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三月 08 2016

梁振英2012年參選特首時,在其政綱「人口及人力資源」部份的第16點,白紙黑字寫清楚:「逐步降低強積金戶口內僱主累積供款權益用作抵銷僱員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 的比例」。

可是,到了今年2017年,取消強積金仍然係研究、諮詢階段。去年十二月推出的退休保障諮詢為期六個月,係梁振英政府任期餘下時間不多,諮詢六個月後亦未必有具體方案,顯示梁振英肯定「走數」。

工黨認為強積金是用來保障僱員退休生活,而不是保障僱主權益。當僱員希望從強積金預先提取金錢,政府就不容許。但是,當老闆要遣散員工時,政府就容許他們從強積金中提取。強積金變成左遣散費基金,簡直荒謬絕倫!要求取消取消對沖機制只是撥亂反正!

有商界認為在設立強積金制度之前,就有對沖的安排,避免僱主須要作出雙重開支。但以上安排原意為鼓勵僱主設立自願性退休 計劃,與強積金係強制性的制度並不相同。僱主必須就強積金供款,已經不用透過對沖機制作為鼓勵。
鼓吹自由經濟的香港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王于漸亦都同意:「強積金乃強制性計劃,實不應容許僱主作「對沖」安排。」經濟學家關焯照認為,對沖機制實為「搵僱員笨」,「兩筆錢性質唔同,冇理由撈埋一齊用!」
商界代表張宇人曾經公開指出,取消強積金對沖係將中小企凌遲處死。但是基層僱員不斷被遣散,強積金不斷被對沖,更加是生不如死!有年屆六旬的清潔工逾十年內多次被遣散,強積金「被沖剩兩萬蚊」,試問他怎樣有錢退休?


數字上,每年被沖走的強積金亦越來越多。2003年每年11.7億元,上升至2011年23.3億元,再上升至2014年超過30億元。假如未來經濟狀況下行,數字更有可能急速上升。自 2001 年 7 月 至 2014 年年底,對沖的金額總數高達 250 億元 。

此外,取消對沖機制對整體社會有利。王于漸教授就指出,及早取消「對沖」安排,僱員始能自由抉擇強積金計劃中的安排,包括僱主供款部份。現時由僱主而非僱員選擇基金經理的做法,嚴重窒礙競爭,變相保障基金管理業,只要僱主肯繼續使用其服務,基金經理也就毋須為投資表現對賬戶持有人負責。

最後,正如王于漸教授所言:「強積金改革實不應受銀行、保險公司和僱主等既得利益者所牽制。」政府應立刻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

工黨
二零一六年三月七日

代表發言:郭永健

二月 09 2016

有警員鳴槍,觸發示威者怒火。

工黨就年初二於旺角發生的警民衝突聲明

梁振英政府與民為敵 狼英下台平民憤

年初二(9/2)凌晨旺角街頭發生警民衝突,是因為梁振英政府三年半來,不斷以制度暴力挑釁香港人,以致星火燎原,民憤爆發。工黨對於事件感到痛心。

衝突的引發點是政府對小販趕盡殺絕,小販於農曆新年擺賣,一向是香港市民歡度佳節的特色習俗。政府清掃小商販,不容其有半點「搵食」空間,也有違習俗。

梁振英一直與民為敵,好勇鬥狠,這幾年來不斷向港人挑釁,加強剝削壓逼,凡普羅市民反對的,他通通硬推:多項大白象超支工程、硬推TSA及擴大輸入外勞等。

相反,對於市民期待已久的勞工和民生政策,包括標準工時立法、取消強積金對沖及全民退保,狼英特首卻推搪拖延,假意諮詢及研究,完全沒有制訂時間表,落實遙遙無期。結果是社會矛盾沒有紓解。 而梁振英只知向中央獻媚,以求連任。對於是次警民衝突事件,只知推卸責任,而對自己長期倒行逆施,致使民怨沸騰,則隻字不提。

現在是官逼民反,而政府打壓只會帶來反抗,工黨堅持和平抗爭,以免暴力衍生暴力,亦堅持維護新聞自由採訪及公眾知情權,認為在任何情況下絕不可以襲擊傳媒。工黨堅信香港的困局必須由源頭解決,強烈要求罪魁禍首梁振英馬上下台,以平息港人憤怒,並即時重啟政改,解決深層次矛盾。 最後工黨呼籲政府放過小販,讓小販有生存空間。

工黨

2016年2月9日

一月 05 2016

迎難而上 承擔責任

首先,我必須在此感謝支持我與及我的團隊的各位黨員!他們的支持,不單只是認同我們提出對工黨前路的方向,亦是願意共同承擔,出力為鞏固內部組織,凝聚民間力量,將工黨發展為一個能夠代表基層的聲音,與基層共進的政黨。

今屆當選的執委中,有着不同的背景,有青年、有來自工運,亦有來自基層運動的戰友。我們對工黨的發展有共同的想法,希望透過參與黨內核心事務,以強化黨內組織力,對外宣傳黨的理念和主張,吸納更多新黨員,培養更多新人、組織黨員加入黨的領導團隊。我們願意承擔起這個責任,做好黨內的組織工作,並向廣大市民展示工黨迎難而上的意志,與時代共進的決心。

新政治版圖的挑戰

雨傘運動過後,民心思變,政治版圖亦隨之改變,除了既有的泛民及建制陣營外,更催生了更多以香港為本位,抗拒大陸影響為號召的政治力量。工黨作為泛民的一員,一方面受到政府和親北京政黨的聯合夾擊,另一方面被香港本位的思潮所挑戰和質疑。

這些變化其實有其深刻的政治和經濟根源—中共政權與大陸資本家一體化,把香港民眾作為壓榨的對象,這趨勢已經越發明顯,中共不斷介入香港政治,加劇本港官商勾結,漠視法治,侵犯人權等問題,社會公義受損,民生惡化,問題日益嚴重,而民主普選卻遙遙無期。

工黨必須在這個重要的時刻,指出問題的根源是來自中共政權與大陸資本家一體化,動員港人共同奮戰,抗擊中港資本政權,開拓更多新的支持者,參與到有組織、撐基層的民主派行列中。

迎戰2016立法會選舉

新政治版圖的挑戰可見於最近的區選,以雨傘運動為背景的團體及參選人群起,成為不少年青及求變心切的選民的選擇。現時距2016立法會選舉不足一年,可預期各泛民政黨屆時都會受到影響。工黨當務之急除了做好上述各項工作之外,也要準備吸引和發掘可在立法會選舉中擔起重任的新人,以展現迎接轉變的姿態,盡力爭取市民的認同。

回溯初衷 實踐綱領

工黨在堅守進步民主派的定位之餘,必須在地區上加強論述工作,突破政治議題與地區事務二元對立的說法,積極實踐我黨的綱領,把價值主張透過政策倡議,扣連地區的經驗和分析,並結連更廣泛的社會運動,形成更實質、組織化的地區力量。工黨不應僅僅滿足於代議士的崗位,而是利用議席壯大民間力量,推動公民參與到不同層面的政治生活,將命運自主的大命題,在充權居民直接參與社區發展的過程中體現出來。

鞏固組織 提升動員能力

工黨作為一個相對小型的政黨,能否有效發揮仰賴黨員的投入和參與,遺憾是經歷兩次選舉工程佔用了大量的心力和資源,細緻、花心機的組織工作往往得不到應有的重視。這種情況的確令人憂慮,因為只求行動上出席,極易變成消耗性的動員,尤其是如果一旦沒有實在的、由下而上地參與到決策層面,黨的決策和黨員的距離就會漸行漸遠,令黨員「無心戀戰」。

連結公民社會 凝聚進步力量

在黨綱中,我們說,工黨「植根民間,相信由下而上的參與,結合民間團體,提出政策倡議、介入文化批判、組織社會運動,以及參加各級選舉,藉此擴大公民社會力量,推動社會改革。」

我們相信議會政治要結連社會運動,工黨的成立,是期望能整合民間的進步力量。運動不是憑空而來,因為不平等、不公義並不只在議會裡發生,在工作間、在社區、在家庭、在網絡上,充斥著不同形式的壓迫,運動由壓迫而來,反抗壓迫的集體力量推動了不同的社會運動。工黨的弟兄姊妹,很多是來自工會運動、居民運動、婦女運動、弱勢群體的運動。我們面對的不幸,均源於階級不平等,我們透過不同形式的組織力量,爭取我們應有的權利。

回溯初衷,認真做好結合民間團體工作,實在是當務之急。特別在「雨傘運動」之後,在新的政治形勢下,新興的,以及既有的民間團體,都在躁動不安,思考怎樣回應新形勢時,工黨便要與民間團體建立恆常的溝通平台,促進與民間團體更緊密的合作和交流。物色符合策略性目標的伙伴,促成社會運動與議會抗爭的有效結連。
發展黨員 吸納新血

工黨成立以來在黨員發展方面未有令人鼓舞的成績,我們的隊伍未見壯大,對於宣揚我黨理念和主張實是事倍功半。我們認為一個具生命力、有前途的組織應持續而穩定地有新成員加入。

我們將會主動接觸不同的群體,透過交流宣揚工黨的理念和主張,吸引同路人加入以壯大我黨隊伍。同時我們應發展一套周全的培育計劃,透過基層黨組織的各項研習活動、師友計劃,使新加入的黨員盡快掌握工黨的核心價值及融入黨的大家庭。其次,我們應該對有潛質的黨員進行重點栽培,例如可擔任工黨在不同政策範疇的發言/召集人,列席區議會會議或出席立法會聽政會,參加與官員的會議等等。

紮根基層社區 擴大地區基礎

上月工黨剛經歷創黨後首次區議會選舉,雖然12名社區幹事中,只有3位當選,但亦樂見有不少社區幹事有力衝擊當區區議員席位和取得不俗的得票率,顯示我黨的理念和地區服務工作取得不少巿民認同。而這次區議會選舉同時亦為工黨的內部培訓工作帶來啟示。

首先於社區幹事招募方面,今屆各政黨,不論建制或泛民,都有不少成功當選的年輕區議員,但他們之間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透過各院校或自行舉辦的實習計劃吸收新血,從實習生中挑選有潛質並有志從政者加入為社區幹事。雖然工黨每年有一定數量的實習生,可是工黨現時並未有積極並有計劃地吸收新人參選。

隨着首批區議員上任,現時工黨內部應進一步確立一套穩定而具工黨特色的社幹培訓制度。除了盡早於進入地區服務,於社區爭取更多曝光,努力跟進社區個案和地區議題外,工黨更應推陳出新,與時並進,於地區工作中突顯工黨的理念和善用各項社交媒體,促進社區發展,令「做區」不再是鐵板一塊。

工黨主席 胡穗珊
2015年12月13日

了解更多

十二月 14 2015

工黨立法會議員 – 何秀蘭、李卓人、張國柱、張超雄

致「研究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小組委員會」聯合意見書

前言

立法會研究落實免費幼兒園教育小組自去年成立以來,舉行多次會議,並邀得政 府官員、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教育界人員、家長及不同的幼兒教育關注團體出席、回 應及分享不同意見供立法會參考。然而,就某些政 策範圍,公眾和教育界人士與免費 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及教育局的立場和理解有所不同。工黨四位立法會議員 (何秀蘭、李 卓人、張國柱、張超雄) 一直呼籲政府承擔發展幼兒教育的責任,令每個小孩都有機會 自幼開始接受優良教育。就此,我們向小組委員會提交聯合意見書,就下列數個我們 希望強調的項目重申立場,並予以政府及公眾人士備存。

全文:工黨致「研究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小組委員會」聯合意見書

三月 21 2015

工黨對機場第三條跑道發展的意見

 

成本過高﹕

 

機場第三條跑道成本根據機管局於2011年的2030規劃大綱,聲稱成本1362億港元,還未計工程超支(估計2000億)機管局為了三跑集資,或會加$200「機場建造稅」。1997年完成的《香港機場核心計劃》十項工程,合計只需1553億港元。廣州白雲機場的第三條跑道,2014年2月完全,成本只需50億人民幣。

了解更多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