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房屋

基本理念

工黨確認,享有尊嚴的居住環境是一項基本人權,政府有責任確保不同性別、年齡、族裔、家庭組成、經濟能力或健康狀況的市民,都享有合適居所的權利。居住權利不僅是「有瓦遮頭」,還包括安全和安定的居所、良好的衛生環境、充裕的活動空間、完善的配套設施、有利社群融合的空間規劃,以及參與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活動的機會。完整的居住權利,亦同時保障市民遷徙自由、免遭任意拆遷威脅,以及有平等權力參與制定房屋政策。

工黨認為,土地是市民共同擁有的寶貴資源,土地使用應以保障市民安居樂業為先,土地和物業的商品價值,不應凌駕市民的居住權利。

體現居住權利並不一定需要擁有物業,政府須保障租住房屋的市民,亦可享有尊嚴和適當的居住權利,特別是針對低收入市民,政府更有責任確保提供充足的廉價出租房屋,滿足他們的住屋需要。

另一方面,自置物業也是體現居住權利的其中一個途徑,而擁有物業亦可視為儲蓄,可增加市民的經濟安全感。然而,樓價過高或物業價格大幅波動,不但有損市民的居住權利,亦對整體經濟帶來沉重打擊;政府因此有責任調節樓市,維持樓價平穩和在市民可負擔的水平。此外,地產商售樓手法、預售樓宇信息的準確性及信息的發放方式,政府有責任立法監管。

土地經濟在香港的壟斷地位與殖民時期的經濟和社會政策,過渡期以來中港政治關係的轉變,以及不同時代大財團於香港經濟和政治當中的位置不可分割,並非純粹基於「地少人多」的市場供求結果。當大財團利用對土地的影響力建立起地產霸權,形成不平等的社會結構,土地利潤的追逐支配了各個社會階層,嚴重窒礙社會和文化的多元發展。高地價增強了大財團的壟斷地位,小商戶和新興產業難以競爭,變相加劇貧富懸殊,製造社會分化,使香港社會失去活力。

工黨認為,要確保市民的居住權利凌駕房地產市場商品邏輯,打破地產霸權及推動永續發展,政府應重新制訂長遠房屋策略,確立公營房屋的社會角色,包括增建公屋及居屋、定期賣地及重置租務管制等。政府在處理市區重建時,重建項目的經濟價值不應作為優先考慮,強制收回業權時必須考慮舊樓業主和住客的意願。此外,重建策略應實踐以人為本,尊重居民原區安置的意願,以保留原有社區網絡和特色。公屋社區的建立應着重人口分布、社區設施及交通安排的妥善及完備規劃,以保障社區經濟和社區生活得以健康發展。

政策重點

  1. 滿足基層的住屋需要
    增加公屋每年建屋量,縮短輪候公屋時間;提高申請公屋的入息和資產上限,以及降低居港年期,減輕基層和新來港定居市民的租金負擔;按公屋居民的負擔能力釐定租金水平,並為有經濟困難的租戶提供租金減免;為公屋輪候冊申請人提供租金津貼;提高公屋人均居住面積標準;因應人口和家庭結構的轉變如單身、同居及同性伴侶等,放寬申請公屋的家庭定義,並改善單身人士輪候制度;鼓勵非牟利機構參與多元化出租房屋發展;完善屋邨的配套設施,包括提供切合公屋居民日常生活需要和經濟能力的商場設施;改良城市規劃,防止社區人口結構單一化。
  2. 維持樓宇供應穩定
    持續有序地供應土地,並制定中期土地供應規劃和不同類別樓宇供應預測,維持樓市供求平衡和樓價在一般市民可負擔水平;恢復出售居屋,滿足夾心階層的置業需求; 推出不同面積的土地,讓中小型地產商亦可參與競投,防止大型地產商壟斷;透過行政措施(例如規定發展期限、單位面積和數量)及稅收政策(例如開設資產增值稅和樓宇空置稅),防止囤積和炒賣;立法監管地產商的銷售手法,保障置業市民的利益。
  3. 保障租客權益
    恢復租務管制,防止業主大幅加租和任意中止租約;推出只供興建出租單位的用地,並鼓勵非牟利機構參與興建和營運。
  4. 改善舊區居民的居住環境
    定期檢查舊樓的結構安全,以及防火和衛生設施,並協助有經濟困難的業主進行必要的維修和改善工程;按舊樓的結構狀況、居住環境和居民意願,決定復修或重建舊樓的優先次序;市建局停止以商業模式營運,並設立獨立非政府組織,為舊樓業主和租客提供免費諮詢和專業服務;為受重建影響的業主提供不同的補償選擇,包括現金賠償、原區安置、樓換樓,以及合資參與重建;市建局及房署應為受重建影響的租客作優先的安置,保障受重建影響租戶的原區公屋安置權益;及廢除《土地(為重新發展而強制售賣)條例》,只有公共部門才可在必要時行使強制收回土地的權力。
  5. 建設無障礙居住環境
    加快無障礙社區實施進度,促進社區融合;因應人口老化,加快興建和改建適合長者居住的單位。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