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Category: 研究及評論

一月 31 2014

原刊於信博:http://forum.hkej.com/node/109800

香港青年人面對的困境是史無前例的艱難。不論從住屋、就業、教育,以致個人成長等方面,他們的處境,都是歷年最差的。大部份青少年都處於無可奈何的狀態及感到前景黯淡。如果社會不讓青年人說出他們的關注,不嘗試深入明白他們的所思所想,只以一種自以為是的「代言人」姿態,所謂為他們發聲,問題是不能有效地解決的。政府必須在制定有關青少年的政策時,廣泛收集青年人的意見,同時在政府諮詢架構中增加他們的參與。

現時政府在香港設立的青年可參與政策諮詢架構,都是委任的,參與的往往是一些年齡偏大的中年人,甚至退休人士,所屬的社會階層偏向專業人士,例如醫生、律師、商人等中產階級,沒有代表性。現時官方提供給青年參與的諮詢架構中,最為大眾熟悉就是青年事務委員會。它的組成是上述提及的委任性質、參與者年齡偏大、大部份是中、上社會階層。

這個遠離群眾的委員會每月一次的青年交流會,題目是「香港應否申辦2023年亞洲運動會」等對大部份青年人來說是不切身問題,即使曾提議「醫療改革第二階段公眾諮詢」、「檢討網吧監管」等較貼切的話題,在青年人圈子卻引不起關注。另外,每年一次的青年高峰會議,只成為政府新聞處的公關活動。

事實上,香港青年人對社會參與的期望越來越高。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公布的《2010年香港青年統計資料概覽數據》顯示,18‐25 歲的青年人選民登記和投票率均有整體上升趨勢。近年青年從反高鐵到反洗腦國民教育運動,都在提醒政策制定者與青年人的距離有多遠。另一例證是政府耗資近8 億元興建的柴灣青年廣場,每年虧損3000萬元,被指管理不善,使用率低、至今仍未能盈利,成為政府自以為是,盲目相信市場化的失敗例子。

香港青年面對的困難很多,尤其是專上教育學位問題。自資學位濫開辦、濫收費的問題人盡皆知,天價學費不但令貧困子弟未畢業就負債累累,更造成社會不公義。現時自資學士學位課程一年學費由五萬五至八萬二不等,自資副學位學費為五萬一年。香港青年協會的《借貸渡學——青年的生活需求與財政壓力研究》報告指出,資助及自資課程學生預計負債十多萬元,只有15.7%大專生非常有信心畢業後可按時還款。而在學期間的財政壓力,以10分為最大壓力計算,受訪者平均分達7.31,可見大專生整體財政壓力非常大。另外,香港地價貴、租金高、樓價貴,得益的只有政府、業主和地產商,打擊青年的生活質素和獨立生活的機會。不少青年努力工作多年也無法擁有一個蝸居,成為無殼一族。若政府繼續忽視青年人的需要,難免造成社會不穩定。

要全方位協助青少年發展,不是喊口號就行,亦不是隨意投放一兩億元即可解決問題,而需要認真理解青少年的處境,有目標地投放資源。聽他們的聲音,必須有民主而廣泛的青年參與。現時的諮詢架構及組成,必須改革。

一月 27 2014

原載於路訊網:http://www.roadshow.hk/blog-spotting/news/entry/2014-01-27-01-57-41.html

外傭受到剝削,如扣起護照、禁止外出、缺少休息時間、尅扣工資,到虐打、精神虐待等,都時有所聞,但問題一直都沒得到處理,Erwiana Sulistyaningsih的事件只不過是冰山一角。外傭為香港不少家庭貢獻勞動力,為何他們的權益卻得不到大家重視,甚至連外傭都不相信現有的制度可以保障得到他們?

Erwiana被虐打一事登上國際媒體,固然令香港蒙羞,使世界質疑香港是否自由和法治的現代社會,港府亦不得不高調處理。

但撇除香港的聲譽,撇除香港人的身份,作為人,大家都應關心任何在我們身邊的人,不應到事情鬧大才關心。如果政策上對任何一個群體的保障並不足夠,又或者在日常政府運作之中變相縱容剝削或任何不公的對待,大家都應該正視。

據報道, 印尼外來工會已聯絡到Erwiana的姓羅僱主過去曾聘請的印傭Tina,而同一僱主另一名前印傭Susi亦已現身,兩人都表示曾遭同一名僱主虐待,例如用刀指嚇、每天限喝一樽水、被恐嚇會買兇殺死全家家人。Tina當年的案件警方並無進一步處理,而Susi則直到近日才向警方報案。

為何外傭容易遭到不公平對待?

絕大多數初來港傭工不諳本地方言,只認識中介公司和僱主,無法知悉本身權益,就算被僱主苛待欺凌亦不懂得求助。

部份中介公司更收取他們等同八個月薪酬的中介費,要求外傭簽下欠單,更有甚者,僱主扣住傭工護照,令他們不敢反抗。

此外,政府規定如果外傭跟現有僱主解除僱傭關係,則他們只得兩個星期時間尋找新僱主,若通過中介公司更須再付中介費,若果沒有僱主聘用便必須離港,除會令到在家鄉的家人失去經濟來源,更可能無力付清最初來港之時須繳付的中介費用。

結果,就是令到外傭即使面對剝削虐待都只能啞忍,無法離開。

《基本法》第39條規定《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在港有效。該《公約》第7條要求各地政府保障「人人有權享受公平與良好之工作條件」,包括保障公允工資、報酬可維持該人及家屬的合理生活水平、安全衛生的工作環境、合理工時、以及休假等多項責任,港府都沒有履行。

港府沒做好其責任,是外傭面對不公平對待的主要原因之一。海外媒體以「現代奴隸」形容備受剝削的外傭在港的處景,並不為過。

Mission For Migrant Workers(MFMW)2012年的調查發現,多達18%受訪外傭受到肢體上的剝削,而2013年的調查則顯示有3成受訪者沒有妥善的住宿。這些數據都說明外傭的處景實在需要大家正視。

與絕大多數香港人一樣,外傭都是打工仔女,都是靠出賣勞動力去賺取工資。我們實在不應因為他們不熟悉香港、不熟悉自己的權益、處於弱勢,而不理會他們所遭受到的不公平和無理對待,更不應自己身處一個弱肉強食的社會之時,卻還要剝削比我們更弱勢的群體。

一月 24 2014

原文載於2014年1月24日 星島日報

特首梁振英發表《施政報告》後,財爺曾俊華隨即表示來年政府經常開支需增加約二百億元。不少輿論認為,香港正走向福利主義,並警告政府開支持續大幅增加,將會出現結構性財赤,墮入「有錢使晒、無錢舉債、還錢下屆」的深淵。

驟眼看來,這是一份厚待基層的《施政報告》,亮點是每年經常開支達三十億元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政府為辛勤工作但收入仍不足以養家的市民,提供一點協助,實屬應有之義,但要做到《施政報告》所講的「打破跨代貧窮惡性循環」,似乎是言過其實,以此作為香港步向福利社會的證據,更是穿鑿附會。

了解更多

一月 24 2014

原刊於信博:http://forum.hkej.com/node/109567

馬克思曾說過:「事件第一次出現是悲劇,第二次出現則是笑話」,而虐傭案接二連三地發生,且一宗比一宗嚴重時,大概可拍成一齣恐佈劇。

當去年用熨斗傷害傭工的一對夫婦還在監獄時,今年年頭即先後爆出中大副院長虐傭被捕及轟動全港,上了外國傳媒的印傭Erwiana被虐案。若果虐傭案件是一宗半宗的個別事件,我們還可以周刊揭秘方式,去歸究個別僱主的變態敗德所為;但當虐傭變為瀰漫於整個社會的病毒時,我們則要從社會制度整體去看看病菌入侵的因由。

聘傭的制度性剝削

若果說在港外傭是現代奴隸,外傭中介公司就是現代奴隷的買辦。根據香港法例負責處理外傭合約的公司,必須同時持有印尼及香港的中介牌照,但因政府監管不足,造就單獨持牌公司互相轉介,遇有事故,責任也互為推諉。再者,不少中介公司都軟功硬功一齊用,迫使外傭交出護照當「人質」,迫使外傭在工作上遇到任何不公,也插翼難飛。

更甚者,中介會要求到步的外傭向財務公司借貸﹐一次個清還相當於6個月薪金的中介費。即是﹐由開工日起,傭工即要負擔償還「本加利」大筆欠債;加上每次轉工又要收取3個月薪金的中介費等,在龐大的還錢壓力下,外傭每每遇到僱主不公,也唯有噁忍﹗

了解更多

一月 17 2014

原載於路訊網:http://www.roadshow.hk/blog-spotting/news/entry/2014-01-17-09-46-23.html

為使篩選代替普選,政制三人組和京官都指公民提名不合法、偏離法律框架,試圖以法律去包裝反對真普選的政治理由,迫市民走入篩選的死胡同,焗市民接受假選舉。我們一息尚存,都絕不可讓下一代以後都只有滲入三聚氰胺的假選舉。

按政府和親北京人士的主張,提名委員會的組成須按照提名委員會,因此提委會將沒什麼代表性。故此,若只由提委會的委員去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無論如何都沒法令市民有真正的選擇。 近日更有一些方案,要求「準候選人」在經由提委會以全票制的程序確認後才能成為正式的候選人,更顯然是將沒得到北京祝福的人排除在選舉以外。 市民希望有公民的選舉,令政府向市民問責防止貪腐。市民亦認為公民聯署提名以至政黨提名,都是令人信服的提名程序,能夠讓選舉公平地進行。政府的責任,應是按民意去設計選舉制度,但政府現在所做的,卻是倒果為因,要民意遷就他們對基本法解釋。

了解更多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