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福利

基本理念

社會福利包括社會保障和社會服務,其目的在於為確保市民不論因為健康狀況、家庭轉變或不同生命階段的特殊需要,或因經濟和社會因素而面對困境,均可得基本生活保障。

工黨認為貧窮、社會不平等、排斥和歧視是由社會中的資源及權力分配不均而起。政府應透過社會福利制度,重新分配資源及權力,並讓社會共同分擔風險,以消除貧富懸殊和社會不平等。我們應確保家庭和社區的社會資源再生產的功能,發揮社會保障穩定經濟的角色,促使個人及社會的解放,促進社會公義及平等,維護人類的尊嚴。

不論是社會保障或社會服務,社會福利的資源分配均應以社會公民身分為原則。在共同土地上生活的人民,均應享有基本生活保障的權利,即《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訂明的各項權利。領取福利服務的人民,亦可享有參與不同經濟活動的自主權利,並因應特殊社群的需要而分配福利服務,以確保不同社群的差異獲得公平對待。

政府向來信奉新自由主義,鼓吹「大市場、小政府」的福利觀及制度取向,視社會問題為個人造成,局限社會保障只能作為「安全網」的功能。福利的使用者限於最不能自助人士,低於貧窮線的領取援助水平及附帶苛刻、懲罰性的領取條件,無助使用者脫離貧窮處境。而單一及缺乏規劃的福利制度,使福利服務使用者集中於婦女、少數族裔、兒童、長者、復康人士為主;然而,尚有很多弱勢群體被排拒於福利制度之外,如新來港人士、邊緣勞工、性小眾等。

再者,政府近年推行「整筆過撥款」、「用者自付」、競投撥款等措施,令社會福利生態變質,大無良政府造就小無良機構,福利開支賬目增加,但實際服務內容、質素及附帶條件,均是每況愈下。

面對貧富懸殊日漸惡化,社會資源分配失衡,家庭、社區及市場已無法應付個人基本需要,政府透過社會制度介入,以社會整體創造的資源,透過社會福利服務,進行資源及權力的再分配,特別是對弱勢社群,政府應有更大的責任維護其福祉,以達致更公平、平等的社會。

工黨認為社會福利涉及龐大社會資源,由社會集體擁有,為促進整個社會的福祉而設。因此,福利制度應定期檢視及重新規劃、引入民主參與機制,讓服務提供者及使用者均能制訂政策內容、分配形式等。而福利服務應由非政府及非營利機構合作提供,不應以「市場競爭」的邏輯運作;即使政府不是服務直接提供者,但亦要監管,不能讓福利服務成為牟取利潤的工具。福利制度亦應以平等和普及為原則,去標籤化才可建立社會團結。

工黨認為改革福利制度應以邁向更平等的社會為目標,從生計保障、照顧服務、落實充權和民主規劃四方面著手,提供資源及機會讓人民享有多元的社會、經濟、政治及文化參與,強化人民的自主性及生活保障。

政策重點

  1. 完善生計保障
    以社會保險的形式,落實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以回應人口老化及長者貧窮;落實具體的滅貧政策,訂立貧窮線及滅貧的時間表及路線圖;改善社會保障的門檻及水平:容許個人作申請單位,提升水平達至滿足基本生活;消除人口及福利政策對移民的歧視,減低新來港人士申請福利的門檻;建立針對不同需要的社會保障制度,如照顧者津貼、兒童發展津貼、低收入家庭補助、復康津貼等;以更積極及鼓勵性的勞動市場政策,在有足夠選擇及有充足的保障下,協助失業者參與就業,取消社區工作及工時要求。
  2. 拓展照顧服務
    增建復康及長者院舍和宿位,並結合社區照顧服務;設立特定群體的社會服務中心,例如新來港、單親、少數族群中心;建立普及、便利的社區托兒服務,促進性別平等;減低個案工作的人手比例,增加深入輔導的可能性。
  3. 落實充權為本的福利觀
    於匱乏的社區、新市鎮、郊區等地方,增加社區發展服務,以配合居民的需要;針對較爭議性的服務,如市區重建隊,由政府成立中介性的基金組織,以減少社工被資金完全主導,減少角色衝突;建立以促進公義平等為首要的社會服務,有更多充權性、發展性的實踐。
  4. 福利規劃民主化
    取消整筆撥款,改為較穩定的撥款制度及人手編制,取消近乎價低者得的競投撥款模式,以更民主、平等的方式建立與機構的伙伴關係,配合全面的長遠福利規劃;政府應諮詢持分者,制訂民主和透明的參與機制,與持分者分享權力進行全面的福利規劃,達至福利規劃民主化。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