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二月 26 2014

PDF下載:工黨就人口政策諮詢文件意見書

工黨就人口政策諮詢文件意見書

新一屆政府重組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後,正式推出諮詢文件,就未來出現的人口改變進行規劃。工黨認為諮詢文件並無考慮到如何改善現時香港人口的生活質素,只是「以商為本」,傾斜向僱主及創造少數人口財富的角度去制定人口政策,完全忽略現時不同群組的人口所面對的社會問題。

沒有發展目標 人口政策不整全

諮詢文件提到一個可持續的人口政策須在創造經濟財富、所有人享有平等機會和更優質生活之間取得平衡,然而文件對如何協助本港人口創造經濟財富卻絲毫未提。過去政府提出的本港經濟重點為六大產業、四大支柱,雖不時修訂但從因未訂出未來二、三十年的經濟發展目標及方向,沒有經濟發展目標地創造經濟財富,猶如一隻在海中的船失去了方向,無目的地漂流。這不單純影響到經濟政策,更牽連到人口的工作、教育和住屋等範疇。以南韓為例,在短短十多年間,由受金融風暴重挫的經濟體發展出高科技產業而成為全球高科技的輸出國之一,當中涉及到人力資源的規劃和培訓及政府於研究及發展資源的投放等,本港的創新科技產業卻被批為支援不足,未如理想,一直不見起色。

工黨應為政府應制訂經濟發展目標建議、收集更仔細的勞動人口技能數據、推動配套政策,並進行有方向的人口政策公眾諮詢以尋求社會共識後,下定決心帶頭推動相關發展領域。

了解更多

二月 14 2014

抗議商台滅聲

今日(2月14日)下午工黨成員到商業電台門外抗議,對於商台突然粗暴終止名嘴李慧玲的合約表示憤怒。工黨認為商台此舉旨在把批判梁振英政府的聲音滅絕,犧牲傳媒作為「第四權」的職責,屈服於政權之下。

李慧玲向來捍衛公眾利益,在歷次涉及新聞自由、香港民主、碼頭工潮等事件中,均敢於發聲、責問權貴,讓弱勢、被打壓的聲音能被公眾聽見。在訪問、對話中,她準備充份、反應迅速,其專業精神可見一斑。

如今,李慧玲被滅聲,工黨感到非常痛惜。商台至今僅以「君子相分,不出惡言」敷衍了事,漠視公眾利益。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近年,一隻無形之手透過抽掉客戶廣告、向高層施壓等做法全面打壓傳媒。把異見消音只顯示出政權的虛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工黨呼籲港人力爭新聞自由,支持新聞從業員,「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工黨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四日

二月 10 2014

增加經常開支 開徵大額股息稅 盈餘全數回饋市民

新聞稿

今日(二月九日)中午,工黨遊行至政府總部抗議梁振英、曾俊華對基層、中產都缺乏承擔,要求政府增加經常開支、開徵大額股息稅,並把今年的全部盈餘回饋市民。

雖然施政報告的新措施估計涉及經常開支約100億元,但是不少深層次社會問題仍未解決,包括中學實施小班教學、15年免費教育、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增加護理安老和殘疾院舍宿位、設立照顧者津貼、改善復康服務、發展綠色經濟等。自1997/98年度起17個財政年度,政府經營收入是同期生產總值的15.2%,而經常開支則為13.2%兩者相差1.9個百分點;整體政府收支方面,收入亦高於支出相當於生產總值的1.3%,從中可見政府實有空間增加經常開支。工黨要求政府增加經常開支,承擔政府應有的責任,規劃長遠政策,善用公帑投資未來。

了解更多

二月 04 2014

要求釋放許志永

今日(二月三日)中午工黨前往中聯辦抗議,對中共早前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的罪名,把內地「新公民運動」發起者維權律師許志永判囚四年表達憤怒。

許志永主張理性推動中國民主法治,為基層冤民出頭。他發起的「新公民運動」的具體行動,包括以「教育平權」為名,要求取消中高考的戶籍限制;以「財產公示」為名,在公共場所舉牌拍照,要求公佈政府官員財產,以及每月最後一個星期六的「同城『飯醉』」,聚餐討論社會與民生問題等等。可是在去年2月,許志永在北京地鐵站口發放傳單,隨即遭傳訊、軟禁,以及刑事拘提。同年8月,許志永再因「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而被逮捕,除許志永外,另外4名新公民運動成員(丁家喜、李蔚、袁冬、張寶成)也以同樣罪名被起訴,其中袁冬在本月27日審判中被定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半。

習近平在上台之初,曾奢言中國夢:「中國夢也是每個中國人的夢……中國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機會,共同享有夢想成真的機會。」,又曾誇言要「依法治國」。可是,在習近平上台後,中共對維權人士的打壓無日無之,較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中共如此倒行逆施,把許志永判囚,只要再一次展示其「中國夢」及「依法治國」的虛偽,盡顯其政權野蠻暴力的一面。

工黨認為,在中共強權壓迫日深之下,香港不能獨善其身,香港民主運動亦會遭到打壓。工黨支持內地的民主運動和維權運動,並要求中共停止打壓維權人士,立刻釋放許志永及所有維權人士。

工黨
二零一四年二月三日

一月 17 2014

工黨主席 李卓人

驟眼看來,這是一份重基層的施政報告,亮點是每年經常開支達30億元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在2012年,全港有40萬家庭生活在貧窮線下,當中有接近四成屬在職貧窮。政府為辛勤工作但收入仍不足以養家的市民提供一點協助,實屬應有之義;但要做到施政報告所講的「打破跨代貧窮惡性循環」,似乎是言過其實。

政府估計有20萬低收入家庭可以受惠,即平均每戶每月可獲1,250元津貼,脫貧的作用十分有限。事實上,政府的數據顯示,2012年的貧窮差距為150億元,30億元只可收窄差距20%。跟外地類似計劃比較,香港的規模亦小得多;以英國為例,2009 – 10年度當地的低收入補助(work and child tax credits)總支出接近200億鎊,相當於生產總值的1.4%,而香港則只有0.14%,剛好是英國的十分一。

施政報告也花了不少篇幅交代長者和殘疾人士服務,當中包括在現屆政府任期內增加5,000個資助安老宿位。這也是「止到咳但止唔到痛」,數字可以說明一切:現時有超過30,000名長者輪候宿位,每年有約5,000名長者在輪候期間離世;經核實合資格入住護老院舍長者的平均剩餘壽命是36個月,入住院舍平均輪候時間是33個月。增加名額後,輪候安老宿位仍是鬥長命的比賽。

了解更多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