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Category: 研究及評論

二月 17 2014

原文載於2014年2月17日 路訊網

瑞士在2月9日舉行公投,其中一項表決的議題是應否設立新移民上限。結果以50.3%投票選民贊成、49.7%反對,亦即不足20,000票之差獲得通過。不少香港傳媒都有報道今次公投,而且香港近來亦有限制新移民的討論,但大家必須注意,瑞士面對的新移民問題跟香港有很大分別。

香港與瑞士其中一個很大的分別,是瑞士跟鄰國實行開放邊境,任何人只要在神根公約區範圍內,一般都可以自由進出瑞士,而香港的邊境則有嚴格管制。

了解更多

二月 14 2014

原文載於2014214日 星島日報

還記得我在二○一二年競選期間,在炎夏中走入大圍街市,實在猶如進入蒸籠,渾身出汗,更焗得有點頭暈。據商販所言,由於沒有冷氣,室內氣溫有時高達三十七度以上,有商販每日準備四套衣服更換,有更多人會常備「必利痛」傍身,以防發燒及頭痛,肉檔的貨品未出售已變色變壞,營商環境惡劣,食環署早已知悉問題,但商販告知,爭取安裝冷氣的長期抗戰已長達二十年之多,政府一直以「研究」、「跟進」拖延多年,令街市營商環境每況愈下。

近期,由於街市有天花剝落,需要進行維修,食環署將於三月開始工程,其間須封閉整個街市四十天。可是,食環署並沒有因應商販的生意額作賠償,卻只作七十天的租金豁免,而且不是即時免租,商販在封場期間沒有營運仍要交租,是甚麼道理?

了解更多

二月 07 2014

原載於路訊網:http://www.roadshow.hk/blog-spotting/news/entry/2014-02-07-02-48-10.html

繼1998年後,香港再一次因為禽流感而要在沒有活雞供應之下度過農曆新年。可是,跟16年前那次不同,今次驗出帶有禽流感的雞隻完全不涉及香港本地的農場,驗出帶有禽流感的是進口的內地活雞。不過,由於進口和本港的活雞都經長沙灣家禽市場批發,當局又須關閉市場清洗,使得香港的雞農不能推出活雞應市。

因為香港活雞檢疫批發的系統流程設計沒有將內地輸港與本地活雞分流,以致本地雞農雖然投資改善雞場設施,採用比以前較高成本營運以達到較高標準,卻因內地輸港活雞受感染,而遭受無妄之災,一齊承擔後果。

內地輸港活雞首先須在文錦渡接受抽樣檢疫,須數小時後,始有化驗結果,但未待得出化驗結果,已將輸港雞隻送往長沙灣批發市場。當結果顯示雞隻受感染,批發市場立即成為疫點,裡面所有家禽,包括輸港與本地生產的均須宰殺而市場亦須關閉21日,不能運作。

了解更多

二月 04 2014

原載於路訊網:http://www.roadshow.hk/blog-spotting/news/entry/2014-02-04-07-17-43.html

香港能夠接待多少遊客? 自由行政策2003年7月開始,最初對香港旅遊、零售業,或者有正面作用,但對香港市民日常生活的負面影響卻逐漸顯現,而且日趨嚴重,例如鄰近邊境的上水、粉嶺、以至大埔的售賣日用品的街坊店鋪都被藥房取代,而每天繁忙時間在金鐘地鐵站,乘客都要輪候4、5班列車才能夠成功登車。

據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今年1月中公布的《香港承受及接待旅客能力評估報告》,2013年1月至6月單計循自由行計劃訪港的就有1,263萬人次,佔訪港內地遊客總數67.1%、訪港所有遊客總數49.8%。

對於遊客大增所帶來的影響,相信市民在日常生活之中,都有不少親身的體驗。例如地鐵月台和車廂無論是繁忙還是非繁忙時間都變得更擠迫,道路塞車的情況更嚴重,而商場和購物區的人亦越來越多,店鋪都被名店和藥房取代,連尖沙咀廣東道都已經沒有食肆設於地鋪。

了解更多

一月 31 2014

原刊於信博:http://forum.hkej.com/node/109800

香港青年人面對的困境是史無前例的艱難。不論從住屋、就業、教育,以致個人成長等方面,他們的處境,都是歷年最差的。大部份青少年都處於無可奈何的狀態及感到前景黯淡。如果社會不讓青年人說出他們的關注,不嘗試深入明白他們的所思所想,只以一種自以為是的「代言人」姿態,所謂為他們發聲,問題是不能有效地解決的。政府必須在制定有關青少年的政策時,廣泛收集青年人的意見,同時在政府諮詢架構中增加他們的參與。

現時政府在香港設立的青年可參與政策諮詢架構,都是委任的,參與的往往是一些年齡偏大的中年人,甚至退休人士,所屬的社會階層偏向專業人士,例如醫生、律師、商人等中產階級,沒有代表性。現時官方提供給青年參與的諮詢架構中,最為大眾熟悉就是青年事務委員會。它的組成是上述提及的委任性質、參與者年齡偏大、大部份是中、上社會階層。

這個遠離群眾的委員會每月一次的青年交流會,題目是「香港應否申辦2023年亞洲運動會」等對大部份青年人來說是不切身問題,即使曾提議「醫療改革第二階段公眾諮詢」、「檢討網吧監管」等較貼切的話題,在青年人圈子卻引不起關注。另外,每年一次的青年高峰會議,只成為政府新聞處的公關活動。

事實上,香港青年人對社會參與的期望越來越高。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公布的《2010年香港青年統計資料概覽數據》顯示,18‐25 歲的青年人選民登記和投票率均有整體上升趨勢。近年青年從反高鐵到反洗腦國民教育運動,都在提醒政策制定者與青年人的距離有多遠。另一例證是政府耗資近8 億元興建的柴灣青年廣場,每年虧損3000萬元,被指管理不善,使用率低、至今仍未能盈利,成為政府自以為是,盲目相信市場化的失敗例子。

香港青年面對的困難很多,尤其是專上教育學位問題。自資學位濫開辦、濫收費的問題人盡皆知,天價學費不但令貧困子弟未畢業就負債累累,更造成社會不公義。現時自資學士學位課程一年學費由五萬五至八萬二不等,自資副學位學費為五萬一年。香港青年協會的《借貸渡學——青年的生活需求與財政壓力研究》報告指出,資助及自資課程學生預計負債十多萬元,只有15.7%大專生非常有信心畢業後可按時還款。而在學期間的財政壓力,以10分為最大壓力計算,受訪者平均分達7.31,可見大專生整體財政壓力非常大。另外,香港地價貴、租金高、樓價貴,得益的只有政府、業主和地產商,打擊青年的生活質素和獨立生活的機會。不少青年努力工作多年也無法擁有一個蝸居,成為無殼一族。若政府繼續忽視青年人的需要,難免造成社會不穩定。

要全方位協助青少年發展,不是喊口號就行,亦不是隨意投放一兩億元即可解決問題,而需要認真理解青少年的處境,有目標地投放資源。聽他們的聲音,必須有民主而廣泛的青年參與。現時的諮詢架構及組成,必須改革。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