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Category: 研究及評論

四月 11 2014

回應中聯辦約見立法會議員商討政改事宜

原刊於:http://forum.hkej.com/node/111987

2199 基本法委員會內地委員饒戈平接受《紫荊》雜誌專訪,提到23條是香港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國家安全的義務。他並質疑,全面實施《基本法》應該包括對23條立法的實施,不能採取一種選擇性的實施,喜歡的就實施,不喜歡的、看不上的就放在一邊,更提出把內地的《國家安全法》在港暫時試用。

饒戈平身兼北京大學法學教授。如果說他不知道香港已經有法律條文禁止叛國、煽動叛亂、洩露官方機密等行為,相信沒有人會同意。然而,在訪問之中,他卻將香港說成沒有履行《基本法》所規定的義務,更反過來指稱23條被潑了污水、被污名化、被妖魔化。

實情是,香港現行的法例,例如《刑事罪行條例》、《公安條例》、《社團條例》、《官方機密條例》,都已經有相關的條文,這些條文都沒有因為1997年的主權移交而被廢除。當然,這些舊有條文亦有不合事宜之處,應該按保障人權的標準修訂以至廢止。

饒教授稱23條被污名化。但其實將23條污名化的,不是別人,而是當局。例如,2003年的草案條文中,「隱匿叛國」同樣被列為罪行,例如連不知情下無意觸及關於國家的資訊都有可能被捕,會令市民極大擔憂,而「管有煽動刊物」、「處理煽動刊物」均被列為罪行,更是不必要地干預言論和出版自由。

事實上,當年的草案條文並不只限於禁止實際行動,甚至連言論和思想,都會有可能被指為顛覆、煽動,造成言論入罪、思想入罪。「隱匿判國」更會將知情不報視為罪行,導致株連入罪。

此外,當年特區政府急於立法,沒有充份地諮詢公眾,堅拒以白紙草案諮詢,有違正當的立法程序,例如在諮詢期尚未完結之時便已指示律政部門如何草擬法例,在諮詢所得的意見尚未歸納就已經跳到結論指公眾認同立法。面對政府粗暴立法的手法,市民自然會感到不滿。

饒戈平在訪問中稱,為不使國家的權益受損,可以把內地的國家安全法在港試用,或由中央制定一個暫時適應香港的安全法。這些說法,無論饒戈平是以其公職還是學者身份發表,都不恰當。

《基本法》第23條一開首就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其中必須注意的是「自行」一詞。

既然饒教授認為實施《基本法》不能選擇性的實施,喜歡的就實施,不喜歡的、看不上的就放在一邊,那麼為何談到維護國家安全,就可以將「自行」一詞放在一邊,由中央去為特區立法,把內地的國安法引伸到香港,又或由中央去為香港制定國安法?

政改諮詢中,連官方立場都表明須要求行政長官候選人須「愛國愛港」,更將「愛國愛港」的要求說成「不言而喻」,目的其實就是把中央不接受的候選人排拒。而在香港正就政改諮詢之時,要求就23條立法的聲音不時傳出,只恐怕是要令市民因恐懼而自行滅聲。即使落實「普選」,公民權利和自由都會不保。

工黨立法會議員 何秀蘭

四月 04 2014

原文載於201444日 路訊網

我將聯同張國柱議員代表工黨在四月十二日在上海與中央政府官員會面,希望屆時可以就政改開展有意義的實質對話。


市民對民主派參加上海之行反應不一。有人認為這只是大戲一場,等如向北京屈服叩頭,接受統戰;有人覺得應該積極盡量爭取,就算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不要放過任何一個機會。無論意見是反是正,兩者均顯示港人不信任中央政府,簡單至打開對話,也抱高度戒備或悲觀態度。

了解更多

四月 04 2014

上星期五,由泛民成員組成的絕食普選團開始進行絕食,以「雞蛋反抗高牆」,希望喚起市民的爭取普選的意志。

到了今日,五名絕食者,民主黨的胡志偉、尹兆堅、林卓廷及工黨的郭紹傑、林祖明已絕食了七天,超過144小時。

絕食進行至今,誠然引來的迴響並不大,有不少人質疑行動的成效,甚至引來一些自認爭取民主的派別攻訐。

絕食一開始,不少人包括一些時事評論員未經查證,便把行動誤以為「接力普選」。實際上,整個行動的構思是每個人以其意志,進行不限時的絕食,直到身體未能支持為止。現在絕食超過144小時的五名絕食者,便是從一開始絕食至今。此外,行動並非一次便完結,而是希望捲入更多群眾參與,在五月發起第二波絕食,陳日金、金融界正計劃參與。因此,整個行動並非批評者所言的兒戲,而是以持續的決心進行抗爭。

其次,不少人亦疑惑現在發起絕食是否最佳的時機。當然,現在並非政改的最後決定時刻,政改假諮詢的期限仍未完結。可是,就是這個時候,我們見到北京的代理人,不斷把框框收窄,像林鄭月娥便有「一錘定音」的言論,而建制派亦把普選扭曲為只是市民一人一票,即使經過篩選亦不用理會。

同時,根據港大民意調查,支持「提名委員會揀選,確保所有特首候選人都唔會對抗中央政府」的方案,百份比由去年4月的44%,上升至今年1月的49%,反對的百份比則由35%下降至32%。另外,佔中的支持度亦不容樂觀,支持的百分比只由25%,反對的卻由去年4月的51%增加至今年1月的57%。以上數據證明了政府及建制派的宣傳抹黑相當成功。

故此,要把局勢扭轉實在刻不容緩,在佔中尚待6月22日公投普選方案之際,但情況愈來愈壞之下,絕食至少希望能為運動保溫,並繼續呼籲市民認清政府的方案並不民主,鼓勵市民加入佔中。現時絕食或未能引起立刻改變時局的戲劇效果,但至少能在街站、網上宣傳外,表現更大的誠意打動市民。

最後,來自自認爭取民主的派別攻訐,更是引人發噱。他們無時無刻的詆毀別人,顯示出他們黔驢技窮,只求以情緒來增加及維繫其支持者,不惜有損整體爭取民主的聲音。當然,從各地方爭取民主運動的經驗來看,運動必然遭到外部的打擊及內部分裂的壓力。沉著應戰,絕處反擊,港人才能抵抗中共強權的壓迫。

工黨 秘書長郭永健

三月 28 2014

原文載於2014328日 路訊網

早前有報章報道引述政府內部文件,指出政府正計劃在廣州南沙設立一個面積廣達50至100平方公里、可能比香港島更大的「香港園」。報道提到,園區將設公共房屋、安老院、骨灰龕、回收業用地,以至「離岸購物城」。當局最初否認構思,其後卻又改變口徑承認曾經探討,但發覺不可行,因此已沒有跟進。

透過政府政策和公共資源推動,去把被當局界定為「低增值」的香港人、「低增值」的行業,放逐到香港以外,固然涉及人權和倫理的問題。此外,在香港以外要實行香港的稅制和法律,卻又同時間繞過立法會和政府內部各審查部門的監察,亦只會令「被遷移」的基層人士和不受歡迎行業變得更邊緣、更弱勢。

了解更多

三月 28 2014

有網友說,砍在劉進圖身上的六刀,也全砍在香港人的身上。我很有共鳴。

香港近10年被整肅的傳媒工作者,全部是受市民歡迎的名嘴或時事評論員。劉進圖遇襲,亦與他參與揭露重大社會事件有關。其實,傳媒在現代社會的功能,早已經遠遠超出了「準確報告新聞」這個基本功能。現代傳媒發展的一個轉捩點,其實就是市民開始在報紙寫文章發表意見、討論社會事務而開始的。這種發展,令報紙成為一個公共領域,直接促使例如美國這些國家,最早發展成為一個民主、文明、有較開放社會制度的地方。

言論自由的重要之處,是讓傳媒架起一個發聲平臺,讓社會中本來互不相識的人溝通紛紜的見解。其實,這種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自由溝通、了解、協力,應該是所有政府夢寐以求的目標,因為這樣能夠促進社會凝聚力,是一個社會發展的基礎。現時香港這些報紙上的評論、收音機的烽煙節目,其實是扮演著凝聚社會的角色,讓社會不同階層的人都可以參與其中。看似紛擾、尖銳的社會聲音,其實是一個文明社會非常寶貴的財富。關鍵,其實在於政府怎樣有效回應這些民意,將他們轉化成為擬定政策的根據。

新聞自由,是現代社會經過二百多年慢慢形成的核心價值。在全世界進步的國家,新聞傳媒被認為是政府行政、立法和司法之外的第四權力,其基本概念是:一個社會如果沒有強而有力的新聞監察,政府和社會就會腐敗,就不單止安定繁榮無望,社會亦只會動盪不止。

一個社會在安定繁榮的時代,講起「言論自由」這四個字時,都好似理所當然;因為當社會上的根本價值與不同階層市民的權利沒有太大的衝突的時候,做到求同存異比較容易,在一些小分歧上也比較容易妥協及包容。但在今時今日的香港,政府政策失誤頻繁出現,社會公義不彰,資源分配不公,傳媒這個公共平臺的社會角色就更加顯得重要。如果香港新聞自由死了,香港的未來亦只會是死路一條。

立法會議員張國柱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