勞資平等對話;確保公營部門工人同樣享有組織工會和集體談判權利;修改勞工顧問委員會勞方代表的產生方法,由具代表性的工會自行提名代表出任,並改變由政府官員主導議程的運作方式。
  3. 公平的薪酬和待遇
    立法禁止在就業方面的性別、家庭崗位、年齡、殘疾、種族、宗教和性傾向歧視,包括落實同值同酬原則;立法禁止不公平解僱,規定僱主必須有正當理由才可解僱工人;每年由勞資雙方檢討最低工資水平,並根據工人和家庭的生活需要,釐定最低工資水平;為低收入就業家庭提供生活補助,確保工作可以脫貧;立法規管工時,包括訂立標準工時和休息時段,確保工作和生活可得合理平衡;改善對分娩、患病和工傷工人的就業和收入保障;設立失業保障制度。
  4. 保障零散工
    加強對非標準僱用模式工人的保障,杜絕僱主藉此逃避支付法定勞工權益,並立法規定非標準僱用模式工人可享有不低於全職工人的待遇,包括取消「4-18」規定;保障公務員和公營機構員工的就業穩定,並改善政府和公營機構外判員工的待遇。
  5. 安全和健康的工作環境
    由勞資雙方參與制定職業安全和健康守則,並加強工人代表參與職業安全管理的角色;預防職業病,並定期更新職業病類別;設立中央僱員補償基金;加強工傷復康服務。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