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十月 16 2013

反對黑箱作業 要求政府交代不發牌原因

新聞稿

昨天,行政會議原則上同意發新牌照予給兩間電視台,同時不接納一間電視台(香港電視網絡)的申請,但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以行會保密原則為由,拒絕向公眾交代原因,令人懷疑政府有考慮政治因素。

眾所周知,香港市民要求政府增發免費牌照多年,希望藉以引入競爭,打破壟斷,提高節目質素。然而,特區政府一拖再拖,竟遲至2010年才表示歡迎任何機構申請牌照,營辦本地免費電視服務。經過長時間的考慮,昨天公佈結果:申請發牌的三間電視台中,有一間不獲發牌照。

蘇錦樑在記者會上,多次以「循序漸進」為藉口,指如果一下子引入太多競爭者,有可能影響現有市場秩序及節目質素,令市民受害,及後又以行會保密原則為由,拒絕向公眾交代不向香港電視網絡發牌原因。

工黨認為,政府的理由荒謬。引入更多的競爭,可以推動創意產業,提高節目質素,造福觀眾。再者,電視牌照是重要的公共資源,特區政府不能以行會保密原則,拒絕交代箇中因由。工黨譴責特區政府黑箱作業,促請政府應以開誠佈公的態度,交代不發牌原因,包括是否考慮政治因素等。

工黨
2013年10月16日

十月 10 2013

就香港記者採訪受阻及梁振英與菲律賓總統阿奎諾三世會面事件,工黨立場如下:

1. 10月6日(日),本港三間電子傳媒記者,於印尼峇里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峰會會場,向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提問,期間遭大會工作人員以高聲叫囂不合禮儀為由,沒收記者的採訪證,並趕離會場,其後更取消進入會場及新聞中心資格。大會相關做法明顯是粗暴踐踏新聞自由與公眾知情權,工黨予以譴責。工黨促請港府交待事件跟進情況,包括有否向大會嚴正交涉、要求大會道歉,以確保香港記者可以順利進行採訪。

2. 就梁振英與菲律賓總統阿奎諾三世會面一事,港府竟拒絕透露會面基本資料,包括確實的會面時間和地點。再者,於菲律賓傳媒的片段可見,會議的坐位安排,反映港菲是在不對等關係進行會面。菲方明顯未有對港府作出對等的外事規格及待遇,反映菲方刻意忽視平等原則。另外,有港府官員向香港傳媒強調,該會面雙方同意了不能拍攝,所以沒有照片可提供。但菲律賓傳媒卻擁有會面片段,工黨認為梁振英政府有欺騙傳媒之嫌,促請梁振英政府開誠佈公,盡快交代會面時間、地點及接受相關不對等關係會議安排的原因。

工黨 2013年10月9日

十月 09 2013

蘋果日報 2013-10-09 A21 | 論壇 | By 何秀蘭

新界北區幼稚園出現恐慌性排隊輪候報名表。官員本應盡快公佈邊境各區學額與適齡學童數字,並提出即時措施改善報名和收生程序,以安撫人心,阻止恐慌和衝突蔓延。

不幸,吳克儉初則以幼稚園中高低班學位總數掩飾KI幼兒班學位緊張的真相,繼而低報適齡學童數目,官員的失誤惹起更多質疑,無異火上加油。

還好教育局與幼教業界達成共識,以原區收生為原則,並設網上列印報名表,等同派表不設上限,消除一表難求的憂慮,亦免卻家長戶外通宵等候。兩點共識應可令家長稍為安心。

其實以優質教育著名的北歐國家都不鼓勵家長送幼兒到幼稚園,但香港多雙職父母,加上入讀小一的競爭劇烈,香港家長均早為子女籌謀,3歲便開始學校生活。但幼兒體力所限,根本不適宜每日長途跋涉,故此原區入學是家長選擇學校的首要考慮,亦應該是學校收生的原則。這絕不是用以歧視境外幼童,而是考慮幼兒的福祉。學校不必深究學童是雙非、單非或本土家庭所出,只應該審視學童是否原區入學,以免幼兒每日受舟車折騰。

但另一點網上列印表格的共識卻未必足以惠及基層家庭。由於貧困家庭未必有打印設施,幼稚園應繼續提供報名表供家長索取,並且不設上限。

兩點共識可暫時平抑恐慌,但教育局亦必須盡快與業界商討,確立一套資訊透明的機制,讓家長第一時間知悉各校尚餘學額的數目,亦免除家長同時保留幾個學額的情況。

政府不能自欺欺人便達到優良管治,北區學額確實緊張,今年已出現亂象,明年有龍年效應,也是雙非嬰入學的高

十月 02 2013

逕啟者:

要求民政事務局及保安局向學民思潮成員致歉

  對於有保安人員於2013年10月1日升旗禮期間,在未有交待原因下使用暴力,將學民思潮成員押離升旗禮場地,工黨予以強烈譴責。民政事務總署和警務處,以及其所屬的民政事務局和保安局,至今還未有交待有關保安人員身份,亦沒有說明他們的法律權限,實在令人憂慮政府濫權。

  據學民思潮成員所述和影片所見,當時學民思潮已通過保安檢查進入場地的公眾區,而且並沒叫任何口號,已被保安人員使用暴力押走。工黨促請當局從速公開交待有關人員身份,並徹查事件始末,包括是否有政府人員人向保安人員下達違法指令、管有黑名單等。最後,工黨要求民政事務局及保安局向學民思潮成員致歉,及保證以後不會再有濫權施暴的事件重演。

  此致

民政事務局局長及保安局局長

工黨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日

十月 02 2013

工黨回應貧窮線記者會

新聞稿

日前,政府公布香港首個貧窮線,採用相對貧窮的概念,水平定於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特首梁振英將之形容為香港扶貧的里程碑,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亦表示政府在減貧和防貧責無旁貸。可是,對於貧窮作為社會問題的現狀,兩者分別指出「滅貧是不可能」及「貧窮線採用相對貧窮概念,因此在統計上貧窮人口永遠存在。」

政府欠決心解決貧窮問題

關於前者,梁振英認為「財富差異存在於社會不同階層是必然的事實,這是一個相對的問題。要完全消滅財富差異以至貧窮問題是不可能的,亦不應該是我們的政策目標。」可是,財富差異與貧窮在概念上並不能完全等同,存在財富差異並不必然代表著較低收入的人士必然陷入貧困。在財富差異較小的社會中,可以是不少人均可享有尊嚴滿足的生活,收入較豐者則享有較豐裕的物質生活。先不論應否存在貧富差異,如果連貧窮問題亦沒有解決的決心的話,政府設立貧窮線的動機只會令人認為是舒緩矛盾而已。

至於林鄭月娥認為統計學一貧窮人口永遠存在一說更是荒謬。如果貧窮線以下的為之貧窮,假設住戶入息中位數不變,只要把他們的入息提升至入息中位數的一半以上,統計上便沒有任何貧窮人口。以2012年一人住戶為3,600元的貧窮線為例,只要所有入息在3600元以下的住戶增加入息至3600元至7200元,中位數仍舊為7200元,但在中位數的一半即3600元以下便沒有存在任何住戶,即貧窮住戶為零。即使中位數有所上升,只要貧窮線下的住戶收入增幅大於中位數的升幅,貧窮人口便能減少。

在職貧窮情況嚴重

貧窮住戶中的在職住戶有20.5萬戶,共有70.2萬人,佔131.2萬的貧窮人口中的53﹪。在他們在職的就業人數中,有76﹪為全職工作者。從此可見,即使訂立了最低工資,在職貧窮的情況仍然嚴重。以上的情況除了可歸咎於最低工資的水平過低外,還有勞動者欠缺議價能力,包括集體談判權及工會權利的各樣保障,造成勞動者即使付出勞力仍陷於貧窮。

在二次分配上,政府亦未能改善在職貧窮的情況。經過恒常現金政策介入後,在職的貧窮住戶數目仍有53.75萬戶,人口亦只下降了16.5萬,達53.8萬人,佔有恒常現金政策介入後102萬貧窮人口中的53﹪。即使在職的貧窮住戶領取綜援,仍然有1.3萬戶未能因此脫貧。此外,即使領取了綜援,他們當中仍有10.2萬個住戶陷於貧窮線之下,反映綜援並未能有效幫助市民脫貧。

訂定減貧目標才是正道

因此,政府的「滅貧是不可能」及「統計上貧窮人口永遠存在」等言論,無論是刻意傳達或概念出錯,均顯示出政府對扶貧的保守態度;加上其他諸如香港「不是「社會福利主義」或是「福利主義」」、「貧窮線與最低工資不應掛鈎」等,均旨在讓商界放心,政府並不會因設立貧窮線而影響他們任何的利益。但在貧富懸殊的香港,絲毫不影響商界的利益,真是能夠有減少貧窮問題嗎?

貧窮線訂立後,全港710多萬人中,百分之19.6,即是131.2萬人屬於貧窮。在扣除市民繳交的稅項,又將他們受惠的現金福利,包括綜援、生果金、交通津貼等計算作入息,貧窮人口便會減至約102萬人。

所以,要有效做到滅貧的效果是可能的,問題是政府有否決心,不要對商界時畏手畏尾,並訂出具體的滅貧目標,從而透過長、中及短期政策去現實。

四年減少一半貧窮人口

工黨建議梁振英尚餘的四年任期內,應以減少一半貧窮人口作為目標,即是將貧窮率降至7.5﹪,將實際貧窮人口在四年內減少一半,即降至50萬人。

要達至目標,需推行下列各項政策,包括:

  1. 提升最低工資及一年一檢;
  2. 加強推行課餘託管計劃,協助婦女就業;
  3. 放寬單親家庭領取綜援的資格;
  4. 加強課外活動及書簿津貼資助額
  5. 推行低收入在職家庭入息補貼,減少在職貧窮;
  6. 檢討綜援援助水平;
  7. 設立基本生活保障線;
  8. 訂定租務管制法例,減少貧窮人口租住私人住宅的開支;
  9. 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全面改善長者貧窮;及
  10. 推行集體談判權,讓勞資協商收窄首次分配(即工資)的差距。

至於支持相關政策的公共財開方面,工黨建議每年增加200億經常性開支(詳見附件)及長遠推行稅制改革包括推行累進利得稅、資產增值稅、股息稅及重設富豪遺產稅等。

工黨 2013年10月2日

參考資料:

工黨就2013-14年度財政預算案的立場

http://labour.org.hk/statement-13-budget/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