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人權

基本理念

工黨確信,人人生而自由,均享同等權利和尊嚴,不因年齡、性別、性取向、膚色、族裔、出生地、健康狀況、工作、信仰或政治聯繫,以至社會經濟位置而有所差別。

盡管生活中每個人的處境不同,其創造能力、欣賞和追求價值的能力,與理性反思的能力都應該得以充分發揮,並透過與他人公平合作及勞動,以創造理想的生活模式。與此同時,因為我們尊重生存的權利,對於未有或沒有能力參與勞動的人,若其生存權利及尊嚴受到威脅,我們也應予以支援,以體現人生而平等的信念。

工黨認為,人權的內容涵義廣泛,並應與時並進。人權既包括公民及政治權利,如保障個人免受政府和私人組織作不合理壓迫的權利,及在不受歧視和壓迫之下參與公民和政治活動的權利。人權也包括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如獲得居所、食物、健康保障、勞動和福利的權利,也包括獲得教育、研究和參與文化活動的權利。

然而,在資本主義社會當中,勞動者與資本家的權力懸殊,人權無法得到保障。資本主義迫使資本家以一切方法剝削勞動者,以求不斷增加財富及利潤。勞動者喪失作息時間,工作負擔增加,其勞動所創造的價值被掠奪,甚至因而失去生命。換言之,勞動者在資本主義的剝削下淪為生產機器,無法安度所欲的個人和群體生活。此外,因各種差別而起的歧視,又加深了社會中各個群體之間的矛盾,弱勢社群首當其衝,並被資本主義進一步推向邊緣。

工黨致力於保障人權,消除上述種種對於普及人權的障礙。工黨認為,在一個不公平的社會當中,將無法充分實踐人的能力和展現人的尊嚴,理想生活亦無處可尋。因此,人權是社會健康發展的必要元素,不可因任何狹隘的效益追求而犧牲。

人權不只限於個人,更是建設社群生活的重要元素。工黨認為歧視和排斥會破壞人與人之間的團結,令勞動成果流歸少數,最終不利於社會的大多數。政府作為公權力的代表,有責任捍衛和促進人權,使人皆可追求其理想生活,施政應以各人和各社群所需為原則,以締造公義社會為目標。

為達此目標,政府的公權力應由人民授予,向人民負責。透過提升人民的人權意識,在生活中得以充權,建構公正的制度,防止當權者濫權,方能促使相互合作和團結關懷,共同建設平等正義的社會。這樣,人民才能夠參與社會政治建設,真正成為社會和國家的主人。

政策重點

  1. 整體人權政策
    1. 提高政府及整體社會人權意識
      將人權觀點融入社會政策制訂過程,以性別觀點、性傾向及多元性別身份觀點、少數族裔觀點及殘疾人士觀點等為題制作政策準則,讓少眾社群的切身權益在政府政策制定過程中被加以考量;加強公職人員及紀律部隊執法人員的人權訓練,使其更了解不同社群的文化習慣等特點;投入資源推動人權教育,責承教育局在正規課程中加強人權教育,提倡多元及包容文化,並提升教育工作者的人權意識;同時民政局亦須在公眾層面推動人權教育,並向相關的民間團體提供協助。
    2. 改善「人權機制」
      成立「人權委員會」處理及調查市民就公私營機構涉嫌侵犯人權事件的投訴;加強如平等機會委員會、婦女事務委員會、安老事務委員會、青年議會、個人資料及私隱專員公署、法律援助署、監警會及申訴專員公署等「人權機制」的獨立性及調查權,增撥資源以提升其政策規劃的能力,成立仲裁機制審理歧視個案,採取措施方便市民使用此等機制的服務,並加強對立法會問責; 訂立信息自由法及舉報者保護法,保障所有政府機構、公共機構及企業的僱員及成員,不會因為揭發這些機構的違法或損害公眾利益行為,或披露相關資料而遭受報復。
    3. 落實聯合國國際公約
      政府必須從立法、修法、成立有關機制及撥備所需資源等各方面來落實已簽署的國際公約包括《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殘疾人權利公約》、《兒童權利公約》及《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按國際公約建議,盡快制定《禁止年齡歧視條例》、《禁止性傾向歧視條例》;政府應協助公眾認識公約內容,為相關的民間團體提供支援,與市民及民間團體訂立評估公約落實之框架並作定期評估;政府應加強了解中國及香港尚未承諾的公約,帶動市民討論該等公約,以配合國際社會推動及完善人權運動的願景。
    4. 防止執法人員濫權
      改革《公安條例》及《社團條例》,保障市民之言論、集會及結社自由;審視《警察通例》及其他執法部隊之執法手冊及指引是否合乎人權的標準;修訂《截取通訊條例》,保障市民的通信自由;限制執法者執勤時對權力的濫用,設立獨立調查及辦理對警方投訴的機制,將保障人權列為評核執法人員工作表現的準則。
    5. 反對侵權惡法
      反對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蓋現時香港相關法例如公安、社團及反恐條例等,已足以履行《基本法》第23條所要求的立法內容,無須另行立法;政府亦應廢除現有關於煽動顛覆政權及禁止與外國政治組織連繫的相關法例。
    6. 締造言論自由之有利環境
      改革《電訊條例》,訂明政策目標、發牌依據、發牌程序,委任具公信力的發牌機構成員,並且在條例訂明中允許設立公眾參與頻道;立法確保香港電台獨立自主,免受政治及財政壓力,維護及尊重公共廣播及節目製作;檢討《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及其審裁處之功能,以確保文化藝術創作自由不被扼殺;捍衛互聯網上表達自由及接收資訊自由;於全港公共設施提供免費無線上網服務,使網上通信成為基本權利。
  2. 個別社群政策
    1. 性別平等
      落實《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及以1995年世界婦女大會總結的《北京行動綱領》為原則,採取一切適當措施,保證兩性能在政治、公民、經濟、社會及文化方面享有平等的權利;修訂《性別歧視條例》、《家庭崗位歧視條例》及各項實務守則以堵塞執行漏洞;強化婦女事務委員會之編制、權力、問責及公眾參與;消除性別職業分隔,訂立同值同酬法例;全面推行家庭友善政策,包括立法訂立男性享有侍產假,促進男女在工作與家庭責任上的調和;實行性別預算,將性別觀點納入法律及公共政策制訂,發布按性別分列的統計數據及政策信息。
    2. 殘障人士
      落實《殘疾人權利公約》,以充權及發揮能力的觀點出發,讓殘障人士能參與社會建設;堵塞《殘疾歧視條例》漏洞,訂立相關作業守則。為殘障人士自助組織提供財政支援,並以推動殘障人士自助組織發展為政策目標,發揮殘障人士與其家人或照顧者的自助和互助精神;制訂鼓勵殘障人士就業政策;改善選舉安排以方便殘障人士前往票站投票;研究殘障婦女面對暴力及性暴力時的特殊需要;正視大部分病人或長者的家庭照顧者均為婦女,對照顧者提供完善的支援配套。
    3. 兒童、青少年及長者權利
      落實《兒童權利公約》;成立處理有關兒童事務及兒童權利的獨立法定機構;設立由兒童及青少年公平選舉產生的「兒童及青少年議會」,鼓勵學校成立學生自治組織以保障學生參與校政的渠道,實踐兒童及青少年的參與權利;降低社團註冊的年齡限制,確保兒童及青少年的結社自由;強化安老事務委員會之編制、權力、問責及公眾參與;設立完善的全民退休保障機制,提供妥善的長者住屋安排,放寬對長者申請各種服務的居港年期的限制,提供長者公共交通票價優惠或津貼,完善長者醫療及公共保健計劃。
    4. 不同性傾向與性別認同者
      檢討《刑事罪行條例》中有關同性性行為的條文,立法禁止公私營機構及個人基於性傾向或性別認同的歧視;並保障不同性傾向者在住屋、工作、教育、接受服務、使用設施及選擇配偶上獲得平等待遇;檢討《婚姻條例》中阻礙同性、跨性及變性者者締結婚姻的條文,保障同性伴侶獲得與異性伴侶平等之權利,包括但不限於締結為合法伴侶及組織家庭;政府亦應讓跨性別或變性者獲得在法律上締結伴侶關係的權利,其伴侶關係亦應享有與同性或異性伴侶平等之權利;同時,政府應修例全面承認跨性別或變性者在性別轉換手術後的性別,並予以支援;增強以包容為重點的公眾教育,讓市民更了解和接納不同的性傾向及性別認同。
    5. 新來港人士
      政府應爭取單程證審批權,改變由內地政府主導的移民政策;政府應以保障家庭團聚權利為優先原則,延長單親家長在港照顧子女的雙程證簽證期限,以便照顧其在港就學的子女;保障新來港人士的生存權利,在社會保障方面予以支援,酌情處理相關申請;政府應與民間團體合作,在新來港人士來港前後提供適應服務,讓他們更快在港建立自主生活,鼓勵新來港人士和本地社群之間的理解和相互尊重;因應香港獨有的歷史和社會背景,將新來港人士納入《種族歧視條例》的保障範內,為促進社會融和提供充分保障。
    6. 少數族裔
      加強教育及宣傳,以打破本地與外地、「他」與「我」之分為核心,為建立無種族界線的社會而努力;堵塞《種族歧視條例》漏洞,訂立相關作業守則;增強學校教育中支援少數族裔措施,包括開辦足夠的英文班級及在少數族裔的中文課程上作出調適,確保少數族裔兒童及青年可在合理而具選擇的環境下一展所長;政府應針對少數族裔作就業支援,包括提供不同語言的擇業資訊及少數族裔成人教育課程,並且針對少數族裔的高失業率問題,加強對少數族裔再培訓的工作。
    7. 外籍家務工
      正視外籍家務工雖為本港經濟及家庭照顧有巨大貢獻,但卻得不到相應的肯定,甚而被制度所欺壓;落實《國際家務工公約》及《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委員會向港府建議改善外籍家務工的現況,包括取消外傭稅及無合約兩星期逗留限制等;將外籍家務工納入香港現有勞工及婦女權益保障政策,包括最低工資保障,並積極支援面對性騷擾等職場問題的外籍家務工;政府應與外籍家務工之原居地政府加強協商,打擊中介公司濫收費用;切實執行高等法院裁決,將外籍家務工的居留權申請與其他外籍移民的居留權申請劃一處理。
    8. 性工作者
      要求性工作非刑事化;政府應取消現時與性工作相關的刑事法例,視性工作為一般行業,讓性工作者可享有謀生的生存空間,泯除偏見與歧視;檢討現行所謂「放蛇」指引和「搜身」指引,禁止警察濫權屈打成招和「放蛇」拘捕性工作者,並成立獨立於警方的投訴機制,確保警權得以制衡;完善各警區的性工作者保安機制,消除針對性工作者的暴力罪行。
    9. 難民及尋求政治庇護人士
      跟進《有關難民地位公約》的確認及履行《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保障尋求庇護者的人權及人身安全,免受侵犯及拘留;尋求庇護者在身份核實程序中,提供翻譯及法律支援,及提供適切的生活物資、援助及就業機會,簽發臨時居留證明;政府應與民間團體合作製定適用於本地的難民政策及措施,並向公眾解釋難民及尋求庇護者的處境,減低公職人員及社會歧視。
    10. 在囚人士
      呼籲社會正視在囚人士也是社會的一分子,除按法例判刑而被褫奪部分權利外,仍須被視作常人看待,獲得與常人等同的尊重;完善由獨立人士處理在囚人士投訴獄中待遇的機制;禁止懲教人員濫用私刑,包括使用鎮靜劑等,並盡快取消在囚人士與家人聯繫的不必要限制;懲教部門應充分體現在囚人士的資訊自由,讓他們與社會發展同步,以利重投社會;懲教部門應著力改善就業培訓,讓培訓內容能與社會就業情況銜接,增加對在囚人士進修的支援及完善「釋前就業」的配合;提高在囚人士工資至合理水平,並按通脹(包括煙價)調整;讓參與職業勞動的在囚人士享有全面的職業保障,包括職業安全及工傷保障;充分體現在囚人士對醫療選擇的自由,讓患病的在囚人士可按自己需要選擇醫療形式;而在囚人士獲釋後,政府應給予充分就業及心理上的支援,並為有需要的囚犯預先申請所需援助。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