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   YouTube   |   網頁指南

Category: 新聞稿及聲明

五月 14 2013

 pline

貧窮線的目的

工黨認為制訂貧窮線有以下三大目的,包括:

  1. 規範性:設定社會認可的最低基本生活標準,而迫使政府履行「包底責任」,令市民改善生活水平而脫貧;
  2. 工具性:設立一個量度貧窮的標準,作為監察貧窮狀況在不同時間的變化,以此衡量政府政策能否有效減少貧窮人口或降低貧困比率;
  3. 比較性:設立國際認可的量度貧窮的方法,以便與世界不同地區的貧窮狀況作對比。 

了解更多

四月 19 2013

抗議政府放生港鐵加價

聲明

星期三(4月16日)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宣布,港鐵將根據新的票價調整機制,6月起調整票價,整體票價加幅將由3.2%降至2.7%,降幅約16%。張炳良宣布政府和港鐵公司對票價調整機制共同進行的檢討工作順利完成,結果獲行政會議通過。

工黨對於港鐵在去年盈利135.32億元下,仍在通脹加據的情況下連續四年加價,表示憤怒。工黨強烈要求,港鐵作為公共事業及特區政府持有其七成股份下,應履行社會企業責任,放棄加價。

對於所謂的新票價調整機制,除了未來五年的生產力因素由現時0.1%提高至0.6%,把加幅稍為降低0.5%外,整個計算方式並沒有任何改變。政府所謂三項新的因素,包括港鐵盈利狀況、服務表現和市民的負擔能力,亦未能降低票價的升幅。

政府美其名為利潤分享計劃,只是延續及合埋化港鐵去年抱受市民批評的第二程票價優惠計劃。政府與港鐵寧願把舊計劃包裝,亦不願意用作調低實際升幅,以免影響其後加價帶來的額外收入。即使港鐵將撥出1.5 億元作優惠,亦只是佔去年利潤的1.5%,加上「有關優惠金額上限為該年因票價上調所得的額外收入的一半」的限制,港鐵的吝嗇可見一斑。如此做法甚至不如去年把加價所得全數作為優惠。

另外,新機制下加價幅度不高於「家庭每月收入中位數」的按年變動,但是相差部份卻要在日後追加,完全沒有顧及乘客的負擔能力,只是確保港鐵能搾取市民的一分一毫。新機制下的懲罰機制過於寬鬆,超過31 分鐘的延誤才需要罰款,而且每宗罰款只是由100 萬至1500 萬元,未必令港鐵有足夠壓力改善服務。

工黨要求政府與港鐵停止弄虛作假,並採取下列措施:

  1. 港鐵停止在今年6月起加價;
  2. 港鐵的票價調整交由立法會討論及通過;
  3. 設立「港鐵票價穩定基金」,於每年包括出售鐵路上蓋物業及鐵路營運的盈利中撥出若干比例,以用於穩定票價大幅增加,減少市民的負擔;
  4. 長遠而言,政府應在充份研究及考慮各方面的因素後,回購港鐵公司,讓其擺脫以盈利掛帥的營運方式,實現以民為本的公共事業。
四月 17 2013

工黨聲明

工黨支持爭取全民退休保障,亦認同「拉布」作為議會抗爭策略之一。 有議員提出在是次財政預算案以提出大量修訂案作為「拉布」方式,旨在延遲通過撥款條例,從而影響政府運作,以向政府施壓。 工黨決定不參與此行動。我們的決定是因應策略考慮,而非爭取目標的分歧。我們不希望公眾焦點轉移去「拉布」及憂慮「拉布」對民生的負面影響,而未能聚焦地爭取全民退休保障。

工黨曾經擔心,按一貫撥款程序,撥款條例若不獲通過,而立法會於三月通過的臨時撥款將在短期內用畢,屆時將可能出現政府因沒有財政資源支付各樣開支,此等情況將直接影響包括各項社會福利及津助金的發放,受影響者包括領取生果金的長者、傷疾津貼的殘疾人士及綜援金的基層市民等。

經資料搜集及向法律顧問查詢,撥款條例因「拉布」而未獲通過,並不涉及《基本法》第五十及五十一條的臨時撥款機制,而根據《公共財政條例》第七條,政府可在撥款條例通過前,以決議案方式,向立法會提出通過臨時撥款予行政機關;該條文並無限制批出臨時撥款的次數。故此,工黨敦促當局,不可以市民作為人質,並按條例的程序,有需要時啟動再次臨時撥款申請。

工黨認為,在不民主的議會制度,「拉布」是少數民主派抗衡不公義、不民主政府的最有效工具,但後果具殺傷力,不能輕易使用;在面對重大及迫切的議題,議員發動「拉布」,並獲社會大眾支持,可收裏應外合之效。 經仔細權衡各方面輕重,工黨在是次財政預算案將不提出修訂,但辯論期間,會積極發言表達對預算案的不滿,工黨最終亦會投票反對是份預算案。

工黨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

二月 19 2013

在過去幾年,工黨和民間團體一直倡議多項投資未來和解決深層次社會問題的經常開支建議,包括在中學實施小班教學、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增加護理安老和殘疾院舍宿位、設立照顧者津貼、改善復康服務、發展綠色經濟等,可是財政司長卻推說,這些建議屬政策範疇,應由相關局長決定。但當民間社會與政策部門商討時,負責官員卻表示,建議涉及長遠財政承擔,庫房不會放行。在管錢和管事官員互相推卸下,公帑和光陰就此虛耗掉,而深層次矛盾卻不斷累積至臨界點。

在不額外增加政府經常開支的緊箍罩下,官員和政黨只好「不務正業」,不顧社會長遠需要,只在「一次過派糖措施」等非經常開支上動腦筋。在曾俊華擔任財政司長期間,非經常開支所佔比重,由以往不足3%大幅飆升至超過一成(表1及圖2)。工黨指摘,將大量公帑浪費在沒有長遠效益的「綽頭」上,反映財政綱紀經已敗壞;而過去數年的一次過措施,涉及非經常開支接近1,500億元,如果將一半用於民間團體倡議的經常開支建議,足以維持服務10年以上。

如果財政司長繼續沿用限制經常開支增幅的規定,工黨預計2013/14年度的情況將會更加惡劣。根據最新中期預測,經濟趨勢增長為6%,下年度經常開支增幅(俗稱「新錢」) 有大約160億元,但早前通過的「特惠生果金」已佔用其中65億元,再扣除政府開支價格升幅和其他已規劃項目,估計剩餘的「新錢」只有大約20億元,根本難以開展新措施或改善現有服務。

工黨認為,要打破目前「有錢不能用」的困局,政府應在原訂經常開支預算基礎上,額外增加200億元經常開支,即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的1%,以扭轉2004/05至2006/07年度過度削減經常開支的後遺症,讓政策部門可以恢復規劃長遠政策,善用公帑投資未來。實施這建議不會損害長遠財政穩健,1997/98至2011/12年度,政府整體收入較整體開支高出2,900億元,相當於同期本地生產總值的1.3%(表2),額外增加生產總值1%開支後,仍有足夠緩衝空間應付可能出現的經濟逆轉(圖3及圖4)。

顧及政策部門未必可以在短時間內敲定長遠政策,工黨建議在下個財政年度先撥出非經常承擔額,揀選一些具長遠社會效益的措施試行一段時間,確定成效後在其後的財政年度落實為經常開支項目。有關措施可包括:為輪候公屋冊及居住環境惡劣家庭提供生活津貼;推廣鄰舍層面公民教育;增設課外活動津貼;增加托兒和課餘託管服務;補助殘疾人士最低工資差額、設立照顧者津貼、培訓精神科醫療及輔助醫療人員、發放前線照顧員鼓勵津貼、設立無障礙空間專項基金、增聘檔案管理人手,以及發展回收再造工業和高增值有機農業。



補充資料

經常開支增幅不得超逾經濟趨勢增長

這是政府開支預算最重要的準則。以2012/13年度經常開支預算2,643億元為例,如果經濟趨勢增長為6%,下年度經常開支增幅就不得超過159億元。在決定如何分配這筆俗稱「新錢」時,先要扣除政府開支物價升幅(主要為公務員薪酬調查)和已規劃的開支項目(例如新學校落成後涉及的經常開支)。假設政府開支物價升幅為2%159億元「新錢」中的56億元須用於支付「政府通脹」;而「特惠生果金」已佔用其中65億元,再扣除其他已承擔項目,估計下年度「新錢」已所餘無幾。

12003年經濟復甦後本地生產總值和政府經營收支的變動

  

2003年經濟復甦截至2011年,本地生產總值累積增長53.1%(紫色虛線),而同期經營收入增幅有94.4%(綠色線),經常開支則只有22.9%(紅色線)

倘若2004/052006/07年度跟隨經濟趨勢增長調整(即貼近紫色虛線)2011/12年度經常開支累積增幅應有55.6%,達3,070億元,較該年度實際金額高出645億元。 

倘若曾俊華在其首份財政預算(2008/09年度)額外增加生產總值1%經常開支,其後跟隨經濟趨勢增長調整(紅色虛線)2011/12年度經常開支累積增幅應有36.4%,達2,690億元,較該年度實際金額高出265億元。

 

表1:政府各類開支所佔比重 

財政年度

曾蔭權年代

(97/98 – 01/02)

梁錦松年代

(02/03 – 03/04)

唐英年年代

(04/05 – 07/08)

曾俊華年代

(08/09 – 11/12)

經常開支

76.9%

81.2%

81.8%

70.6%

非經常開支

2.8%

1.7%

2.1%

10.1%

非經營開支

20.3%

17.1%

16.1%

19.2%

自曾俊華上任財政司長後,經常開支佔整體開支的百分比降至回歸後低點,平均只有70.6%,相反非經常開支則升至超過一成,為歷來最高。

 

圖2:政府各類開支所佔比重

 

2011/12年度,經常開支比重降至只有66.2%,而非經常開支則飆升至15.2%,貼近非經營開支(主要為基建支出)水平。

2:政府收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比

 

 

財政年度

07/08 – 11/12

03/04 – 11/12

97/98 – 11/12

(1) 經營收入佔生產總值百分比

17.1%

16.2%

15.1%

(2) 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百分比

12.9%

13.4%

13.5%

(1) – (2)

4.2%

2.8%

1.7%

(3) 政府收入佔生產總值百分比

21.1%

20.2%

19.0%

(4) 政府開支佔生產總值百分比

17.7%

17.7%

17.6%

(3) – (4)

3.5%

2.5%

1.3%

 

1997/982011/12合共15個財政年度,期間經歷了亞洲金融風暴、沙士,以及金融海嘯,亦經歷了1997年、2007年和金融海嘯後的股市和樓市泡沫,大致上可抵消經濟周期對公共財政的影響,反映政府的長期收支狀況。 

在過去15個財政年度,政府經營收入是同期生產總值的15.1%而經常開支則為13.5%兩者相差1.7個百分點;整體政府收支方面,收入亦高於支出相當於生產總值的1.3%,即使額外增加經常開支相當於生產總值的1%,仍有足夠緩衝空間應付可能出現的經濟逆轉。

 

3:政府經營收入及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的百分比

  

4:政府經營收入及經常開支佔生產總值的百分比(5年移動平均)

 

倘若曾俊華在其首份財政預算(2008/09年度)額外增加生產總值1%經常開支,其後跟隨經濟趨勢增長調整(3紅色虛線),即使遇上金融海嘯,2009/10年度經常開支仍低於經濟收入。 

5年移動平均值反映政府收支狀況中期趨勢,額外增加經常開支後,經營收入仍遠高於經常開支(4紅色虛線),在2007/082011/12年度,兩者相差相當於同期生產總值的3.1個百分點。

二月 08 2013

上星期五早上(2013年2月1日)社民連副主席吳文遠收到香港總警區重案組來電,邀請社民連成員吳文遠、黃浩銘、馬雲祺,就去年四月一日遊行後在中聯辦正門及後門集會「協助調查」。警方表示將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其中馬雲祺被加控違反《國旗及國徽條例》。此外,尚有另外七人因這次遊行而被拘捕。

 

工黨認為警方近年有意針對示威者,選擇性檢控示威者,以打壓反對聲音。2012年,香港便有444名遊行人士被捕。況且,《公安條例》中「非法集結」罪行殖民地時代的陳舊惡法,將三人或以上的聚集訂為「非法集結」罪行,用以對付示威表達活動。

 

工黨在此譴責警方事隔十個月後才要求「協助調查」,試圖阻嚇示威活動的行徑。工黨呼籲律政司立刻停止引用公安惡法,不要淪為特區政府的政治私器。

 

 工黨

二零一三年二月六日

搜尋

訂閱電子報

過往紀錄