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李卓人:復活節是銀行假定勞工假?

發表於

  每年復活節假期,都有不少打工仔女問我:為什麼我們沒有假放?答案是香港有兩種假期制度:公眾假期(General Holidays)和法定假日(Statutory Holidays)。   早在1875年,香港已訂立《公眾假期條例》(Public Holidays Ordinance),訂明哪些日子為公眾假期和銀行假期,所以公眾假期亦俗稱為「銀行假」。該條例除了指明政府部門在假期當日暫停辦公,亦規定銀行在假期當日無需辦理與可轉讓票據有關的付款等事宜。其後條例經過多次修訂,英文名稱亦改為Gener […]

文章

何秀蘭:打擊貪污不要權鬥

發表於

  唐梁兩營連月互相狠辣攻擊,檯面上爆出特區高層貪腐醜聞,另加黑道介入選舉,中聯辦召見選委施壓,為梁振英箍票,連串京官干政的行動,令港人從沉睡中驚醒,一個無意推動民主的政權染指選舉時可以如斯醜陋。一如英國作家狄更斯於1842年批評美國19世紀中的選舉:   ”Despicable trickery at elections; under-handed tamperings with public officers; and cowardly attacks upon opponent […]

文章

李卓人:西環主場 維穩主調

發表於

  豬狼對決終於落幕。在西環(中聯辦)赤裸裸操縱下,梁振英終獲黃袍加身,正式成為下任行政長官。經過史上最不堪的小圈子選舉後,香港政經局勢如何發展呢?   有說,唐梁兩營互相撕殺,鬥得你死我活,令建制派嚴重分裂,勢將影響未來管治。我認為,所謂建制派分裂,是有點言過其實。唐梁兩營分別代表本地政商精英和傳統左派,本來就是南轅北轍,九七前後兩者走在一起,只是北京的統戰策略,並非神聖聯盟。事實上,本地政商精英從來看不起傳統左派,稱他們為「土共」並非無的放矢,當中的鄙視不言而喻;左派亦十分介意這個標籤,重點 […]

文章

何秀蘭:3•23 一人一「廢」票

發表於

  主權移交以來,人大多次釋法、小圈子選舉、傳媒自我審查、警權惡法打壓示威者、政治檢控,直至近日曾蔭權涉嫌收受利益,司法、行政制度全面倒退,核心價值受到嚴重衝擊。歸根究底,這些都是中央政府控制香港的手段。   今日中央的影響力已深入香港的不同階層,明目張膽干預傳媒,引入黑道介入選舉,互揭對手黑材料。唐英年僭建地庫企圖隱瞞事實;梁振英在西九計劃比賽涉嫌隱瞞利益衝突、打壓商業電台、強推廿三條。前者證據確鑿,誠信破產;後者城府深不可測,未上任已改變政綱,實難令市民信服。而民主黨候選人何俊仁則示範小圈子 […]

文章

李卓人:2014年勞動人口開始下降 應如何應對?

發表於

  最新公布的2011年人口普查結果,進一步印證香港人口正急速老化,人口年齡中位數由2001年的36.7歲,上升至2011年的41.7歲。統計處早前發表的人口預測亦顯示,長者人口將由2009年的91萬人,急增超過一倍至2029年的接近210萬人。   社會已開始討論未來長者退休生活需要,例如民間團體近年積極爭取盡快設立全民退休保障,政府研究不同融資方案應付長者醫療需要,而房協亦籌建中產(富貴?)長者屋。雖然有關討論仍未有廣泛共識,但起碼官民都意識到問題的急切性。   不過,另一個與人口老化相關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